矢车菊 第九十九章 一切重来(20 第九十九章 一切重来(20

摇滚情人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size][/URL] 伊斯低着头,独个儿往回走。她走着,仿佛身处的世界根本不存在似的。 她很准确地来到克洛斯住处,他不在,这会大概上班去了。她进去,从抽屉晨找到了那把冰凉的,曾深深刺入她身体的匕首。她握着它,感到很亲切,在那发暗的刀锋上,也许还沾着她的鲜血,现在,它需要为她复仇了。 她茫然地等着,心中既不紧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伊斯低着头,独个儿往回走。她走着,仿佛身处的世界根本不存在似的。

她很准确地来到克洛斯住处,他不在,这会大概上班去了。她进去,从抽屉晨找到了那把冰凉的,曾深深刺入她身体的匕首。她握着它,感到很亲切,在那发暗的刀锋上,也许还沾着她的鲜血,现在,它需要为她复仇了。

她茫然地等着,心中既不紧张,也不激动,她感到她的心已死了,现在无论做什么,对她都不再有什么实际意义,她想都不去想下一步,下一刻钟,下一天会怎样,她就这样机械地存在着。

她没有感觉出时间的长短,一直到下午些,她终于听到克洛斯回家的脚步声来。

克洛斯和一个人边说话边打开门进来。他看到伊斯静静的靠在桌子旁的书架那望着他,她一动不动,就象一尊石像。

“伊斯!”他惊讶了一瞬。

伊斯看到了他身后的那个人,大概是他的同事,可她无动于衷。克洛斯将手中的公事包放在沙发上。

“伊斯,你有事?怎么了?”他看到她眼神很物力特别,就问道,并毫无防备地朝她走去。

就在他靠近她时,她突然抽出背在背后的手,迅速的,毫不留情地将匕首刺入他身体。

克洛斯浑身颤抖了一下,他惊呆了。他的眼中也流露出迷惑与惊恐的神色来。不过,他马上就明白她在干什么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朝后退开。

伊斯紧咬牙齿,她也所到紧刀子,抽出来。

还有一刀!克洛斯明白,可一种求生的本能却使他眼中放射出一种哀求的神色来。

“住手”在这一瞬间,和克洛斯同来的那人发现了这件事,他扑了过去,在伊斯要刺出第二刀时立即挡住她。他推开克洛斯,克洛斯一只手按在腹部,鲜血已经喷涌而出,他倒在了地上。

伊斯拼命要躲避这个挡住她的人。

“闪开!”她叫着,一心向冲克洛斯扑过去,可那人却用训练用素的手一下子将她摞倒,并下掉了刀。

“你滚开!滚开!放开我!”她大叫道,可那人却动作利索地将她的双手反扭在一起。并随手撕破她的衣服,将她牢牢地捆住,她哭了起来。

“上校,你怎么样了?”那人立即去看克洛斯。

克洛斯却皱着眉头,说:”你,放开她!”

“什么?”那人还以为他是不是听错了。”可她要杀死你呀!”

“放开她!”克洛斯艰难地说。

那人只好先去打了个电话。

救护车马上便到了。那人想将克洛斯扶起来,可克洛斯却一把将它推开,挣扎着想去解开嚎哭的伊斯。

“上校!”那人却紧紧抱住她:”她要刺死你啊!不能放!”

“放开她!”克洛斯已经没力气动弹了。

随救护车来的,还有特别调查部的人。护士一边给克洛斯止血,克洛斯却还是一个劲地说着:”你们放开她!”

“这可不行!”一个特别调查部的人却说:”这可是一起情节严重的刺杀,上校,怎么回事?”

“什么事也没有!”克洛斯说。

“没事?她可是想要你的命啊,你却要放她走!为什么”

“请将她带过来一下”克洛斯说。

伊斯被两个人抓了过来,她朝她大喊大骂。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杀我?发生了什么事?”克洛斯居然心平气和地问。

一个使劲抓着伊斯的人对她说

“你知不知道,刺杀一名高级军官的后果?你想过吗?”

“你去死吧,我要你死!”她骂着。

“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他问

“就现在!就现在!”伊斯哭着,有些歇斯底里,”我要杀了你,你放开我!”

“伊斯,请你冷静一点!”

“是,我是伊斯,我是,你凭什么叫我冷静,当初你为什么不对自己说冷静呢?”

“对不起,伊斯”克洛斯难过地说。

众人都吃惊极了,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她刺伤了他,他反而向她道歉,而克洛斯现在身上被她刺了一刀,但他心上却有一种轻松与疑惑,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不然,单凭他将她从车站抓回来这件事不致影响她如此呀。

伊斯继续发疯般地边挣扎边哭诉道:”我无所谓,我已死了,早已死了,我也要你死!我要你也尝尝这种滋味,我要叫你后悔!”

克洛斯即将被抬上救护车,”请等一等”他说”请别伤害她”

“但这件事,我们必须逮捕她!”一个人说。

“不, 用不着,我要亲自处理这件事,这是我的事,你们千万不要问她什么,千万别问!还有,请帮忙照顾好她”

“什么?”这几个人感到莫明其妙。

“是的,别问她,只需看好她,别让她跑了”他转向医生说:”医生,医生,你能不能让她安静一下,我看她有点不大对劲”

伊斯完全失去了控制,一直在疯狂在挣扎着,不断地追问他:”你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为什么?你一次机会也没给过我!一次也没有!”她的话一句句刺痛着克洛斯的心。

“好,我是伊斯,那又怎样?我早已死了,你到坟墓里去找她吧,我什么都不是,我永远不会回来!不会!”

医生默默拿着一支针筒朝她走去,她拼命摇着头,挣扎着,可那两个人却紧紧按住她,将她一只手的袖子拉上去,牢牢地卡着她的手。

一小会儿,她便安静了下来,这是很有效的镇静剂,接着她便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了,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只长沙发上,身上盖着一条毛毯,她坐起来,这是一间办公室,一个人看见她醒了,便过去对她说。

“小姐,不管我们该叫你佳列娜,伊斯,或是波夏特教授,我们特别调查部不得不对你的行动实行必要的限制,雅涅克上校说过我们将不逮捕你,但也不放你溜掉,因此你这几天将由我们监管!”

她双目直视前方,一声不吭,他又说:”每天中午1点钟,我们将会派一个去学校接你,陪你到研究院,你的外出必须有我们的人陪同才可。这并不算严厉,请你配合,你听清了吗?现在,我送你回学校”

每天中午1点,总有个特别调查部的人准时来到学校,送她到研究中心,无论谁想问她什么,她就是一声不吭,这样过了10多天。

又是一个中午,一辆越野车开进产,她看出,这是克洛斯开的那一辆,她钻进车去,却发现这次来送她的人居然是克洛斯本人,她依然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好象不认识他似的。

车子缓缓的出了学校:”你在想什么呢?伊斯?”他问道,可她依然双眼呆望前方不理睬。

他笑了一下,将车停在路边,转过来对她说。

“怎么?还不解恨?你只是刺伤了我,没有真正刺死我,是不是?”

她不吭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