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七十一章 恶战(二)

找爱的人 收藏 6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size][/URL] 接到命令的一四二团正准备着就地修筑工事,等待全师的到来,现在突然接到师部要其带着物资立即向师部靠拢的命令后,团长余辉、政委佘民、参谋长诸葛清三人立即召开了紧急碰头会议,最终经过抓阄决定由参谋长诸葛清带二营掩护物资先行,然后是政委佘民带团部以及直属部队、一营和炮连随后跟进,最后就是团长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接到命令的一四二团正准备着就地修筑工事,等待全师的到来,现在突然接到师部要其带着物资立即向师部靠拢的命令后,团长余辉、政委佘民、参谋长诸葛清三人立即召开了紧急碰头会议,最终经过抓阄决定由参谋长诸葛清带二营掩护物资先行,然后是政委佘民带团部以及直属部队、一营和炮连随后跟进,最后就是团长余辉带三营负责殿后。

这边会议正开着,外面一参谋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连军礼都忘记打,便直接说到:“团长、政委,尖刀连在警戒时发现了一股敌人,数量不是很清楚,不过从其行军的队形来判断,这股敌人很可能带有重炮之类的武器,尖刀连请示下步行动方案?”听到此,三人立即紧张了起来,然后四人迈步来到地图前,参谋立即把尖刀连遇敌所处的位置给点了出来。

见到此,团长陷入了沉默中,参谋长却首先开口说到:“团长、政委,既然事情有变化,我想我们先前的安排就不能算,我想现在应该是团长带一营和物资先走,政委带二营和炮连走中间,我带三营殿后。”

听到此,政委立即反驳到:“不行,我要求殿后。”

他的话音刚落,参谋长和团长便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开始打量起政委来,在看了一小会后,就见团长说到:“我命令政委带一营和物资先行,参谋长带二营和团部以及直属部队随后跟进,我带炮连和三营负责殿后。好了,立即执行。”

见团长这么说,参谋长刚要说话,就听见团长说到:“我是团长,全团都要听我的,这个团我说了算,参谋长,我的命令你没有听清楚吗?立即执行。”

参谋长本能的回答了一个是后,便眼含热泪的跑了出去,而团部的参谋们也开始忙活了起来,见政委还站在那里,团长勉强的笑笑说到:“政委,我们出去走走吧,难得有这样的时间,你我可是N久没有谈过心了。”

见团长这么说,政委点点头到:“是啊,只从你我进入训练基地后,也是小半年了,只到第五军组建,你我才又在一起搭伙,这次你我分开,不知道何时才能见面啊。”说完政委不无伤感的叹了口气。

见政委这样,团长笑笑说到:“好了啊,我的大政委,你先走,我随后就跟来,放心不到二十四小时,我保证和你坐在一起喝酒啊。”

听到团长这么说,政委看了看团长,然后郑重其事的说到:“老余,你我可说好了,我可在后面等你下来,酒我可给你准备着,你可不能失约啊。”

见政委这么说,团长余辉哈哈大笑到:“我说大政委,就是一场阻击战而已,至于搞的那生离死别的吗?有酒喝我一定到,特别是你老佘的酒,我估计当初就是因为你家的上几辈少喝了这口,所以才改姓佘啊,估计以前你家也姓余的。”

见团长这么说,政委也跟着笑笑说到:“你少来啊,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我也要去准备了。记住,活着回来。”

说完两人的手重重的握在了一起,团长余辉点了点头说到:“一定。”说完两人便各自朝不同的方向走去。

这边的部队开始按照序列后撤了,那边则在团长余辉的带领开始构筑起防御阵地来,两边都在按照着先前的部署行动着,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忙而不乱,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团长余辉则和三营长孙土在经过一阵商量后,决定把主阵地构筑在一三五高地上,营指挥部也放在那里,左边是三营的步兵一连,中间放二连的一个排和机枪连两个排,右边是步兵三连,炮连则部署在距离主阵地两百米后面。预备队为四连和其他的部队。

这边部署刚刚完成,那边就开始了第一轮的进攻。在营指挥所内,通过望远镜远远的望去发现所谓的满蒙自卫军在小鬼子们的督促下,在一点点的向前沿阵地靠近着。在距离阵地一百米的时候,团长余辉果断下令到:“让炮兵开炮,给我轰后面的小鬼子。”

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就传来了炮弹在空中的呼啸声,随后就见一阵阵的爆炸声在小鬼子的中间传开来,伴随而来的是伤员一阵阵的叫喊声。见到此,那些满蒙自卫军的部队纷纷朝后跑去,第一轮的攻击就这样被打了下去。看着战场上的景象,余辉脑子里开始思索着一个问题:为什么小鬼子在进攻前没有动用炮火呢?在汇报过来的情况中不是说这些小鬼子是带有重炮的吗?难道他们有什么阴谋不成。

正想着,一丝不详的念头从脑海里一闪而过,余辉立即大声的吼叫到:“三营长,立即命令炮连转移阵地,要快。”三营长没有敢犹豫,便立即跑去下令。

但是,天空中随即便传来了大口径的炮弹出膛的声音。在炮弹爆炸的一刹那,就听见一阵接一阵的弹药殉爆声,这些都证明了余辉的判断是正确的,但是一切都晚了。没过多久就见三营长垂头丧气的走到余辉的面前说到:“刚才后面报告说炮连阵地发生爆炸,整个炮连全部阵亡。”

听到此,余辉就是一愣,他知道眼见这场战斗将是一场硬战、恶战,没有炮兵提供的火力支援,这场战斗只能靠这个营的每个人用身体去抗了。

想到这里,余辉果断的命令到:“三营长,告诉每个一个士兵,炮兵完了,现在就看我们步兵的了。就是死也也要在这里给我拖上二十四小时。”

正说着,这时有人建议到:“团长,我们是不是稍微的退一下。”

余辉听到这话,眼睛立即转了过去,然后恶狠狠的盯着那家伙看了好久,这才说到:“退?往那里退,我们又能退到那里,我们身后是刚获得解放的老百姓,我们的二线防御阵地尚未完成,你现在说退,我们这一退,那么就将是全面大溃逃,你知道那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吗?你想过吗?告诉你,还是那句老话,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拖上二十四小时。”

听到这里,没有人再说话了,整个指挥部陷入了一片沉默中,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安静。见到这样,余辉挥了挥手,淡淡的说到:“好了,大家都做事吧。”

而此时的十四师师部内,师长肖天峰、参谋长江龙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一四二团的归来。正在此时,就见一参谋报告到:“师长,一四二团报告,他们已经与鬼子遭遇上,团长余辉正带着三营和炮连在抵挡,其他部队正在往回撤。希望师部尽快部署二线防御。”

听到这里,师长和参谋长立即走到了地图前,在确认了三营现在的方位后,师长肖天峰开始沉思了起来,而参谋长江龙也是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过了好一阵子,肖天峰这才开口说到:“我命令立即将情况上报军部和总司令部,命令一四一团的步兵二营立即脱离现有阵地,前出接应一四二团的部队返回。给一四二团的三营发电报,让该营务必坚守二十四小时。并且每隔一个小时必须上报一次情况。立即执行。”听到此,参谋们答应着便纷纷开始忙活了起来。

而此时的大庆司令部内,也接到了十四师上报的情况。见到这样的局面,参谋长彭全立即让参谋们在地图上将敌人所出现的方位进行标注,很快彭全就意识到这股敌人可能是接应前田的,而且这应该是一股策应之敌,如果没有估计错的话,他们应该是从佳木斯和伊宁这个方向出来的,而不是他们先前所判断的从哈尔滨出救兵,这样说来,敌人的增援行动速度已经超过了他们的预想。见到此,彭全在思考再三后,便朝刘兴的司令部大步走去。

看过彭全亲自送来的情报后,刘兴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便和彭全一起两人一前一后的朝作战室走去。来到作战室后,先是彭全在那幅巨大的地图上将情况进行了一番说明,并且将一四二团遭遇敌人的位置给点了出来,这时有参谋将最新的情报又汇报了一次,刘兴随口问了下周围部队的情况,有参谋立即将各个部队的位置做了一次汇报。在听完汇报后,刘兴看了看彭全,然后便陷入了沉思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而彭全的眼睛则一直盯在了地图上,似乎一刻都不曾离开一样。

过了好长一会,刘兴便开口问到:“老彭啊,你说这股敌人的意图何在呢?”

见刘兴问起,彭全便将自己刚才的想法又说了一次:“很明显这股敌人的任务就是给前田给解围的,而且这股敌人并不是从我们预想中的哈尔滨出发的,从他们目前所处的位置来看,他们很可能是从佳木斯和伊宁这一带出来的。至于其他的,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我还没有想的到。”

见彭全说了这么多,刘兴点了点头表示了赞同,然后补充到:“我觉得这股敌人可能另外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想围歼我进攻前田部队的全部或者是一部,你注意到没有,余辉的电报上说的很清楚,这股敌人带有重型武器,而前几次的解围之敌都没有带重型武器,而这次他们却带重武器。俗话说救人如救火,你认为一个带了重武器的救援兵团行动起来可能快吗?所以我觉得这个里面一定还有其他的意图在里面,而不仅仅是去解围那么简单了。”

听完刘兴的话,彭全点了点头,然后什么也没有说。他知道,现在他还真小看了那个河本大作少将,这家伙一出手就是阴招,可要防着点。刚准备开口说话,就听见刘兴说到:“给十四师发报,要他们上报一四二团现在的情况。告诉他们,要快。”听到此,有参谋立即跑了下去执行刘兴的任务去了。

接到刘兴电报,肖天峰便问参谋是否有一四二团的消息,这时有参谋回答到:“报告师长,我前出部队已经将一四二团的一营、二营和师辎重营顺利接回。目前还无其他相关战报。”

听到此,肖天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余辉也能耐了吧,就带一个营打阻击,这能抗的住吗?想到这里,肖天峰看了看自己的参谋长江龙,发现江龙正站在地图前,似乎在想着什么,但是仔细一看,又感觉这家伙在那里发呆一样。

突然就见江龙跑到了指挥桌前,看了下电报,然后将一四二团的政委和参谋长又都叫了过来询问了一遍情况后,江龙满脸阴云的对着肖天峰说到:“老肖,余辉和三营很危险啊。”

听到这里,肖天峰就是一惊,然后惊讶的问到:“怎么拉?”

江龙边点着地图,边分析到:“从我们目前所获得的情况来分析这股敌人应该是去救援前田部队的。而余辉的三营是一个正规的轻步兵营,全营算在一起也就是两千来人,虽然说他将团直属炮连留了下来,但是你要知道团直属炮连所辖的武器是一些近战支援火炮,不可能斗的过带重型武器的敌人,而且从这股敌人的出处来分析,他们不是从哈尔滨出来的,所以我分析他们应该是从佳木斯出来的。以此,我判断三营和余辉危险。”

听完参谋长的分析,肖天峰开始为自己手下的这员战将的安危担心了起来。这时一参谋汇报到:“三营发来了第一封汇报电。”听到此,两人一起走了过来,接过参谋手中的电报后,肖天峰开始佩服起自己的这个搭档江龙来,而且他现在的担心也加重了几份,因为从电报上的情况来判断,敌人在先前并没有采取多少动作,就已经彻底摧毁了余辉的炮连,这就意味着,在以后的战斗中,余辉只能带这三营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抗鬼子的进攻。而此时刘兴的电文也已经到了肖天峰的师部。

在看过刘兴的电文后,肖天峰立即命令将余辉的电文上报,然后对身边的参谋们说到:“给余辉团长发报,就说总部刘兴司令员和彭全参谋长眼睛在盯着你们。”有参谋答应着下去了。而此时的余辉则在脑子盘算着该怎么支援余辉他们。

接到了总部电报的余辉,在看过电报后,便立即大声吼叫到:“三营长,三营长,你亲自去,带着这封电报去告诉每一位战士,说总司令和总参谋长都在看着我们。”听到此,三营长高兴的答应着下去了,而余辉的脑子里也开始思考着如何应对以后可能发生的局面。

随着天空划过炮弹的痕迹,一场新的攻防战就此拉开了序幕。当敌人的炮火开始慢慢的变的奚奚落落时,防守一线阵地的战士们立即从防炮坑中跑了出来进入到战位中。很快敌人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当敌人慢慢的进入武器射程范围后,随着指挥员的一声怒吼,所有的轻重武器一起将那愤怒的子弹射向了敌人进攻的方向,就见走在最前面的敌人开始一个个的倒了下去。但是进攻的敌人似乎并不害怕一样,还是一直朝前走着,死亡似乎对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一样。

知道了一四二团的情况后,刘兴在指挥室来回走了好几圈,而彭全则静静的看着他这么来回的走动着,突然刘兴停止了来回走动的脚步,而刚刚还坐着的彭全则突然站了起来。两人的目光在接触的那一刹那间,两人都思考到如何对一四二团的三营进行增援了。这时刘兴立即问到:“十四师的部署是否已经完成?”

有参谋立即回答到:“报告司令,十四师的部署业已完成。十四师已经将作战部署上报到总部了,司令是否要过目一下。”

刘兴摆了摆手继续说到:“告诉十四师十五分钟后,将进行第一轮航空火力袭击,然后会有直升机负责接应三营出来。”听到此,参谋立即答应着下去了。而彭全和刘兴刚才还紧绷着的脸也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似乎一切问题都已经解决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