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疯战 第一卷 亡命天涯 第3章 风云裂天

江南疯子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0/[/size][/URL] “鸭子,我觉得有点奇怪。我们把那七个小子放倒后,迪厅的保安才跑过来,按理说他们应该一直在大厅里的,反应也应该没这么慢;而且从他们的眼神看,好象认识那几个小子。”龙枫望着车外一闪而过的夜景分析着。 鸭子毫不在意地摇了摇头:“哪有这回事啊?我看你是职业病犯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保安为什么还让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0/


“鸭子,我觉得有点奇怪。我们把那七个小子放倒后,迪厅的保安才跑过来,按理说他们应该一直在大厅里的,反应也应该没这么慢;而且从他们的眼神看,好象认识那几个小子。”龙枫望着车外一闪而过的夜景分析着。

鸭子毫不在意地摇了摇头:“哪有这回事啊?我看你是职业病犯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保安为什么还让我们走?而且还把我们今晚的消费全免了。”

“你没注意到细节而已。保安们绝对认识那几个小子,这点我可以肯定。”龙枫坚持道。

“好了,好了,就算他们认识那又怎样?保安们又没找我们麻烦。不说那事了,他妈的,今天真背运。算了,也没情绪玩了,今晚我去你那睡吧。我们也好久没在一起吹牛了。”鸭子边开车边说。

“哈哈,你不是每天都要有妹妹陪吗?今晚可是没泡到妹妹。就这样回我那里去,你能睡得着?”龙枫笑道。

“什么?你小子当我是花痴啊?我呸!”鸭子斜了龙枫一眼,一脸的不屑:“知道不?我这叫风流不下流,现在男人的最佳生活境界就是我这样的。可不象你这个古板的家伙,除了刑警那一块的事情,好象什么也不感兴趣。我记得你好象还是个处男,不行,过两天我得找个妞给你破了身不可,否则你小子老是把我当成了一个花花公子……”

两人边笑边聊,一会就到了龙枫的住处。把车锁好上了楼,龙枫进屋后把衣服一脱,让鸭子自便,自己去浴室洗澡了。

“你也去冲一下吧。我的衣服全在柜子里,你自己找适合的穿吧。”龙枫从浴室出来后对正在书房里上网的鸭子说。

“别急,别急,等一会。今晚我可能不在你这睡了,看来有点戏。”鸭子两眼盯着屏幕,双手不停地敲着键盘,头也没抬。

龙枫凑近一看,原来鸭子进了本地的一个“同城相约”聊天室,正在和一个名叫“网络情缘”的人打情骂俏,聊得热火朝天。

在与女人交往方面,龙枫现在还毫无经验,用鸭子的话来说他的情商该是负数。也许这和龙枫从小出身的环境以及性情有关吧,所以龙枫看了一分钟后就摇了摇头,也懒得理会鸭子,去了卧室。

龙枫从床头拿出一本薄薄的线装书,打开发黄的书页,翻到了第二页。上面画着一个双腿盘膝、正在打坐的老者,只见老者左手张开,手心向上平平放在腰处,而右手直直地举过头顶,五指并拢竖直向天。画像边写了几个隶体字----“风云裂天第一境星月在天”,下面紧跟着写了密密麻麻的小字,全是对这一式修炼的诀窍。

龙枫是一个孤儿,一岁时被大兴安岭脚下的猎户龙二叔在山道上捡到,随后就随了龙姓。龙二叔一生没有子嗣,在四十多岁时捡到龙枫,当然是兴奋异常,夫妻两很自然把龙枫视同己出,尽量创造条件让龙枫健康快乐地成长。

这本只有八页名叫“风云裂天”的线装书,是龙二叔有一次上山打猎追踪一只野兔时闯入一个山洞里捡到的。龙二叔识字不多,只念过小学,对这个用大篆写的书当然看不明白,只看到上面画了几个图像,猜测可能是什么武功之类的秘籍,于是就留了下来。在龙枫去大学报到的前一天交给了他,说自己留着也是没用,而龙枫既然上大学了,那么今后就得靠自己独自闯荡了,如果能看懂上面的字锻炼一下身体那对学习有益处,如果真能学得个三招两式能防身那就最好不过了,而看不懂的话那就撕了吧。

对大篆,龙枫当然也看不明白。于是在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业余时间里龙枫就专门查找资料研究大篆、四处向别人请教。经过几个月的自学,终于对大篆认识了不少,这本“风云裂天”也基本能通读了。这不看不知道,一看龙枫才大吃一惊,原来这不是一本武术密籍,竟然是一本修炼什么气功的书。龙枫虽然小时候和大多数人一样,听惯了神仙鬼怪的传说,但随着年龄和文化知识的增长,对所谓的神仙鬼怪之说早就不相信了。在大学的头一年里,龙枫曾经多次和同学辩论过这世界上有没有那种超自然力的存在,他的观点当然是否认的。可当别人举出曾经发生过的无法解释的现象、甚至气功的真实存在,问气功是不是也属于超自然力时,他只有闭嘴、落荒而逃了。那些无法解释的现象没有亲眼见过倒还好说,可以用道听途说来反驳的,可是对气功龙枫确实没办法解释它的存在。因为有个大家都亲眼见过的活生生的例子-----在刑警学院,有一个教师不仅精通散打、擒拿,而且气功也练了有二十多年,曾经在学校举办的晚会上多次表演单掌开石,铁枪刺喉什么的,捏一块砖象捏一块豆腐一样容易。

在读完全书薄薄的八页纸后,虽然很多地方还不是太明白,但龙枫立即开始了另一项学习----找医学方面的书,弄懂身上的经脉位置。原来这书上所说的是一种比气功更厉害的功夫,叫作“风云裂天”。按书中第一页所说,“风云裂天”本分为七层境界的,可不知怎么回事,书上只描写了四种境界。但只这四种境界,按书上所说,全部练完后那也够吓人的了:第一境“星月在天”,分为三个层次,修炼完后,体内会有一股量存于丹田,按口诀运用恰当,那么单掌断砖裂石是小菜一碟了;第二境“风云乍起”,修炼完后,发力后可以自掌心生出一股力量,劈向树木的话,碗口粗的树木瞬间即断;第三境“狂风飞云”对修炼者来说却是一种质的变化,修炼完成后能让人凭空跃起三米多高;第四境“风啸云腾”却是一种借助自然界日月星辰的力量,通过身上的经脉引渡到自身,然后储存起来,而且修炼者在这时候也能腾空十米高度了,并且发力攻击时其威力“开山裂石,顿为齑粉”。

对书上所说虽然不知道是否真的,而且对书的作者就凭这几层境界就敢称“风云裂天”,龙枫是不以为然的,甚至推断作者说不定就是个骄横、坐井观天之人。不过反正是抱着一种好玩和试试看的心理,而且他还有个野心-----万一是真的,即使自己只能修炼到第二境界“风云乍起”,那么在学校里、甚至在今后的刑警生涯中,也足以傲视周围的人了。

第一年两个学期全部用在学习大篆、古文和经脉上了,真正的学习是从大二开始的。可是直到现在,三年多时间过去了,还没有突破所谓的“星月在天”,但龙枫却丝毫没有气馁,反而练得更加勤快了,因为他发现了一个秘密-----自己在这三年的练功中虽然还不能在丹田处发出一股力,但身体的灵活度却越来越强,反应更是越来越敏捷,而且总觉得丹田处有股若有若无的气体存在,只是自己按照书上的诀窍想发力出来时却毫无所得。

除非生病了,三年来的每天晚上和早晨,龙枫都要各自练功两三个小时不等的。今天也不例外,在把书上早已烂熟于胸的文字又看了一遍后,龙枫把书放回了枕头下面,正准备跌坐下来练功时,却听到卧室里传来鸭子肆无忌惮的声音:“喂,你好。嗯,你说什么?我的声音低沉而有男人味?哈哈,等你见到我后,那肯定会认为我更有男人味了,不仅帅,而且酷,男人味能把你熏晕了……”

龙枫只好站了起来,走向书房:“鸭子,我说你在和谁说话呢?声音小点……”

鸭子朝他摆了摆手,依旧对着手机说:“哦,没事,没事,我一个哥们。嗯,嗯,你不相信会被我的帅气和男人味给熏晕?那好,我们试验一下,告诉我你在哪儿。哦,好的,你在那大楼门口等我,十分钟后我们就会见到了,我开的是辆白色的宝马车。好,不见不散!”

“要不,我们一起过去?”鸭子有点不好意思地望着龙枫。

龙枫不置可否:“嗯哼。我记得一个小时前某个人还说自己不是花花公子,今天没情绪泡妞了,要和我好好地聊聊的。难道我记错了?”

鸭子把眼睛紧紧地闭了一下,随即又睁了开来:“别这样嘛,反正今天是周末,大不了我们一起去。不,我现在就打电话叫个妹妹出来,我们四个人一起去玩。”

“算了,你自己去吧。”龙枫伸手阻止了拨手机的鸭子,“不过你要记得,下次来我这一定要把今天答应的一箱‘大中华’带来。至于你小子见色忘义的举动么,我也习以为常,见多不怪了。”

鸭子手指龙枫: “什么?一箱‘大中华’?今天你可没当翻译,你……”

龙枫撇了撇嘴:“是你没给我当翻译的机会,更何况你现在又见色忘义了,没找你要两箱就算不错了。”

鸭子头也不回地往外就走:“疯子,算你狠!一箱就一箱!现在没时间和你扯,过两天我一定找个妹妹把你的处男之身给破了。哈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