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七十三章 恶战(三)

找爱的人 收藏 7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size][/URL] 见刘兴已经下达了命令,空军司令韦克剑便开始召集人员准备实施行动,但是随后汇总过来的情况让他不的不放弃此次行动,因为天不帮他,所以他只有选择放弃。 在接到了韦克剑的解释电后,刘兴知道刚才的办法算是浪费表情了,现在自己只有从新想办法,而且必须尽快想出办法,不然一四二团三营就危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见刘兴已经下达了命令,空军司令韦克剑便开始召集人员准备实施行动,但是随后汇总过来的情况让他不的不放弃此次行动,因为天不帮他,所以他只有选择放弃。

在接到了韦克剑的解释电后,刘兴知道刚才的办法算是浪费表情了,现在自己只有从新想办法,而且必须尽快想出办法,不然一四二团三营就危险了。正想着,有参谋走了过来说到:“司令,十四师的电报。”

刘兴的眼睛依然在看着那幅地图,脑子在思考着如何解救部队的事情,听到参谋长这么一说,刘兴的头也没有回,只是很平静的说到:“念”那参谋答应着,将电文给念了一次。

在听完电文后,刘兴立即觉得问题已经变的越来越严重了,这小鬼子一出手就把三营的炮连给消灭了,这下面的战可就有点难打了,现在空军无法动,那么自己总要想些办法来帮助下三营也好啊,想着想着,刘兴开始变的急躁了起来。

这边刘兴在为解救三营而努力,十四师也在想办法把一四二团的三营给拉出来,毕竟一四二团的团长余辉还在里面。而此时的一四二团三营也已经和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拼杀,在经过几个会合的厮杀后,小鬼子终于暂停了进攻行动。见到这难得的机会,余辉立即把三营长给叫了过来在地图上边点边说到:“现在前沿人员的损失还不算太大,现在小鬼子消停了,我想你现在就去安排下,趁着这个当口在这里,也就是前沿的一五四点三的左前方布置一个狙击阵地,然后你让三连长带一个排到二号阵地上,那边从战争一开始就是小鬼子的进攻重点,估计现在阵地上人员不会太多了,而且最近几次联系都不是很正常,所以让三连长带着人立即去那边。告诉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再坚持八个小时,八小时后,他和他的部队必须死守在那里,谁让小鬼子前进一步,我就直接让他去见阎王。好了,你下去吧。”

三营长答应着下去了,这时有参谋来报说地方自卫武装派人来了,问我们是否需要帮助。余辉想了下说到:“让他们把弹药留下,人员就不必了。这些人啊,打打游击还行,至于说让他们打正规的阵地战,我看火候还欠点,你去接洽下啊。”参谋答应着下去了。

正说着,就听见外面传来了发动机的声音,余辉的第一判断就是小鬼子的坦克上来了,想到这里,他一个箭步来到了观察口。远远的看去,就见一辆辆坦克正掩护着部队朝自己的一线阵地开来,坦克的直瞄炮火不时的朝自己部署在前沿阵地的一些火力支撑点进行着火力压制,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的阵地肯定会玩完,自己不能就这么等下去,想到这里,他带上头盔,拿起自己的冲锋枪便走出了营部指挥所,刚到门口便被三营长给挡了回来。

三营长死活不让余辉出去,正在两人争持不下的时候,有参谋报告到:“总部电报,因天气原因,取消先前航空火力计划,望你部务必坚持二十四小时。”

听到此,余辉只是很平静的说到:“知道了,下去吧。老子现在还有一个多连的兵力,我想在守个十来小时问题不大。”

边说就要往外面走,三营长一见团长一定要出去,便发火到:“团长,当初你要留下来,我没有答应,后来是在你我签署了君子协定,我这才答应了你留下的,现在这笔迹还没有干,你就想耍赖啊。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只好按照君子协定上的规矩办了,来人啊,立即把团长余辉给扛下去。”

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就见几个战士一涌而上,几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把团长余辉给架了起来。

余辉一见这架势,知道如果再强来那是肯定不行的,于是便说到:“三营长,三营长,我不出去,我老实的待在营指挥所还不成吗?你放我下来啊,放我下来。”

见团长已经认输了,三营长这才朝那几个战士点了点头,团长余辉这才脚落地。在营指挥所里,团长余辉与三营长在仔细的研究了当前的形势后,觉得有必要出击一下,但是在人员的选择上双方都各持己见,而且是互不相让,最后双方决定采取折中的办法,即再选一人,也就在这个当口,有参谋报告到:“团长,一号阵地已经失守,在一号阵地坚守的五十多名战士已经全部阵亡。”

听到这里,余辉与三营长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一号阵地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一个小时不到,说没了就没了啊,而随着一号阵地的失守,敌人就已经在自己的阵地上打入了一个楔子,两人在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后,就听见三营长说到:“团长,你就别争了,现在一号阵地失守,如果再不出击的话,那么三号阵地就危险了,只要三号阵地出事,我们整个防御阵地就将彻底失去防守的效能,敌人显然已经看出了我们的意图,所以现在必须出击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见三营长这么说,余辉也急了说到:“我是团长,这里指挥我说了算。这次出击由我负责,你接替我的指挥。”

见余辉这么说,三营长笑了起来,然后大声吼叫到:“在这里你说了算?你凭什么说了算啊?要知道这里是三营指挥所,不是你的一四二团指挥部。告诉你,在这里是我说了算,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直接让人送你下去。”

见三营长还在坚持,余辉知道再这样争下去,只是浪费时间,于是便只好放让到:“好了,三营长,我不坚持了。这次出击就让你去,我不和你争,不过你给我听好了,你小子一定要活着回来,知道了吗?”

听到这话,三营长苦笑了下说到:“我知道,如果能活着回来,我绝对不会死啊,小鬼子还没有被灭,我怎么能死呢?团长,你就下任务吧。”

说着两人迈步来到了地图前,余辉边点边说到:“三营长,你这样,带领两个排从主阵地上下去后,就直接向一号阵地发起进攻,我会安排三号和二号配合你们的行动,争取一举把小鬼子给赶出一号阵地,只要一号阵地在手,我就不怕小鬼子其他的花招。”三营长点头、敬礼后,便离开了营指挥所。

而余辉也立即下达了准备出击的命令,三营长在此时也带着出击部队进入到了指定的出发地域,在看到敌人的新一轮攻势已经被打退后,三营长一声怒吼如离弦之箭,战士们便紧跟着三营长的脚步朝一号阵地冲去,刚刚占领阵地的小鬼子一见这架势起初还进行一下抵抗,当他们发现自己的抵抗是徒劳的时候,便出现了溃逃,当溃逃变成溃败的时候,三营长的出击也就达成了目的。

通过观察孔,余辉知道三营长的出击已经达成目的了,正在高兴的当口,就听见天空中呼啸而来的炮弹立即覆盖了整个一号阵地。见到此,团长余辉知道自己的突击队算是完了,三营长也回不来了,刚才还在那里对骂的人,现在连个尸首都找不到了,这人说没了就没了,想到这里,余辉的眼泪不由的落了下来。

正想着,就见一直在二号阵地上的副营长走了进来,在朝团长余辉敬礼后说到:“遵照团政委和三营长的命令,在出现紧急情况的时候,你身为团长必须撤离阵地。来人,将团长带离阵地。”

说完几个战士便一涌而上,将余辉再次架起,这时有参谋来报:“师部命令我们立刻撤退,接应部队已经派出了。”

副营长只是含泪点了点头说到:“你们几个听好了,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你们的目的就只有一个,把团长安全的送回去。我们的营长在这里,我们全营已经决定继续坚守在此。好了,执行吧。”战士们答应着就将余辉给架了下去。

副营长来到指挥所的正中央略微停顿了一下说到:“按照军队条例,我现在接替营长的指挥。我现在命令全营收缩防御,准备随时应付小鬼子的进攻。给师部回电,告诉师长三营全体官兵已经决心死守阵地,为主力赢的时间。发出吧。”参谋答应着下去了。而副营长也开始履行起自己的职责来。

余辉在几个战士的“保护”下,一路上没有敢停歇,来到一僻静的小树林中,正好遇上刚才准备上去的游击队,几个战士便找到游击队长,把自己的要求和队长一说,队长不理解到:“既然是你们营长给你们下的命令,为什么你不亲自送回去,而要我们转送呢?”

听到此,一战士站了出来,眼眶中的泪水边流边说到:“队长,我们营长已经战死了,我们是他带的兵,我现在这么走了,我们就是逃兵,记得刚入伍的时候,营长就说过,三营不会出逃兵,更不能有孬种。所以我们必须回去,我们要和营长在一起,要和战友们在一起。”

听到此,游击队长也开始眼含热泪说到:“好样的,去吧,这个任务我保证完成,就算我们整个游击队都打光了,我们也一定把你们团长送到安全的地方。”

战士们见队长已经答应了,便集体向队长敬礼后,就朝原来的方向跑去,余辉目送着自己的战士消失在远处,他也知道这些战士不会再回来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想到这里,他不禁泪水直流。

而此时十四师的师部内,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三营的回复。而此时一参谋说到:“报告师长,三营回电了。”听到此,江龙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电报拿了过来念到:“营长已经战死,我营全体官兵决心死守阵地,直到最后一人。团长已经护送回来,望你们接应。”听到这里,师长肖天峰已经开始落泪。正在这时,就听见有参谋来说到:“师长,总部发电询问三营的情况。”

师长沉思了好长一会,这才说到:“把电文转发总司令部,另外将电文内容传达给全师每一个战士,告诉他们三营人亡,精神在。另外以师部的名义给三营请功,还有就是在全师开展一次比武,只有最优秀的战士才能成为三营的一员。”

而总司令部内,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中,在看过十四师转发过来的电报后,刘兴的脸色已经变了好几次了,大家都不敢说话,连大声出气都不敢,就在这时刘兴把桌子一拍,满脸怒气的说到:“老子要报仇,我要为我的三营报仇。副官,去,让李忠和邱随这两个家伙跑步来见我,现在就来。”

接到了总司令的召唤,两人不敢有片刻的耽搁,立即跑步来到了指挥室,再看刘兴的脸已经变成了铁青色,如果说目光能杀死人,估计这两个家伙将死上好几百次了。就见刘兴在指挥室内来回走了好几个会合后,在看了看两人说到:“你们两个,带着部队想办法给我潜入哈尔滨,你们的任务就是一个,把哈尔滨给我闹个底翻天,至于用什么手段,我不管,总之就只要一个目的,那就是要让哈尔滨的那些所谓的达官贵人人人自危,汉奸走狗个个害怕,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恐怖主义,什么叫恐怖,什么是害怕。对了,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对所有的日本人实施无差别攻击,你们清楚了吗?”两人脸色正板的敬礼回答到:“知道了。”而两人在心里则开始嘀咕着:小鬼子,你爷爷我来了,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