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英雄自古披肝胆 开始杀人(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据点里面院子里面很静。

很臭一个院子,充满了汗臭。

很血腥一个院子,地上能看到隐隐的血迹。

很大一个院子,大有作为。

行前听过刘亚军的细细介绍,一干奋勇队员跟着刘亚军边往院子中央走,一边观察着马上的作战地点和自己听介绍后想象的有什么不同。

两三百米的院子,西边是两间大屋,门是木板门,都半开半掩。这就应该是鬼子小队大部分所在的宿舍。

由于背着阳光,里面更加显得很黑,看不清具体情况,但是,在大石庄经过了实弹训练的奋勇队员都开始想象里面是什么床位,鬼子怎么乱七八糟的横躺。

这两间大屋的背后,应该就是鬼子小队长小林单独居住的一个小院。

院子东面有一道影壁,后面应该是介绍的三间监房,长夜奔袭要救的人也许就在里面。挨着监房的是30几个伪警察住的地方。

西面是一排砖房,估计是堆放杂物和物资的地方,岗楼就是依托着这些建筑胡乱建起来的,上岗楼是几段弯曲折上的铁梯。

一行十几个汉子脚步不停,肩上的水桶烧鸡不卸,径自走到了院子中央,额头都有微汗。

刘亚军眼见着方老板跟着一名队员出门去,细细聆听着这大院子里面接近死亡的安静,一干队员全都望着自己。于是面向队员,手臂挥出,大拇指、食指、中指一弹,做了一个发动的手势。

就在这时,据点外面耳朵里面传来震耳欲聋的一声枪响!

但是,没人顾得上这声枪响!

没人拦得住一干长夜奔袭、烈火雄心、杀气腾腾的抗日好汉,莫说一声枪响,现在就是四面长枪利刃,发动起来也拦不住!

水桶担子从肩上抛下,扁担在空中飞舞;水桶由于桶内水流的不均衡受力以各种式样在空中翻滚;水流和水柱、水珠晶莹透亮,浇在奋勇队员的脸上身上手上,又扑打在灰尘满布的地面上,尘土和水融会成不知什么属性的多团东西,翻腾扑落……

漫天的水柱水花中,十几条汉子直奔那担烧鸡!

那里面有各人的枪械——德制MP18冲锋枪。

烧鸡担子早被挑着他的一名国军士兵放下来。一支支烧鸡被七八双手往外乱扔,几十只烧鸡一时间在空中飞舞,油味、香味、肉味、汗味、铁味串在一处。

在一支支烧鸡仆仆落地的沉闷响声中,也就不足3——5秒时间,14名奋勇队员长枪在手,已经各成队形,向着各自预定房间冲锋杀敌!

地上,水桶还在翻滚,地面的水还在四处乱流,弓形的扁担一翘一翘,共振的特性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一双双蹬着草鞋的汗脚往各方迈动,一双双汗手握紧了枪铁,一支支食指扣上了扳机,一双双眼睛要喷出火来。

现在,长夜奔袭正式发动!

这一波攻击力量,要在最短时间里面打沉睡中的日本鬼子一个措手不及,要解决这个六七百平米院子里面绝大部分敌人!

现在,杀人开始!

或者被杀!

(本章和前章《杀气腾腾》有过于借鉴影视镜头剪辑合成以及烘托气氛的手法之嫌。正如书友已经或者肯定要即将指出的一样,奔袭突袭,这样的杀气不可外泄,更不要说进入据点这样一场水桶乱飞、烧鸡乱扬的场面——纯粹就是通风报信!

不过,这样写来过瘾,场面也好看。艺术创作可以夸张!

于是也就这么写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