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空间之新世纪抗日 第五章 外籍兵团 第十七节 离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9/

现在整个乌鲁木齐的士兵都处在一个高度紧张的状态。没办法,假如只是一般的土匪或者游击队跟他们捣乱还好说,可自从进入新疆以后这些人的神经就无时无刻不是处在高度紧张状态,因为这里不但把藏兵于民的政策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时不时就会给你来颗人肉炸弹什么的。

这种事情在内地虽然也屡见不鲜,但是比起穆斯林人口占了全省90%以上的新疆地区来说,那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而且自从到了乌鲁木齐以后,除了由于元气大伤而一直处于休整状态的河北中队外,其他中队都在不断出现人员死伤和失踪的情况。

本来为了打击这些抵抗势力稳定乌鲁木齐周边的治安,各中队已经相互配合展开了数次大规模的清剿行动,可这些抵抗组织就好像打不进除不绝的蟑螂一样,还是天天对城内的各驻地进行着骚扰。这使得本以疲惫的士兵现在都好像火药桶一样,只要稍有火星渐入就可能引起一场巨大的震动。

其实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由于日本对国内的新闻封锁一直很严格,所以没人知道现在整个中东地区实际上已经成了各种武装势力和抵抗组织的老巢,并且已经秘密的组织起了一个庞大的抵抗联盟与政府对抗。而新疆地区由于和这些地方比邻而居的关系,加之大部分当地人都是穆斯林缘故,所以被侵蚀得相当厉害。

这次让刚组建的外籍兵团来到这里,虽然是军部的那些亲内阁排在捣鬼,想借敌人之手消弱外籍兵团的实力从而打击国内的保皇派,但更主要的还是因为不想丢掉这里的石油资源。毕竟日本的主要势力范围是在亚洲,而由于历史的改变使得世界上许多的大油田依然未被他们发现,这就直接导致了现在的日本帝国还是没有摘掉“贫油国”的帽子。所以,对于拥有丰富石油储备的新疆地区,日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

相应的,抵抗联盟也看到了这一点。比起被德国和意大利傀儡政府所控制的中东地区来,日本人这边明显是个软柿子。加之在中国以及整个东南亚地区多少年来就没真正太平过,而早已貌合神离对自己这个黄皮猴子盟友十分反感的德国和意大利也巴不得自己这边可以消停些。另外一直在苟延残喘的苏联也当然不会让日本好过,所以祸水东引人家很自然的就朝着亚洲这边发展过来了。而占领或破坏日本重要的石油输出地之一的新疆,当然是对这些法西斯最好的打击与削弱方法。

而外籍兵团来到新疆也真是挑了个好日子,恰恰赶在了抵抗联盟计划在新疆搞一次大规模破袭战的前夕,所以就出现了现在这种抵抗势力层出不穷,灭一个又蹦出仨的情况。

不过这些对李云峰来说却无所谓,他现在是只要有丈打就可以,而且是哪里危险往哪里钻,哪里能让自己快点挂掉就往那跑。别人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是佳能.川一心里可跟明镜似的,一句话“都是女人惹的祸”。

那天棱木.松月和佳能都和他谈了关于刘颖的问题,之后不久刘颖本人也警告他不要抱任何非分之想,否则轻则滚蛋走人严重的话就要给他来个株连九族什么的。

面对这些李云峰起初以为只是刘颖迫于棱木夫人的淫威而故意说出来吓唬他的,但无奈的是我们的小李同志虽然把原因基本猜中了,但却没有想到刘颖对自己真正了解到了一个什么程度,以及刘大小姐编故事说瞎话的能力。结果,人家把李云峰以前组织老百姓藏书以及他私设学堂的事情抖落出来,在添油加醋的编排一个类似放长线钓大鱼的反间谍故事。于是我们的李大少爷就信以为真,彻底把刘颖看成了一个有奶便是娘,自私自利且专门搞感情欺骗的势利眼、狐狸精和卖国贼了…………

李云峰多年来为了刘颖几乎没有正眼瞧过别的女人,而在家里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也为此回绝里不是甚至比刘颖要漂亮优秀许多的女人。所以李云峰为此受到了多大的打击,恐怕不说大家也会明白的。于是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的情况下,李云峰便一瘸一拐的跑出去参加围剿。而且他不但参加分配给自己这支中队的任务,没事的时候还跑到其他几支中队里去“学雷锋”。最后佳能对他这种自杀找死的行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随便给他按了个小小的罪名关了起来,直到快要出发去美国了才把他放出来。

因为要去美国,所以语言方面必须要过关才行。本来按照李云峰中学英语毕业考试只得七分的战绩,想要让英语过关简直难如登天,可为了让自己不去想刘颖的事情,所以愣是把一向认为是摧残自己神经的英语拿出来虐待了一个多月。而因为要准备美国之行,整个河北中队也被取消了各种任务开始恶补英语,结果等到把李云峰放出来的时候,连大家公认的傻小子宋庆喜也成了个标准的美国文盲了(会说不会写)…………

其实刘颖心里也不好受。自从和李云峰谈完了之后,为这事她又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才爬起来。之后在听说了李云峰的种种反常行为时,更是让她的心灵倍受煎熬。如果说李云峰在这件事上还可以有体力和脑力劳动来当作发泄口的话,而刘颖却因为地位和工作职能不同使其最多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趴在被窝里哭两声的份了。

这天棱木.松月把李云峰和刘颖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表面上是要在他们临行前再交待两句,而实际上却是因为担心两个人的感情问题而在做一下相关的嘱咐。可是这次会议从头开到尾,棱木.松月只是说了句“希望你们可以成为军阶的典范成为黄金搭档”云云,便不再提这事了。

不是这老太太不想说,只是一看到两人的样子她便不想再过多的刺激他们了。在棱木.松月的眼里,虽然二人表现得很平静,可刘颖那明显消瘦了许多的身体以及李云峰在看着自己时的那种冷漠的眼神,让她明白这两个人现在已经被此事折腾的心率憔悴了。尤其是李云峰的那种眼神,要不是发现他在看到刘颖时眼中闪过的那一道别样的神情的话,可能她马上就会让人把这个像在看死人一样盯着自己的家伙给拉出去毙了。

棱木.松月知道李云峰现在是因爱生恨,相信如果可能的话对方恨不能亲自杀了自己。但她同时也凭借自己的人生阅历断定,李云峰是决不会伤害刘颖的,因为李云峰在看到刘颖时眼中所焕发出的那种神采,她当年也在自己丈夫的眼中见过不止一次了。

“这样安排真得没问题吗?您要知道中国有句古话叫作‘爱意越深,恨意越深’啊。”看着飞机远去的方向,三木.林太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别问我,因为我现在也没法回答你。”棱木.松月长叹一声,并在眼中闪过一道利芒后说道:“但是那小子并不是笨蛋,相信就算他真的对尤嘉丽爱的发疯也不会不顾及自己远在北平的家人和朋友吧?告送咱们的人,严密监视他和他家里人以及他手下的一举一动,如果他敢生二心的话我也就不得不让尤嘉丽恨我一次了。”

“嗨!”

********************************************************

抱歉各位,懒虫心情不好,可以说糟糕透顶,而且为次现在已经生病了。和小说里一样,都是被感情方面的问题闹的。所以这一节写得很短且很不好,还请大家见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