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吼---中国 日本内战 装甲反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旅长,这就是窦唯泉旅长、第79装甲旅的旅长,全旅仅剩下重伤的窦旅长了。在军医院里近卫第25装甲旅旅长肖震羽中校在军医的带领下走到了窦唯泉的床前。


窦旅长,能听见我说话吗?


窦唯泉的身体没一点反应。


窦旅长?肖震羽再次唤道。


肖旅长,还是别白费劲了,我们是在一辆被干掉了脑袋和发动机舱室被打穿的几乎是散零件63式坦克里找到他的,当时,他已经失去了一只胳膊,右眼被弹片划伤,虽然没伤及太深但是是否能恢复从前的视力都很难说。


医生的话让肖震羽久久无法平静,一个只装备了水陆两用坦克的轻装甲旅以全旅牺牲为代价为增援部队争取了二十几个小时,虽然没能托住48小时的日军。但是,谁又能怀疑他的勇气和魄力哪?


他现在能这样已经是个奇迹了,能活到现在已经个奇迹了即便是醒来也很有可能是植物人了。军医无奈的摇着头。


旅长,全旅的坦克都上岸了,是不是要立即进攻?政委李明走过来看着肖震羽。


105台98A2!105台!肖震羽戴上头盔看了一眼窦唯泉径直的走向了大门口。


旅长,可能我们不能马上投入战斗了!参谋长余捷给准备大干一场的肖震羽迎面泼了一盆凉水。


怎么?


你还是去看看吧!肖震羽坐上吉普车朝前面开过去。


引入眼帘的是一片浪迹,一队队从前面撤退下来的第22步兵师的部队垂头丧气的走着,几次吉普车不得不停下来,拥挤的道路根本无法来让98式这样的重装甲坦克上去。


怎么回事只上来不到一天便被打垮了?肖震羽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


你们是哪部分的?余捷拦住一个士兵问道。


士兵抬头看了看肖震羽又看了看肖震羽的军服和肩章,哼,又是你们近卫军。嘴里嘀咕了一句。


近卫军怎么了?司机不服气的问道。


没怎么,不过你们可都是宝贝疙瘩,脏活累活都得我们这么部队来干。士兵不满的看了一眼司机。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肖震羽干呵一声。


有很多很多的鬼子坦克和俄国坦克在那里。你们去的话恐怕还不够添头的,忘记第79旅的惨剧了吗?


第79旅的牺牲是值得的,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现在在这里扯淡了,司机开车去前面!肖震羽拍拍吉普车司机。


车很快来到一个废弃的建筑物里,那里是最前沿的阵地的炮兵观测哨了。


几个士兵正在操作着一具激光观测仪和一具高倍光学观测仪正在观察对面的地方。


长官早!一个少尉军官“啪”的一个敬礼。


你们早,在这里多久了?肖震羽回敬一个礼。


4天了,我们这里是最前沿,4天时间鬼子朝我们这里打了好几百发炮弹了,不过我们很幸运只是前天房子顶上被打了一个大洞。少尉微笑着说道。


偷袭过那么吗?


有的,不过不是偷袭而是攻击,不过我们这里四周有很多地雷和炸药,鬼子兵被炸死了几十个人便不在攻了。


把望远镜给我!肖震羽接过少尉递过来的望远镜。


好家伙,隐蔽的真好啊,起码有一个连的坦克和一个营的步兵以及炮兵!肖震羽把望远镜递给余捷。


都是给我们预备的早饭!余捷回头看了一眼肖震羽。


恩,说的不错,注意小心炮击!接着几发迫击炮弹便四下飞过来,在炮兵观测所的四周炸开,由于对方不知道炮兵观测所的具体位置所以只能盲目的去炮击,因此日本人也损失了十几门迫击炮和榴弹炮。因此他们基本上都用灵活性更强的迫击炮来轰击,因为这样可以作到迅速的打了就跑的原则。


接着几发炮弹又落在了旁边的几幢房子里,将房子炸的一片浪迹。


炮击过后一个排的鬼子悄悄的摸过来,他们顺着前几次攻击过后被排除的地雷场的道路慢慢的朝这里运动,看来这次鬼子已经摸清楚了这里是我们的炮兵观测所。


你们几个有枪吗?肖震羽接过司机递过来的一支95式自动步枪。


有一支轻机枪、4支95式步枪。少尉把拿起一支步枪装上子弹。


好,把机枪架到这个位置上,肖震羽沉着的指挥着2名士兵把机枪抬到窗口前。


这里,他们在顺着上次攻击的位置过来,这里可能没有地雷了,把机枪架在这里,等他们都进来便开火,他们一定不敢走其他的路,所以他们便是我们的活靶子。


你们几个到后面的窗户上,防止他们从后面偷袭。你们2个到这个工事里,带上一只榴弹发射器。肖震羽指挥着几个士兵迅速的进入了战斗状态。


参谋长通知2营,把坦克运动到这里,晚上我们从这里过去!


是,旅长!余捷快步的跑下楼钻上吉普车朝旅部开去。


大家沉着点,听我的命令!肖震羽把眼睛贴在瞄准环上,瞄准环套上了一名正在猫腰前进过来的鬼子兵身上。


打!肖震羽一声令下,3支95式步枪同时开火,4名鬼子兵瞬间便被打倒,其余几十个鬼子立即卧倒,4个鬼子兵迅速的在队型后边架设一门60迫击炮!


机枪,打炮组!


肖震羽话音刚落,88式通用机枪泼弹如雨的打向了4人一组的炮班!


一名鬼子兵刚刚要把从弹药箱里的炮弹填装入炮筒时,数发机枪子弹打入了他的身体里,他身体仰面倒在地上!其余3个鬼子兵也被突如其来的机枪火力消灭。


转移火力,对准冲击的鬼子梯队打。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88式轻机枪不断的倾泄着子弹,几十个鬼子被猛烈的火力压的抬不起头来,几个鬼子兵想从背后绕过这个阵位结果被防守在楼后的3名士兵干掉。


少尉联系下炮指,要求炮火支援!


榴弹发射组现在是时候了,让他们尝尝我们35毫米榴弹的滋味吧!


连续的4个点射,8发榴弹在鬼子队伍里炸开,这下鬼子兵受不了了,伤的伤,死的死,剩下鬼子开始没命的撤退,一个军官挥舞着战刀右手拿着一把手枪,亲手击毙了2个后退的鬼子兵,其余的鬼子兵掉头刚刚要回去,88式机枪的火力随即便转移到这里,十几名鬼子被打死打伤在这里,肖震羽还一个点射干掉了那个张牙舞爪的鬼子军官。


这下没了指挥官的鬼子兵彻底慌了神,撒鸭子散跑了。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肖震羽把枪保险关掉然后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


长官,我们重创了他们一个排!少尉非常的高兴。


小伙子,你们这里已经没法在做炮兵观测站了,鬼子肯定会用重炮来轰击这里的,所以天黑前要全部撤走,记住走之前把屋子里埋设上诡计雷。你们可以撤到这后面300米的一栋12层的建筑里,那里有我们旅的侦察兵,你们可以撤退到那里建立新的炮兵观测站,好了我要走了!哦,对了告诉你们的长官最好用炮把前面的鬼子阵地篱一便,否则今天晚上你们可有的受了。说完肖震羽背上枪带着2个警卫员离开了阵地。


2营长,部队都到了吗?肖震羽问道。


35辆车都到齐了!2营长精准的回答。


把自行火炮营的12门155炮都拉过来,我们需要一个小时的炮击,然后2营长你的部队要从前面的街道发起进攻,各车的距离要拉开不要太密集,如果遇到火力就发射红色信号弹我们的炮兵便可以准确的干掉它。肖震羽在地图上笔画着,几个车长和连长频繁的点头表示同意。


联系第8重炮兵师了吗?肖震羽问道。


联系过来,他们将全力配合我们,他们将在晚上8点50分准时开始炮击!


参谋长,我们的炮营在9点钟开始炮击,炮击的位置嘛,主要要集中在雷带上,我们需要为坦克清理出一条通道来。


旅长,我们需要些步兵来给我们扫地,不然我们将无法从近距离上抵挡小日本的反坦克手的攻击!余捷提醒肖震羽。


步兵?附近不是有第1陆战师的残余部队吗?他们出一个营应该没问题!我们需要一个营的兵力便足够了!


现在开始对表,7点55分,各车准备!等炮击一停就上去收玉米!


8点50分,第8重炮兵师的55门203毫米重榴弹炮一起喷射出了复仇的炮弹,炮弹准确的落在了日军的防御阵地上不少工事和装备被摧毁。


炮兵们用平均3分钟/2发的急促射击来为第1陆战师战死在和歌山的兄弟们报仇,不少炮弹上都用阵亡的第1师的战士的名字来命名的。


9点钟,第25装甲旅的自行火炮营的12门155毫米榴弹炮开始了对正面的雷场实施破坏性射击,第25旅的工兵部队也开始借助炮火的掩护在迅速的排除地雷为进攻部队扫清前进道路。


7架JH-15战斗轰炸机也赶来助战,MK-88型非制导攻击弹药和MK-85式子母炸弹给日军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不少日军被炸的血肉横飞残肢断臂比比皆是。


第1师幸存的一个105毫米榴弹炮营也加入了轰击的阵容,百多门火炮猛烈的轰击着日军防线,日军正面的波田联队承受了非常巨大的压力和炮火密度,此外,近卫第12重火箭炮旅的32门WS-1S重火箭炮也攻击了固守在郊区防线上的日军进行了炮击!


一个小时后,第8重炮兵师停止了射击,而正面的第25近卫装甲旅已经在雷场里清理出了3条可以供坦克前进的道路来。


旅长,第1师的部队还没到,我们是不是要等等他们?2营长问道。


时间不等人,拖的越久越对我们不利,你们2营立即发动进攻,我将炮营全力配合你!一定要把动物园和博物馆打下来,只要打下这两个据点和歌山的门户便被打开了。


35辆98A2型坦克都加挂了街道作战组件,不过也只是为这个战斗全重达到了60吨的庞然大物上再加挂上一层防火箭弹和破甲弹的装甲。


在坦克面前步兵是脆弱的,坦克所到之处无比是一片浪迹和一地的尸体,几个试图靠近坦克侧面打侧装甲和试图打发动机舱的反坦克小组被坦克上的机枪干掉。


营长前面就到博物馆了,我们需要炮营的支援,前面一定有重型的反坦克火力。一名车长提醒到。


刚说完,一发龙式反坦克导弹便打过来,一辆98式坦克的炮塔被击中,车体燃烧起来。


释放红色烟雾弹,给炮营指示目标!


几发红色烟雾弹打了出去,同时烟雾弹的发光粉被抛向了空中。


十几秒钟后,第一批炮弹打过来,接着十几秒钟后第二批经过纠正弹道的炮弹接踵而来,这次是空爆弹,意在杀伤暴露在工事外的人员。


125毫米坦克炮的高爆榴弹也对准博物馆进行了猛烈的轰击,2架WZ-10武装直升飞机用机载的127毫米火箭弹攻击了博物馆,燃烧弹将整个博物馆范围内方圆1公里的地方打成了一片火海。


报告旅长,2营损失了2辆车突破了博物馆,1营2连已经在跟进!参谋长余捷报告了战况。


打了3个小时,进展不是很快,通知2营加快速度,后面的残兵交给1营2连来处理,我需要在早7点吃早点前拿下动物园!


再往里打恐怕要需要步兵扫地了。


继续联络海军陆战队,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我们这次攻击可是非常重要的。


*********************


鸭机给给!鸭鸡给给!波田联队联队长织田挥舞着指挥刀带着步兵疯狂的抵抗着。


一个中队的鬼子没能防御住外围的动物园阵地被解放军坦克赶出了阵地,残存的20几个人越过围墙准备退到围墙内。


混蛋,混蛋,不准后退,八噶呀路!


射击,射击,鸭机给给!通通杀光这些胆小鬼。织田疯狂的说道。


几挺重枪机枪喷射着火舌,剩下的鬼子兵被自己人干掉在了动物园里。


后退者死!后退者就是叛卖帝国,所有叛卖帝国的人都要死!织田歇斯底里的说道。


联队长一定是疯了,我们只剩下了300多人!锅岛留夫兵曹心里骂道。


联队长,支那军队的坦克已经冲进来了,冲进来了,完了,全完了,这下要全完了。一名士兵惊慌的捂着脑袋哭着叫着。


啪!织田手里的南部式手枪打爆了那个已经被坦克吓破胆的士兵脑袋。


反坦克小组准备,接近反坦克战壕!


嗖,轰!一发龙式导弹击中了2营长的坐车!


接着又有两枚“阿皮拉斯2型”反坦克导弹又近距离打中了2营长的坐车!


撤退,快撤退!倒车,倒车!2营教导员28岁的李彬叫骂着指挥着几辆坦克撤出动物园!


旅长,2营在动物园遇到了麻烦,2营长也牺牲了!余捷的战报被肖震羽一把抓过来。


这帮混蛋!参谋长我们去动物园。肖震羽抓起钢盔上了东风铁甲吉普车。


吉普车上的机枪手在一路上打掉了2个300发的弹箱的子弹,4辆旅部的东风铁甲吉普车的车身上都不同程度的流下了子弹撞击的痕迹。


旅长!教导员李彬从坐车上跳下来啪的一个立正敬礼!


难道你不知道,你和我敬礼说明你和我都是指挥官嘛,对方的狙击手是很喜欢我们的!肖震羽不高兴的说道。


你们营长在什么地方?


我们营长牺牲在了动物园的门口,座车被近距离打了3发反坦克导弹!李彬一指前面正在燃烧的坦克说道。


操的,几百万人民币的装备又报销了!还有我的指挥官!肖震羽铁青着脸说道。


旅长,我们需要步兵扫地!前面有很多的反坦克火力点我们是过不去的。


我知道,我不就是为这事来的吗!


旅长好消息,第1师的一个营已经到了这里!参谋长余捷兴奋的说道。


他们的指挥官在哪?


在哪边长官!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陆战队第一师第3旅教导营营长周天品向旅长同志报道!周天品向肖震羽敬一个礼。


来的正好周营长,你过来看!肖震羽带着周天品来到战线上。


前面是动物园,里面有波田联队剩余的几百人在里面,而且里面有很多的反坦克火力点,这让我们的马都停下来了,我们需要你们帮助我们扫地,来把这些该死的臭虫干掉。


没问题长官就包在我们身上了!周天品扶正了钢盔拍拍身上的泥土。


弟兄们,我们第1师虽然伤亡很大,但是我们是无坚不摧的解放军,是有着光荣传统的老部队了,就向我们的先辈说过的,我们没有先进的武器,我们没有整齐的军服,但是我们有的是一腔热血!同志们,捍卫第一师荣誉的时候到了,冲进去为我们的坦克部队扫清前进道路,一举攻占和歌山,一雪前耻!


在周天品简短的战前动员后,500多人的教导营杀入了动物园,和波田联队的残余部队发生了激烈战斗,2营和1营2连的战车也迅速的的投入到了战斗中为攻击中的教导营提供火力掩护。


*********************


长古川清,这次再也没有救兵和援兵来支援他了,国防部大本营刚刚下达了死守和歌山,帝国军队要誓于和歌山共存亡的电报。


司令官,动物园要保不住了,织田联队长已经3次打电话要我们派援兵去了。


面对着参谋官长古川清无言以对。


木木君,我们现在上哪来寻找援兵来啊!老百姓都逃光了,和歌山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死城了!


可是如果动物园丢了,那我们在市区的防守就陷入了极端被动的局面了!


这是迟早的事情,是时间的问题,我们缺少重武器,尤其是反坦克和防空武器,这样我们是没有办法能抵抗住支那近卫坦克部队的攻击的,据我所知,这支部队是支那装甲兵中的王牌的王牌,曾经一个旅击溃了我们3个旅,被称为猛虎旅!


近十万帝国最后的血脉,现在能安全撤退到和歌山的不到三万!剩下的七万多弟兄已经做了国防部大本营的冤魂和替死鬼!


本来我们是可以不用死守和歌山的这近十万的帝国精锐完全可以用在其他地方上的,在和歌山这个弹丸之地就全部消耗殆尽那以后的仗就无法再战了。


长古川清的话让木木低头沉思不语。


但是,为了帝国的荣誉我们做为军人必须要服从命令,本来是一个完整的国家却硬声声的被中国分裂成了两个互相仇视和敌对,我们已经失去了和中国决战和对抗的资本了!


司令官阁下,最新的战报!


长古川清看了一眼便一阵目眩。


司令官出什么事情了?


木木君你、你看看吧!长古川清痛苦的说道。


波田联队已经全部玉碎了?那织田君?木木也是一震绞痛。


那我们现在的防御第2防区的部队已经只剩下一个半残的黑岛联队了!如果第2防区被占领,那支那军就离我们的指挥部不足10公里了!


司令官,美国第7装甲军集中了4个旅的部队在英第7装甲旅的掩护下对我们的左翼发动了猛烈的攻击,第23旅团和第9旅团已经伤亡过半了,我们现在是腹背受敌!


哈哈哈哈!长古川清突然一阵狂笑。


大日本帝国亡国灭种的耻辱啊!长古川清狂叫着。


司令官你?木木惊讶的看着他。


都走吧,我要留在这里,和歌山是我的家乡也是我的归宿,木木君,你们快离开吧!


司令官我不走,我也要和司令官一起留下!


木木你还年轻,而我已经是风烛残年了,再苟活在世间也无何意义了,牺牲了我也无所谓了,但是你不是,你还年轻,日本的未来还要靠你们来掌握,记住一定要从新统一日本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字“忍”。


只要我们能忍,就不愁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看着一脸精光的长古川清木木体会到了这个老人所看破的一切。


可是司令官,我们现在撤出去国防部一定会惩罚我们的,搞不好会直接被宪兵就地正法!


不会的,国防部那帮混蛋除了会贪污和乱指挥外他们是不会在乎你我还有这残存的万余战士的生命!


那,司令官您?


木木不要再考虑我了,我牺牲我已经很坦然了,但是你要活,必须活!因为我不会看错人,你木木二朗以后必然是能掌握大权的人物,而你就是统一日本的领袖!别让我失望木木!


咳!司令官阁下的栽培,木木一生不忘!


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孩子来看待所以我也非常的信任你,我相信我不会看错你的。


司令官,其实在内心中我也早就把司令官阁下当成了父亲了!木木已经泣不成声。


好了别哭了,木木,别让我失望!你快走吧,带着部队撤到京都,那里有我的部下,他们会支持你的。


夜中,满城的火光和枪炮声下,万八人的日军在木木的带领下秘密的撤退出了和歌山!


但是长古川清却没坐以待毙,他继续指挥着作战,镇定自若的作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