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七篇 上帝之鞭 第二章 另外一面

yuertou 收藏 24 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URL] 当李晨曦拖着疲惫的身体,从酒吧回到自己在北京的那个还能算家的地方时,发现房间已经被人闯进来过。而当他搜遍整个屋子,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隐藏的危险之后,才发现一个装着勋章,以及一个有10万元存款的存折放在了茶桌上。大概是那些国安部的同事赶来时,没有找到他,就找房东要了钥匙,把这些东西放下后就走了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李晨曦拖着疲惫的身体,从酒吧回到自己在北京的那个还能算家的地方时,发现房间已经被人闯进来过。而当他搜遍整个屋子,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隐藏的危险之后,才发现一个装着勋章,以及一个有10万元存款的存折放在了茶桌上。大概是那些国安部的同事赶来时,没有找到他,就找房东要了钥匙,把这些东西放下后就走了吧!

拿起那诶人民代表大会办法的荣誉勋章,李晨曦仔细的翻看了几下,这可是他这么多年来,荣获的最高级别的奖章了。他本来想配上看看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当他准备把勋章别在胸口的时候,突然放了下来,接着,随手就丢进了那个已经装着好几个不同勋章的盒子里,连看都没有再看一眼了。

对他这种长期生活在暗处,虽然照样有着自己的生活,但是在退休之前,真实面目永远不可能让别人知道的外勤特工来讲,勋章照样代表着一种荣誉,一种对祖国做出了重大贡献者最想得到的荣誉。但是,对李晨曦来讲,他并不在乎这些。也许,在暗处的长久生活改变了他很多,让他知道了及时的享受生活,抓紧每一次的机会来挥霍自己难得的自由时间,并且放纵自己的感情。但是,在他内心的深处,他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他仍然是一名坚定的共和国卫士,也是一名坚信自己理想与事业的战士。改变只是外表上的改变,本质是永远不会发生变化的。

点上一根烟之后,李晨曦又拿起了那张存折,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才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虽然,国安部提供了他的一切生活经济来源,而那些象征性的工资是作为他今后的养老金被存放起来的,但是好强的李晨曦并不想在没有执行任务的时候还用着国家的钱。而他平时的生活,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放荡!他可以一夜花掉一年的积蓄,可以一掷千金,可以上最好的餐厅,吃最贵的菜,喝最好的酒,也可以去最好的酒吧,点上一杯数百元,甚至数千元的酒,却面不改色。所以,他需要钱,需要钱来支撑起这样的奢靡生活。

也许,有人会指责他这样的生活态度。如果换着是平常人在他的这个位置,确实是应该受到指责,而且也没有能力维持这样的生活,但是换着他这样的特殊工作,那需要的就是理解。

作为一名执行外勤任务的特工,从领到任务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就算是在平时的正常生活中,他们仍然得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可以说,特种兵是在战场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是只要离开战场,他们就能够恢复正常的生活,用一种正常人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去体会平淡生活带来的快乐。但是,特工却做不到这一点,特别是这些执行外勤任务的特工。

李晨曦没有站到领江台上获得自己应该得到的荣誉与认同,这点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这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以及隐藏他的真实身份所必要的工作。从这就能够看出,作为一名特工,只要他还有继续执行任务的价值,那么他就永远不能站在阳光下,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来。也许,没有这种经历的人并不知道他们的感受,但是可以想象,一个人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敢说真话,而且为了保守秘密,甚至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连自己的亲人都需要顾虑三分的话,那他的生活还算正常吗?还能够指望他以一种正常人的方式来生活吗?

李晨曦还是一个很特殊的特工,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没有了亲人,而且身边连一个可以谈知心话的朋友都没有。他的生活就只有一种顾虑,在执行任务,与任务的间歇期间来回。执行任务时,李晨曦绝对是最优秀的,而在自由时间中,他就需要通过一些特殊的办法来放松自己,也算是发泄心中的那些烦闷吧!

烟,酒,女人,疯狂的音乐,飙车,打架斗殴,这些都成了他离开任务之后不可缺少的生活元素。而这些当然都需要钱,没钱,他就找不到解决心中苦闷的方法,所以,他就更看重这十万元的现金了。

把信用卡揣到包里后,李晨曦点燃了存折,这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的用了,同时也想着怎么利用这笔钱,在这段难得的空闲时间为自己找到更多的乐子。

正当他为自己找出一瓶还没有开过的葡萄酒出来的时候,放在茶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那是内部电话,也是他唯一的行动电话。

“又有任务吗?”李晨曦很不情愿接通了电话,才休息几个小时,又被人打搅了,那确实是件不怎么愉快的事情。

“对,有新的任务了!”传来了谈步声那熟悉的声音。

“说吧,什么时候回部里报道!”李晨曦也很直接,找了几下没有找到开瓶器之后,干脆就把瓶嘴在桌这上磕掉了,就这么喝着那瓶价值上千元的法国葡萄酒。

“你不用回部里报道了!”谈步声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明天早上7点半,我会准时来接你的,老规矩,什么都不用准备,我们会帮你安排好一切的!”

李晨曦直接挂段了电话,根本就懒得回答。看了眼屋内一片狼迹的样子,他冷笑了一下,似乎在嘲笑自己一般,仰头就把整瓶酒给灌了下去,不一会,就这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如同参军这几年来一直就没有改变过的习惯一样,屠雯在回到特种大队总部所在地递交了行动报告之后,就马上驱车回家了。

在军队制度改革之后,不但军人的地位得到了巨大的提高,成为了社会中最受欢迎的职业之一,同时,军人的收入也得到了提高,特别是志愿兵逐渐成为解放军的主力之后,军人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很多行业。

屠雯作为一名少校特种兵,在收入上更是很可观。现在,她一个月的基本津贴就已经上万,而每次执行完任务,都会得到不等的奖金,而这么高的收入,完全可以为她提供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了。

开了近2个小时,吉普车才停在了小区的外面,看着15层楼上的那个家,屠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她并不是为自己的职业不满,因为她深爱着这份职业,也不是为自己的收入担心,她现在一个人的收入已经超过了一个双白领家庭的收入了,而让她叹息的是,到现在,她仍然没有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

电梯很快就将她带到了家的门口,想到母亲那皱着的眉头,还有为她婚姻问题没完没了的老唠叨,已经拿出钥匙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门突然开了,提着垃圾袋走出来的母亲正好看到女人站在门边发愣。

“怎么现在才回来啊,快进去吧!”母亲也看出了女儿尴尬的样子,却并没有说出来,“我先去把垃圾丢了,等下马上就开饭!”

“爸还没回来?”屠雯并没有先进门,而是站在门边等着母亲回来。

“才打电话回来,”一提到父亲,母亲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部队今天晚上有事,他不回来了,让我们俩先吃饭!”

“哦!”屠雯陪着母亲进了家,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她也不好再详细问下去,丢下身上的包之后,“妈,我先去冲个澡!”

让冰凉的冷水打在身上,屠雯觉得自己终于回了家。摸着身上粗糙的皮肤,看了下对面柜子上的那些护肤品,屠雯有点尴尬的笑了起来。没有哪个女孩子不爱美,屠雯也不例外,但是常年的训练与战斗,让她无法像生活在和平环境中的女孩子那样,将保养自己的容貌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

听到母亲在外面催促了,屠雯伸出的手在空中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那瓶润肤霜,在身上涂抹均匀后,才穿上睡衣走了出去。

“妈,今天的菜还真是丰富啊!”屠雯擦着头发,坐到了饭桌前。

“还不是你要回来,平时我哪有心情做菜哦!”母亲端着汤从厨房中走了出来,看到屠雯很不礼貌的在饭桌边上擦着头发,眉头就皱了起来,“哎,你怎么把你老爸的那些坏习惯全学会了,一个在饭桌上抽烟,你还好……别把水弄到菜里去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屠雯调皮的笑了起来,大概也只有在母亲面前,才能够不管多少岁,都可以表现出女儿天真的一面吧!

裹好头发之后,屠雯接过了母亲递来的饭碗,像一个男孩子一般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一点都没有女性的那种腼腆与温柔。这也得怪屠雯的父亲,那个讲求效率,而且是五分钟做好起床工作的老军人,从小的耳闻目睹,再加上严格的训练,让屠雯终身都难以改掉这种习惯了。

“慢点吃,你老爸又不在!”母亲笑了去一来,虽然很看不惯女人的这种样子,但是现在女儿已经很难回家一次了,每次看到她平安的回来,这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

屠雯正要笑着与母亲开玩笑的时候,突然她那部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上的绿灯闪烁了起来。这是一部军队专用的手机,而绿灯闪烁,就表示有新的任务了。

“妈,我吃饱了!”屠雯放下碗,尴尬的一笑,赶紧向客厅走去。

母亲皱了下眉头,这种信号她太熟悉了,因为丈夫也有一部同样的手机,每次在这个信号到来的时候,丈夫或者是女儿就会急着赶回军队,将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家里。悄悄的擦了下湿润的眼睛,她再没心情吃满桌可口的饭菜了,在女人接通电话的时候,她也收拾了起来,她不想去看到女儿又要离开的那一幕。

洗着碗盘,这位已经白了一半头发的老母亲默默的承受着这个特殊家庭带给她的压力。虽然,她从没有后悔过嫁给一名军人,但是她并不希望自己的独生女也变成与丈夫一样的,常年在外,军营才是他们家的军人。她辛苦了一生,也为这个家庭做了一辈子的贡献,现在她老了,也习惯了。她并没有任何过高的奢望,即使女儿与丈夫挣不到那么多钱,即使没有这么大的房子,即使不用每天为钱而发愁,即使女儿或者丈夫给她买那些华丽的衣服,名贵的首饰,她都毫不在乎,他需要的是一种家庭的温暖,一种丈夫与女儿能够陪伴在自己的身边,能够让看到他们的笑容,能够体会到到他们的喜怒哀乐,能够一起去面对生活,她就满足了。这并不是一个奢望的想法,这是任何一位老母亲都应该得到的回报。但是,她嫁给了一名军人,而且有一位同样是军人的女儿,这些就变成了奢望。作为一名军人的妻子,作为一名军人的母亲,她要承担起本不应该她来承担的压力,需要付出本不应该由她来付出的代价!

不知道过了多久,水还在哗哗的流着,似乎时间凝固了,她也希望时间能够永远停在这一刻,将女儿留在自己的身边。

“妈,你怎么了?”

女儿焦虑的声音把她从梦境中唤了回来,这时候,她才发现,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而槽子中的那堆碗筷仍然是放进去的那个样子。

“妈,你怎么哭了……”看到母亲脸上的泪水,屠雯愣住了,马上就想到了原因,一时后半句话哽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

“没,我没哭,开始不小心让沙子掉眼里去了!”母亲赶紧擦着眼睛,但是这个谎言没有收到一点效果。

屠雯呆呆的站在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母亲,她知道母亲为什么伤心,也知道应该怎么才能够让母亲好受一点,但是,要她在军队与家庭之间做出一个选择,她做不到,好几年了,她一直做不到。

“怎么……”当母亲洗完碗筷的时候,才发现女儿还站在厨房门边,“你怎么还没有走,是不是有紧急的任务啊,不要迟到了!”

即使心里多希望女儿能够留下来,多陪自己一会,但是她却无法开口,好多年了,从嫁给那名军人丈夫之后,她就没有能够说出那句挽留的话来,而现在到了女儿身上,她照样说不出来。

“妈,今天我不会军队了!”屠雯看到母亲关怀的目光,这才恢复了正常,扶着母亲走出了厨房。

“不是有任务吗?”母亲坐到了沙发上,虽然很希望女儿能够留下来陪自己,但是却板起了脸来,“你不用为妈担心,有任务的话就快去吧,妈一个人照样过得很好!”

屠雯笑了下,知道母亲是装着坚强。抚摩着母亲的肩膀,屠雯扶着她坐了下来:“是有任务,但是今天不用赶回去了,明天早上会有人来接我的,今天晚上就好好的陪你!”

“真的!?”母亲压不住心里的喜悦,马上就表露了出来,但是话语中却带着一丝怀疑。

“当然是真的了,难道我还骗你?”屠雯笑看着母亲,“妈,你去准备一下,今晚我跟你睡,好久没有睡在你身边了!”

“呵呵,你啊……”母亲这才确认女儿没有骗她,笑着就去卧室收拾床,准备被单了。

看着母亲苍老的背影,屠雯赶紧擦掉了眼中冒出来的泪水。她觉得很内疚,比起自己感情上的生活,她欠母亲的太多了,多得根本就还不完!


将手中最后一叠冥钱丢进火碰之后,张鹏站了起来。

“中队长,你放心,即使你不在了,我也会帮你完成那份任务,消灭更多的恐怖份子,作为祭奠你的礼物!”

张鹏在心里默默的念完这句话后,才戴上了那顶崭新的军冒,抖掉了同样是崭新的少校军服上的纸灰,向停在烈士墓外面的那辆涂着迷彩色的军用吉普车走去。

张鹏很想回头看下那座封土还没沾上尘埃的新坟,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回头,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与中队长以前出生入死的那一幕幕的场景都快让他忍不住眼中的泪水了,如果回头,他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因为在北京奥运会的安全保卫工作中表现出色,张鹏不但获得了政府的奖励,同时也由上尉晋升为少校了,正式迈入了高级军官的行列。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很卑微,本来这份荣耀应该属于中队长的,他是窃取了中队长的成果,如果有得选择,他情愿不要这些嘉奖,情愿当时是他冲下去,而由中队长来充当掩护的角色,来换回中队长,但是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人是无法走回头路的!

“首长,我们现在去哪?”一直站在吉普车边等着的勤务兵一看到张鹏走了过来,赶紧帮他开了车门。

张鹏坐到车里之后,才回头看了眼烈士陵园,压着想再去看一眼中队长的冲动,他示意勤务兵发动了汽车:“直接去机场!”

汽车很快就开上了通往机场的高速公路,勤务兵在犹豫了几次之后,终于忍不住问道:“首长,你不需要回去拿点行李吗?”

“不用了!”张鹏已经习惯性的用这点时间来休息,眼睛都没睁开,摸了下口袋里的机票与那张存折,“这样就好,我也只是回去两天,很快就会回来的!”

看到张鹏没有聊天的意思,勤务兵也就乖乖的闭上了嘴,小心的开车了。很快,吉普车就停在了机场的候机大楼外面,张鹏让勤务兵自己开车回去之后,也没有告诉勤务兵什么时候再来接他,就急匆匆的走进了候机厅,向登机检验口走去。

出了在剪票口处,因为张鹏携带着护身武器,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最后在出示了军官证,以及特种兵特有的军人牌之后,张鹏才在机场保安人员敬佩的眼光上等上了马上就要起飞的班机。

奥运会安全保卫工作结束之后,特种大队难得的给每位队员都放了几天的假,但是大部分的队员都选择留下来,继续训练。本来,张鹏也想留下来,但是大队长在看到他的情况之后,很是担心他的心理状态,几乎是用命令的方式,才让张鹏回家去探亲,并且表示可以在适当放宽他几天假期。

飞机爬升到1万米的高度,改为平飞之后,张鹏才在空姐的指点下解开了腰上的安全带。他并不是没有坐过飞机,但是以前都是坐军队的运输机,或者直升机,即使以往回家探亲,他也选择坐火车,所以对民航的这一套规矩,他还很不熟悉呢。

9月底的天气很晴朗,而且现在正是下午,即使昨天才结束的奥运会的热度还没有从北京散去,但是在这万米高空,仍然可以看到下面的大地,甚至连那金黄色的农田都看得清清楚楚。

从空姐那要了一杯果汁之后,张鹏谢绝了别的点心,靠在舷窗上,呆呆的看着下面的大地,似乎看到了自己家乡的样子。

张鹏的父母都是农民,以前他也是一名很普通的农村青年。18岁那年,高考落榜的张鹏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最后选择了参军入伍,走上了与这个时代大部分年轻人所不同的道路。

有人说过,军队是一个大熔炉,是一个能够将铁炼成钢的地方,而张鹏正是在军队中得到了彻底的改变。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在第一界的2年中,张鹏不但由一名普通的青年转变成了一名强壮的汉子,同时也通过军队学到了很多生活必须的知识,而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他还将大部分的津贴寄回了家里,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

在第二个2年的义务兵役期中,张鹏遇到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机会,当时新成立的总参第二支特种兵大队,“跃虎”大队公开向全军进行招募。而张鹏因为平时优异的表现,被推荐了上去。随后,在经过了入队考核,以及残酷的特种兵培训之后,他由一名普通的战士成为了一名特种兵,并且成为了一名少尉军官。

9年的军人生涯,5年的特种兵经历,让张鹏由那个农村出来的孩子蜕变成了一名真正的男子汉,一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5年中,张鹏只在第二年的时候回过一次家,而且还是匆匆忙忙,在家里呆了不到两天,留下了他前面积蓄下来的几万快存款之后,就跟随地方部队前来接应他的军官走了。

3年多了,家里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张鹏想了一会,却怎么也想不起家里会是个什么样子,在他的记忆中,家还是那个老样子,三间茅草屋,门前的数上拴着一头老黄牛,那只瘦得能见到的老黄狗跟在父亲的身后,两个同样衰老的身躯在天间一步步的走着。

应该不是这个样子了吧,听说大嫂已经生了第二个孩子,家里的情况应该好点了。张鹏笑了起来。

他就这一个兄弟,大哥在16岁的时候,从村里的高小结业之后,就回家务农了。本来大家都盼望着他这个老二能够考上大学,但是他却让家人失望了,最后走进了军队。张鹏不知道当初的落榜是好事还是坏事,至少,现在他能够经常给家里寄去一大笔生活费,让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吧!但是,这几年来,他甚至没有时间给家里写封信,这是偶尔的几次电话,也很难让要走上几里山路才能够接上的父母听到他的声音。父亲会怪我没有回家看看吗?母亲想我了吗?

想到这里,张鹏突然感到一阵无尽的凄凉与彷徨。3年多了,他甚至连父母变成什么样子,白发是不是又多了,皱纹是不是又深了,身体还是不是那么的硬朗都不知道。作为一名军人,他是优秀的,而且是非常优秀的,但是作为一名儿子,他却是失败的,也是失职的!

也许这能够弥补我的一点过失,能够让父母开心一点吧!张鹏摸了下荷包里面的那张有十万存款的存折,以及那枚才获得的特等军功章,自我安慰了起来。

由于一直在外出勤,就算是战斗的间歇,也要参加各种培训,提高自己的能力,张鹏很少有时间想到自己的父母,想到那两个生育自己,抚养自己长大的老人。张鹏感到泪水就在眼光中旋转,随时可能流下来。

我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张鹏狠狠的擦了下眼睛,内心嘲笑起了自己。

在战场上,面对敌人的枪口,他都可以不眨一下眼睛,瞄准敌人的脑袋,扣下扳机的时候,他都不会有半分的犹豫。而现在一想到自己的父母,想到自己的亲人,却一下难以割舍,再也无法做出果断的举动来,张鹏一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时间如同流水一般,当张鹏还没有想出家里到底变成一个什么样子的时候,空姐就以及在提醒大家重新系好安全带,飞机就要降落了。

一走出检查口,张鹏就感觉到了家乡的那种让人亲切,让人熟悉的气氛,虽然还要坐几个小时的车,然后再走上半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够真正到家,但是现在,张碰却觉得那就在眼前,就在身边。

“你是张鹏少校吗?”一个陌生的声音打破了张鹏对家乡的美好回忆。

“对,我就是!”张鹏警惕的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那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你是谁?”

“这是我的工作证,我们边走边说吧,车还在外面等着我们!”那人把一张证件在张鹏面前亮了一下,又收了起来。

国安部分局的特工,张鹏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人的身份了,没有多说任何话,就跟在那人的身后走出了候机大厅。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坐到车上,张鹏发现汽车并没有发动,马上就提高了警惕,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冒充的特工。

“你不用紧张,我们是谈部长派来通知你的!”那名特工拉上门后,坐到了张鹏的身边,“现在国家有紧急任务需要你去参加,我们是来接你回去。所以,你的探亲假被取消了!”

“什么?”张鹏一愣,突然觉得自己一下轻松了下来,虽然心里很想回去看看,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母,而现在任务到了,那也就不用面对,既然已经是一个不孝子,那就再做一次吧!

“这是命令书,你先确认一下!”特工有条不紊的把一份盖着国安部大印的文件交给了张鹏。

张鹏只大概的翻了一下,就还了回去:“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其实张鹏还是很想回家去看一下,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他并不会在乎几个小时的来回奔波。

“马上,半个小时后,就有班机回北京,我们已经帮你订好了机票!”特工把机票交给了张鹏。

“好吧!”张鹏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包里掏出了那张存折,还有那枚军功章,“你能够帮我一个忙吗?”

“放心吧,我们保证帮你带到!”那特工一看到张鹏拿出来的东西,马上就明白张鹏要他帮什么忙了,当然义不容辞的接受了这个简单的请求。

张鹏感激的点了点头,他并不用担心这些特工怎么找到自己的家人。向家的方向看了一眼,一颗泪珠滚出了眼眶,趁着没人注意到,张鹏赶紧擦去了,脸上又恢复了那种坚强的表情!


摘下了胸口上的工作证,揣好之后,在满天繁星下,司马亮离开了国安部办公大楼,开上那辆配属给他使用的轿车,驶上了回家的路。

虽然同样是一名特工,但是司马亮主要做的还是技术方面的工作,很少有机会出外勤,所以比起李晨曦这类一直在外执行任务的同事来说,他就要幸福多了。

司马亮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妻子是一名幼儿园的教师,儿子也3岁了,快到上幼儿园的年纪了。而司马亮一个月上万的工资,再加上妻子几千的月薪,足够让他们过上比普通家庭要充裕得多的生活,司马亮他们两口子还为双方的父母在北京各买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将父母都接到了身边来。

汽车刚开上高架桥,手机就响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司马亮还是戴上了耳机。

“什么事?”妻子那甜美的声音司马亮太熟悉了,但是他也听出了其中的一点点火气。

“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关上了电话,司马亮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

今天可是老丈人的60大寿,妻子几天前就提醒了他,现在司马两却给忘记了,如果不是妻子打来电话,恐怕到了家,他才想得起来。当然,他是不可能就这么空着手回去的,那比不回去更糟糕。看到前面马上就到了王府井的出口,司马亮赶紧减速,把车子开下了高架桥。

花了10分钟,司马亮冲进一家正要关门的金银店买了一个雕着一个“寿”字的金酒杯之后,就赶紧驱车回家。老丈人什么爱好都没有,就只好一口酒,看来司马亮还是没有忘记这些谈恋爱时高度重视的基本问题。

刚一进家门,司马亮就感觉到了家里不一样的气氛,不但老丈人与丈母娘都来了,就连父母也都特意的赶来为亲家贺寿。

司马亮擦了下汗水,换上拖鞋赶紧走了进去。

“爸爸,爸爸回来了!”3岁的儿子已经会说话了,而且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司马亮一把抱起了扑过来的儿子,虽然孩子跟在母亲身边的时间多得多,但是3岁的儿子却更喜欢与很少有时间呆在家里的父亲在一起。

“回来了?”妻子横了司马亮一眼,但是一看到司马亮拿出的礼品,就笑开了,对丈夫的这点细心,还是很满意的。

“快来坐下!”寿星一脸的高兴,看来还没开饭,就被亲家给灌了两杯。

“就等你一个了,马上就开饭了!”母亲与丈母娘在厨房里面张罗着,看来今天晚上的菜肴很丰盛。

“坐这来吧,等下与张倩他爸多喝两杯!”父亲指着他与亲家之间的那个位置,示意司马亮赶紧坐过来。

看到家里的热情气氛,司马亮把工作上的所有事情都忘记了,就算一个人再累,再疲惫,但是只要一回到家,所有的劳累都可以放下来,所有的疲惫都可以忘记,家,一个永远让人感到温欣,感到安全的地方,一个永远的避风港。

司马亮老实的坐了下来,当妻子帮着母亲与丈母娘开始上菜的时候,突然腰见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司马亮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接个电话,你们先吃!”司马亮很想不接这个电话,但是工作的责任却让他不得不接通了电话。

看到丈夫站在阳台上一直没有进来,妻子皱起了眉头,这个场景她很熟悉,丈夫公司每次有什么要紧的事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因为特别工作的关系,司马亮没有告诉妻子自己真实的工作,国安部也为他安排了一个假身份,他是某家跨国大公司的部门经理呢!

“怎么了,是不是又要出差?”妻子悄悄的走到了司马亮的身后。

“不……没有!”司马亮被吓了一跳,赶紧关上电话,把着妻子的肩膀,“明天公司安排我到美国去出差,但是今天晚上没事了!”

妻子这才松了口气,笑容浮了上来,悄悄的亲了丈夫一口,才跑着进了饭厅。司马亮一愣,一股温暖的感觉涌上了心头,等了半分钟,让脸上的红晕消退了一点之后,才跟了进去。

很快,这个幸福的大家庭中就传出了祝酒时的喧哗声,如同无数个北京家庭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