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

豆瓣酱 收藏 6 20
导读:风过了。落了一地的夏凉春怨。只等着月出了半边,我侧耳细听:是风是竹,还是心再刻划夏夜的痕迹,嗤嗤扰我无法入眠。 我捻了捻月光,照亮我灌一筒夜风。风过的时候,像飞过一阵瀑布。而夜里的我,也不再有儿时的目光,注视闪烁在夜空中的星,我也不知道哪是南斗哪是北极。 我只清楚每夜的时候,我总能用疲倦的双眼,找到一颗最暗的星——哪怕是最轻微的风过,都会惊扰它的安静,使它怯生生的淡出我的眼——但是我还是整夜的看它,从朔到望。 它像我意守的丹田,就算来了雨幕,它也一样若隐若现。 它是空中独自寻找落脚的柳絮,它是河面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风过了。落了一地的夏凉春怨。只等着月出了半边,我侧耳细听:是风是竹,还是心再刻划夏夜的痕迹,嗤嗤扰我无法入眠。

我捻了捻月光,照亮我灌一筒夜风。风过的时候,像飞过一阵瀑布。而夜里的我,也不再有儿时的目光,注视闪烁在夜空中的星,我也不知道哪是南斗哪是北极。

我只清楚每夜的时候,我总能用疲倦的双眼,找到一颗最暗的星——哪怕是最轻微的风过,都会惊扰它的安静,使它怯生生的淡出我的眼——但是我还是整夜的看它,从朔到望。

它像我意守的丹田,就算来了雨幕,它也一样若隐若现。

它是空中独自寻找落脚的柳絮,它是河面失去彼岸的鹅毛,它是溪水中放弃了追逐的鱼鳞,它也是孩子伸到我眼前的小手上的白指甲。它是我眼膜上的白点。

它悄悄的变成我的眼,在空中半怨半艾。小时候我用这双眼在门缝里偷看久出暂归的父亲,现在儿子也用这双眼看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