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第二部东海战火 第十章攻心无效

ddtt 收藏 2 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船上不时响起的枪声是一阵比一阵密集,坐在通讯舱内的晋中原知道这些人不但不怕自己的威胁,还杀的更起劲,他知道靠恐吓是没用的,马上态度一转,该用攻心战术,不知道效果如何。

晋中原拿着与内部广播系统连接好的麦克风,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刘铭基,你这人太不够意思,你来我这里,我对你比一般特工要好的多,你怎么就给我添乱呢?大陆给你什么好处,就让你这么玩命的给他们做事,你杀了我,炸了我的船能怎么样呢?解放军是不会给你发勋章的,你死了以后也没五星红旗盖,你这样做值得么?你还年轻,不要执迷不悟,和我合作你是有前途的,你给大陆做事,他们也没钱给你,最多给你送一套房子做为奖励,他们拿不出钱奖励你。”

刘铭基对着船舱走廊里的喇叭淬了一口,骂道:“你他妈是什么东西,大爷投奔你是给你脸,你居然用监视器监视我,还派人偷听我们说话,你什么玩意儿,你是小人,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老子不为大陆的钱,我他妈的也不要勋章,老子要你的狗头。”他骂完,还不解气,端起冲锋枪把喇叭打了个稀烂,然后继续在舱内寻找敌人。

“尚云、刘协,你们俩从左右舷甲板向后甲板进攻,控制直升机机库,控制后甲板,余飞、夏明控制住前甲板,如果守不住,就把无人机给我炸了。”刘铭基拿对讲机部署完之后,自己亲自去寻找台湾特工们拼命。


余飞在前甲板上正趴在甲板上用冲锋枪与特工们对射的时候,夏明听到对讲机里的命令,马上全速向前甲板跑去,他以为自己能第一个冲到这里,但到这里才发现,这里已经打成一团,余飞在甲板上有是翻身又是打滚儿,5点56毫米的SS109子弹密集的打在甲板上发出金属的撞击声,还把甲板打出了火花。

特工们蹲成一排,死也不让余飞冲到前甲板,他们每个人的间距很大,余飞拿枪不停的扫射很难一下把这一排人全撂倒,另外特工们的防弹背心也没少挡下致命的子弹,多数人被打到脖子和脑袋才会倒下。

夏明来这里一看,这样打下去消耗完子弹就麻烦大了,他掏出两枚手榴弹,习惯的用牙把手榴弹上的保险箍咬下来,然后双臂一用里,使劲把手榴弹甩到特工身边。

手榴弹落下去就爆炸,两声爆炸,把其中四个特工炸的东倒西歪的。爆炸的烟幕散去,其他的特工见少了好几个人,吓的全部卧倒,就在他们刚卧倒准备开火的时候,夏明又扔出两枚手榴弹,然后拿着MP-5冲锋枪趴在甲板上,进行单发射击。

他知道枪打的凶猛是壮胆,没实际意义,不如先干倒几个实在,他瞄准一个特工的脑袋,抠动扳机后,一个特工端着枪身体一歪,倒在那不再射击,他又仔细的瞄准另一个特工的脑袋。

“别打了,我们投降。”前甲板上的十几个特工死了十个,其他几个全挂了彩,弹药也用完,他们发现自己的子弹全打空了,对面就俩人,只要人家开枪,自己人就不断的倒下去,简直是狙击手一样的家伙,他们也是人,也怕死,马上投降。

余飞马上停止射击,喊:“咱们也别打。”夏明听完也不开火,但把MP-5冲锋枪上的射击模式调整成连续射击模式,他心理知道余飞的想法。

“你们都站到船舷旁边,把枪都丢到海里,快点,把防弹衣脱下,也扔进海里。”余飞知道这些人的防弹背心是战术背心与防弹背心合一的,上边装有手枪和弹药,万一对面假投降,忽然把战术背心里的手枪掏出来,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那自己不吃亏么?

这些特工都受了伤,他们知道即使穿着防弹衣也打不过对面的两个人,他们的枪法很厉害,也没仔细想就就把防弹衣丢进海里。

“都站直,横的站成一排,双手举起来,把胳膊伸直了,高举两手。”余飞没起来,趴在甲板上,悄悄的给枪换了子弹,轻轻的拉了一下枪栓。

余飞的小动作夏明也看见了,夏明心想这些人该着倒霉,特工们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出身,雇佣兵都这个爱好,喜欢杀俘虏,留着他们也没用,还要费心思看守他们,所以习惯性的要把他们处理掉。

特工们手无寸铁的时候,余飞、夏明两人同时瞄准他们,同时抠动扳机,两支MP-5快速的发射着子弹,枪口的火光不停的闪烁着,9毫米子弹直奔那些直直站在那的特工们,子弹穿透他们的皮肤和肌肉,进入他们内脏。

投降了的特工被突然听到枪响,飞来的子弹把他们击中,他们站在那摇晃了几下,栽倒在甲板上。他们怎么能想到两个枪法精湛的敌人会杀俘虏?他们靠本事也多费不了几分钟就能把自己打死,为什么这样呢?太可恶了。他们可耻的行为让他们的个人作战技术不怎么值得夸奖。

杀死俘虏的余飞和夏明心里没一丝的内疚,他们崇尚兵不厌诈这句话,在多年的战斗生涯中,让他们知道道德不是第一位的,歼灭敌人是第一位的,不管用何种战术,不管用那种计策,先把敌人打败,把敌人彻底的消灭才是第一位的,不消灭敌人自己就永远不安全。战场上道德高深是没用的,对敌人讲仁义也是没用的,他们都知道宋襄公讲仁义,一直把仁义看的很重,最后导致兵败身亡。仁义是一种可笑的战场道德。


尚云和刘协端着AUG步枪一个从船的左舷甲板向后甲板跑,一个从右舷甲板跑,几乎同时抵达后甲板。他们一边跑,一边还要往高出看,看看桅杆上是不是舱有敌人,还有甲板上层建筑上是不是有埋伏。

间谍船上到底有多少负责安全保卫的人员?尚云他们也无从知道,就是刚上船的时候,参观武器舱的时候见过有几十号人,大概有三十人以上。现在也不知道这三十个人还有多少人在,其他地方都传来枪声,用耳朵听,战斗都比较激烈。

坐镇指挥的晋中原越来越感觉事情不妙,这条船上真正有战斗力的特工,接受过全部步兵作战科目训练的人特工才有三十多人,其他人只会使用武器,枪法和战术都很一般,那些人在刘铭基他们七和悍匪面前,都是泥捏纸糊的,根本不值得一打,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这三十多人。

前甲板的枪声停了,如果没猜错的话,肯定是自己的人被人家消灭掉,那七个海盗的枪法都很厉害,他们被击毙是不太可能的,最多他们死上两三个人就把自己派出十五个人给收拾掉。

这个时候他自己是不能出去的,但他必须了解舱外发生的事,他干脆把另一部备用对讲机拿在手里,不停的变换频道,看看是否能收到几个叛变分子的无线电通讯。

他摆弄了几下对讲机,果然接收到他们的对话,“前甲板很干净。”

“守好那里。”

“后甲板没人,完毕。”

“就地警戒。”

他们已经控制最重要的两个地方,还是让自己人别和他们硬碰硬,夺回驾驶舱就行,保证船去不了大陆,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侦察机和电子听设备不落入解放军手里,实在不行,就炸毁轮机舱,让船停止航行,呼叫台湾特种部队支援,这是当务之急。

晋中原用对讲机命令自己的部下,“所有活着的人,拿枪去占领驾驶舱,一定要控制住那里,完毕。”


巧的是刘铭基身上也带两个对讲机,他也用另一个对讲机收听对方的通讯,发现他们要占领驾驶舱,那一定是怕自己开着船去大陆吧?就和他争夺一下。

刘铭基带着张汉合和王众明一起向驾驶舱附近跑过去,抢先占领了驾驶舱。把枪架在没玻璃的窗户上,准备随时击退特工们的反扑。

不过他们都摸出了手榴弹,如果对方枪法好,就蹲在驾驶舱里向外扔手榴弹。三个人身上还有十来个手榴弹,估计可以抵挡一阵。

在这艘几千吨的船上,他们几个人除了依靠手里的武器,除了信任自己的兄弟,没别的可以相信。


驾驶舱下的甲板跑来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特工,他们端着M-16步枪和霰弹枪,M-16步枪上还挂有M203榴弹器。

王众明拿着枪上的战术灯照着驾驶舱内的设备,他发现自动驾驶系统还在运转,航行方向西南,航速已经是最大。他第一次见这复杂的设备,有点不太会用,他只玩过快艇上的自动驾驶系统,他仔细回忆着快艇上的设备是如何用,他笨手笨脚的操作着,看着罗盘,来回调整方向舵,大家感觉船向右倾斜,张汉合掏出自己带的便携式指南针,看了一下。“好了,现在向西航行,快回舵。”王众明马上慌乱的搬着舵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