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二章 初战保定(四)

丁老大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URL] 华北大平原,一望无际的绿色秋庄稼覆盖着原野,谷子就要成熟,玉米郁郁葱葱,但是,即将到来的恶战使这里的气氛变得异常凝重而沉闷。 漕河车站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站台,他们一行看了掩体的准备情况,就在车站休息,赵寿山让警卫员通知排以上的军官到车站集合,让周恩来给他们讲话。人陆陆续续的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华北大平原,一望无际的绿色秋庄稼覆盖着原野,谷子就要成熟,玉米郁郁葱葱,但是,即将到来的恶战使这里的气氛变得异常凝重而沉闷。

漕河车站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站台,他们一行看了掩体的准备情况,就在车站休息,赵寿山让警卫员通知排以上的军官到车站集合,让周恩来给他们讲话。人陆陆续续的来了,二百多名军官在小车站内集中,显得很拥挤。

西安事变中,周恩来在西安活动,十七师的军官们大多数见过,但是见过彭德怀的人不多,这个红军中的高级将领,传奇人物,如今又是十八集团军的副总指挥,只见这个彭德怀浓眉大眼,四方脸,厚嘴唇,给人一种威风凛凛又杀气腾腾的感觉,确实具有大将风度。

周恩来的抗战形势演讲很精彩,他充分分析了国内外形势和日军目前的态势,然后对军官们说,抗战是长期的,也是很艰苦的,要善于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打仗要机动灵活,要注意官兵团结、军民团结,共同保卫祖国大好河山。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

周恩来的演讲博得十七师军官们热烈的掌声。

送走周恩来和彭德怀,赵寿山回到指挥部,郑天亮给他汇报侦察情况,得知南口和张家口的战斗已经结束,日军东条英机的蒙疆兵团已经长驱直入,日军华北方面军新来了一位指挥官,叫寺内寿一,琉璃河一带的战火已经点燃了,日军投入的八九万部队都是精锐,分三路进攻,一路沿津浦线攻击万福麟防守的固安,一路攻击孙殿英防守的门头沟一带,中间一路和孙连仲打得不可开交,日军的炮火猛烈,又有飞机和坦克助战,中国军队抵挡不住,已经开始往下溃退了。一些溃军混在混在难民之中已经向后方逃去,日本人还派了不少间谍,也混在难民中给进行轰炸的飞机指示目标,给他们的指挥机关报告中国军队部署情况。估计鬼子很快就要打到漕河了。

听了郑天亮的敌情报告,赵寿山心里就有些担心,鬼子在南口把汤恩伯装备精良的中央军打败了,漕河也很可能经不起鬼子的冲击。

*** *** ***

平、津战后,华北门户洞开,日军立即着手布署武力夺取华北。

日军要打河北和山西、山东,就必须先打察哈尔,查哈尔是他们的侧后方威胁。

攻打察哈尔的是关东军,由参谋长东条英机率领。

日军进攻察哈尔省,主要有三个主要关口,一个是张家口,一个是独石口,还有一个是南口。

守张家口的是原西北军将领、现在的察哈尔省主席刘汝明一四三师,还有冯玉祥过去的抗日同盟军旧部獨立四十旅,騎兵十三旅;守独石口的是高桂滋的八师,李仙洲的廿一師、守南口的是汤恩伯的十三军。

南口已经三面受敌,要守住南口,张家口是关键,而守住张家口又必须占有张北、商都、尚义等外围屏障。

中国统帅部和第一战区命令傅作义部和刘汝明部迅速攻占张北、商都、尚义。预定八月十三日晚同时发动袭击。

当时日军在察北的兵力极为薄弱,主要是伪蒙军防守。

傅作义部于十四日占领了商都、尚义,完成了任务,而刘汝明则延迟一天才开始行动。当准备进攻张北时,又中了伪蒙军李守信的缓兵之计,李守信说要反正,但是须缓一日,刘汝明同意了,又没有进攻。

这时候,南口战事紧张,中国统帅部电令,傅作义部驰援南口,蒋介石致电傅作义:“迅发所部,收复察北,以固绥围,一面援助汤军,以全公私,勿使其孤军受危、南口失陷。国家民族,实利赖之。

傅作义的七十二师和独立旅突然撤走,支援南口。

刘汝明一四三师孤军作战,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统帅铃木和本间两个摩托化混成旅团及酒井机械化旅团由热河驰援张北,已经到了张北。

东条英机地领的这支部队全称是“察哈尔派遣兵团,”以后改称“蒙疆兵团”由独立混成第一旅团、混成第2旅团,混成第15旅团组成,旅团长分别为酒井镐次、本多政材、筱原诚一郎。刘汝明不进攻张北,他们也要打张家口,刘汝明一进攻,这支机动能力很强的摩托化机械化部队就赶来了。

他们在空軍和大炮的掩护下向刘汝明师反击,双方一场血战,刘汝明抵挡不住,退守距张北五十里的神威台。两天之内,日军打下神威台和万全县,刘汝明师退守張家口西十八里的一处山隘,及张家口以北地区,集中兵力坚守。

刘汝明连续两天给傅作义总司令打电报电话,要求派部队支援,进入孔家庄防守。

孔家庄在张家口的南面,刘汝明的部队在张家口的北面和西面,日本人一旦占领孔家庄,就截断了刘汝明撤退的道路。

傅作义在南口前线,一听也着急了,孔家庄的失守也牵扯到张家口的安危。张家口的失守则关系着南口的安危,立即和汤恩伯商量,把两个旅从南口前线撤下来,星夜驰援刘汝明。并打电话让他们死守。

刘汝明也不放心,晚上派人去联络,孔家庄一个兵也没有,问当地群众,说山西兵来了一个营,晚上九点又悄悄开走了。当时,傅作义带两个旅从南口前线驰援,路途遥远,不是一时半会能赶到的。

晚上十一点,孔家庄就被鬼子占了。

刘汝明也急了,孔家庄被鬼子一占,就截断了他的后路,赶快打电话命令他的一个团进攻孔家庄,这个团在孔家庄外和鬼子激战到天明,炸毁鬼子战车数十辆。天明以后,鬼子发挥优势兵力和优势火力,这个团就支撑不住了,刘汝明连忙派另一个团支援,因故耽误十分钟,导致进攻孔家庄的团长阵亡,一个团只生还五百多人。孔家庄还没有攻下来。

以后,刘汝明又与鬼子反复争夺张家口外的两个制高点:八角台和赐儿山,最后均被鬼子夺去,鬼子夺取这两个制高点以后在上面架炮轰击张家口,自此,刘汝明坚守了十天,只有撤退了。

后来,刘汝明总结这次战事的时候,把失败归结为三点,一、《塘沽协定》规定不许华北设防,他費尽心机,仅在赐兒山、水母宮中间要路口,就战术着眼,以充实美化风景区的名义,添筑了几处亭、台、小庙;作为唯一可用的工事;没有工事怎么能打胜仗。

第一点说对了,部队没有工事,很难打赢武装到牙齿的日本鬼子。

二、指挥协调不行,它既受阎锡山指挥,又受傅作义指挥,关键时候谁也不灵,孔家庄那么重要的地方,阎长官和傅司令却不派人防守,请求也不行,最后导致侧后受威胁;全线溃败。

第二点有点问题,指挥之间协调不好确实是个问题,但是,他也像其他军阀一样,地盘观念很强,当初他根本不让中央军从察哈尔过境去南口作战,认为没有必要,打张北也是他贻误战机,才导致失败,不能埋怨别人。还有一点,他没有全局观念,仗都打到这份上了,地盘观念还在脑子里作怪,中央政府从陕北绥德调来八十六师支援南口,刘汝明和对待汤恩伯一样,仍然不让过境,使支援南口的部队少一个师,贻误战机。

三、武器不行。没有战车、大砲,连重机枪也沒有。压制不住鬼子的火力,因为重机枪弹帶是二百五十发,轻机枪才三十发。射程也近,威力相差十几倍。

武器差是事实,但是他的部队却没有损失多少,证明仗打得并不艰苦,他退得太快,张家口丢失得太快,直接影响到南口的作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