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权恶?心恶?

今天单位同事说有押款车武装保安开枪射杀储户,回家后在网上搜索“保安开枪打死储户”,条目还很多。事情的经过就不在这里复述了,这里只随便说说感受。


是什么给了武装保安射杀储户的胆子?是枪!因其合法地持有枪支就有了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开枪杀人的权力,所以是手中枪给了他杀人的胆量。枪在这里就代表了这个保安异于他人的权力。若他没有枪,只是一个小区保安呢?呵呵,小区保安与住户发生对抗的事情很多,没听说有这次这样二话不说抬手就杀人的事情。就算是没枪也没见过保安二话不说拿刀砍人的。若此人不是保安,只是一个小公司的普通员工呢?呵呵,打一次架都是很希奇,更别说杀人了。这里看来持枪的权利是恶行的根源,真是这样么?


金钱是万恶之源,恶的不是金线,恶的是人性。女人是祸水,祸的不是女人,是不为天下苍生计的本性。表面上看来若这个保安是普通人,很大的可能就不会是个恶人,其实恶性己在他心中,只是没机会展现一下罢了,在这里枪只是他恶性膨胀的诱因,恶性才是他恶行的根本原因。


在报道中看到这么一段话“警察有《警察法》管,保安呢?警察都是警校毕业,保安的素质良莠不齐”,搞得好像有《警察法》管着警察就不会违法杀人。


任何权力部门都有规范其成员的条例或规章制度更或是律法条文,心中存着善念的人会比法规要求的做得更好,心中有着恶念的人只会去想钻法规的漏洞。接近二十年前对干部(那时好像不叫公务员)的受贿规定是一次收受超过一百元为受贿(对当时的具体条例俺不清楚,这都是听别人说的),低于此数额的礼物被视为正常人情往来(人情往来也确实是人际交流中的正常部分,就是美国也没有禁止朋友之间互赠礼物),接受者不得收受现金。各位知道是怎么解决“行贿”和“受贿”(加引号是因为按法规这些确实不能算行贿和受贿)的问题的么?简单。当时红塔山香烟11元一包,送礼者买一条是110元,送一条就是违规,这好办,送礼者自己拿一包,剩下9包正好99元,送礼者安心,收礼者怡然,大家都决无半点愧疚。且条文没有规定不可以收受同一人两次以上的“人情往来”。大家知道当时的99元是什么概念吗?一般工人一月工资就只能买两条红塔山香烟。在这个里面你能说没有监督吗?不能。他们就是怕监督才送了9包红塔山,否则何必那么费事?可能有人会说:把法规定的再细些。呵呵,法规经过多年发展,关于受贿的条文比以前是强化许多了,但是能禁止人正常交流的赠送吗?还是不能。所以上面的办法还是有用。不过现在行贿者的目标高了,受贿者的要求也高了许多,再也不是普通工人月工资就可以计算的了。收受贿赂难吗?不难。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5000年的智慧,你就是再复杂的法规也一样能找出漏洞。这不,现都有“合理避税”的名词了。呵呵,俺不是逃税,俺是合理避税。跑了,转到收受贿赂上来。据说现在有受贿者会买一些二、三流或不入流书法家或画家的作品,因其市场价很低,然后受贿者拿到拍卖市场拍卖,行贿者找托以极高的价格买下,因买卖自愿,不构成犯罪,就算司法机关来问,收购方也可说:俺投资啊,且俺和出售者没任何关系(书画市场确有人专收二、三流作家的书画作品,就是想等他或名气大了,或前辈都没了,或作家本人死了,这样其作品就可能升值)。你说没有监督他们搞这么麻烦干什么。再说了,黄金有价玉无价,送一块玉石司法机关怎么估价?只有那些个呆瓜才直接收受现金,现在高明的收受贿赂者其行为都是披着合法的外衣的,是可以公开的。当然,可能有更绝的点子,俺经济活动不多,都是听别人说的,具体内情不太了解。


法律监督、舆论监督、民主政治监督真的能根治腐败吗?美国律法监督不可谓不细,美国的舆论监督不可谓不严,美国在全球的典范―两党民主政治监督不可谓无为。可搜索“美国州长受贿”出来的条目也不少,搜“美国国会议员腐败”条目也很多。大家不信可以搜搜看。当然,大家可以说这是美国各项监督在起作用。呵呵,难道中国的腐败分子是自己良心发现去自首的?中国的腐败分子也是各项监督挖出来的。当然,中国的腐败分子还没有全挖出来的。可是美国的各项监督就能保证挖出所有的腐败分子吗?俺看未必。看看这个案例。美国伊利诺伊州前州长乔治.赖安曾因坚决废除死刑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但10多年前的一起车祸竟然揭露出他的真实面目,他原来是一条贪污腐败的“大蛀虫”。这个案件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如果没有那起车祸,这个“大蛀虫”就可能不会被曝光。多么不幸,车祸造成一家6口死亡。多么万幸,一起车祸挖出了一个隐藏多年的腐败分子。监督在此人身上有效么?在此次事故之前还有另三人死亡的车祸与乔治.赖安有关,美国警察有机会却没能抓住机会把他及早地揪出来。若没有最后一次事故乔治.赖安的恶行就可能被埋藏一辈子,当他被捕时已经69岁了。其实腐败行为大都极其隐秘,也有不少披着合法的外衣。抓出来了,不代表监督有效,不代表就抓全了。没抓出来,不代表管理有效,不代表就没有。中外皆是。


法规不可能订立的很完全,总有空子可钻。就随便举一些网络上污辱人的话的例子,看看能把版规订正到什么成度。比如,“他妈的”是骂人,哪“TMD”是骂人吗?你说是。那说“TMD”的人完全可以说这是美国战区导弹防御体系的英文缩写,更可以说是“甜蜜的”拼音头字母。你若说不是。晕S,这可能吗?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定性某人是“坏人”就涉及污辱,哪“坏淫”呢?可能是坏蛋淫贼的意思。哪“HR”呢?更或是“HY”呢?还有另一种情况,一个很长时间没来军团大院的甲,说自己遇到什么困难,乙接过话头说:你“RP”不好,甲询问“RP”是什么意思,乙说就是“人品”,甲勃然大怒,立即告到了军法处,给甲解释说现在流行的玩笑用语就是说“你RP不好”,甲不信,又向几个人询问了一遍方才相信,第二天乙与其他人正常聊天,甲上来就说:“乙,你RP不好。哈哈,偶这是开玩笑”。一般分析,甲的行为是故意报复,可有证据证明甲是故意报复吗?没有。最后大家哈哈一笑,各自散去。你女友笑骂你是“猪”和别人骂你是“猪”,在你内心感受一定不同吧。看看,有时判定是否恶意污辱还要考虑到两人关系、前后语意,法规可能订的这么细致吗?不能,否则制定法律的人累S,用法的人也会累S,大家都累S。


不正当的权利行为很多都是隐秘的,有效监督谈何容易。大家以后可以看看腐败案曝光的过程,很多腐败案的曝光往往是某个看起来不相干的事情引发的。在美国可能是一起交通意外,在中国可能就是一起工程事故。然后监察机关抽丝剥茧、寻根溯源才能使案件得己真像大白。有些案件若不是当事人告发,可能就一辈子无法曝光。就比如以前说的某教授接受异性的性贿赂,其贿赂行为的曝光是因为其接受性贿赂时有无关的第三方在场?当然不是。若不是第二方告发,俺们还能在俩月后,像“拉链门”中的美国特工潜入莱温斯基的闺房偷取蓝色短裙那样潜入第二方的宿舍偷内裤?不能。要是有证据指向第二方,那就直接派制服警察去搜就是了。就算有证据证明第二方一贯学习不良,你不带人家临场超常发挥?再不济教授说眼花看错了总可以了吧。所以监督是制止不当权利行为的一个方面,不是根本。要制止不当行为应大力加强道德教育,使人人心中向善才是根本。


春秋战国时期的“拒鱼宰相”公仪休说拒鱼正是因为喜鱼,若不拒鱼,将来事发后就不能食鱼。现在拒鱼就是为以后长长久久的食鱼。他拒鱼其实是惧法,他若生于乱世,律法监督失效,谁能保证他还能拒鱼。他比东汉“悬鱼太守”羊续在道德自律上差了一个档次,更比不上晋代“酌贪泉而觉爽”吴隐之。假如他们都处于“天知地知”的境地,面对巨大诱惑谁更可能受贿,这不是明显的么。


当然惧法总比没法惧的好,所以各项监督也是不能少的,这里主要是想说的是,监督是枝,道德自律才是根本。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腐败从字面理解当然就是腐烂败坏变质。自然界中很多东西都会腐烂败坏变质,我们当然可以用技术把尸体制成木乃伊,将钢铁涂上防锈漆,把食品真空包装或放进冰箱,这些都是用外部手段阻止它们腐烂变质,不仅代价巨大,有时还不能保证它们长久的不会腐烂变质。自然状态下有一个东西不会变质,那就是我们常见的蜂蜜。最近有科学家指出蜂蜜不腐是因为其含有天然的抗生素。“打铁也要自身硬”还是有道理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