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春季读书】从《宛西自治》说起〈1〉万家生佛彭禹廷

鹰的重生 收藏 13 502
导读:今天整理房间,突然翻出了一本《宛西自治》的老书,没来得及再读。但看到了他还真的有不少看后感,不知道时间是否来的及,查资料改写点文章,就算滥竽充数吧! 南阳古称宛,历史上曾设南阳郡、南阳府、南阳绥署;解放后设南阳专署、南阳市。在《二十四史》中,南阳人入传者361位。但迄今尚能够被民众口头传颂的古人,不过姜子牙、范蠡、刘秀、张衡、张仲景、诸葛亮、韩愈等几位了。民间的道德评判和审美选择,具有很强筛选性、过滤性,远比史籍挑剔。文化理念对生命价值的选择,正是天道人心也。反观南阳百年来的吏治气象:府、县、

今天整理房间,突然翻出了一本《宛西自治》的老书,没来得及再读。但看到了他还真的有不少看后感,不知道时间是否来的及,查资料改写点文章,就算滥竽充数吧!


南阳古称宛,历史上曾设南阳郡、南阳府、南阳绥署;解放后设南阳专署、南阳市。在《二十四史》中,南阳人入传者361位。但迄今尚能够被民众口头传颂的古人,不过姜子牙、范蠡、刘秀、张衡、张仲景、诸葛亮、韩愈等几位了。民间的道德评判和审美选择,具有很强筛选性、过滤性,远比史籍挑剔。文化理念对生命价值的选择,正是天道人心也。反观南阳百年来的吏治气象:府、县、乡镇大小官员“你方唱罢我登场”,千骑万乘,无计其数。然而,能够被民众一直传颂至今的,除了“召父杜母”(另文论述)外,恐怕也只有彭禹廷、别廷芳等寥寥数位了!


(一)梅香几度梦里寻


上世纪初中叶,南阳辖区内宛西四县几位地方小吏──彭禹廷、别廷芳、宁洗古、陈重华等;以“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召后起”的决绝之念,坚定履行孙中山民生主义,为人民争取生存权力而英勇奋斗;恰如谭嗣同那样“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对生存与死亡的价值作出了自发选择。立足政权底层,探索救国之道,奉行以民为本、以人为本;缔造宛西地区“普及教育,全民皆兵”,“烟赌禁绝,盗匪无踪”,“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村村无讼,户户有余”,“人人有事做,处处无闲人”,“全民享受免费医疗”──田园牧歌般的世外桃源,那里堪称是民本伦理的诺亚方舟,是我国乡村蓬勃一时的著名标本!他们的业绩与人格魅力,受到当地民众热烈拥戴。


宛西自治领袖彭禹廷,被人民称作“一代完人”,敬奉“万家生佛”巨匾高悬祠堂。禹廷的祠堂和陵园,在镇平县城东北十三公里的杏花山中。每年三月二十五日,或夏历二月二十九,南阳甚至国外的人们,有高级将领、科学家、离休高干、教授、党派首脑、台胞、侨胞。络绎不绝,赶往镇平县城东南一个小村──七里庄,缅怀研讨彭禹廷光辉业绩,焚香追悼!七十余年过去了,祭祀追念,于今香火不息!彭禹廷和他的同事别廷芳、宁洗古、陈重华等人的纪念馆,2003年在内乡县衙大街东端的菊潭公园灿然耸立。“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有多少官员和巨富能被人民自发祭祀呢?非政府行为的这一现象,殊令人惊叹。倘若真有灵魂、天堂,在那一世界的他们应该和张自忠、任长霞等英杰一样高贵!


宛西自治被港台老一代学者们称为“政治学和社会经济学一道奇光” !新加坡、加拿大、瑞典、巴西等国的华人社团,都有文章发表。欧美国家一些学府作为探讨课题,持续不断;哈佛、牛津、剑桥、柏林、普林斯顿、斯坦福、哥伦比亚等大学,均设课时;加利福尼亚大学教授张信、耶鲁大学终身教授赵浩生、新西兰学者路易艾黎等,先后远涉重洋来南阳考察访问。多年来国内主流宣传避而无言,学术界对彭、别事业的研究机构仍未确立。美国研究中国乡建学说的芝加哥大学终身教授艾凯,1980年8月到中国会见乡建学说倡导人北大教授梁淑溟,10月8日到镇平考察,由于当时政治的局限,他只能作一次凭吊而归。五年后,怀有台海情中国心的海峡对岸学者、作家,及国民党一批退伍官佐、老兵们,还有港、澳、新、马商团人士,都先后莅祠,鞠躬敬香,衷表哀思;但均未如愿得到更多资料。1999年1月,汉城大学教授孙承会到镇平,重金收购彭禹廷宛西乡建运动史料,他颇有收获,返韩大书其文,为韩国和谐悠悠的“村建运动”交响曲谱出了一连串优美的谐音。宛西自治,70余年前豫西南这一盛况,所承载的史学内容与文化冲击波,及人民情思之绵绵。谁堪与彭禹廷一比呢?


(二) 执经问难为民生


彭禹廷(1893年-1933年),又名锡田,南阳镇平县七里庄人。是中国现代史上从事乡村建设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是宛西自治运动的领袖。他所创办的宛西自治,曾被乡村建设派奉为样板,他本人也在乡村建设派中享有较高声誉。1909年入读河南优级师范。1911年10月武昌起义。南北议和后入北京汇文大学外语系。肄业后,任教于省立南阳第五中学。1919年,任河南印刷局局长。 同年10月,彭禹廷应西北军闫敬轩邀请至西。后受西北军十一师二十二旅旅长张之江赏识,遂推荐他任督军冯玉祥卫队团书记官。1925年夏,彭禹廷任察哈尔都统署秘书长。1926年3月,改任西边防督办办公署秘书长。1927年6月,任国民革命第二集团军高等执法官。


上个世纪20年代,在北洋军阀逐步向国民党转移中央政权的过程中,大规模的派系战争和各种地方割据势力的冲突不断,社会秩序剧烈动荡,民众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自古中原乃百战之地,从1920年的直皖战争,到1930年的蒋,冯,阎中原大战,十年间有10多次战争主战场在河南。直军、奉军、宏威军、镇嵩军、毅军、建国豫军、国民二军、河南保卫军等军阀集团在河南境内先后混战,地方政权只能随波逐流,官吏更换频繁、朝令夕改,官府已成酒囊饭袋。


宛西远离京广、陇海两大铁路干线和省城开封,境内有秦岭余脉、伏牛山和大片的丘陵。特殊的地理环境,使这里成为河南全省匪患最严重的地区之一。1927年8月,彭禹廷回镇平为母守孝。视“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县民一日数惊之状况,彭禹廷遂出任南区区长,就任时彭禹廷只有一把防身的小手枪。但地方久乱思治,加上他的机智果敢,很快建立了一支30多人枪的民团并着手训练,剿匪安民。侯集一战击败17杆悍匪1000多人围攻,击毙督战的大匪首后,土匪对民团心生畏惧,逃离南区。彭下令附近乡村调查零星土匪和流氓无赖等出入无常的人,定出十户联结,调查户口,清查匪踪,零星匪徒走投无路,自动交出枪支。不到半年,侯集一带稳定下来。


在剿匪的战斗中,彭展示了过人的胆略。一次他半路遭遇一股500多人的土匪,在众寡悬殊下他果断下令抢占有利地形打击土匪,终将土匪击溃。彭禹廷常跟部下讲:“土匪都是乌合之众,只要我们有组织,有训练,一可当十,十可当百。”彭总结出“击尾不击头,击饱不击饿”的策略。土匪行动时,前面的都是不要命的悍匪,最好不要与其硬碰,设法拦腰攻击,先打战斗力差的土匪,容易将其击溃;轻装的土匪都似下山的饿狼,很难对付,而抢掠过后,人人无心恋战,就能轻松打败他们,夺下钱财和“肉票”。靠着这些特殊的策略,彭禹廷的民团在镇平无往不利,一年时间,境内土匪基本肃清,境外土匪也不敢到镇平作案。


镇平剿匪完成后,彭禹廷还应南阳区内外县之邀,到南阳、唐河、邓县等地剿匪。


1928年8月,石友三部驻防南阳,委任彭民团旅长。此时,任国民党政府禁烟委员会主席的张之江从南京连续来电,请其入京任职,彭禹廷认为国家的基础在乡村,乡村不治,国基难固,决心以改造乡村为已任,彭禹廷立志做大事,不做大官。决定不接受官府的委派,只以公民的身份做地方事业。于是复电恳辞。


1929年7月,彭禹廷在西北军时的旧相识韩复榘就任河南省政府主席,韩想让彭出任豫南民团总指挥。彭拒绝了韩的任命,只提出办河南村治学院的请求。彭禹廷深感解决农村问题不能只靠剿匪,更要“治穷”,希望有时间好好研究问题,培养乡村建设人才。经半年筹备后,河南村治学院在辉县百泉成立,彭禹廷出任院长,著名学者梁仲华出任副院长,梁漱溟出任教务长。村治学院分别设立“农村组织训练部”和“农村师范部”两部,并附办“村长训练部”、“农林警察训练部”、“农业实习部”等部。


1930年2月,来自河南、河北、山东、山西等地的数百名学生进入河南村治学院,有声有色地教学开始了。但不久中原大战骤起。背叛了冯玉祥的韩复榘不愿与冯作战,向蒋请调山东,梁漱溟、梁仲华带着村治学院人马随韩转移到山东邹平,开展乡村建设。而彭禹廷离开镇平后,匪患又起,邓县土匪上万人攻破镇平县城,烧杀抢掠,绑票上万。地方父老函电交催,请求彭回镇平。彭禹廷被迫再返家乡。


彭禹廷回到镇平后,了解到匪患已经发展为上万的大匪帮,一县民团之力已不能剿除,于是他审时度势谋求盟友,首倡宛西联防。1930年9月底,内乡(含今西峡县)的别廷芳、邓县的宁洗古、淅川的陈重华等南阳各县民团首脑,与彭禹廷齐集内乡杨集举行联防会议。会上彭介绍了他“自卫、自治、自富”的乡村建设主张,提出“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村村无讼,家家有余”的自治目标,得到众人的认同。于是,会议决定成立自治指导委员会,由彭禹廷任主任,同时成立宛西民团指挥部,由别廷芳任司令。宛西自治由此出现,在民国之初的混响之中奏响了自己的独弦琴。


河南村治学院虽然仅仅存在了不到一年,但在与梁漱溟等国内著名学者的交流中,彭禹廷形成了自己系统的乡村建设思路,由此也改变了宛西后来10多年的面貌。他以镇平为基地,开始创办宛西地方自治事业。彭推行地方自治,政绩卓著,受到县民广泛尊重和爱戴。


(三) 三自之光耀豫西


彭禹廷结合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自治理论,即“缩小的三民主义”-----“自卫、自治、自富”的三自主义。其思想的核心是“地方主义”,他的最高理想就是力图通过地方自治,以自卫、自治、自富为手段来拯救农村,拯救中国,最终实现三民主义。 彭禹廷自治理论的出发点,是强调中国农村社会没有明显的阶级对立和阶级压迫。他认为,中国经济落后且正日益衰落,无论是富农还是贫农都在急剧破产,只有大穷、小穷之分,而绝无严格的阶级之别。在反抗这些压迫者的斗争中,大家都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


彭禹廷将自己的一张坐像和一张跪像合成为一张照片,起名“彭禹廷求彭禹廷”,向民众宣扬“农业不自己去改良,没人来替我们改良;丝绸业自己不去改良,没人来替我们改良;水利自己不去兴,没有人来替我们兴;森林自己不去造,没人替我们造;各种合作,自己不去办,没人替我们办。”“非自救万无幸存之理,第一是自救,第二是救国。”等万事靠自己的观念。


镇平乡村建设由此拉开帷幕。组织民众大举植树造林,改良农作物种子和牲畜品种,提倡家庭副业,整修公路等活动,使镇平经济很快有了起色。1931年冬,镇平在宛西各县率先开始修路,修筑公路11条,共计125公里,大大方便了内外交通。镇平历史上以盛产丝绸闻名,但一方面由于匪患,一方面由于商人贪图小利,丝绸质量低劣,自己砸了牌子没了销路。彭禹廷成立丝绸委员会,制定标准,严格检验,使镇平丝绸又打开了销路,带动了丝绸业的复苏。


自治委员会大力兴办学校,全民扫盲,狠抓童教,八德训育。有数据表明,1933年与1927年相比,镇平学校数目增加了10倍,就学儿童增加了20倍。 赋于村校教师行政监督权, 普及民众德化教育。破除陋俗 , 整顿世风,工学相济 ,使人人有事做。


自治委员会建设平民(免费)医院,养济院,救济院,农民借贷所,义仓,规范经纪人与经纪费;建立自治银行,兵工厂,平民工场 ,机械研造所,手工业合作社,建设电讯,提倡远途贸易 。 彭还进行了中华首举──仿瑞士兵役制瑞士兵役法与管仲治齐,建立全民皆兵的武装力量,借剿匪军训实战,保卫自治果实。


1932年夏,蒋冯阎中原大战一年后,《大公报》记者从豫中叶县前往豫西南采访,“沿途所过村庄,尽断壁残垣,而以叶县迄保安驿一带为尤甚。地皆荒芜,房屋毁百分之九十九。”但在镇平境内,这位记者却看到了另一番情形,公路“皆宽三丈,中稍鼓,两旁有流水沟,虽遇雨大,亦无泥泞。城内之大街小巷之道,均经修过,光硬异常。菜市、肉市、鸡蛋市、粮市均有一定地址,秩序井然。”两相对比,记者感叹道,镇平“自治成绩,可称模范。”


彭禹廷推行自治,政绩卓著。他重组区乡镇,改选邻闾乡镇长;整肃吏治,取缔党派, 升国旗唱国歌;司法独立, 公务员插手司法属于犯罪;循典峻法,实行渎职赔付制;缩小贫富差距,走天下为公之路。受到民众广泛尊重和爱戴。但他铁面无私,性格刚直,也得罪了不少土豪劣绅。


1933年3月1日,彭创办宛西乡村师范学校,并被公推为校长。他把宛西乡师看作是河南村治学院的延续,是培养乡村建设人才、完成自治目标的重大举措。他在学校住了20天,每天给学生讲课,课余与学生一起劳作,打水、磨面、清扫厕所,“率皆以身先之”。吃饭的时候,教师都吃白面馍,只有彭禹廷吃掺了高粱面的花卷。被教师询问时,他坦诚地说:“我从镇平来天宁寺(宛西乡师所在地),一路见大多数老百姓连黑窝窝也没有。我自己不耕耘,吃花卷已经是过分了。能在路上看见百姓都吃麦子面馍的时候,我姓彭的再吃也不晚。”宛西乡村师范的建立,培训了宛属十七县地方青年。有其深远的社会历史影响。


3月20日在宛西乡师安排好校务的彭廷禹回到镇平,当天出席自治委员会,议决重人道、禁溺婴等办法;21日,赴安国寺教育处训话;22日,做自治歌,又订机关自治公约。每天日程安排得满满的,对各项自治事业“莫不兢兢举办,雷厉推行”。1933年3月25日,彭禹廷被劣绅毕玉费、 杨瑞峰的侍卫害死在住处。


彭遇害后,“(四乡百姓)纷纷前来,延请中西名医调治;民众奔哭,争献药物。闻有救则喜形于色,闻罔效则饮泣吞声……”逃跑到南召的杨天顺被抓回镇平,愤怒的民众将其凌迟处死。


农历4月16日,县城隆重公祭彭禹廷,并葬于杏花山虎山沟。这一年彭禹廷年仅41岁。他在镇平前后执政五六年,没存一分钱,家里还是祖传的六亩半薄地,一家20多口人挤住在8间草房中。


彭禹廷的好友梁仲华从山东邹平赶来吊唁,写下挽联:“粉身碎骨都不怕,只留清白在人间。”


冯玉祥则为他的这位老部下送来了这样的挽联:“杀身成仁,做万家生佛;舍生取义,为一代完人。”



别廷芳的挽联则表达了他真诚的悲伤:“剿匪有胆,办事认真,功似明灯照长夜;英名不朽,身死非命,我欲搔首问穹苍。”



此后,别廷芳接管宛西自治 ,巨笔再写宛西民本革命之斑驳续篇 。彭禹廷留下了思想和行动的力量:他缔结宛西联盟,推进新野、南召等县三自运动; 他不图高官厚禄,只求民富国强;他运筹帏幄退万匪,节制十三县民团;他首创建立了强大的宛师,使宛西幸免一战,人民安居乐业。


回望历史中的彭禹廷,新中国的“剿匪反霸”“扫盲运动”“全民皆兵”“互助组”“合作社”“职业教育”“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改革开放后的工农业“责任承包制”、企业集团化、发展非国有制经济、以人为本、八荣八耻……新中国五十余年的多种政治举措,恰巧与当年彭禹廷之所作所为惊人的相似、相近!有人说彭禹廷先生是一位身处底层的先知先觉者,更是一位富有社会主义理念的国民党人。彭有《彭禹廷演讲集》、《彭禹廷日记》 等遗著传世。从中可以看出一个盆地之子的赤子情怀。


“遗表不随诸葛死,离骚长伴屈原清。”彭禹廷醉心于民生与教育事业,并大公无私地推行和科学的渐进发展,因而他的生命意义充盈宛西,存誉港台,超越国界,超越时空,超越了天赋生命!彭禹廷的崇高人格感昭力,远远超越了政治归属和意识形态,恰如偷取天火的普罗米修斯,其人格获得普遍认同。以金之难予求纯,比论人之无以完美;先生孤高桀骜、澹泊迷人的行迹,凭借正确的精神向度,使其有限生命走向悠远伟大!长天清风信鸽笛,隐士萍踪寄天涯。 深究彭禹廷被尊为“万家生佛”“一代完人”的历史渊源和文化因由,有助于现实生活的人们在精神上关注真善美的道德体系走向,理解现实中国家民本主义国策所蕴含之深意,对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本文内容于 2007-5-23 0:25:15 被鹰的重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