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营往事----新兵连的第一个教训

ewei7469 收藏 36 14804
导读:这是我《军营往事》文集中的一篇,发表在我的博客上,想来也算是原创作品吧?欢迎来我的博客做客。 http://ewei7469.blog.163.com/

我参军的时候刚好18岁,对于世事还是一窍不通。这用今天我自己的眼光来看仍是这样,虽然今天的新兵从各方面看好像都不如当年的我们,但那只是程度的不同,没有本质区别。

初到新兵连是1992年12月15日。我第一次住进那种真正的平房。初来青岛,冬天的萧瑟让我很不舒服,感觉回到了解放前的农村。后来弄清楚了,我所在的地方本身就是青岛郊区——李村镇,中国最大的镇。居然到了一个镇上!这是我这个基本上没离开过大城市的人所没想到的。现在想想好笑,因为当时我忽然明白了一点,原来农村是这样的——直到后来真的见多识广了才知道可笑。说来有缘,后来我上军校,来到了南京江浦县,而这个县据说是中国最小的县!就这样,中国最大的镇和最小的县都让我碰到了。

新来的我们被分到了一个个班里。我们一起的老乡一共40人,全部分到青岛,当晚我们按照原先在路上临时划分的班,由一个个班长领着钻进了一个个低矮的平房——它们一律门小窗户小室内昏暗光线差而且比较冷。我被分到7班,几天后重新打乱分配,我又来到了8班,这样一直到新兵连结束。

其实我所在的新兵连全称是训练队,隶属于海军北海舰队,平时没几个人,一旦新兵来了,就从各个单位抽调人马担任班长。班长负责新兵训练全部内容的教授——政治教育除外。新兵连其实是个营级单位,但人少,就只有称为连了。我们总共有新兵140人,其中男兵100,女兵40,男兵分两个排,女兵是三排。一排和二排的排长日后都成为我的同事或领导,关系密切。三排长则更有趣,她后来成为我的师姐,而我毕业当参谋后,我又成了她的业务指导。这是后话。

第一晚我的7班长是个小矮胖,小眼睛,江苏人,挂着中士的军衔。我个子大,天生的排头兵。由于小学和高中都进行过军训,对基本的队列动作还是比较了解的,所以一站队我就从班长的脸上看到了笑容——这是新兵最大的实惠。不过很快,第一次教训接踵而至。

收拾好我的床铺后,我去水房洗手。水房是一个四面透风的,用黄土夯筑的,上面用芦苇加瓦片构筑的破房子,墙角的地上有一个大洞,那是下水道的出口。水房里还有一张洗衣台子,日后我从这里学会了使用搓衣板,并一直使用着。

当我进去洗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虽然只有晚上6点——水房没有灯,只能靠对面宿舍窗户里透出的灯光来照明。在若明若暗的水房里,每个龙头前都有人在洗东西,他们都是新兵。新兵很好认得,戴着大棉帽,穿者没有军衔的冬季作训服,现在想来如果在左胸写上“劳教”两字就和劳教所的学员一样了。

水房很冷。我等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问身边的那个看起来有点娘娘腔的新兵——我不知道该怎样称呼我的战友,叫同志显然很不习惯——“兄弟,让我洗个手好吗?”得到的是很干脆的、十分清脆的、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好的!”于是我愣住了。

眼前这个新兵怎么看也没有女性的特征,完全不像一个女兵。她的棉帽比我的要大,好像是护耳的毛比较长,露在帽子外面的头发不比我的长;身材小——一般比我身材高的也不多——一身作训服被棉衣撑得鼓鼓囊囊,其线条根本就是一个球,结论是完全没有女人的外形特征,只是动作上有点扭捏,所以被我判断为有点娘娘腔。当然现在想想是我少见多怪了。其实新兵都是这样的,她们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都会像一个土豆似的难看。

惊讶之余我说道:“哦!原来你是女的啊!”

回答十分肯定和自豪:“是啊!我就是女兵!”

“哦,我还以为你是男的呢!”

这时我洗完了手,随即和她道谢并回到了宿舍。

暴风雨的洗礼开始了,让我丝毫没有准备。

那个矮胖的班长把他的胖脸拉得长了一点,用他那略带青岛口音的江苏普通话冲我吼道:“你干什么去了?!”

我理所当然的被吓住了,嘴就没闭上过。定了定神,我回答道:“我没干什么呀,就是去水房洗了洗手。”

“你真的没干什么?”

“真的没有!”

“你在水房没跟女兵说话?”

“有。”

“说什么了!!!”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为了这个。于是我把刚才在水房发生的事和说的话一字不拉得汇报了一遍。

“真的没说别的?”

“真的!”

愤怒的班长好像一下子少了什么东西似的,在昏暗的灯光下走了几个来回——那时的宿舍都用40瓦的白炽灯,只有营部办公室才有日光灯——14年后在我所在的营部依然如此。我直挺挺的站着,陪着我同样直挺挺站着的还有我那个班里的另外9个老乡。忽然老班长停在我面前,抬头盯着我的眼,小眼睛闪着光芒——略带凶光,狠狠地对我说道:“你以后给我少跟女兵说话,听到没有?!”我理所当然的回答“是!”

事后我才知道,当我在和那个女兵说话的时候,6班长正好也在水房洗手,碰巧听到我和女兵说话,于是回来告诉了我的班长。说实话,后来我没有怨恨那个班长,6班长后来还和我成了好朋友。记得他是河北秦皇岛人,90年兵,93年就退伍了。

这个教训可谓深刻,从此我对女兵敬而远之,再不敢和她们交往了。人说女人是祸水,部队的女兵还真的有很多祸水,这一点在以后的很多事件上得到了验证。这件事改变了我对女兵的看法,当然本来我就没什么看法,现有的看法是从那件事发生后开始形成的。直到今天我依然对女兵保持着相当的距离,而如今我所在的营有几十名女兵,麻烦不断,她们的连长是男的,整天欲哭无泪。

这件事过去了整整14年,我记忆犹新。最无辜的人是我,更郁闷的是直到今天我依然不知道那个害我挨骂的女兵叫什么名字,因为那天我根本没看清她的脸,天太黑了!


本文内容于 2007-5-24 18:27:03 被ewei746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