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青藏 第六章 血色樱花 第十节 战争状态 一、正式宣战(一)外交风云 2、北京特使

湘人李陵 收藏 6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URL] [内容简介] 日本对华宣战,俄罗斯这头北极熊看到了一块肥肉。但中国政府特使来到莫斯科,也让克里姆林宫伤了一下脑筋。很明显,中国政府是想借中俄睦邻友好条约签订N十周年之机,告诉俄罗斯;虽然中日开战了,俄罗斯也不要从后面下刀子。 前文书已经说到,俄罗斯用于防卫北约的西集团军群,已经按计划东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868.html


10、战争状态 一、正式宣战(一)外交风云 2、北京特使

在麻生重新飞往韩国汉城的同时,中国政府外交特使杨明远也上了飞往莫斯科的飞机。之后以要晚上就走,那是因为时差问题,在傍晚时间走,明天一早就能赶到莫斯科。

上午刚上任的日本外相麻生四郎立即就飞往了韩国,目的不言自明,为的就是想探探韩国的口风,或者是为了拉拢韩国,虽然中国政府并不担心韩国会改变主意,在东北亚,中国也不是没有担心的事。

那就是俄罗斯会不会插一扛子呢,这样一来,事情就复杂了。

过几天就是《中俄睦邻友好条约》签订N十周年了,俄罗斯有没有意愿再续签呢,如果续签的话,就说明俄罗斯还没有南下的主意,如果俄罗斯不愿意续签这个条约,那就要早做准备了。

在杨明远出使前,中南海曾为此事专门召开过一次常委会议,专门讨论这一问题。在会上,有两个不同的观点发生了不太激烈的碰撞。

“但是,请不要忘记了1939年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订才几年,德国就大举进犯苏联了,国与国之间,应该是只有利益,没有诚信的。还有,请别忘了,俄罗斯虽然早就是个二流国家了,但他的野心仍在。”在中南海的讨论会上,国务院总理在几个人发完言后说。

“特使还是要派的,先摸摸他们的底再说。”总书记欠了欠身子说。

“我看,除了先派出特使之外,过几天我也去一趟,借庆祝条约签订N周年之机,看看他们的态度。”总理主动要求出访俄罗斯。

“行啊!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其他意见,如果没有其他意见了,那就这样吧。”总书记扫了一眼会场说。

“我看,既然有苏德条约的前车之鉴,总理就不要去了吧。现在国内的事也是太多了,就说这移民西部吧,许多人就是舍不得家里那一亩三分地,难度很大啊。”副总理有些为难地说。“反正咱就当他们不履行条约来办吧。”他补上一句。

“话不能这么说,他们如果能够续签的话,那也给我们争取到多一点的时间吗,现在国内问题固然重要,但国际问题似乎更重要一点。”总理不太同意副总理的观点,两人都是常委,虽然职务不同,但发言权是一样的,表决权也一样的,就看一件事情有几个人赞同,有几个人反对,少数总是要服从多数的。

最后,先派特使去莫斯科,看情况再决定总理要不要去的决议占了上风。

在飞机上睡了一觉,好不容易才把时差调整过来的杨明远,走下飞机舷梯的时候,看到的是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的文化参赞武功。对外的名义,杨明远是中俄互办国家年的负责人,属于文化参赞来接机,俄罗斯方面也来了一个文化部的副部长来迎接他。

“武功同志,请尽快安排我与俄罗斯总统见面的事宜,越快越好,国内在等我回信呢。”杨明远一下飞机,就稍稍避开俄罗斯人,轻声用中文说。

“放心吧,俄罗斯总统已邀请你共进午餐,你稍事休息会,大使也有情况要跟你汇报。”武功也小声对他说。

听到这,杨明远放心了。

来到大使馆,大使刘海德向杨明远汇报了俄罗斯纪念中俄睦邻友好条约签署N十周年的准备情况,其他活动到是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但就是有一个情况出现了变数,那就是俄罗斯总统和总理以及国家杜马和俄罗斯议会的主要负责人,届时都不会出席这次纪念活动。而这次纪念活动也基本由官方主办,降成了民间性质。俄罗斯方面改成了由俄罗斯中俄友好协会来承办此次活动。

“这是一个很值得注意的动向,往年这类活动都是由俄罗斯官方主办,中俄友好协会协办的,要不是总统出席,要不是总理出席,最起码也有国家杜马或议会主要负责人参加,看来,国内的忧虑也不是没有道理。”杨明远插话说。

“不过,俄总统办公厅给出的答复很模糊,总理办公厅给出的答复也很模糊,不说来,也不说不来,但看由中俄友好协会来主办这件事上看,九成是不会来了。”刘海德分析说。

“也就是说,他们在有意冷淡这件事,但不办的话,就直接戳穿了他们的用心了,应该是这样吧?”杨明远问。

“我想应该是的,国内要早做准备了。”刘海德若有所思地说。

“而国内的意思,是要大张旗鼓地办,高规格地办,让全俄罗斯人都知道,中俄签有睦邻友好条约,要挤时间给国内,就要挤俄罗斯,让他们迟点动手,等日本问题一解决,就不怕了,虽然现在我们可以两线作战,但能稳住一天是一天,能多拖一天是一天,单线作战的压力也要轻得多呢。”杨明远给刘海德托出了底盘,这也是国内要他告诉刘海德的。

“现在你以特使的名义来了就好办一些了,可以给俄罗斯方面一些心理压力,让他们不至于马上爆发。”刘海德说。

“我来也只是暂时缓解一下,主要还是要看国内的态度和决心。你们使馆方面,也要多注意一下俄罗斯民间的动向,随时向国内汇报。我带来一部新的密码机,以后就用新密码。”

杨明远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像火柴盒大小的东西递给刘海德,并告诉了他使用的方法。

日本对华宣战,俄罗斯这头北极熊看到了一块肥肉。但中国政府特使来到莫斯科,也让克里姆林宫伤了一下脑筋。很明显,中国政府是想借中俄睦邻友好条约签订N十周年之机,告诉俄罗斯,我们是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并借机向俄罗斯表达一下;虽然中日开战了,俄罗斯也不要从后面下刀子。

前文书已经说到,俄罗斯用于防卫北约的西集团军群,已经按计划东移,这引起了中国政府的忧虑。虽然俄罗斯已经通报给中国政府,这只是为了防备日本,但中国政府的忧虑并没有因此消除,现在,日本对华宣战了,却没有对俄罗斯宣战,而俄罗斯的西集团军群,却仍然移防到了乌拉尔山以东地区,再往东移几天的路程,就可以对中国西北地区构成威胁了。

再说,俄罗斯在蒙古国与中国的第一回合较量中败北,会不会乘机对蒙古国下手,抢占地盘呢,如果俄罗斯大军进入蒙古,威胁就到了眼前了。苏联时期,大批苏军士兵驻扎在蒙古国,对那里的情况了如指掌,而接替了苏联利益的俄罗斯,不会不知道蒙古国的情况。

蒙古高原地处东亚内陆,东界大兴安岭,西界阿尔泰山脉,北界萨彦岭、肯特山、雅布洛诺夫山脉,南界阴山山脉,包括蒙古全部,俄罗斯南部和中国北部部分地区。大部为古老台地,仅西北部多山地,东南部为广阔的戈壁,中部和东部为大片丘陵。高原面平均海拔1580米,地势自西向东逐渐降低。较大河流有色楞格河、克鲁伦河 、鄂嫩河-石勒喀河、海拉尔河-额尔古纳河-黑龙江等。较大湖泊有乌布苏诺尔湖、库苏泊、吉尔吉斯湖 、哈腊乌斯湖和哈腊湖 。温带大陆性气候。冬季严寒漫长,夏季炎热短暂,降水稀少。但随着全球性气候的剧变,蒙古高原会逐渐变成适宜人类居住的一块大陆。而蒙古国的政治、经济、军事一直不够强大,夹在中俄之间,成为了两国的缓冲国。

日本对华宣战,俄罗斯就看中了机会,想一举占领蒙古国,让其变成俄罗斯的一个邦。反正这个国家,俄罗斯不占,迟早会让中国占去,不如就先下手为强。

但是,中国政府的特使来了,这本身就带着一种信息,说警告也好,说婉言相劝也好,而且,这个特使原本是上海首富,这也说明,中国要告诉俄罗斯的是,中国现在不仅有钱,也有一切实力来警告俄罗斯,不要轻举妄动。

如果日本不对华宣战,俄罗斯此举还有点借口,但现在的问题是,日本对华宣战了,却没有对俄罗斯宣战,而俄罗斯的西集团军群再往东移,其用心不就成了中国的一句成语;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几十万大军,让日本天皇的一纸宣战书困在了乌拉尔山以东地区,东进不行,退回去更不行。日本对华宣战,其实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可以把中国的军事实力消耗掉,让俄罗斯有机可乘,另一方面,又把俄罗斯西集团军群东进的借口封了。而没有西集团军群东进相助,没有谁有把握一举占领蒙古而不让中国有还手之力。

克里姆林宫里已经灯火不灭好几个通宵了。总统、总理及内政、外交、国防等一帮人已经熬得双眼红肿,吃不下,睡不着,个个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中国政府特使已经出门朝这来了。”一个秘书上前小声对总统马里奥夫说道。

“来就来吧,难道说他能把咱们六个吃了不成,哈哈!”马里奥夫抬起沉重的脑袋说。

“我到是刚刚想到一个借口,就说是两个集团军群换防,只要到了地点,咱就来个防而不换,那时中日也可能打得正热闹,他能拿我如何。”总统安全秘书凑到总统面前说道。

“这么大的集团军群换防,你以为中国人是小孩子,不过,现在也没别的借口了,就按你说的办吧,还有,那个什么条约签订N十周年的庆典,你还是要去一下,免得让中国人生疑。”马里奥夫对总理亚娃科夫说。

“这个没问题,我就给他们一个小时,这已经足够做给中国人看的了。”亚娃科夫淡淡地说道,然后把手里的酒一口喝掉,接着说;“今天就到这里了,那个中国特使我去会会吧,大家也都累了,休息吧。”

杨明远见过俄罗斯联邦总理后,转达了中国政府和人民对俄罗斯人民的亲切友好的问候,也传达了中国政府对中俄睦邻友好条约签订N十周年的祝福,希望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下去。

亚娃科夫也请特使先生转达他对中国人民的美好祝愿,希望中国人民能战胜一切困难,打败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早日过上和平的生活。

亚娃科夫还请特使转告中共中央,俄罗斯西方集团军群开赴东西伯利亚,只是为了和原来的驻军进行换防,没有任何其他的目的,让中国人民一心一意对付日本,中俄两国的友谊万世流芳。而且,为了表示这种友谊,在庆祝中俄睦邻友好条约签订N十周年的大会上,他将进行主旨发言,并邀请中国国务院总理访问俄罗斯共同出席这一盛会。

烟雾弹放了一颗又一颗,亚娃科夫竟觉得脸上发光,几天来的疲劳一扫而光。

杨明远转达完中国政府的意思后,就不再说话,而是一直在用心地倾听着。并不时给亚娃科夫送上一个会心的微笑。

最后,亚娃科夫对杨明远说;“特使先生也是俄罗斯人民的老朋友了,为了中俄间的事务经常往返于中俄之间,为中俄两国人民的友谊,做出了不朽的贡献,希望特使先生再接再厉,为中俄友谊再做贡献。”

亚娃科夫的一通废话,丝毫也没有涉及到续签中俄睦邻友好条约的事,但是,却抛出了俄罗斯很重视这次庆祝会这一诱饵。鬼才知道,等中国政府总理来了,他们会不会又说些什么连篇鬼话。

在说这话的时候,亚娃科夫心里其实恨得直痒痒,在乌兰巴托,怎么你就活得好好的,而我国的特使罗斯却被日本人给干掉了呢。

“谢谢总理阁下,我会一如既往地为中俄友谊奔走的,直到我的生命的最后一刻。”杨明远话中有话地说。

告辞出来,杨明远回到大使馆,立即向北京进行了汇报。

北京给他的答复是;“你继续以特使的身份参加庆祝会,开完后立即回京,其他的事就让我们来处理得了。”

最后,中国政府总理因为事务繁忙,只得委派特使前往俄罗斯参加中俄睦邻友好条约签订N十周年庆祝晚会。

杨明远参加完这个庆祝会后才回到北京,就听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日本成功偷袭了俄罗斯太平洋舰队驻地符拉迪沃斯托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