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无名的第五大队 第十三节 悲剧开始的序幕

北宋杨六郎 收藏 12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这时候,正在前沿阵地的将士们忘我的和日军厮杀的时候,在重庆的军事委员会里,一次决定南京和她的守卫者的命运的会议正在进行。   一间宽敞的会议室内坐满了军人,其肩膀上的星星之多,令人联想到夜空璀璨的星光。   一面巨大的地图前面,一名粗壮的年轻校官正在用指挥棒指着图上的南京区域介绍战况,坐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这时候,正在前沿阵地的将士们忘我的和日军厮杀的时候,在重庆的军事委员会里,一次决定南京和她的守卫者的命运的会议正在进行。

一间宽敞的会议室内坐满了军人,其肩膀上的星星之多,令人联想到夜空璀璨的星光。

一面巨大的地图前面,一名粗壮的年轻校官正在用指挥棒指着图上的南京区域介绍战况,坐在巨大的长形会议桌前的将军们全神贯注的听着看着。

“日军的第6师团,第9师团已经从双闸,雨花台,光华门方向向我军防线步步紧逼,我军一线工事已经大部分被敌炮和飞机毁坏,士兵伤亡惨重,而敌114师团和第16师团集中了优势兵力,已经夺取了我紫金山部分阵地,我教导总队伤亡已经过半,日军第13师团的山田旅团已经占领了教导总队防御阵地的侧后方我军66军阵地,66军无力进行反击,此处阵地严重威胁了教导总队和宪兵四团的安危,因此,紫金山阵地的失守也是早晚的问题,另外在当涂附近,日军第10军直属部队国琦旅团开始集结兵力,我守军仅一个营,今晚,当涂可能就会失守,如果日军从当涂渡江,我军江北阵地就很危险了,南京的形势也来越严峻了。

我建议立刻从南京进行全体撤退,早日制定撤退方案,否则我们的10多万精锐部队就会全军覆没,请总司令早下决心。”

这个年轻的中校坐回了会议桌的最后一排,听完了他的介绍,许多高级军官不以为然,一个白发上将大声地对旁边的一个中将说道:“从南京撤退,亏他想的出来。”其他的高级将官也都议论纷纷,争论不休。

汪精卫一身中山装坐在总司令的对面,他清了清嗓子,争论的将官顿时不说话了,这也显示了他在军事委员会的地位,总司令不为人察觉的皱了皱眉头。

“打仗,鄙人不懂,可是政治,你们不懂,如今世界各国都在持观望态度,看中日两国,究竟谁能够在这场战争中取胜,我和佛海兄前日拜会美国大使和意大利大使,美国大使告诉我们,能够给我们军事援助的关键是看我们能够在南京防守几天,要看我们抗战的决心大不大,有没有?如果没有,他们也可以让我们暂时停止战斗,他们好从中调和。”最后几句话说得很重。

总司令站了起来:“娘希匹,这些外国人,我们现在打得这么艰难,牺牲这么大,难道还没有决心吗?我看有的人不要以为日本人来了,就可以站在我的头上说话了。我在庐山说过,除非不打,一旦打了,就一定要打到底。”

他转向了李宗仁:“德邻兄,不知道德国大使哪里有什么消息?”李宗仁回答道:“德国大使婉转的告诉我们,希特勒不打算介入我们和日本之间的争端,而且他表示,在发完最后一批军火以后,德国将恪守德日协定,不再向中国出售军火,我们订购的3艘鱼雷艇和2艘潜艇恐怕不能按时交货了。”

下面的将官们又是一阵议论,海军司令陈永贵战了起来:“娘的,这些德国人,我们海军就等这些米下锅了,他们居然不卖给我们了。”

总司令仔细观看地图,地图上红蓝箭头交错,其中红色箭头已经紧紧地包围了南京。

陈诚站了起来:“我认为王洪先参谋的意见非常正确,我军的确没有必要为了虚无缥缈的国际调停而在南京葬送10多万国军精华,这些部队都是我们以后抗战的力量,请总司令早下决心,不要再和淞沪会战一样,过迟的撤退导致了军队溃败,连阻挡一下尾追得日军力量都没有。”

汪精卫又说话了:“陈诚的说法就不对了,中日军事经济对比,都是日本人占优势,我们要和日本人全面开战,我们要牺牲很大,如果有国际力量的调解,我们就可以再过几年和日本人摊牌。”

一个军官急匆匆地跑了进来,把一份电报交给了王洪先参谋,王参谋大略一看,脸上的汗就淌了下来,他急忙来到总司令面前,“总司令,日军一部突入中华门,国琦旅团已经度过了长江,占领了浦口,南京危矣。”

顾祝同总参谋长也来到了地图前,仔细观察浦口的位置,脸上的汗珠子也落了下来,他急忙对总司令说:“此刻撤退,已经来不及了,我们连撤退的计划都没有拟定,如何撤退,日军已经截断了南京守军的退路,我提议立刻组织兵力进行反击,务必要在今晚收复中华门和浦口,收复浦口后,我南京卫戍司令部尽快马上拟定撤退计划,总司令,决心必须下了。”

其实陈诚等高级将领早在淞沪会战的时候就知道,中国军队现在是以劣质武器和血肉之躯对抗日军的钢铁武器。而现在日军已经跑到了十几万大军的屁股后面,再不撤退,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新的军情震惊了所有的与会人员,总司令迫于形势的恶化,同意了由88师和36师、156师、宪兵1团、2团反击浦口的国琦旅团,56师反击突入中华门的日军,并由卫戍司令唐生智尽快制定撤退计划。

唐生智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想的不是如何保全部队,而是如何保全他的名声,因为先前他极力主张坚守南京,现在突然撤退,害怕背上骂名,要求统帅部下达书面命令。当晚总司令电令到达,唐生智才指示参谋人员拟定撤退计划,但是宝贵的半天又被浪费了。

无名大队接到了周司令的命令,我急忙和飞行员来到作训室,部署作战计划,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夜间出击,万一炸到了自己的部队,后果不堪设想。

我挑选了技术最好的6名飞行员,把自己的“枭龙”也换装了6颗60公斤炸弹,带领加挂4颗炸弹的6架I-16战斗机起飞了,夜色中,地勤和飞行员用汽车车灯照亮了跑道,目送我们起飞。从基地飞到南京,不超过一个小时,按照事先的约定,步兵部队使用红色照明弹指示目标,我命令飞行员采用滑翔的方式,悄悄飞到占领浦口的日军部队头上,当日军发现夜空飞来无声的黑鸟的时候,我们的炸弹已经准确的丢到了他们的头上,在那剧烈的爆炸中,火光和硝烟同时升起,日军被炸得哇哇乱叫,死伤惨重,日军的高射火力在我们离开后才想起来射击,为了泄愤,他们对准我们消失的方向射击了好久。

“出击”趁着日军混乱,早已经摸到日军阵地前的88师官兵发起了冲锋,日军几十挺机枪组成了交叉火网试图阻止我军前进,但在夜色中,耀眼的枪口焰暴露了机枪的位置,早就准备好的我军迫击炮立刻发言,几个基数的弹药被倾泻到了日军火力点上,很快日军的机枪就哑巴了。36师的一个团也按时发动了进攻,冲进了浦口镇,双方在黑暗中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双方喘着粗气,默不作声的互相拼刺着,用手榴弹和铁锹打击着,中国军队用自身的巨大损失换取了日军的节节败退。排长黄晓是黄埔毕业的,刚刚参加了战斗,已经杀死了3名日军,他率领一个班奋勇前进,把几个日军逼近了一处民房,日军躲在房中向外射击,2名中国士兵中弹牺牲,黄晓贴着墙根来到日军向外射击的床边,掏出了几颗手榴弹,捆了起来,拉燃后丢进了屋内,几个日军吓得乱叫,轰得一声,火光和烟雾冲破了窗户,房子被夷为平地,黄晓高兴的向士兵示意前进,从瓦砾中爬出来一个日军,击中了他的胸膛,黄晓捂着伤口倒了下去,士兵们喊叫着扑了上来,一顿刺刀刺杀,把日军的脑袋刺了下来,可是黄晓已经牺牲了,战士们怀着悲愤地心情继续追杀着敌人。

日军战术素质的确比这个时期中国军人要高,进攻中日本军人并不是簇拥在一起,而是分散进攻,彼此保持一条直线,但是还不让你的机枪能够一次射击到2、3个人,而且在行进间的射击命中率很高,行进到一定的距离,他们就会投掷手雷压制我军机枪火力,为后续部队冲进战壕创造机会。反观我中国部队,大多数时候老兵也可以做到分散冲锋,边冲锋边投弹,而新兵因为恐惧望望会在自己聚到一起,遭到日军火力的杀伤,而且我军军官标志明显,很多情况下都是日军重点射杀对象,一旦军官阵亡或者负伤,部队就会群龙无首,失去战斗力。

我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把日军逐出了浦口,日军大部撤向江边,敌大队长岸头中佐向国琦旅团长发报,要求增援,后撤向仪征方向,国琦不敢怠慢,马上命令长江南岸的日军1个大队迅速乘坐船只渡江增援,当日军的渔船,舢板和江轮驶到江心的时候,黑漆漆的江面上突然亮起了几盏探照灯的灯光,日军官兵大惊失色,4艘中国海军的鱼雷快艇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杨纬志参谋冷冷的看着不远处满载了日军的船只,命令开火,4艘快艇装备的8挺机枪一起开火,日军纷纷落水,舢板被打沉,渔船被穿了几百个洞,而那些江轮更在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中缓缓的沉没了。文天祥中队的鱼雷快艇捡了一个大便宜,痛快淋漓的进行了一场水上活动靶射击比赛,战果辉煌,而国琦少将在岸边顿足捶胸,痛哭流涕。天亮以后,下游的水面上漂满了日军的尸体,十多天后,还有一些日军尸体飘到了吴淞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