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

赵东看出左翼的那些骑兵才是这一大群人的灵魂和核心,而这些骑兵提马跃过第一道战壕以后也就后悔了。因为第一和第二两道战壕之间的距离很短,马匹在跃过第一道战壕以后在这么着短的距离根本就不可能达到冲杀的速度,还没等跑起来,就已经到了第二道战壕的近前。急的那些骑兵不住的兜圈子,而新附军的步兵又严重的阻碍了马匹的动转,骑兵不停的大喊让步兵让路,步兵不得不暂停冲锋以给这些蒙古老爷把路让开。

眼前发生的混乱可是难得的机会,赵东急忙命令火枪兵尽量的射杀在原地打转的骑兵。失去了速度的骑兵混杂了步兵当中显的很突兀,成了火枪的靶子,很快就被射死了许多。随着左翼骑兵的减少,步兵也开始消极的前进——嘴里高喊着,手上的刀枪也大力的挥舞,就是不肯前进。

左翼骑兵本就人少,起着督战和奇袭的作用,随着火枪对这些骑兵的特别“照顾”,不断的有人落马。眼看着只剩下几十个骑兵了,这些步兵再也受不了这么残酷血腥的场面,忽的扭头就往回跑,跳进第一道战壕再也不肯出来。赵东集中火力把剩下的骑兵消灭干净,看那些步兵还是龟缩不出,趁机把队伍撤退到第三道战壕,和刘大枪合兵一处。

右翼的骑兵人数众多,迅猛的斜斜跃过了第四道战壕,陷入了和左翼一样的局面。困在两道战壕之间,马匹互相碰撞,拥挤着跑不起来。只是刘大枪这边人数不多,火力不是足够的密集,否则早就趁此时机重创了对方。

赵东带人过来后,只两次齐射就给正在原地打转的骑兵很大的杀伤,千夫长看形式急转直下,果断下令脱离战斗。于是骑兵乱糟糟的调转马头,火军将士看有机可乘,集中全部的火力攻击。当千夫长带队远离火枪的射程以后,身后还剩下三百多骑。没想到对方的火力这么猛烈,这么短的时间就损失了大半。

那些藏在战壕里的步兵正在四散逃命,胆子小一点的没来得及逃跑成了火军的俘虏。光俘虏就抓了一千挂零,其他的非死即伤,还跑了不少,四千新附军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远处的那些退却的骑兵并没跑开,他们根本不怕对方追上来,因为火军虽然厉害,却不可能追得上骑兵的。这些蒙古骑兵不象那些步兵那样溃逃,而是在远处监视着火军的行动,同时千夫长派了几个人执了自己的虎头符去搬援兵。

火军就在这些骑兵的注视下打扫战场,归拢俘虏。清点自己的人手后赵东也很是震惊,阵亡的士卒也达到了一千往上,受伤的也有好几百,还有战斗力的不过有两千左右。这可是在充分的准备后进行的战斗,而且依托阵地的掩护,赵东心底也有股寒意。

“将军,我看咱们应该回去了,这样再打的话损失可就大了。”刘大枪道。

“命令队伍,尽快返回。”

阵亡的将士就地掩埋,受伤的能骑马的骑马,不能骑马的由人抬着。火军押着一长串俘虏往东南行进,为了避开可能出现的追兵,赵东听了刘大枪的建议,尽量走小路。队伍在山路上行进的速度很慢,天黑的时候才走了六十多里。

稍做休整后,赵东对士卒道:“我们现在还是身在险地,只有尽快的回到海上才是安全的。今天晚上继续行军,行军时严禁喧哗,严禁明火。”

整整一个晚上火军就在山间蜿蜒前行,这里的地形并不是什么高山峻岭,多是低矮的小山群,山间丛林密布,溪水缠绕。所谓的道路也不过是几座山头中间的乱石滩。

由于高强度的行军,将士们体力都已不支,黎明十分,火军在一处密林中休息有饭,补充体力。赵东道:“也不赵咱们走了多远了,不过我咸湿的味道越来越浓,道路也逐渐的缓和,我估摸着离还不远了。”

刘大枪道:“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小心才是,鞑子报复心重,必然不甘心吃这么大的亏,将军小心些的好。”

对于刘大枪的建议赵东还是听的进的,派出侦骑校对队伍的前进方向,同时保持警戒。

随着队伍的前进,山势愈发的平坦,道路也逐渐的宽阔,树木上都缠绕着浓浓的雾气,这些迹象都表明大海已经很近了。

走在前面的刘大枪忽然打了个手势止住了前进的脚步,来到赵东面前说道:“将军,这附近有蒙古人的大队骑兵。”

“哦?你怎么知道?”

“前面道路上有纷乱的马蹄印记,是大队骑兵留下的。”

“要是附近有大队敌人的话,侦察骑兵早就回来报告了。”赵东有些狐疑。

“将军,千真万确是有骑兵在附近,快做战斗准备。”

“你是怎么知道那些马蹄印记就是蒙古人留下的呢?”

“只有蒙古人的马才用五个钉子的蹄铁,中原的都是四钉的,我怎么会看不出来。这里的马蹄印记纷乱嘈杂,蒙古人一定就埋伏在附近。”刘大枪着急的说。

赵东没想到刘大枪是从马蹄印记上的钉子数目来判断的,这样在实战中积累的经验是很实用的。而且这样的事情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赵东把队伍收拢到一起,慢慢的往一个高坡是移动,同时派人四处侦察。

刘大枪说的不错,在左近的林中就埋伏着前来拦截的蒙古骑兵。因为蒙古侦骑的侦察半径很大,早就发现了火军的行踪,这才隐藏在路边的密林当中,准备集中力量在火军通过的时候全力一冲,利用骑兵的速度和冲击力把对方冲散。火军的侦察骑兵也没想到这林中竟然有伏兵,被蒙古人很轻易的拦截下来。果然时间不大,火军就出现了,蒙古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只要对方到了前面稍微开阔的地带就开始冲杀。没想到对方好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忽然停滞不前,而且正在把队伍往山坡上转移。

可不能让对方上了山坡,仰攻对骑兵是极其不利的。一声呼哨,两千骑兵呼啦啦的冲杀了出来。

虽然心理上已经有所准备,可突然出现的敌军还是让火军士卒吃惊不小。赵东一边催促士卒继续往上,一边让士卒展开战斗队型准备战斗。

两军的距离不足千步,以骑兵的冲击速度很快就可以杀至。幸好有刘大枪的提醒,要不然火军定然是措手不及,全军覆没的可能也是有的。

蒙古处于仰攻的局面,对射箭和战马的冲刺都有很大的不利。由于占据了这个山坡的优势,居高临下使火军占了很大的便宜。在火枪的前期攻势中,冲在前面的骑兵纷纷的坠马,这个时候从马上掉下来是不可能生还的,很快就被紧紧跟随的战马踩踏成了肉泥。清脆的枪声和凄厉的惨叫笼罩着战场,这些骑兵却丝毫的不理会脚下战友的尸体,踩踏着继续冲锋。

直到葫芦雷丢到了战马群中,蒙古人的箭支才射上来,这就是居高临下的好处。因为掷弹兵总是要先处于对方的射程内才能投掷葫芦雷的。

随着葫芦雷的爆炸,急速前进中的战马一倒就是好几匹,很快就被后来者踩死,那些跌下马的骑手也难逃死亡的厄运。

火军方面由于失去了工事和掩体的保护,伤亡也不小。中箭的士卒一倒下,立刻被拖到后面,同时由后面的人填充他的位置,始终保持火力的密集和连续。

随着蒙古人不要命的冲锋,已经可以清楚的见到对方狰狞的面容和火枪弹丸击中头部时飞溅的鲜血,连骑兵坠马的沉闷声音和羽箭穿透鱼鳞甲刺入肌肤的声音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蒙古的骑兵对这些已经麻木了,这些已经见过了太多的杀戮和死亡,把生命看的极其轻微,不管是敌人的生命还是自己的生命,只有战斗和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火军的士卒身在敌人的地盘上,补给和援兵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只有依靠现有这点力量拼命死战才能到达那个充满了希望和生机的小渔港,然后再坐上大船逃出生天。

由于火枪和葫芦雷都是面状杀伤,而弓箭只是点状杀伤,所以蒙古人的损失远远的大于或军的损失。冲到近前的对形也明显的小了许多。

赵东看葫芦雷的投掷已经越来越稀疏,急忙扯着嗓子大喊:“掷弹,快掷弹。”却听大安的声音传来,“葫芦雷用完了,大家抄家伙上啊。”

赵东心中一沉,此时蒙古骑兵已经撕开了前面火枪兵的防线,冲到了火军队伍中挥舞马刀不住的劈砍。在前期的远程对战中火军占了很大便宜,对敌人的杀伤也很大。到了两军短兵相接的时候,火军的战斗力远远的不及蒙古军,一个是以步战骑火军吃了大亏,再一个就是对于这样的白刃肉搏火军士卒明显的处于劣势,就是掉下马来的蒙古军也要两三个火军才敌的过。

万幸的是神机营的士卒对于这样的混战要应付的好一些,单兵技能在这时候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一两个神机兵就可以牵制一个骑兵。

刘大枪忽然命令那几百名工兵上前和蒙古骑兵撕杀,手持工兵铲的士卒哪里是骑兵的对手,很快惨叫声响彻战场,被蒙古人屠杀了个干净。可这几百人也为枪兵的装填争取了时间,火枪兵利用这用人命争取来的宝贵时间完成了装填,举枪射击。这样近的距离射击使得那些蒙古骑兵当者无不命丧当场,身体也被打的千创百孔,面目全非。

这一次射击就使正在混战的蒙古骑兵减少了将近一半。人数集聚减少的蒙古军眼看胜利已经无望,愈加的疯狂拼杀,一些火枪兵在前面和骑兵周旋,后面的其他士卒装填好后再一次射击,如此反复几次,终于全部歼灭了蒙古骑兵。

此一役,消耗完了火军所有的葫芦雷,弹药也使用的差不多了,有战斗力的士卒由两千有余锐减到不足一千三百,蒙古起步冲上来片刻的时间就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随军的工兵也全部战死。虽然这些工兵的阵亡为这次战斗的胜利争取了最为宝贵的片刻时间,可赵东依然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当时的混战中用工兵去填骑兵的马刀来争取时间怎么说都是不人道的,可刘大枪的做法也不能就说是错误的,他当机立断的做法虽然有些残忍,却在关键时刻拯救了全军。

赵东心里也明白这是因为两人所看重的不同,自己最为看重的是人的性命,而刘大枪所看重的却是胜利。不知是自己太妇人之仁了还是刘大枪太残忍了。

残余的火军相互搀扶,一路小心翼翼的行进,终于在第二天登船。这支队伍来的时候是四千多人,兵精将猛,可回去的时候只有不到两千(包括船上留守的那一营),还大部分的挂了彩。刘大枪却是满不在乎的说:“损失了两千,这不是还有一千多的俘虏么,毙敌五千有余,一定大大的震动了蒙古人,长了我军的威风,还是划算的。”

看着满身是血的士卒,赵东心中多多少少的有些后悔不该深入到敌人的腹地来冒险,虽然击毙了敌人更多的有生力量,可自己的损失也是很大,甚至已经到了不能接受的地步。

赵东不知的是,真正的大战才刚刚开始。

忽必烈已经派十三万大军南下,兵分两路,忽必烈亲率十万人马进逼襄樊。襄樊在蒙古和南宋双方的眼中都是金汤要塞,蒙古数年几次攻打都没有奏效,这次忽必烈拼出了血本,誓言一举荡平襄樊,打开长江防线最坚硬的一把锁。而另一路三万人马和三万军户已经开始向徐州方向移动,用来攻打徐州和牵制宋军,使南宋不能集中全力防御。

而这一路的人马为了对方扬州军犀利的火器也是做了充分的准备,领军的将领就是赵东的老对头——达鲁花赤思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