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九十八章 一切重来(19) 第九十八章 一切重来(19)

摇滚情人 收藏 0 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size][/URL] 他呆住了,就象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伊斯低着头,很想哭,但她没有。可以看出,她已经感到很害怕,非常害怕。 他吸了口气,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将她拉起来,到椅子上坐下,他将她的手夹在掌心小心地按摩着。 “伊斯,我是多么想帮助你,你不能一错再错,可我已经不择手段了,却还是做不到。” 伊斯低头不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他呆住了,就象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伊斯低着头,很想哭,但她没有。可以看出,她已经感到很害怕,非常害怕。

他吸了口气,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将她拉起来,到椅子上坐下,他将她的手夹在掌心小心地按摩着。

“伊斯,我是多么想帮助你,你不能一错再错,可我已经不择手段了,却还是做不到。”

伊斯低头不吭声。

“我是个多么自私和冷酷的人,我现在才发现”克洛斯说:”当我被捕时,看着何尼斯那么狠地打你,我曾发誓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要让你幸福、快乐。可我不能抓住这机会,我总不能做到。”

“如果你想让我快乐,就准许我离开这儿。”伊斯说。

沉默了一会,克洛斯很难做出决定。

“你为什么愿意受那些人控制?”他问

“我是德国人”伊斯说。克洛斯吓了一跳。

“我这样说,你想怎样处置我?”伊斯问

“我们离开这儿吧”克洛斯说

克洛斯将车停在一个路口,伸手去打开车门:”伊斯,从现在,只要你愿意,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只要你高兴,我绝不会再自私的挡着你。”

伊斯疑惑地看看他,就飞快地下车,溜掉了。

已经有一段蝉时间,伊斯根本不去研究院,克洛斯真的也没有来打扰过他,真是难得的一段空闲时间。她即希望见到霍夫曼,却又害怕见到他。一见到他,也许他又要去制造爆炸了。

那这段时间克洛斯又在干什么呢?她觉得,她或许应该离开这儿了,她想回到德国复查,去找何尼斯,报上已经刊登出在纽伦堡,已经对前纳粹战犯开始了大审讯。何尼斯会在哪儿呢?她应该到哪儿去找他呢?不过,她现在已经厌倦了这儿的一切,厌倦了受霍夫曼,以及克洛斯的控制。她想要离开。

她悄悄的作了一些准备,就连凯琳也不知道她的打算。在星期三晚上,她决定乘坐晚上九点半的那班火车,离开华沙,往西。

天已经黑了,她将一只软布包用搭在手臂上的衣服遮住离开了学校。她在门口停留了几秒钟。她回头看看音乐学院那在夜晚中静静驻立的门柱。她还回来吗?也许回来,也许永不回来。克洛斯呢?应不应该再见他一面?不,她已习惯他给她的遗憾,现在,她离开时,她终于没有找他得分,但这遗憾,应该留给他。

她满怀心事走在路上。车站里人来人往,9点半这濄列车看来还挺拥挤。伊斯慢慢的,默默的寻找着车厢。

就象一片飘飞的树叶,在风中孤独坠落的叶片。昨日还在枝头迎风指导性计划,今夜却如此无声地消失。曾经的风中之舞已成回忆,黑暗里我开始在空中飘泊,没有归途,没有归宿,无论还能渺茫行进多久,最终将会落下,落入那永恒漆黑的地底,没入永回头的孤独死亡。

离列车出发还有一会,伊斯用不着慌忙。她跳望列车后面黑漆漆的夜。人来人往,她叹了口气,

想要继续朝前走。人流中有几个人走得特别快,她朝那几个人望了望,突然,她拨腿就跑。是克洛斯!他已经钻出人流,远远看见了他。

她心慌意乱地朝前跑,她要赶紧躲进列车上去,可她却撞到一个人,那人迅速抱住了她,那么紧,她拼命挣也挣不脱。

克洛斯马上就来到她的前面了。他皱着眉头望着她:”走吧,我们回去”他说。

“不!你跟踪我!”伊斯叫起来:”混蛋!”

“是的,我跟踪了你”克洛斯和几个人将拼命反抗的伊斯带回到一辆车了,车子离开了火车站,驶回城里,伊斯一路中大骂不止。他还是将她捏在手心中,她愤怒得要死。要不是同行的人紧紧拉住她,她几次都要和克洛斯拼命了。

克洛斯一声不吭,任由她骂。他只是又将她送回学校去。伊斯几乎要气死过去,他在一直监视她!她能怎么办呢?

她想去找霍夫曼,又担心如果她被跟踪的话,克洛斯就会发现霍夫曼。怎么办呢?她不知道霍夫曼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他离开这儿。

一有空,她就在学校附近的街上转悠,希望能够遇上霍夫曼,可她既没遇上谁,也发现不了跟踪她的人。正是中午,伊斯又独个儿在街上漫无目地的游荡,她没呆在学校,也没去研究院。

她已经有些累了,她想去哪个咖啡馆去坐一下,街的拐角处迎面驶过来一辆摩托车,骑车人戴着头盔。摩托车驶近她身边,突然停住,骑手用低沉的德语说道:”快上车!”

伊斯飞快地跨上去,摩托车风一样疾驶,在故意拐了几个弯后,车子朝着城驶去。

伊斯进了小屋,霍夫曼随后进来,关好门,伊斯高兴地问:”你们怎么知道我被跟踪了?”

“我们也跟踪了你”霍夫曼说。

屋子里多了一人瘦小的黑头发年青人,所有人都一声不吭看着她。

她不由放下笑容:”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何这么看着我?”

“你想离开这里是吗?”霍夫曼问

“你知道我去车站了?”

“是的,为什么?”

“我厌倦这儿,我想去找何尼斯,请你帮我!”

“伊斯,对不起,我帮不了你”霍夫曼说:”很遗憾,我还有一个坏消息带给你,希望人别太激动”

“什么?”伊斯望着那个陌生人,一下了不安起来。

“伊斯”霍夫曼望着她的双眼,低声说:”我们刚刚得到消息,何尼斯上校在穿越一个集中营时被捕了”

“什么?他呢?他呢?”伊斯惊慌起来。

“他们没有经过审评就枪决了他!伊斯,这是他最后时刻留给你的!”霍夫曼递给伊斯一枚紫水晶石的戒指,戒指的背面, 有一个心形的花纹。伊斯知道它,这是一直戴在何尼斯手上的戒指,而现在,它却孤零零的在伊斯手上!

伊斯一声没吭就昏了过去,霍夫曼早有准备,他迎面接住了她,将她放到一个长沙发上去。

伊斯醒来已是第二天了,她踡缩在沙发上,无助地小声地蹄哭。她那么多日子的思念,现在竟成子永恒!长久以来的希望一瞬间破灭了。她现在后悔了,她不应该离开柏林,离开他身边的。他又一次骗了她。她再不能看见她。他的微笑,再不能得到那温暖的怀抱!他永远不会再来到她身边了!


睁大双眼,天空明媚,大地繁荣,你永不回到我身边。这一切又有何用呢?我的心中只有冰冷,我的眼前只有灰暗,你向我伸出手来,我却再不能抓住,哪怕你的声音,你的微笑,你的灵魂?人间的相聚已成为传说,我的心早已随你而去,无论你在何处,当我要抛弃这一切时,我应该得那最终的,最永恒的重逢,再没有任何纷扰与痛苦,那是永恒的,安宁的。

无论你在何处,我总能到你身边,我们会在一起。……

霍夫曼在沙发前走来走去,想安慰她。

“伊斯,别太难过了,这一天总是要到来的,我们会为何尼斯上校报仇的”

“谢谢你”伊斯轻轻的说。在她已经再没力气哭时,她缓缓的起身,就要离开。

“你要去哪?”霍夫曼说

“别担心我,我只是回去”

“你应该休息一段时间”霍夫曼说

“好的,你别为我担心”

“你别想不开!”

“不会,我还有许多事要做呢”伊斯说

“对,你应该多想想明天”

“是的,我得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