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作战军工日记:军史上第一次武装空运

1985 年3月14 日今天,是我最难忘的日子,我参加了我军历史上第一次武装空运。


5:00 起床,打背包、吃饭、装车。


6:00 由暂驻地新泰603团开进空军机场。


8:48 我们乘坐的第五号飞机(安-26),准时起航了。飞机开始徐徐地进入跑道,而后,加速起飞。此时我的心情无比激动,透过舷窗俯瞰着祖国的大地,那绿油油的农田,就象棋盘似的纵横交错,那农家屋舍、城市工厂、楼房就象群星般点缀在祖国的大地上,那湍湍的黄河、长江好似绫罗绸缎,蜿蜒在母亲的身上,使她装点得更加美丽、多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1:45 此时我们已在5700米高空,飞机航速550公里/时。厚厚的白云已在我的脚下,阳光毫无顾忌地直射在我们的机身上。我们在机舱里兴奋地来回走动,一会儿跑到驾驶舱,看着最前面的领航员正聚精会神地盯着仪表盘。后侧的机长轻松地和我交谈,他也是上海人,就是在他的默许下(我拿出相机向他示意,他微微一笑轻轻点头),起飞前我在飞机旁拍下了这一珍贵的一刻。


13:45 中午飞机冲出云层。此时南国的风光尽现在我的眼前,那红红的泥土,郁郁葱葱的山岭。波光粼粼的湖泊描绘着好一派南疆美景。14:45 我们离开砚山空军机场,经3个小时的行军,于17:40分到达集结地域搭铺、吃饭、休息,今天我实在是太激动了,我为我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而感到自豪!为能参加我军历史上第一次武装空运这次行动感到光荣!


1985年5月16日 星期四 晴


今天,部队出发。上午做出发前的准备工作,下午,准备结束,待命向战区开进。


19:00准时出发,20:00到团部(盘龙乡)统一编队开往老山战区。经过一夜的行进,于17日凌晨4:00经过炮火封锁区(三道弯)。8:30到达船头208高地。我奉命留在铁桥处站岗,后团副参谋长令我回去接掉队的车。完成任务后,于10:30找到我连驻地船头(武警坑道)。整理内务,休息。11:00开饭,19:15通信连老乡来架电话线,后随他到后指住地(凌棺)玩了一会,回来睡觉。晚上,哨兵由于紧张丢了5颗手榴弹,后知原来洞外是老鼠在捣鬼。


1985年5月18日 星期六 晴


今天,上午6:30起床,吃完饭挖工事。11:15我和另8位同志接受任务,上262高地(二营部)送60炮。这是我们上战区第1次执行任务。一路上又累又怕,又热又渴,混身都是汗。达到目的地碰到4连老乡,喝了二碗水,聊了一会往回跑。还好一路上未打炮,见识了战壕,工事,猫耳洞。回到住地,拍了二张照,死了好给家里留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5年5月21日 星期二 多云


7:00起床陪指导员到外面转了一圈,回来吃饭。10:40敌人开始打炮,在我们坑道顶上,周围落了60余发。中午炊事班没有做饭,吃了块压缩饼干。14:00上马店军需仓库领蜡烛送208团部,15:00路上遇到炮击有20余发,躲回坑道。到了18:00炮稍停,赶忙出发,一路猛跑到208,回来路经后指在老乡那吃晚饭,20:10返回坑道。今天,前面敌人发起了猛烈的攻势,我们一营副营长和二名战士阵亡,伤了四个。后来听说又有二名二营的战士阵亡。今天,总算体会到了战场的滋味!


1985年5月28日 星期二 多云


今天,凌晨4:00起床上169高地送60炮弹,那是一线阵地。回来途中看到了上面抬下来的烈士。下午到军需仓库领罐头,顺手搞了一箱,6个人一人4合。吃过晚饭,18:40又上172高地送手榴弹,一路平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沿着262--908交通壕往前走。大都为暴露地带,又有积水非常艰难,连滚带爬地送了上去。回到坑道,已是2日早晨6:30吃了片压缩饼干睡觉。11:00起来吃饭后又睡了一会儿。14:00开会,分配任务,今晚每人送二次,吃过晚饭立即行动。第1次送60炮弹上172高地,路上遇到团机关干部和团部同学上来当军工。第2次送药品到172救护所。走到百米生死线,太大意了。慢慢地走,刚到一半敌人打来二发直射炮,落在我们后面。我们还以为没被发现继续走。没有一分钟,敌人空炮向我们打来。7,8发炮弹在我们头上。后面爆炸,这下把我们吓怀了!爬在地上不敢动,回头看看,炮弹爆炸就象放烟火一般。刚一停,我们就猛跑到172,心砰砰直跳。回来时,再不敢大意了。今天是第3次遇到炮击!


1985年6月3日 星期一 晴


今天,一天在坑道休息待命。这几天来才睡了这么个安稳觉。听后指汽车排老乡说:炮连同学昨天突击211高地,被越军手榴弹炸伤背部已送师医院。不知现情况怎样? (注:该同学伤愈归队后,就有点不正常,复员后没几年精神病发作逐离婚。现关在精神病院至今。)


1985年6月7日 星期五 晴


今天,一觉睡到10:00起来吃饭。下午,2;00多来了任务,上908高地送60炮弹。这二天,越军在调防故有些平静。回来的路上遭到炮击,它是想阻止我们军工往上送东西。想必又要有大的战斗。这些天胆子比刚上来的时候小多了,想是被炮弹,烈士,伤员还有特工吓的!现在,还是小心为好,不得大意


1985年6月8日 星期六 晴


今天,早上6:30被叫起,到148高地送弹药。起来时混身骨头痛,早上送凉快又不打炮较舒服。


在148高地遇到3炮连的同学,这是我们第2次见面。他们预备队昨晚第1次上来当军工,一夜没睡累的不成样子。我们一同下来,在我那吃了饭睡觉。14:00午饭后回曼棍。


16:00吃完饭,上军需仓库领完东西,遇到通信连同学听他说:3炮连同学又上去了,是在半路上遇到他82无班上的。今晚拔点,夺211高地。23:00前面炮打的非常激烈,我真为他担心!


1985年6月9日 星期日 晴


今天,上午吃完饭9:30接 到后指电话,上262高地抬伤员。


昨夜,前沿阵地上又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死伤不少。当我们赶到262救护所,看到躺在担架上伤员痛苦的样子,心里很不好受。一路上小心的抬,怕给他增加痛苦。11:40送到天保农场场部团卫生队。


晚饭后,排长找我谈心----连里决定吸收我为中共党员。十分钟后,全体党员开会,举行宣誓仪式。完了,弟兄们要我请客,发了一圈烟。天黑前,又接通知到后指开会,回来站哨。


1985年6月9日 星期日 晴


今天,上午吃完饭9:30接 到后指电话,上262高地抬伤员。


昨夜,前沿阵地上又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死伤不少。当我们赶到262救护所,看到躺在担架上伤员痛苦的样子,心里很不好受。一路上小心的抬,怕给他增加痛苦。11:40送到天保农场场部团卫生队。晚饭后,排长找我谈心----连里决定吸收我为中共党员。十分钟后,全体党员开会,举行宣誓仪式。完了,弟兄们要我请客,发了一圈烟。天黑前,又接通知到后指开会,回来站哨。


今天,白天没有任务,说是明天早上送炮弹到908高地。今天,头发昏,想呕吐,体力不比刚上来的时候。


晚上22:30分下哨,刚躺下半个小时,后指打来电话说:908高地有2个重伤员,让我们到262高地接应,抬下。我们一行去了13人出坑道,外面一片漆黑又下起大雨。天黑路滑,我们手拉手地朝前走。一路上炮弹到处炸,百米生死线被炸得摸不着路,差点走岔。11日凌晨1:30左右到达262高地,262---908一线也被越军炮火覆盖着,火光冲天。双方的照明弹不停的往天上打,越军的比我们的亮而且时间长。我们躲在262的工事里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时,908来电说:伤员无法下到262,让我们上去抬。谁敢再往前去啊!就听到排长大喊一声:“共产党员,上!”我们5个刚入党的从不同的洞里站出,顶着猛烈的炮火,赶到了908高地。找到伤员(其实已流血过多牺牲),只见双脚炸断,皮还连着脚掌,被水浸泡得呈白皱状(象猪蹄),腿骨外露。此时,敌人不停地打着照明弹,炮弹。


在抬到908至262近一半处有一岩坎,上不去,我随即钻入担架下将他顶起,就这样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到262高地。经过检查,伤员已经牺牲。我们在262高地等到天亮,估计不会再打了,可是炮一直未停,于是我们只好断断续续地往下抬。到百米生死线已是9:30分左右,敌人不停地往这里打炮、封锁要道。他们几个都不敢抬,先过去了。我和吴**留下观察炮击规律---3发直射炮后随即来一排火箭炮,两次炮击间隔约7-8分钟。


此时,只见从128高地方向有一支部队身背背包,拿轻武器穿过生死线直奔我来,走在最前面的干部问我:“211高地怎么走?”我告诉他后问:你们是几连的?他回答:三连的。我问:“唐伟在哪?”他们边往山上跑边说:“没有,我们是597团的”。我跟他们说把背包和装备扔掉,前沿阵地上多的是。极少数人把背包丢了,没有一个人敢把装备丢掉!


我们趁着炮火间隙抬着伤员穿过了百米生死线,来到了262,172三叉路口的防炮洞,遇到我连另外一组军工往上送弹药,被炮火压制在这里好长时间。休息一会儿,我们抬着烈士往回赶,来到刚进战壕的第一个防炮洞处,见一战士头栽在没膝深的水里,边上还站着两个战士,我上前问到: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怎么不把他扶起来?他们说:是师工兵营的,第一次上来当军工刚在此遇炮击,班长回去叫人了。我随即将他扶坐起。太惨了!


回到坑道已是14:30分,累的筋疲力尽,饭都吃不下,洗洗睡觉。17:00多被三炮连的同学叫醒,这是我们第3次见面,他是刚从211高地下来的。在上面打了两发82无直射炮,随即被越军炮火覆盖,胸部,手掌负伤,满脸硝烟,还带了597团3连的两位轻伤战士来到我坑道。我随即帮他们洗洗,喝了口水,将他们送到团卫生队。吃过晚饭20:30分,后指又来了任务。今天可真难派人啊!都害怕再上去。


1985年6月12,13日 星期三,四 多云有阵雨


今天,白天在坑道休息。听后指老乡说:3连唐伟于昨天阵亡在211高地2号哨位突击1号哨位的途中!在10日晚,接到突击211命令时,他撕掉了身上的花衬衫,摔掉了手中的打火机。说了句---不成功,便成仁!18:30晚饭后,先到262高地送大米,带了二个炊事班的,胆太小走得慢。到了262,二排长,文书等着我们去147高地抬伤员。夜里伸手不见五指,又下起了大雨。147高地先前我没去过,问了路,向147去。一路上没有战壕,摔了许多跤。还好敌人没有打炮 到了那,说没有伤员、烈士。我们遇到了三排长和另外二个兵,他们在此淋了一夜的雨。凌晨4:00我们往回跑,人又跑散了。排长让我带几个先回来,不久他们都回来了,吃点东西休息。 晚上,19:30我连偏马高机阵地打来电话,刚遇到炮击,有死伤,让我们上去援救!当我们赶到时,只见王**已牺牲,彭**胸部炸开,带血的肺泡随着微弱的呼吸向伤口外冒4、5下后,停止了呼吸,随即我们将受伤的5个 ,连同烈士 一起送到了师医院。


1985年6月14,15日 星期五,六 多云


上午,10:00多起床,白天无事休息。


晚上,21:30后指来电话让去262高地抬伤员,我们一行去了6人。外面漆黑一片,我们手拉着手一路上只打了几炮,大约在23:00到了262高地。伤员未下来,我们等着。4连老乡在站哨,我在他那喝了点水,抽了颗烟。15日凌晨1:30伤员从146高地下来了,我们6个人连忙往回抬。回来的路上有了点月光,未打炮。3:30到团卫生队,4:00回坑道洗洗,吃了点压缩饼干,抽了颗烟睡觉。中午,12:00起床。精神又恢复过来了,晚上基本上不上去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5年6月16日 星期日 阴


今天,白天在坑道休息。吃过晚饭,我们排去修山上公路。费了好大劲爬上山,我们把塌方的路清了清。天黑前回到了坑道。休息一回儿,站哨。20:30后指来电话,让我们几个下去清路障。下到路口,只见船头邮电所大楼刚被炮击炸塌。水泥墚横在路中间,抬不动。经过请示汇报,撤回。次日,天亮见半个楼倒塌。


1985年6月18日 星期二 晴


今天,早上5:00左右被叫起,到144高地抬伤员。144高地本来不是我们的任务范围,故路不熟且不好走。边走边摸,8:30才到128高地。我与另二个同志留下,他们继续往前走。10:15他们下来了二个伤员,一个能走。我们3人轮换背着伤员从128高地经里头寨到团卫生队。在那瀑布下洗了个澡,回来吃饭睡觉。


1985年6月20日 星期四 晴


昨天晚上又下起了大雨,今早8:00被叫起去后指领受任务,去了3个人,原来是让我们送给养到7连908高地。3个人背了4个人的,实在没法弄,回来又叫了一个。到了908高地就是找不到7连哨位,我让3个战士原地等着,我去找。到处瞎窜,窜到了145高地上都不知道。就听到一声---你干什么,不要命了!回头一看,原来是146高地存兵洞的一个战士在对我喊。我跟他说:找908---7连,他说:过了,回去!145上面竟是暴露地段,炮弹炸的又没有路,一紧张锋利的岩石把我脚腕也给划伤了。可吓坏我了!后来,还是碰到7连出来背水的兵带我们到了哨位。回来的路上烈日当空,嘴干肚饿,差点晕倒。14:00回到坑道,吃饭休息,晚上没有任务。


1985年6月22日 星期六 晴



1985年7月16日 星期二 晴


昨天晚上分配任务,到145高地送给养。听说145比较危险,有狙击步枪, 今天,5:00起床,7:30到达908高地。我们分批下908到145的坡,因为这坡正对越军阵地。回来时在145-908山洼处休息足了,向908山坡猛冲。还好未遇到狙击!在262高地,碰到特务连侦察排的老乡一同下来。在我处吃了中饭,听他说:今晚要拔211高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5年7月18日 星期四 晴


今天,清晨5:00起床因为天太黑,都不愿走。5:30天有点亮了,我们出发,到148高地倒运82无炮弹到145高地---存兵洞。路上赶上了5:00出发的那组,又碰到了4:30出发的那组回来。在148拿了炮弹(先前军,师直属军工送到此的)。上145,到存兵洞里面没人,叫了10分钟也未出来一个。最后,我们放在洞口回来了,字也未签。今晚,我们班机动,有可能抬伤员。


1985年7月19,20日 星期五,六 晴


今天,9:00起床昨晚没有伤员。可是,从凌晨1:30后面炮兵就开始炮击,一直到现在还未停。看来前面又有大仗了!早上我连上144高地送弹药的,下午16:15才回来,路上遭炮击弹药也未送到,还伤了一个。


晚上,21:30来通知让我们到128高地抬伤员。打了一天的炮到现在还没停,晚上走在山顶上俯视那拉口阵地,非常壮观。火箭炮并排齐发,瞬间前沿阵地火光阵阵。弋光弹划破夜空,呼啸而去。各类火炮此起彼伏,震天动地。23:20我们到达128高地,见了伤员,肚子进了颗弹片。是597团的兵。由于,先前从松毛林方向来那拉口,不认识去船头的路。跑过百米生死线后,上山到了128。


由于,128高地---里头寨的路非常不好走,又不能背他。我们只能扶着他走。20日凌晨1:30到里头寨炮阵地,借了副担架,把他抬了回来。2:30到团卫生队。这位兄弟真够坚强的!3:00不到回坑道吃饭睡觉。20日中午,起床后得知。19日晚敌人向我111,142,211等高地发起全面攻击,19日打了一整天,非常激烈。138师伺机攻打了汉阳,拔了他3,4个点。 晚上,21:30炮声又响了起来。前面阵地火光冲天,肯定又在打了。今夜待命,准备抬伤员。


1985年7月21日 星期日 多云有雨


今天,早上起床天下着雨,前面停止了战斗。


14:00左右,吃过午饭全体开会,鼓舞一下士气。上面说:我们团马上就要撤下休整了,让我们再坚持几天。随后分工,让我带二个兵上145高地---左6号送给养,还抬个烈士下来。


左6号这里我连第1次接受这个任务,道路,地形不熟悉。到了908高地遇见处长(南通人,平时关系蛮好),我和他说明了情况,他随即打电话叫左6号下来一个兵,从145高地把我们带了过去。这段路很危险,对面就是小青山,完全暴露在敌人火力底下。一路上,战壕都炮弹炸没了。


到了那,说烈士已经给人抬下了。放下东西,拿了签条就往回跑(那二个小子没等我拿完收条就跑掉了)。跑到半路,只听到有人叫---班长,班长!抬头一看,可把我吓坏了!我是顺着炸开的茅草(以为是路),已经下到了145高地的北坡。这下意识到跑错了路!此时,只能顺着弹坑往前跳,踩不踩地雷尤命了!上坡,下坡。不停地跑,跳。到146存兵洞处跳进交通壕。一屁股坐下,15分钟才缓过气来。把那二个小子臭骂了一痛!上了908,回到262。在老乡那喝了碗水,抽颗烟定了定神。刚喝完水,越军又打炮了,等炮停了以后我们下百米生死线。19:00回到坑道,向指导员汇报完情况后,洗洗吃饭。今天,真叫命大!最后几天要下了,多加注意!


上了阵地听了点消息---昨晚越军向我团阵地发起了m-2计划,下了狠心想拿下146高地。下半夜下起大雨,停止了进攻。前沿观察所报告:打死越军一个营的兵力。


1985年7月23,24日 星期一,二 晴


今天,一清早被吵醒。原来昨天夜里去111高地送弹药的弟兄,还有二个没有回来。吃过早饭指导员让我陪他去208向营长汇报情况。在208团部同学那吃了午饭,大约13:30回坑道。17:30晚饭后,分配任务。我和另一战士每人4块波纹钢到142高地。从908高地到142高地这一段非常难扛,尤其是145高地到142高地。几乎没有交通壕,都是裸露的岩石。22:00左右上142,一开始我们猫着腰,将波纹钢放在背上---象乌龟,这样还可以防炮。然而,波纹钢不时撞击岩石,发出清脆的响声!我一咬牙,站起将波纹钢夹在腋下猛跑,后面的弟兄只好也跟着我跑。跑到142高地哨位没1分钟,敌人60炮打了过来。休息一会等炮停了,俺们又悄悄地回。


24日凌晨2:00回到坑道,洗洗吃点东西睡觉。9:00起床混身痛,右手伤口肿得老高。现在身体越来越差了,说是马上要撤下,可老不见动静。明天还得出工。


1985年7月25日 星期四 晴有阵雨


早上9:00起床,留守坑道的武警兄弟送来西瓜慰问我们。送来的西瓜象冬瓜,特别大。非常甜散发出一股诱人的清香,我们饱饱地吃了一顿。16:30吃过饭,分配任务。我和另一名战士送给养上左号。17:30上军需仓库领了东西上262高地,在4连老乡那休息了会。此时,那个兵同我说:刚才武警送来西瓜时,他顺了一个,藏了起来。背到145高地,遭到炮击,丢了一合压缩饼干。在145存兵洞遇见他们3连2排长,是苏州的。他派了个兵把我们带了上去。丢了一箱也给签字了,上面的弟兄们都很客气。21:15我们回到坑道,洗洗又吃上了西瓜,太舒服了!


1985年7月27日 星期六 晴有阵雨


今天,早晨5:00起来,到144高地送机枪子弹。由于我们昨晚就已经把东西领回了,所以直奔144。到那里8:00,累得我们精疲力竭。一路还好未打炮,就是路太滑,摔了不少跤 回来时我们从上面597团阵地那走,他们的阵地比我们那拉口的好多了。路经火箭连炮阵地,吃了点干粮,又到208团部在同学那吃了午饭。恰巧,遇见了总参作战部长来208了解6。11战斗情况。还握了把手!吃饭时下了暴雨,回到坑道已是14:10。洗洗睡觉,今晚没有我的任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5年7月30日 星期二 晴有阵雨


今天,3:30起床到麻栗坡拉粮。装完军粮,我们在县城里玩了一圈,买了二本书。下午,17:30回来卸粮。由于这几天派人出工很难,昨天还专门开了个会,会议比较严肃。回到坑道不一会,教导员来慰问,每人发二合烟。连长从偏马高机阵地下来,负责我们军工工作。


1985年8月1日 星期六 晴


今天,是8。1建军节。是我们军人的节日。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打下的疆山,现在由我们来守。切身感受到来之不易。作为一名军人在战场上过自己的节日,这是我们的光荣和骄傲!清晨5:00起床,到左6号送节日慰问品。9:00不到回来,10:30开始会餐。晚上大家畅谈了一番,还录了音。


1985年8月7日 星期三 晴


今天,早晨5:00起床。背着昨天领来的给养,送145高地。一路平安,没有遇到情况。


回来时到综合仓库老乡那玩了一会,吃了点早饭。9:30回到坑道,副指导员开移交会议回来说:还要坚持7,8天就可以下撤。下午15:30指导员突然召集开班长会,宣布分批撤离。我们班第1批,马上准备就走。16:00匆匆忙忙地装车,开拔。


晚上20:00到达南温河,搭帐篷,按铺,洗涑完已是22:30。没想到今天就能下来,太幸福了!坐在下撤的车上,看着远去的阵地,心情难以形容,有喜有悲还有想哭!现在好了,躺在铺上写日记,这里安全不打炮!此时,真正地体会到和平环境的幸福和来之不易!


1985年8月8日 星期四 晴有阵雨


今天,早晨6:30起来。昨晚没睡好,这里蚊子特别厉害,脸上被叮了四个大包。11:00他们第2批的撤下来了,久别一天,相聚格外亲切,相互问候恭喜---能活着下来!下午,4连262高地的老乡也下来了。我到他那里聚了聚,闹啊。大家很开心!吃完晚饭,我们到南温河镇上去看录象--->。24:00回到连队,睡觉。


1985年11月2,3日 星期六,日 晴


今天,我们结束了二个多月的休整,又要重返前线---那拉口。


我们班又增加一个"兵"---哈罗。他是我们班的战士上个月到山上寨子里,用雨衣同老百姓换了刚下了 不久的小黑狗。晚上22:00装车出征。坐在驶向战区行进的车上,没有一个人说话,都闷着头。气氛沉寂的有点可怕!不象第1次上的时候,有紧张,有好奇,有兴奋!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前面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3日凌晨2:30我们到达了战区目的地--凌馆,原先后指所在地。下车按铺休息,早晨8:00起床吃饭。整修工事,未出工。第二阶段的战斗生活又要开始了,机智。勇敢伴我胜利凯旋吧!


1985年11月4日 星期一 晴


今天,早上8:00起来站哨,安全迅速地回来了。 午饭后,到船头,里头寨逛了一大圈。在里头寨还同军校上来实习的上海老乡通了电话。这次来那拉口,比我们上次好多了!非常平静,同和平时期差不多。17:30回到住地,发现我的"哈罗"不见了。


1985年11月7日 星期四 晴


今天,上午吃过饭,领了任务。7个人每人一箱高机弹送908高地。就此搞了一合钢的。在262救护所军校老乡那聊了一会,喝了瓶水---10%葡萄糖12:00回到住地,一机连的指导员把我的"哈罗"送来了!连长把我骂了一通。昨天,得到情报说"哈罗"在一机连那。吃过晚饭,我带了个兵去里头寨要狗。当看到有一黑狗身上长了疮躺在地上,就跟他们的人干了起来。他们指导员出来,同我说:这条不是你的,我知道那狗在哪。今天,给我送来了!不好意思,明天给人赔礼去。


1985年11月12日 星期二 阴有雨


这几天,前面阵地上比较平静。白天一般不打炮,就是晚上打一阵子。现在,越军对我们主要是袭扰,小打小闹了。吃过早饭8:00,我们领了工字钢送262高地。这玩意还真难弄,扛又不能扛---搁肩,背又不能背---太长。还得爬山跨沟,可把我们累坏了!歇歇停停11:15好不容易爬上了148高地。到262救护所军老校乡那喝了点水,抽颗烟。由于钢盔没带,还被他骂了一通!让我以后上来一定要带钢盔。


1985年11月24日 星期日 晴


重上前线已有三个星期了。在这段时间里平均一天出工不到一次,也未遇到炮击。很是太平!听说,过几天又要打大仗了。现在,也可算得上是"老兵"了。真打起来也就这么回事,只是要多加注意。能平安地活着回去,就是最大的胜利!


1985年12月2日 星期一 阴


今天,早上7:30我199师全线向月南发起攻击。各种火炮齐射。11:00多炮声陆续停了下来,但整天炮声未断。这是我们重返前线的第一个大仗,也是上来后第一次感到有紧张感。明天我们班全部上908高地,倒运弹药到111,142高地。 此次任务非同一般,慎重不得大意!


1985年12月4日 星期三 晴


这二天,形势比较紧张。自2日至今炮击未停过,听说老山主峰596团那边出击了一下。现在,上阵地有点第1阶段那时的感觉。3日4日连着二天262--908--145--142这一线,炮弹落了不少,但没以前那么密集。我们从908高地倒运弹药到142高地,每天来回二次。或许是有经验了吧,也不觉得紧张就是有点累。


1985年12月31日 星期二 晴转阴有雨


今天,是1985年的最后一天。在这一年里,我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获得了一生中最高的荣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提为班长。


1985年是我有生以来最意义最严峻的一年,也是我最幸福的一年。元月27日接到轮战命令,3月11日出征,3月14日参加我军历史上第1次武装空运抵达砚山,5月17日开赴战区开始了战斗生活,8月7日下南温河休整,11月2日又重返前线,至今已近二个月。在这一年里,我看见了自己的价值,我已经长大了。我要大声高呼,我承受了一个普通人难以想象的考验,我为此感到自豪。1985年将在我的人生道路上留下永不磨灭的回忆!今天,上午上908高地送手榴弹。在回来的路上,往山下沟里投了几颗。以这种方式辞旧迎新!是我有生以来的第1次,想必也是最后一次。


1986年元月1日 星期三 晴


新的一年到来了!在枪炮声中,迎接1986年的第1天别有一番诗意。


往日的今天,全家人在爆竹声中,围坐在餐桌前看着"联欢晚会"里的节目。而今天我在猫耳洞里,听着外面的枪炮声,面对着家人的相片与他们团圆。妈妈一定又掉下了眼泪!我何曾不想回来啊,可是这里需要我。如果让我选择,我将留下来坚持到最后。这样可以问心无愧!


今天,上午9:30连里让我给团政委(无锡人)带路,政委要上262高地去慰问。我背着慰问品和警卫员一前一后,路上有零星几发炮弹飞过。我一会儿让他们卧倒,一会儿让他们快跑!此时的政委完全听我的指挥。窜过百米生死线,翻上大坡我们安全的抵达262高地。回来时一路顺风,没有遇到什么情况


1986年1月27日 星期一 晴


今天,我和几个老乡聚在一起,在等打1。28战斗突击队员4连的老乡。他原本在262高地,因接到突击任务,留在南温河开展针对性训练。下午15:30左右他们来了,我带着照相机,让大家和他合影。此时,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拿出刚刚发给他们突击队员的二两装五粮液,我们含着眼泪一人一口。聊了一会儿,大约18:00他们向那拉口出发了。此时,我们只有心里默默地为他祈祷!


上午的时候,当得知打1。28突击队有他时。在征得班里战士意见后,我向连里请战,要求参加军工救护突击队。后指给我们连里安排二组,连长答应了我的请求!


1986年元月28日 星期三 晴


战斗终于在今天打响了。这是我们军区轮战的最后一个任务---我团出击167高地。138师出击黄泥坝。这也是每个轮战部队必须演练的实战科目---出击作战。


27晚20:35,我们连救护突击队分二组机动到172救护所,随时准备抬伤员。我们班为第2组,我任组长。在这关键的时刻我知道担子有多重。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有丰富的经验,又是一个整体,便于领导。而且每个人的情绪都很高涨。在172高地老乡那找了一个猫耳洞休息。战时的老乡就好似亲兄弟,虽然不认识,但说是老乡马上热情接待。说到老乡,我不禁想起了担任突击任务的4连二个老乡。此时,我及所有老乡都为他们捏一把汗!


1月28日清晨7:00整,我全线(老山,者阴山,扣林山等)向越军发起攻击!八里河东山上的85炮首先打破寂静,随后我军各种火炮,高机,重机等一同响起。好似一首壮美的交响乐!


7:10按原定作战方案,4连第1梯队向越军167高地冲击。由于步炮协同原因,炮火未及时向敌后方延伸。他们被自己的炮火压制下来,伤了几个。5分钟后,突击分队又发起了第2波冲击,占领了主峰。当攻到敌一山洞口,按预演方按,往里丢了几个炸药包。4连的刘勇第1个冲进洞中,见有一活的上去给了一枪托。然后,将其绑在担架上。


当听到步话机里传来,攻上主峰并抓获一俘虏这一消息时。整个那拉口我团阵地上沸腾了,无不欢心鼓舞!尤此,我们军,特别是我们团从上到下每个人战斗热情达到了最高潮!因为,有一口气从5。31一直憋到此刻!


8:30左右,突击分队打扫完战场。完成预定任务准备下撤时,遇到了越军火力猛烈封锁。步话机里不停地传来---"166高地东南侧越军一挺重机十分猛烈地封锁我突击分队下撤路线"。伤员,烈士和俘虏都下不来。我方用82炮,高机等火力多次压制,但越军非常顽强!打掉又出来。


下午15:15第1批轻伤员下来了,其中老乡王*安全地返回(后荣立一等功)。我们组抬了个轻伤员,只用了15分钟送到了接运站,随后又返回172,让我们上156高地待命。晚上19:00左右,又下来了一批轻重伤员。突然,我看到有一嘴,胸绑绷带的人向我点头,我连忙靠前。原来是我老乡和刘勇的班长---李*。脸上惯通伤,弹片从右脸进,打碎牙齿由下腭出打入左胸。还好牙挡了一下!我问他我老乡情况,他说:在后面,没事。这次,我们抬了一个重伤员,完成任务后回连里喝了一点水。10分钟后又出发到262高地抬一名重伤员。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那拉口战场好似赶庙会一样。各连的军工来回窜梭,师团都派人来帮运。政委在157,看到我们军工抬着伤员下来,双手作揖嘴里不停的喊:"弟兄们,辛苦了"。副政委在桥头,主任在马店。在战壕里,一下子冒出好多战地记者,他们扛着摄象机。我们经过的时候,感觉特别自豪。好多后勤人员都出来看热闹。22:00我们从262高地抬下伤员后,回连里休息。


这一仗,是我们团打得最好的一仗!无失踪人员,装备丢失,伤亡极小。这一仗打完了,我们不久就可以下了。最后几天了,敌人有可能会反扑。多加小心!


1985年2月3日 星期一 多云


今天,上午10:00左右后指打来电话,让我们到144高地抬一重伤员。144高地在松毛林,是我团与597团的结合部。最远的高地,经常遭到炮击。


13:00多我们六个人赶到,看到一战士右腿被炸断,肚子里也进了弹片,躺在地上。象此情况,我们按原路返回,这个兵肯定会流血过多死掉。我向哨位上的兵了解了一下情况,决定朝597团方向走。走了不远,就到了他们的阵地。他们看到我们抬着伤员上他们阵地,对完口令,很惊讶地问?我同他们说:"想走去老山主峰的公路,拦下来的军车"。他们告诉了一条路,很快我们就上了公路。不久,看见有军车拦下,我们将伤员直接送到了师医院。还遇到了总政的慰问团在为伤员演出。


在师部同学那玩了一会儿,22:00搭车回到了船头。连长在焦急地等着我们。原来,刚才后指来电问伤员怎么还没下来!听我们汇报完情况 后,连长连忙给后指去电话,后指当即给了我一个战时嘉奖!(赏大洋拾元)。


1986年2月8,9日 星期六,日 晴


1986年春节,在此起彼伏的阵阵枪声中渡过。


8日上午大年三十,我们出了一趟工,上172高地送弹药。回来到通信连,几个老乡在一起吃了顿团圆饭,酒喝了不少。下午,刚从阵地上下来的北京学联几个女学生来我们这里慰问演出。给我们的节日增添了不少乐趣。他们和我们一起联欢,唱了>,>。其中一个叫马梅的和我们的战士合了影,我给他们拍了照。还让她打了一梭冲锋枪。在家过年放鞭炮,在战区打枪,十分来劲!就是太危险,子弹到处乱飞。上午172回来时,河对岸打枪,一阵冷风过来,差点干到我小腿。晚上夜幕被弋光弹,信号弹,照明弹映衬的格外艳丽。好似家里放烟火,别有一番风趣。


9日初一,早上连里包水饺。武警兄弟为我们准备了录象。这时战区这一字眼,在我们脑海里已经不存在了。越南人也过年!晚上,又去看了录象。听说初三我们就可以下了,开心啊


1986年2月11日 星期二 多云


今天,按原定计划我们撤出战区。清晨6:00车来了,我们各自打背包装车。此时,每个人的心里都非常激动!第2阶段有闯过来了。这次下去不象上次还要准备再上来。8:30坐上汽车,望着渐渐远去的曾经生死战斗过的地方,油然产生一股依依不舍的惆怅。再见了,那拉口!再见了,天保船头!故乡在向我们招手。


车到麻栗坡县城,我跳下车。此时,在我脑子里最重要的事,给家里发电报。冲进邮电局,写下了---11日下阵地,这5个字!然后,到百货大楼倾尽身上所有的钱,买酒买烟。今晚我们都想喝醉!中午11:30我们再度来到南温河,在老地方按营扎寨。忙了一阵子,4连的老乡过来了,叫去喝酒。自从他们打完1。28战斗,今天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