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疯战 第一卷 亡命天涯 第2章 迪厅斗殴

江南疯子 收藏 1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0/[/size][/URL] 下午四点左右,省、市联合专案组,又叫“10.14专案组”,在市公安局大会议室里就宣告成立了。作为一个进入刑警支队才三个月时间的“新人”,龙枫是没资格参加会议,也知道自己是无缘进入专案组的,所以从案发现场回来,等钱正去参加案情分析会后,龙枫和同事们就案件各自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但谁都没有说服谁,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0/


下午四点左右,省、市联合专案组,又叫“10.14专案组”,在市公安局大会议室里就宣告成立了。作为一个进入刑警支队才三个月时间的“新人”,龙枫是没资格参加会议,也知道自己是无缘进入专案组的,所以从案发现场回来,等钱正去参加案情分析会后,龙枫和同事们就案件各自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但谁都没有说服谁,于是只好兴致索然地和老刘、刘大明在办公室里专心整理昨天抓获的那个飞车抢劫犯的案卷。

下午五点十分,钱正开完会后,面无表情地回了自己里间的办公室。

“钱队,昨天抓获的那个飞车抢劫犯的案卷在这里,我和老刘已经核实过了,你看一下吧。”龙枫敲了敲门,把一摞厚厚的卷宗放在了钱正的办公桌上。

“好,放这里吧,我等会看一下。”钱正在电脑上忙着什么,头也没抬:“对了,让大家等我十分钟,都不要出去,等会有个事情宣布一下。”

“好的。”龙枫带上门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钱正走出了自己里间的办公室,“兄弟们暂时放下手里的活,有个事情要宣布一下。”见大伙全都面向自己等待下文,钱正才继续道:“下午我参加的会议上,已经成立了省、市两级联合的‘10.14专案组’。我们大队除了我本人,陈进也是专案组的成员。在座的除了小柳今天上午值班没有去现场外,大伙全去看过现场了,在这里我想宣布一条纪律:对现场勘察的情况,大伙严格保密,不准对外透露半点消息,否则让我知道后别怪我不客气。10.14案的影响太大,据科技信息处下午的通报,各大门户网站都有消息了。甚至有了一些具体信息,说什么从现场勘察情况看,凶手是个职业杀手,在现场根本没留下指纹、脚印等有用的证据。虽然这消息是真的,但当时进入现场勘查的不只是我们二大队,所以也不能说是哪个人干的或者是谁无意中透露的,但这事情局里会追查的。好了,要说的就是这些,散会!”

下班后在街上随便吃了碗蛋炒饭,龙枫和往常一样回到住处后立即打开了电脑。上网浏览了一会儿新闻,果然发觉几大门户网站有了K省私企协会副会长全家被杀、被肢解的消息,跟帖回复的人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是情杀,李长亮肯定因为和某人为了女色争风吃醋被人灭了;有的说可能因为生意上的事情,而且这主谋很可能是中原市本地人,李长亮肯定因为抢了一些人的生意而被人给杀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龙枫靠在椅子上,两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凶手经验丰富,穿了一种特制的鞋、戴着手套作案的,所以现场根本没留下指纹和脚印;而凶手进入屋里又是用‘万能钥匙’打开门的,先是两刀直接割断了李长亮和他夫人的脖子,然后进入李华的房间同样是一刀割断了脖子。杀了三个人后,还不解恨,竟然不急不慌地对尸体进行了肢解。一刀割下脖子,可见此人的腕力不是一般人可比,出手准又狠;而割断脖子后又进行肢解,面对如此血腥场面还能不留下有用线索,说明这家伙不仅对李李长亮一家非常怨恨,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嗯,这家伙绝不是个简单人物,肯定是职业杀手!”

龙枫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但如果是职业杀手的话,怎么会和政协常委有多大的怨恨呢?嗯,虽说被人聘用的可能性大点,但那墙上留下的几个血淋淋大字又好象是他自己心里怨恨而写上去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呢?如果李长亮一家和他本人没什么过节、怨恨,那只有一种可能发生了-----故意留下的那几个字也是他接受任务中的一项……”

虽然不是专案组的成员,但龙枫对万物探根寻源的天性此时又再次表现出来,这也是他的“便宜师傅”钱正对他一直非常欣赏的地方----钱正认为这是一个优秀刑警必备的素质之一。

“您的电话!您的电话!”手机的响声把龙枫从推理中惊醒了过来。一看号码,龙枫笑了起来:“鸭子,你在哪儿呢?”

“疯子,今天周末,没什么任务吧?我马上来接你,去新开张的‘飞天’娱乐城玩。那儿的迪厅音响特棒,全是从美国进口的正宗货。”

“我今晚……”龙枫对着手机无奈地摇了摇头,电话已经挂断了。鸭子说话做事从来是火急火燎,只是有时候干脆利落的让人哭笑不得。今晚龙枫本想好好地推断一下10.14案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外号叫“鸭子”的王晨是他大学时的一个宿舍的哥们,因为快人快语,生性乐观而又废话连篇,所以被大伙一致赠送外号“鸭子”,而龙枫自己则被人称为“疯子”。不过鸭子毕业后没干警察而是子从父业,进入了家族的“天下集团”做了个部门经理,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报考警察学校纯粹是年幼无知头脑发热激素分泌过多下的冲动行为。得知龙枫被“下放”到中原市后,鸭子是最高兴的一个了。龙枫来到中原市公安局报到的当天,鸭子就把多年前王家买下的一个小套房的钥匙交给了他,说这套房子平时空着也是空着,让他住下来还可以废物利用,也给他节省了一笔开销。

“你小子才半个月不见,又换车了?”龙枫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鸭子递了根烟给龙枫:“一个星期前,我自己做成了笔生意,赚了点小钱,这宝马就是全部所得了。怎么样,是否比原来的那个气派点?”

龙枫把烟点着了:“我对车没研究,气派不气派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小子换车和换女人的速度差不多,这该是三个月来的第四辆了吧?今晚我本想休息一下的,却被你小子不容分说地给糊弄出来了。”

鸭子起动了车子,“哈哈,疯子,电话里你说在房里,那你今晚肯定没什么事,但你小子刚才肯定闷在房里推理今天的案子了。不是你的工作,你非要自讨苦吃,那还不如出去玩玩。”

“什么?今天的案子?”龙枫瞥了一眼鸭子。

点了点头,鸭子哈哈大笑起来:“疯子,别忘了我在学校虽然不是优等生,但好歹也混了四年,这点分析能力还是有的。今天发生的惨案已经家喻户晓,而如此重大案件,你这样一个才从学校毕业不久的小警察是根本没资格进入专案组的,但你小子又是天生干刑警的料,在学校时候就因为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让老师都怕你了。所以么,你今晚肯定会把自己闷在家里去冥思苦想了。”

想到下午钱队说的话,龙枫不想谈什么关于案子的任何话题,即使鸭子是铁哥们。见车子离开了市区繁华地段,往东郊方向跑,于是转移了话题:“你电话里说的‘飞天’娱乐城竟然在郊区?”

“也谈不上是郊区,应该是市区边缘地带。娱乐城占地面积很大,市区的繁华地段哪里还有位置呢?娱乐城的老板是海龟,很有头脑,据说有两个博士学位。娱乐城集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而不是单纯的迪厅。上次和一个朋友去玩过,迪厅里面的设施确实非常豪华,音响设备也绝对一流,从装饰材料到音响全是正宗的美国货,而且里面领舞的也是几位美国倩妞,身材特棒!陪舞的也全是二十来岁的倩妞。”说到最后一句话,鸭子的两眼已经贼亮了。

“你小子天生的纨绔子弟,风流好色。真是想不通你当初怎么报考了刑警学院。即使激素分泌过多,甚至内分泌失调也不至于有那样的行为啊。”龙枫咕哝着。

“别提那茬了,虽然我现在依旧对警察叔叔万分崇敬,但我却不适合干那个行业。否则依我聪明绝顶的头脑,把在学院的几年时间用来做生意的话,早就大发了。嗯,到了。”鸭子说着把车停在了一栋楼顶完全被闪烁的霓虹包围的大楼前,“飞天娱乐城”几个大字赫然在目。

车刚熄火,就有服务生跑过来打开车门,接过鸭子的车钥匙同时给了他一个牌子,然后把车驶向了大楼右侧的停车场。在两个十七、八岁小姐的欢迎和笑脸中,龙枫跟着鸭子走进了大厅正面的电梯口。

“啊,这里装饰材料隔音效果不是一般地好,而是非常好。”推开大门走进迪厅后龙枫赞道。

“哈哈,我没夸张吧。”鸭子笑道,“疯子,我们到二层找个位置先坐下喝点东西再说。”

点了一个果盘和两札生啤,两人边喝边聊着。

“疯子,我没说错吧?高台上领舞的那个美国妞身材、脸蛋都特棒吧?今晚我们不回去了,你等会陪我去后台找人问一下,如果帮我把那个外国妞泡到,我送你一箱‘大中华’如何?”鸭子提议道。

“帮你泡妞?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还用我帮吗?再说我也不认识那老外。”龙枫顿了顿,“哦,你小子是怕自己的英语不行,无法沟通是吧?你今天约我来这,也不是为了让我放松,而是预谋好的,让我给你当翻译是吗?我说你怎么好好地叫我和你来这地方呢,你小子原来早就居心不良了。”

“居心不良?别说的那么难听,好不好?当然,下次你想泡哪个妹妹,只要你说一声,我是随叫随到,OK?”鸭子怪笑道。

“谁叫我误上贼船呢?也只有如此了。不过事先说好了,我只负责翻译,你可别拿我警察的身份吓人,我的职业你也不能透露。”

“好!我们也下去运动一下,热热身吧。”鸭子站了起来。

看着大舞池里随音乐疯狂扭动的红男绿女,龙枫也来了兴致:“今天正好是周末,反正是你买单,走吧。”

等龙枫跳得一身臭汗想回到座位上休息一下时,鸭子却说自己还没跳够,让他先上去。

“这小子天天如此灯红酒绿,怎么还不厌倦反而乐此不疲呢?”龙枫回到座位上,看了一眼大舞池里不知疲倦的男男女女自语着摇了摇头。

作为从小被猎户收养的孤儿,几年的中学和大学生活让他接触到了城市里的生活方式,对这样的娱乐场所虽然谈不上反感但龙枫也不觉得如何有趣。

“砰”、“砰”、“啊”、“啪”、“噢”……虽然音乐声震天,但正在吸烟发呆的龙枫还是听出了音乐中的杂音,往下一看,只见正在跳舞的人群中发生了骚乱,有个人平平地飞了出去,人群的中间有几个人正在拳打脚踢,其他不相干的人纷纷叫着往外跑去。

“不对,鸭子怎么和人干起来了?”龙枫仔细看去,却发觉斗殴的人群中有鸭子,而且看情形围在鸭子周围的七、八个小子肯定是一伙的。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龙枫跑下楼梯,一拳一脚放倒两个人,冲到了鸭子身边。

“疯子,刚才我没注意踩了黄发小子一下。”鸭子指着左边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家伙说道:“已经说过对不起了,可是不管用,他竟然给了我一拳,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了。”鸭子边说边用手推拿着自己的胸口,刚才的混战胸口挨了两拳。

“拷!又来了一个送死的。兄弟们,掏家伙上!先把这小子放倒在说。”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家伙叫道。身高一米七五,身材还有点偏瘦的龙枫,在他们眼里可比身高一米八、魁梧壮实的鸭子容易对付多了。

龙枫往左边一冲,“啪”地一下,一个擒拿就把正准备从屁股后面拿刀的家伙放倒了,人同时往前一跃,凌空飞起,右脚就向那个小辫子踢去……

“怎么样,疯子,虽然比不上你这散打第一名,但我的功夫还没落下吧。”鸭子对自己能放倒三个人还是很满意的,虽然自己的手臂刚才被一个家伙给划破了点皮。

不到三分钟,两人就把身边的七个家伙给放倒了,而此时手持电棍的几个保安也跑了过来。一声不吭地把躺在地上的七个小子给扶着送了出去。看保安的神态,该是认识这几个小子的。

一个看似领头的保安说道:“两位先生,刚才实在不好意思。经理刚才吩咐过,为表示歉意,今晚你们的费用全免了。”

“哦,那代我谢谢你们经理。”鸭子笑了笑,随即又摇了摇头:“唉,今晚我的计划泡汤了。疯子,我们回去吧。”

在龙枫和鸭子大打出手时, “飞天”娱乐城十二层董事长办公室里,一个二十六、七岁左右,皮肤白晰、外表斯文的男人通过闭路监控系统正好看到了迪厅里发生的一幕,“这小子竟然也在这里?难道分配到中原市上班了?”

“怎么,公子,难道您认识那两个小子?”一个大腹扁扁的中年人恭敬地问道。

“你给我查一下那个大块头的小子是什么背景,另一个么,查一下他现在的身份。另外,今晚伴舞的女人中,有个瓜子脸而长发披肩的,你把她和领舞的那个美国妞一起叫到我这来。”年轻男子吩咐道。

“好的,我这就去办。”中年人起身离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