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破山河在》一书后记

海军大将军 收藏 6 304
导读: 恨不抗日死, 留作今日羞, 国破尚如此, 我何惜此头。 少年时,最让我感到震撼的一首诗,并不是诗人写的,写诗的是一个杀伐一生,最后死在自己人枪下的中国将军,他的名字叫作吉鸿昌。而这首诗,也第一次让我从内心深处感到了那一代中国人,于危亡之际,怎样痛切地看着他满目疮痍的祖国。 我的老家是河北,在那片土地上,八路军中的精锐 – 冀中十七团,十八团曾威震幽燕,日军的铁蹄,也曾蹂躏过那里每一个县城。 今年已经九十七岁高龄的原河北高法孙光瑞院长,是这样描述当年的岁月 -- “5




恨不抗日死,

留作今日羞,

国破尚如此,

我何惜此头。


少年时,最让我感到震撼的一首诗,并不是诗人写的,写诗的是一个杀伐一生,最后死在自己人枪下的中国将军,他的名字叫作吉鸿昌。而这首诗,也第一次让我从内心深处感到了那一代中国人,于危亡之际,怎样痛切地看着他满目疮痍的祖国。


我的老家是河北,在那片土地上,八路军中的精锐 – 冀中十七团,十八团曾威震幽燕,日军的铁蹄,也曾蹂躏过那里每一个县城。


今年已经九十七岁高龄的原河北高法孙光瑞院长,是这样描述当年的岁月 --


“5月一天,我和李玉光和张冠军两位区长在一个村子中开会,突然村子中来了许多鬼子和伪军,将我们堵在一个院落之中,该院子只有一个北房,无处可藏,于是我们将文件藏在砖垛里,把二十响顶上火,然后我对李玉光和张冠军笑着说,今天咱交代了。就静等鬼子上门。”


我祖母曾说过一段远比传奇沉重的事情,她告诉过我,“孙光瑞的部队打鬼子,八路军招兵,招五百人,同时就要二百五十口棺材。一仗下来村里各家不是军属就是烈属。可再招兵,还是招多少有多少!”


枪不如人,我们的先人,就是这样用他们的生命捍卫着今天我们能够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尊严。


抗战,是中国近现代史中第一次对外敌入侵取得全面胜利的战争,也是中国军民付出代价最为惨重的一战。


一场决定民族生死的战争。


一场尊严与信念的战争。


因为工作关系,萨在1999年来到日本,今天的日本,已经不复旧日“大日本帝国”的凶悍。樱花,清酒,生鱼片寿司,静静的小街上走过弯腰驼背的老人。老龄化社会的日本,呈现出一种后工业时代略带萧条的平静。然而,走在大街小巷,依然可以看到当年那场战争留下的种种痕迹 – 都市中随时可见的慰灵碑,墓园中大片四棱尖顶的墓碑,都在无言地述说着对那场战争渐渐消逝的记忆。


日本的一个左翼政治家这样说过 – “这些墓碑,比任何言辞更为深刻地警诫着日本不再走向下一场战争。”


促使我研究在日抗战史料的机缘,是一次到某个佛寺访问,偶然看到一个日军步兵少佐的墓碑。碑文说明,这个叫福井义的日本军官,1933年战死在齐齐哈尔附近。


这让我感到有些困惑。因为我的印象中,抗战是从1937年开始的,而东北军是一枪没放就丢掉了东三省。那么,这个日军少佐1933年怎么会“战死”在齐齐哈尔呢?


疑惑使对历史有些偏爱的我忍不住寻找这件事的真相 – 结果发现,日本陆军少佐福井义,是1933年年初在“讨伐马占山之役”中被击毙的。那时,正是马占山将军在黑龙江艰苦支撑的最后时刻。不久,这位弹尽力竭的爱国将领就被迫率部撤往苏联。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找到的文献中,有日军和马占山将军所部交锋的大量史料和照片,如中国军队在电波状战壕中的坚守,双方的炮战,日军的伤员,葬礼等等,显示在日军侵占黑龙江的过程中,中国军队显然进行了艰苦顽强的抵抗。这些,都是在国内的时候不曾见到的。


而这次寻访中,又发现另一个令我惊讶的事实,那就是日本现存的文献中,保留了大量侵华战争的有关资料,包括照片,记录,甚至实物等。有很多材料,今天读来还栩栩如生。


比如,在日本老兵稻垣三郎回忆徐州会战的文章中,曾提到一个“绑在机枪上的少年兵”。当时,稻垣所部依靠强大火力突破了中国军队在淮北某地的顽强抵抗,占领了阵地。阵地上,他们看到中国军队的重机枪旁边,倒着一具少年士兵的遗体,竟是用铁索绑在机枪的支架上。见到这样的情景,日军马上叫来战地记者拍照写文,意图对此加以炒作,说明中国士兵作战是怎样被迫的,来打击中国军队士气,并彰显“皇军”的正义。也许是为了增强说明效果,日军方面特别找到了几名在这次战斗中被俘的中国伤员,询问他们是否了解“把士兵绑在机枪上作战”这样的事情。


几个中国被俘伤兵说出的话,却出乎了所有日军的预料。


原来,这支和日军交战的中国军队(冷欣所部),是地地道道的两淮子弟,所以此战对他们来说,不但是卫国,而且是保家。这个“少年士兵”是一名机枪班长,他的家就在阵地后面的村子里。战斗开始前,他招集阵地上的弟兄们,对大家讲 – 要么打退日军,要么战死,丢了阵地自己无颜回家。说完,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铁索,将自己锁在了机枪的支架上,不顾长官的劝阻,将钥匙远远地抛入了河中。


那一战,一个营的淮河子弟,从营长到马夫,只有十几个伤兵被俘。


枪不如人,兵不如人,也许这一个营的战士从进入战壕就注定了战败的命运(日军记载此战只伤亡五十余人),而这些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也没有享受过什么好日子的农家子弟最终也没有在家园,在他们的父老姐妹面前后退一步。


真相大白的时候,所有的日军都为此感到震惊。


那一天,我忍不住离席拭泪,以免别人看到我的失态。


此后,使我产生了一种想法 – 为什么我们不可以从这些资料中,从敌方的眼睛里,看一看我们那段历史呢?而且,这些材料中,显然可能埋藏着我们所不了解的一些事实。


于是,旧书肆,资料馆,日本老兵的家,在业余时间寻找这样的史料,就成了我的一个固定工作。


的确有很多意料不到的收获,比如,日军双料王牌飞行员,疾风式战斗机的试飞主任,号称“陆航之花”的岩桥让三,毙于袭击西安之役,这一史实就是首次被发掘出来,而八路军怎样用日本航空炸弹改造地雷来炸日本坦克,如果不是有照片为证,也怎么看怎么象一个传说。


更多的时候,我是被一种精神激动着。


在这些资料中,我看到的分明是一个个当年的中国人,他们或刚烈,或勇猛,或聪颖,或机变,用他们的脊梁扛起那个时代中国的命运。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写这本书,并不是为了呼唤战争,更不是呼唤复仇,而是希望以此唤醒我们对这些中国的脊梁的回忆。在那样苦难的时刻,依然有那样多的人为了这个国家义无反顾,捍卫这片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从他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民族的尊严。


似乎,这个话题已经在远去,今天,中国已经不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刻”。然而,在我看来,今天疲惫归家的工程师也一样,满身汗水吃着盒饭的民工也一样,七十年前的人们和我们今天所作的,本质上并没有区别,那都是一件事情。


那就是 – 重建着中国人的信心。


当我陪同日本的来客走进北京机场,并看到他们为这座崭新的建筑之现代化,之规模宏大而目瞪口呆时。我想,七十年前那场战争中牺牲的人们,所期待的,莫过于此。


感谢山东画报出版社的朋友们,特别是秦超编辑。是他们促成了此书的完成和出版,并把凌乱的原稿整理成一本可看的书。而组稿期间萨的懒散和不专业又给朋友们增加了太多的麻烦。如果这本书能够为读者所喜爱,他们的贡献,远比作为作者的我为多。


也感谢葛剑雄老师百忙中为本书作序,葛老师是我钦佩的史学前辈,能够得到先生的指点,是我极大的荣幸。


因为作者并非专业史学人员,文章中疏漏错误自所难免,尚请读者朋友不吝指出赐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