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LEVEN 往事 [2] 情事(上)

百合浪子 收藏 1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URL] 情人旅店的一个单间里。 “咻,咻。”云雨之后的杰弗逊打了两个喷嚏,从被窝里钻了出半个裸露的身子来。 同样裸着身子的莎拉也钻了出来,爬在杰弗逊的胸前。“心肝,感冒了?” “没有,是有混蛋在骂我。” “什么?”莎拉没听明白。 “小孩告诉我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情人旅店的一个单间里。

“咻,咻。”云雨之后的杰弗逊打了两个喷嚏,从被窝里钻了出半个裸露的身子来。

同样裸着身子的莎拉也钻了出来,爬在杰弗逊的胸前。“心肝,感冒了?”

“没有,是有混蛋在骂我。”

“什么?”莎拉没听明白。

“小孩告诉我的,简直是他们中国的巫术。说如果一个人无缘无故打喷嚏,一声是有人想了,两声是被人骂了,三声是有人在议论他。”杰弗逊说着,从床头柜上拿起两根烟,给了莎拉一根,然后把两根烟都点上。

“中国人真的很有意思。”莎拉吐了口烟说。“知道么?昨天我把你告诉我小孩抽烟的事讲给小云听,她马上就不知从哪找出个ZIPPO送了过去。看那火机还挺漂亮的,估计不便宜。”

“是么?那女孩还真挺上心的。”

“倒是小孩,我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小云对他的意思,连瞎子都看得出来;可他,总是不冷不热的。你们在一起就从来不说这事?”

“说过,不过这家伙总是搪塞过去。东方人的含蓄,哈。”杰弗逊笑道。

“不会是他有女朋友了吧?”莎拉想了想问。

杰弗逊也觉得自己从没考虑到有这情况,他看着莎拉的眼睛,想了想。“那可没准,他从来没说过。”

********

“你有女朋友?”听完杨锐说完打火机的来历,霍克突然问。

“啊?什么?”杨锐被这突然的一问弄愣了。

“小云对你有意思这谁都看得出来,而且她长得也不赖。别怪兄弟们拿这事寻你开心,要是个正常的单身男人,到这关口早就冲上去了。而你对她总是那么低调,如果你不是有女朋友,那就只能说明你生理有问题了。”霍克说。

“扯淡!”杨锐笑了,他看看霍克和中村。“对,我算是有女朋友吧。”

“什么叫算是?”

“我……”杨锐语塞了。

“很难说?算了,其实我也不是想打听你的私事,你说的对,西方人确实不喜欢问别人隐私;我问你只不过是想帮你,我看得出你心事好象很重,而且也很矛盾。”

“我,倒不是我不想说,”杨锐解释。最近往家里去了几个电话,得到的结果让他很郁闷,其实他早就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排解一下了。“只是我的事让我都觉得很乱,我得理清头绪。要不你们先说说你们的是事,一个丈夫,一个准丈夫,也好让我这个门外汉学学经验。”

霍克和中村互相看了看都笑了。前者喝了口酒:“那我先说吧。凯瑟琳是我中学同学,这你们都知道。我们认识是在学校组织的成人舞会上。其实这舞会不过给那些刚成人的小屁孩一个发泄的机会,成年了可以喝酒,可以抽烟,可以夜不归宿。多数参加舞会的人抱的想法都是去明目张胆地叼着烟卷喝个大醉,然后找个异性做点成人该做的事情。这在你们东方人看来好象有点太低俗,但在我生活的环境里,这都是很平常的事情。”

霍克喝了口啤酒,接着说:“起初我不想,我觉得参加了成人礼就足够了。傍晚老巴克来找我,说要去喝啤酒;弟弟也劝我去,因为他不想自己的哥哥是个不合群的人,那会让他被伙伴们耻笑的。所以我就去了。刚开始,我一直跟巴克喝酒;可没多久他就看中了一个女孩,跑过去搭讪,跳舞了。我就一个人坐着,喝着酒,看着舞池里的人。就这时候,凯瑟琳坐到了我旁边。”

杨锐和中村觉得进入主题了,很感兴趣地看着霍克。

“我对她并不陌生,她是我们年级的大美人,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她的。而且那时我也知道,她刚跟男朋友分手。开始我没说话,装作不认识她;倒是她先跟我搭茬,问我为什么不去跳舞。我说,不喜欢,我只喜欢喝酒。她就说,跟我一块喝。结果从那时开始,一直到舞会高潮时,我们一共喝了三打啤酒。要知道,那时的我从没喝过那么多的酒,到最后连上厕所的想法都没有了,因为我的脚早就软了。”

“你们就那么一直喝?没干别的?”中村问。

“能干什么?我说了我不跳舞。当然,也没闲着。我们一直在聊天,至于内容过后我都记不清了,那天喝得太多。我只记得她是又说又笑,而我只是听,很少插话。那感觉,”霍克看看杨锐:“就跟你对小云的那股鸟劲一样。”

杨锐低头一笑。

“后来,舞会快结束的时候,一个人插到我们俩中间。他就是凯瑟琳的前男朋友,校董的儿子,一个十足的纨绔子弟加白痴。”霍克话里透着股很强烈的鄙视。“他当时估计也喝了不少,上来就拉住凯瑟琳的胳膊。凯瑟琳大叫,显然是被抓疼了。如果一个男人跟一个女士坐在一起聊天,这时突然有人对那女士有不敬的行为,我想不管是哪个国家的人,只要他是男人就一定会出面制止的。”

“那当然。”杨锐附和道。

“于是我脑袋一热,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那时我的脚也真给我争气,我竟然没倒下。呵,不过接下来我可能做得有些过火,没说一句话,直接一拳把那白痴给打倒了。”

杨锐和中村对视了一眼,笑着说:“这可跟现在的你一点都不像。”

“毕竟那时喝了不少,火气大。而且小时候,我和巴克是有名的打架王,所以我解决问题一般都靠这个。”霍克晃了晃自己的拳头。“结果,这一下,舞会就炸了,好几个那白痴的跟班冲过来把我围了起来。巴克看到了,马上跑到我的身边。后来的事你们也应该想得到,我俩和那群人开始了群殴。到最后,把校警都招来了。正当我们慌神不知该往哪跑的时候,凯瑟琳拽起我们俩,从后门跑了。当时的巴克还算清醒,开车带着我们就跑回了家。至于他们是怎么把我弟弟叫醒,给我处理伤口,把我扔到床上,我都不知道了,因为在车上我就醉了。等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

“凯瑟琳和你光着身子躺在了一张床上。”杨锐插话道。

“你怎么知道?”霍克有些吃惊。

“桥段太老了,我们想不知道都不行。”中村接上了话。

“你们两个!”霍克摇头笑笑。“没错。不过当时我可真傻了,看她还睡得香,我赶忙套上衣裤跑了出去,结果跟我弟弟碰了正着。没等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小子竟然说了句,‘你的马子可真不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