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一十七章


当女儿降临到人间时,江海洋正在课堂听授《技术经济学》。在得知女儿出世后,他高兴的扔下课本就往医院里跑。

来到医院妇产科病房,他走到门口恰好看到老将军正在大声武气的对女护士批驳道:“你这个小护士说话也太不负责了,怎么可以随便乱说婴儿有点傻呢?!我告诉你,她爸妈都是大学生,她妈也是医生,她爷爷是公安局长,她外公我——是一个屡战屡胜的将军,从遗传基因上讲,百分之百不可能是个傻子。把你们大夫找来,你是根据什么理由说她是个傻子!”

小护士满脸羞愧的低头去找医生去了,江海洋侧身让过她,与老将军和丈母娘打了一个招呼,便俯视睡在妻子身旁的小家伙,并慰问了经过分娩阵痛后的妻子。咋一看,小家伙是有那么一点“傻”,实质上是所有婴儿刚出生的那种“丑”。

江海洋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番,发现女儿五官很像自己,这是他最大的欣慰。

“如果她都是一个傻子,恐怕这世界上也找不到几个聪明人了。”他很骄傲的说,也是说给老将军听的,意在使他息怒。

接生大夫平安在办公室听完小护士的报告,就匆匆随她走进病房,她看见江海洋在场,便一下明白自己接生的婴儿肯定是他的千金。想到他已为人父,自己却至今孤家寡人,冰清玉洁,心里难免有点五味具全的感觉。

她先向怒气未灭的老将军解释了生产前后的情况,说明母女现在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平安无事。至于说婴儿看上去有点傻,完全是新来实习的小护士没有任何依据的主观臆想。她以后会加强对她的帮助和教育,并请老革命多多原谅。随后跨上一步,握着江海洋的手说:“恭喜你,当爸爸了。”

“谢谢,没想到为我女儿接生的竟是你。”江海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别这样说,我也压根没想到。你女儿长大后很漂亮,瞧,她的眼睛像她妈妈,鼻子像你。”平安折衷的说道,为的是让站在一边的老将军听了高兴。

江海洋知道她的用意,其实他一眼就看出女儿的头型和五官与自己一模一样,这是他最值得的骄傲的一点,但此时也只好违心的说道:“你说的太对了,像你这样久经沙场,见多识广的大夫说出的话,一定不是戏言,至少八九不离十,我非常愿意接受你的评价。”

两人正说着,只见江汉清夫妇推门而入,两人手里提满了东西,都是产妇和婴儿的必需品。由于姜佳妮是破腹产,需要住院半月,这就活该轮倒提前两年退休的王静宜来照顾大儿媳妇了。因为姜佳妮临产前,一直是住在娘家的红军院里。

“王护士长来啦,”平安拉着王静宜的手亲热的叫道。“放心吧,母女平安,有我在,你尽管放心好了。”

“这我知道,”她把平安拉到一边悄声问道:“还没有男朋友?”

“没有,也许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结婚了。但我爱我接生的每一个孩子,……”

“唉,我也没尽倒责任。儿媳妇是海洋的同学,又是一起当兵走的……”王静宜内疚的小声解释道。

“王姨,你别这么说,我感谢你让我认识了海洋,你就把我当女儿吧,反正我在这里又没有一个亲人。”不知为什么,平安一见到王护士长就想起远在北京的父母,儿女情长起来。

“行,我一定认你这个女儿。有空再聊啊,我过去看看。”王静宜说完又连忙转身回到病床前,因为那里还杵着一双对女儿关心备注的将军夫妇。

女儿真的如平安所说的那样,一百天后就显露出她的相貌,越长越好看。江海洋视她为掌上明珠,只要一回到家就把她抱在怀里,亲她,逗她,一口吃下她长得像馒头一样的小白脚。女儿给他带来无限欢乐,即使偶尔传来妻子的喝斥,他也从不计较,他为有了新的生命的诞生而陶醉在一种天伦之乐中。


不久,王静宜就把江薇接到自己家里来带,那是她看到儿子一天天消瘦的脸,内心十分心痛而毅然决然作出的决定。

姜佳妮则巴心不得有人为她带孩子,那几个月的哺乳期,让她整个陷入了一个慌乱的环境,孩子噢噢待哺,不停的更换屎片尿片,一天十几二十张,堆在一个大木盆里,那是给江海洋留下的“战利品”,专门等到他放学回来打扫战场。他对此一点怨言都没有,还拿起屎片子对妻子得意的说:“老婆!女儿真是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看!这是她送给我们的黄金哟。”

姜佳妮过了几个月的懒散生活,那是不得而已的事。说实在,她一开始就讨厌这种生活,每天与锅瓢碗盏打交道,让她心烦意乱。尤其是在女儿吃饱喝足熟睡后,闲暇之余照照镜子,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横向发展,丰腴被肥胖代替,敏捷被散慵代替。她不后悔结婚,却后悔生孩子。可女人不生孩子又不能成其为一个完整的女人,世界上可真的不好找两全齐美的事情。

女儿刚被接走,姜佳妮就跟“换了人间”似的,风火干练的忙起了自己的业务工作,那对工作的投入与忘我,让她身体很快减去十斤,又恢复到了苗条身材。除此而外,她还中邪般的拿起了砖头一样的医学外语书,扬言要考托福,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这不得不让已上大二的江海洋对她刮目相看,同时也心在嘀咕:“这体育健儿的豪言壮语,怎么跑进她一个天使的嘴里去了呢?显得这等猖狂嚣张!”

终于有一天,姜佳妮把饭烧糊了,让饿着肚子挤公共汽车回家,又出了一身臭汗的江海洋大为光火。于是暴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二人大战,两人刀光剑影,唇枪舌剑,各自捍卫着自己的主权,针锋相对,寸土不让,直至精疲力尽。

这场战争的导火索自然是姜佳妮醉心于书本之中,而点燃它的就是江海洋那张臭嘴。

“我说未来的白求恩的大夫,你连饭都烧糊了,还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只有面包要烤焦一点才好吃。”

“我不就是烧了一顿糊饭吗?!值得你这样阴阳怪气,连讽带刺的吗?!你不是常说,小生二十五,衣破自己补。你自己也有两只手,自己去做呀!我才懒得侍侯人呢。”

“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我不是在读书嘛,赶车又挤了一身汗,……”

“我还在上班呢?!宪法和婚姻法又没规定女方一定要做法饭侍侯男人。何况现在处处提倡男女平等,男女同工同酬。你就不能像四川人说的当个‘粑耳朵’?”

“好好好,我知道现在是老太婆上吊——妇女地位提高了。但是有一点我要正告你,姜佳妮同志,我要是十几年前当了国防部长,我就叫你去当炮兵,而不是当小护士。”

“哟呵,我还真没看出你有这等狼子野心,还想当共和国的国防部长。不过我要是唐朝的武则天,我就把你罚配边关。”

“那也比受一个女人的气强。哼!一个山东小妞,在老家不定连饭桌都不能上,喊你站倒不敢坐倒。到了南方居然充起大老爷们了,真是少见。”

“哟呵,狐狸尾巴露出来吧。男尊女卑!你压根就是一个大男子主义者,不,是个地道的沙文主义者!”

“大男子主义怎么啦?大男子喜欢的是温柔的弱女子,而不是喜欢一个整天咄咄逼人的女强人。人说成功男人后面有一个贤惠的女人,没说成功女人后面有一个贤惠的男人。”

“我就是要把这个说法翻过来,怎么样?这叫‘反潮流’!”

“你以为你是谁呀?我劝你不要做女权主义的先锋,那样不讨男人喜欢。”

“我压根就不想讨谁的喜欢,我就是我!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怎么变得这样?蛮不讲道理还带有一点悍妇的味道。不要忘记自己有过的身份,军人,学者,医生。”

“我也提醒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一个丈夫。不要老把妻子当下属,指这管那的。”

“你说的太对了,我学的就是管理专业。我连你都管不了,何以管众人?管企业?何以管天下?”

“自个去臭美吧,假如你是病人的时候是你管我?还是我管你?没辙了吧?”

“这是啥子混帐逻辑哟。不管那个管那个,都得吃饭,是不是?算了,今天让我领教了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的本事。唉,吃糊饭总比吃牛屎饭强哟。”江海洋触景生情道。

“你说什么?!”

“什么什么?我说的是糊锅巴饭比我当兵时炊事班做的牛屎饭强。”

“江海洋!你也太过份了。两只鸡变成一只鸡是你干的好事吧?你不讲卫生不说,女儿出生后半夜喂奶换尿片,你呼呼大睡,帮过我吗?……这些暂且不说,今天我就失误了一下,你就老大不高兴,这小日没法过了。”姜佳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数落起来,好像比“白毛女”的冤还深。

“好好好,算我倒霉。好男不跟女斗,婆婆妈妈的,你也太小心眼了。”

“你大心眼就不该跟我耍脾气,斤斤计较。”

“哎哎,别越说越得寸进尺了哈。你们女人是不是都这样蛮横无理?还是将军的女儿才这样?做了糊饭作个检讨就行了嘛,还非得把往事提起,跟小常宝似的。什么时候把地方上的婆婆妈妈的作风学得这么好?”

“哼!你做错事的时候,我这个一家之主没叫你写检查就够优待俘虏了,……”

“打住,我挂免战牌了。我已经有点筋疲力尽了。”说着抓起毛巾到卫生间洗澡去了。

他三下五除二的两下洗了出来,看见妻子还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生气,于是叹了一口气就往沙发上一躺,也不去理她。一会儿就眯糊着了,一觉醒来,发现屋里没有灯光,厨房也没动静,姜佳妮不知跑那儿去了。

“八成跑回娘家去了,真是‘唯小人女子难养也!’”江海洋自言自语的咕哝道。“妈的,孔令意的老祖宗说的太对了,千真万确。”

江海洋起来就着糊饭炒了一碗鸡蛋饭,免强填饱肚子。姜佳妮也一夜无归。假如没有女儿这个“润滑剂”,小两口的婚后生活质量不知道有多糟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