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游击!游击! 烤日本猪

linxiumu 收藏 1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URL] 张成鼎很头疼,他正在为发展韩光武入党的问题发愁。 抗战爆发之后GCD控制的地区迅速扩大武装急速增加,这样干部数量不足就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于是在一段时间里大量积极分子被突击发展为党员,这才有了“三八式”党员、干部的叫法。 张成鼎最近也发展了不少党员,但是到了韩光武这里除了麻烦。韩光武连自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张成鼎很头疼,他正在为发展韩光武入党的问题发愁。

抗战爆发之后GCD控制的地区迅速扩大武装急速增加,这样干部数量不足就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于是在一段时间里大量积极分子被突击发展为党员,这才有了“三八式”党员、干部的叫法。

张成鼎最近也发展了不少党员,但是到了韩光武这里除了麻烦。韩光武连自己的身世都交待不清,这样的人让党怎么接纳他。要回避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的,首先铁凝他们就不答应。铁凝坚持党的队伍的纯洁,决不能随便接纳这种背景不清的人。其次也没人敢当介绍人啊。

可是不让韩光武入党也不行啊。韩光武是一个强势的军事主官,下边的人都听他的。没有他的安排党委决议就执行不了。韩光武对于党委会决议总是会有异议还每次都能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时间长了就会让党委的权威受到挑战。

现在张成鼎终于盼到了救星,山东省委书记黎玉要来检查工作,这个矛盾可以上交了。

此时徐州会战已经结束,华日双方都暂时无力再战忙着调整战略。中央估计日军会回头对付敌后的抗日武装,特别是韩光武部在徐州会战期间一直给鬼子上眼药还炸了一辆军获列车。这件事很轰动都上了外国报纸,让鬼子在全世界面前出了丑。鬼子自然不会善罢甘休,邻莒等地肯定会是鬼子重点关注的地区。

这次黎玉等人按照中央指示到各地检查督促各地部队对日军的进攻做好准备,他们的第一站就到了韩光武这边。一方面黎玉原来就在莒县一带离得近,另一方面韩光武受到中央的强烈关注黎玉也想亲眼看看这员据说是捡来的大将。

韩光武早就把主力部队收拢起来要对主力部队进行新一番训练,只派地方部队四出骚扰日军。现在这些庄稼人已经对战争有了切身的体验,训练起来效果自然不同以前。韩光武带着队伍每天长途行军中间还穿插着各种科目的训练和演习,几天下来把干部战士类的人仰马翻连周青、张树正他们几个都吃不消了。然后韩光武又把他们拉到早已经构筑好的训练场地上训练,都是一部分人作、一部分人看。干部战士的战斗技术都提高很快。

这天韩光武正和张树正商量下边村落战的训练一个通讯员跑来报告省委书记已经离县城只有30里了,政委让他们回去。韩光武他们这些主要干部急忙回到县城。

县城门口韩光武给省委书记安排了一场阅兵式。一个连的战士排成横队站在路旁,一个排是七九步枪,一个排是日式步枪,一个排是杂式步枪,还有一个排全是梭镖,队列前边摆着4挺轻机枪。之后是一个手提机枪(冲锋枪)班。十几个战士每人一支冲锋枪背后背着大刀。大刀都是山里兵工厂的铁匠炉仿明朝兵书“武备志”新打的形制类似苗刀,重量和宽度介于倭刀和普遍使用的大刀片之间但刀更长,可以双手使。每把刀的钢都经过50炼,所以和倭刀对阵决不吃亏。

最抢眼的还是赵虎的炮队。几门大炮往那里一摆惹得围观的群众直往前挤向要看个究竟。

黎玉在县城门外下了马,张成鼎等人迎住寒暄一番,然后从队列前走过。只见战士们仍然身穿杂色衣服只是每人一条青布子弹袋斜挎在胸前。战士们军姿站得有些问题,很多人都是腆胸叠肚——韩光武对军姿的要求就是站队能站齐再会一些基本的队列动作。

黎玉是知识分子出身没怎么领过兵但是也感到这支队伍不一般。因为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自豪、坚定的表情,这是不多见的。

队伍中有这么多日本武器还真是少见,黎玉多看了两眼突然问了一句“你们缴获鬼子的武器都在这里了吗?”

张成鼎答道“另两个连还有不少。”

黎玉有些吃惊,眉毛一挑“嗷?”

来到县政府大家落座黎玉说明来意然后传达完中央精神问道“这一路上看到你们的农村工作搞得不错,值得表扬。但那都是以前的成绩,现在你们这里很出名呵,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张成鼎听到领导表扬喜滋滋的忙说“我们坐得还很不够”然后翻开小本子开始汇报应付日军进攻的准备工作和下一步的工作计划。

黎玉听得暗暗惊讶:这里计划的还真长远,难怪能写出让中央首长另眼相看的东西,这个计划是否又是出自韩光武之手呢。如果是,那这个韩光武却是由过人之处。想着不禁瞄了韩光武一眼。此时韩光武正低着头盘算一件事。

此时张成鼎已经汇报完,在看到黎玉赞许的微笑之后特意加了一句“我们的计划主要是根据韩光武同志的对于形势的判断和提议做出的。”

“欧?”黎玉再次看向韩光武“韩光武同志,你对于当前的形势是怎么判断的?”

韩光武站起来走到前边——他刚才坐在后边,党员们坐在前边——指着墙上的地图给省委书记讲解目前形势。

韩光武认为由于日军严重低估华夏抗战决心所以实际上日本并没有完全做好全面侵华的准备。徐州会战之后日军已经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由于前期作战消耗严重战线拉长造成兵源不足日军已经再继续扩大侵华范围已经力不从心。而且敌后战场抗日力量的蓬勃发展迫使日军不得不分散兵力。另一方面本来打算三个月灭亡华夏的日本鬼子打了将近一年还无法摧毁华夏政府的抵抗而且战争还有长期化的趋势,这是战略资源匮乏的日本所不能承受的。所以日本目前必然要最后努力一把进攻武汉以求达到逼迫国民政富投降的目标。台儿庄战役又扇了自视甚高的日本陆军一个大耳光,日军也迫切要求取得一场辉煌的胜利找回面子。

所以武汉会战必然会发生。当武汉会战结束之后战争会陷入僵局,国民政府和日军都将无法打破这种僵局,战争将长期化进入相持阶段。此时日军为建立长期战争的基地会不遗余力的进攻敌后战场。到了那时敌后战场的苦日子就到了,而敌后的抗日武装要生存就必须积极主动的开展游击战争……

够厉害吧?韩光武对抗日战争史还是比较了解的。不过韩光武很注意点到为止,有些该伟人们最先提出的理论和思想韩光武都是简略一提,抛砖引玉。显得比伟人看得更远是容易惹麻烦的除非你有相应的地位,这也是韩光武从历史中总结的经验。

韩光武一直讲到吃饭才停下。

晚上张成鼎终于逮着机会单独和黎玉谈话,重点谈了一下韩光武入党的问题。

黎玉沉吟了一下说“对于这样的同志我们也不能拒之门外嘛。他情况是特殊了一点,我们可以多考察他一段时间,但是可以先发展他为预备党员。”

张成鼎赶紧趁热打铁“可是这需要介绍人,怎么办?”

黎玉说“那么我算一个,你是不是也算一个?”

这下张成鼎一块石头落了地:韩光武的入党问题总算有眉目了。

接下来两天黎玉考察了这里的抗日组织、山区基地、医院、兵工厂。

现在兵工厂在赵树礼的操持下已经初具规模能够生产火药、硝氨炸药、手榴弹和地雷,其他像大刀、梭镖更不在话下。

黎玉对于把肥皂厂也放在兵工厂里很奇怪。韩光武告诉他生产肥皂产生的甘油可以用来生产硝酸甘油。赵树礼还给大家演示了煤焦油的生产:把煤炭隔绝空气加热干馏得到煤焦油,再从煤焦油里提取出苯酚和甲苯之类的成分。苯酚可以用来消毒,医院用的来苏尔就是这东西,还可以做苦味酸炸药。甲苯则是做著名的TNT的原料。黎玉对一直陪同的韩光武大家赞赏,韩光武则乘机递上自己写的小册子。

三天后黎玉要离开的时候大家送到城门口韩光武忽然从肉疼的王来田手里拿过一堆金条“书记同志,我和政委商量过了。目前我们这里还有一些暂时用不着的经费交给书记同志用在急需的地方。”

当时黎玉都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多好的同志啊,一下子自动拿出这么多金条这是多么高的风格啊。

省委书记刚走鬼子就来了。

这天韩光武正在写入党申请书张树正一脚跨进屋来说“交通员带来消息,一股维县的鬼子到了沙河正在抓夫。随时可能进犯临莒和宁海。”

“呃。”韩光武表示知道了。韩光武建立情报系统的努力已经开始有了回报,最近情报显示鬼子开始往青岛、维县等地增兵韩光武就知道鬼子要来对付游击队了。鬼子吃了亏不报复才怪。现在维县的鬼子出动能不奔邻莒来吗。

韩光武把最后几个字写完然后放下笔问道“鬼子有多少人?现在在什么位置?”

张树正说“大概有一千人,昨天乘汽车到达沙河县城然后到处到各村抓抗日分子。”

张成鼎听到消息也来了。韩光武扫了一眼挤进来的几个干部说“该来的早晚得来。反正咱们也准备好了,按计划行事就可以了。”

看到韩光武胸有成竹的样子,干部们乍一听到鬼子进犯消息时的不自觉的紧张都消失了,分头干自己的事去了。

徐州会战结束后日军腾出手来对付敌后武装,属于第五旅团的野间中佐的部队被调到维县清剿游击队。这次给他的任务是清剿临莒和宁海周边地区并占领宁海。

野间中佐的大队从临沂地区乘火车到达维县再乘汽车到达沙河县。由于到临莒的道路都已被破坏得汽车无法通行,配属野间大队的骡马运输队又没有到达,野间只好就地征集交通工具。征集交通工具的同时野间还对所到区域进行了扫荡。他很幸运碰到了一支不长眼的GMD参与武装并将其轻松打垮,于是他觉得游击队不过如此。

野间中佐在沙河待了三天注定了他的苦恼大大的,因为韩光武已经做好准备等着他来了。

野间中佐从沙河县城走出来的时候心里就很不对劲。田野里寥寥几个耕作的农人远远看到鬼子的队伍纷纷消失了。

野间总算看到田里一老一少没有跑,但是老人把小孩搂在怀里背对着大路,似乎想用自己的脊梁保护着孩子。他从望远镜里看到了老人偶尔往这边看时的眼神,眼神里有一种让他很不舒服的东西,是仇恨?是厌恶?他说不清楚。但是他觉得里边似乎没有恐惧。

“看来扫荡的成效不大呀。”他不由得想。

鬼子行军很顺利。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下午,野间注意到周围的田里一个农民也不见了。正在这时队伍前方传来一阵枪声和爆炸声,野间一挥手队伍停止了前进。

很快一个鬼子军官跑来向野间报告前边探路的尖兵受到袭击全部玉碎,袭击者已经跑了没有抓到。野间赶到前边只见到几具士兵的尸体,尸体上的武器弹药水壶等等甚至胶鞋都被搜刮一空。野间还没来得及发作队伍后边有出事了。

王灿轻声的命令杨连弟“我一开枪你就跟着打,听见了吗?”

杨连弟眼睛没离开准星只是哼哼了一声表示听见了。

此时鬼子的队伍成四路纵队整整齐齐的摆在200米外。王灿再一次稳定了一下呼吸轻轻叩动了扳机,然后在感到79步枪后坐力的同时被他套在准星上的日本军官的战斗帽上开了一个洞。现在王灿在几百米外辨认鬼子军官已经是小菜一碟。

杨连弟几乎在王灿枪响的同时扣了三八枪的扳机。然后俩人连战果也没看就拎着枪顺着沟撒腿就跑。

野间来到队伍后边看到步兵炮小队的队长和一个炮手横躺在地上还有一个炮手正在接受包扎。

两颗子弹怎么能打三个人呢?谁让三八枪穿透力强呢。杨连弟的那颗子弹从鬼子的右耳钻进去从左边脸颊出钻出来,余势未衰又钻进旁边一个鬼子的胳膊。

枪响后立刻有一群鬼子向子弹飞来的方向急速搜索过去,很快就找到了王灿他们刚才射击的位置。王灿他们早跑没影了。

鬼子伍长在原地钻了一圈看看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况正准备收兵忽然脚下一软。这个伍长是各有经验的老兵立即跳开。可是他反应再快也没有爆炸快啊。

很快野间就看到被炸得被炸掉一支脚的伍长和另一个挂花的鬼子被抬到跟前。野间跳下马来哇哇大叫,走在最后的机枪中队的中队长成了出气筒被甩了好几个大嘴巴——还没见到敌人的面就伤亡一堆让他抓狂了,可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个报复的对象都没有。

好不容易把队尾那些赶着骡马车辆的民夫们从地上拽起来整理好队伍。鬼子有出发了。这一次鬼子提高了警惕。

没走多远鬼子遭遇了一个经典场面鬼子尖兵发现在前边路中央竖着一个稻草人。稻草人头上顶着一顶日本战斗帽,画着一张龇牙咧嘴的脸,在胸前还贴着一张大白纸写着“日本鬼子滚出华夏”。

当时的鬼子兵一般都具有小学以上文化程度能看懂个大概意思。一个鬼子怪叫一声上去就是一刺刀把草人挑起来人到了空中。草人没有下落而是随着爆炸声纷纷扬扬的随风飘散,看过抗日电影的人自然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鬼子还没回过神来,那边冷枪又起。游击队开始按照原计划打起精神正经八百的欢迎鬼子。

野间中佐已经七窍生烟了。幸亏刚才飞来的子弹低了几厘米只是击中了他的坐骑,他只是摔得鼻青脸肿。

该死的冷枪!部队行军如果遇到机枪射击时一定要停下来对付的,但是如果每次遭到步枪射击都要停下来就不用前进了。可是如果眼看着每次枪响都会有士兵到下对士气又是极大的打击。现在野间手下的士兵们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紧张得不行不行的了。。

该死的地雷!前边的尖兵已经被炸伤10多个了。尖兵们只要发现路上有可疑的迹象就会停下来研究一番。野间也想离开大路但是他带了一批送到邻莒的武器弹药装在大车上离开大路根本没法走。

后来野间向了个办法让抓来的民夫走在前边堂地雷,可是鬼子还是挨了炸。游击队换了“蝎子雷”,就是电影“地雷战”上那种。

气急败坏的野间经过赵家官庄的时候杀了30多个青年人以泄怒气。

县大队的郑福来听到村子里的哭喊声和枪声低声地骂着“他娘的小鬼子,我X你祖宗,有本事你来跟爷们儿练炼。”

旁边的崔二林咬着牙说“韩营长怎么说的来着,血债血偿。待会让X养得好瞧。”

俩人等鬼子队伍出了村上了路路过一棵大树时崔二林说“快快。”但是块干什么已经紧张的说不出来了。

郑福来赶紧划着火柴点着一个架起来的木箱里伸出来的炮捻然后俩人连滚带爬的跑到坡里藏起来。

鬼子忽然听到一阵破空的声音,机灵点的连忙找地方爬下。一阵慌乱过后路上和路两边的地上插满了竹竿,十几个倒霉的鬼子被直接钉在地上,惨叫声不绝于耳。其余的鬼子向四处盲目射击。

鬼子不明白这是什么新式武器,以前没见过啊。慌乱过后鬼子才看清原来是这是一根根笔直的竹竿头部装着三棱锥尾部开了三根槽,中前部还绑了一个爆竹似的东西。由于这东西发射的时候响声很小日军只得四处搜索,终于有一队鬼子挨了冷枪后带着一个被火药熏黑的木箱回来了。

鬼子们把这些东西放在一起仍然看不出个所以然。他们哪里知道东西名叫“一窝蜂”,是在作为定向器的木箱中放置的上百支火药推进的封羽箭。“一窝蜂”在宋元时期就有使用,是当时的面杀伤武器可以称得上是“喀秋莎”的老祖宗。

野间中佐终于痛下决心把三个步兵中队展开后搜索前进。这一下游击队袭击的效果明显降低,但是鬼子的行军速度也慢得像蜗牛。

邻莒县城早已经不通电话,鬼子全靠放鸽子与外面联系。三浦大尉知道将部队来扫荡游击队,按说早就该到了。三浦就望眼欲穿的等啊。一直等了三天才把野间的大队盼到。三浦连忙出城迎接,一照面大吃一惊。

经过两天多的苦难历程,野间大队的鬼子们已经草木皆兵了,一有响动就想开枪射击。这个三浦倒是可以理解,因为它已经有经验了。让他吃惊的是夹在队伍中间的大车上装了这么多尸体和伤员,连中队长都少了一个。

三浦见一个中佐走过来连忙敬了个礼“是野间中佐吧。第五师团三浦友合向你报道。”

野间强压怒火“三浦君,难道你们第五师团就是这样维持治安的吗?”

三浦心想者能怨我吗?但又不敢反驳只好连忙解释“这里的抗日分子确实猖獗。我已经在县城周围进行了清剿。但是由于兵力不足无法打击更远处的抗日分子。”

野间中佐也体会到三浦说的是实情没法发作,但是这口气是在是咽不下于是第二天就带着他的大队出城扫荡。

这一次鬼子只携带粮食和弹药,完全轻装,驮马也都是由鬼子亲自控制。这样鬼子行动起来就非常迅速了。

游击队员毕竟还是经验少还按照前几天的老皇历和鬼子周旋,没想到鬼子挨了冷枪就紧追不放,把打头阵的县大队追得到处乱窜。有两个班被鬼子追懵了头没注意鬼子的迂回,结果被鬼子包围,三十多个人只跑出来7个。虽然打仗不可能光占便宜不吃亏但是还是气得韩光武骂了齐亮一顿。很快游击队就适应了鬼子的穷追,带着鬼子的队伍在县城周围兜圈子。

野间经历了最初的胜利后就一直跟在游击队屁股后边狂奔,转来转去又回到了原地还不时受到袭击。为了安慰自己受伤的心每过一村他都要炫耀皇军的威力杀人放火。

韩光武从鬼子经过的村子都是一片狼藉的情况判断这股鬼子的头儿似乎不是很聪明而且已经接近抓狂了。这个时候鬼子你给他个套他就会钻。韩光武不由得冒出一个念头:能不能消灭这股鬼子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