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在狼牙山五壮士跳崖处三鞠躬

dulang76 收藏 87 17197
导读:日军在狼牙山五壮士跳崖处三鞠躬

狼牙山五壮士的英雄壮举感动了几代中国人。老英雄葛振林身后还留下不少鲜为人知的故事。


寻找恩人


当年五勇士跳下悬崖,有三人壮烈牺牲,葛振林和宋学义被树枝挂住,绝处逢生。葛振林究竟被谁所救,这曾经是个“谜团”。


直到1986年9月,这个“谜”才得以揭开。那年,“狼牙山五壮士纪念塔”落成典礼正在狼牙山峰顶隆重举行。来自中央、省会的不少首长和数千群众参加了庆典,葛振林戴着大红花,也应邀出席。


伫立在圣洁的纪念塔前,葛振林抚今追昔,思绪万千。因为他是此次典礼的中心人物,不少记者拿着相机、话筒对准他“聚焦”:“请问老葛,当时你跳下崖后,是谁救了你?”“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是个普通老百姓。”


“那你现在找得到不?”


“我现在找不到了。”提起恩人,葛振林就愧疚万分:“人家救了俺,为啥连名字也不问呢?”他时常念叨着当年狼牙山跳崖遇险,若不是恩人深夜援救,不然在山中呆一夜,不昏死,也会被狼吃掉,救命之恩难忘呀!


那天,葛振林等跳崖之后,被一棵大树挂住,他与宋学义满身鲜血淋漓,被一老百姓发现,把他们从树上取了下来,连忙送到棋盘坨古庙抢救,是老道人用那神秘的千年古方将他们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


提起那段非凡的传奇往事,葛振林记忆犹新:“休养了几天,伤好了,我们就要找部队去。当时19岁的恩人也要跟着我们,我说不行,你回家吧。他却依依不舍,跟着我们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直到我们生气了,他才回去,第二天我们找到了部队……就这么分开了,分开了一直找不到……”


谁知当时他的恩人余药夫也正在场,他指着那条羊肠小道问老葛:“你还记得吗?我送你下山就是沿着这条小路上下去的……”


两人一拍即合,很快对上了“号”,且越谈越对路,葛振林欣喜万分。他那失散45年的恩人终于找到了!两人展开双臂,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任热泪长流。


10多年来,他们相互跨省探望了8次。即使不在一起,也经常书信往来。


余药夫曾任青救会主任,后来在党报当过编辑、记者,最后当上了石家庄一所师范大学的副校长。后来,他将狼牙山的故事编成了一本厚厚的书,书名叫《壮士葛振林》。


愤怒辟谣


“历史是一个客观存在,决不允许随意模糊或篡改!”


1996年3月,某报刊登一篇《五人重于泰山,一人轻于鸿毛———狼牙山有六人》通讯,声称当年狼牙山上作战有6人,5人跳崖、一人投敌被杀。这条通讯曾被各地一些报刊广为转载,在广大读者中产生极坏影响。1996年9月,当葛老所在部队宣传科原科长罗良伟将此文稿拿给葛老看时,葛老非常生气说:“这纯粹是不负责任的胡编乱造。”为了澄清历史真相,他郑重其事地写了一纸声明,以昭后人。


当年五壮士在狼牙山棋盘坨峰与敌激战、乃至跳崖时有三位目击者,他们分别是余药夫、李海忠、邱蔚。


余药夫是当年“五壮士”幸存者的救护者。他在《广西日报》4月25日撰文回忆写道:狼牙山战斗打响后,19岁的余药夫在向棋盘坨方向转移时,与同志们失去了联系,紧急中他发现悬崖有夹缝,便攀藤顺崖而下,隐藏其中。葛振林、宋学义跳崖后被挂的地方离洞不远,他待鬼子走后,忙把葛、宋救下,并先后背送他俩脱离了危险。时隔45年后,葛老与余药夫于1986年9月25日相会于河北易县举行的“狼牙山五壮士纪念塔”落成典礼上。由于种种原因,余药夫救助葛振林、宋学义的事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才公开。


狼牙山战斗打响后,棋盘坨庙的道长李海忠便躲在棋盘坨山的先人洞里,他目睹了7连6班抗击日军,最后全部跳崖的经过,还亲眼目睹了日寇在“五壮士”跳崖后,竟然整齐地排成几列站在“五壮士”跳崖处,随着指挥官的口令,恭恭敬敬地三鞠躬。


当时“红一团”团长邱蔚在距狼牙山棋盘坨峰5公里的另一座山峰上用望远镜目睹了战斗全过程,他对身边的人员哽咽地说:“7连是好样的,6班是好样的!”敌人撤离后,邱团长立即组织突击救护队,抢救“五壮士”。送子归案


离休以后,葛老为关心下一代作过600多场报告,不吃请,不要钱,不喝酒,近的地方连车也不坐。然而,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曾影响和教育了几代人,而三儿子葛拥宪却吸毒成瘾,屡教不改……


在葛老的四个儿子中,葛拥宪与父亲相处时间最长,父亲最疼爱他,可是他最让父亲伤心!他从小聪明伶俐,深得父母喜爱。一次,老师教大家读《狼牙山五壮士》,小拥宪发现文中有个葛振林,和父亲的名字一样,便好奇地问父亲,父亲呵呵一笑说:“同名同姓的多着呢。”第二天老师在讲课时宣布:“同学们,英雄葛振林就在我们衡阳,他儿子就在我们班上。”大家一齐把目光投向小拥宪,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小拥宪回家后责怪父亲骗人,父亲又是一笑:“都是过去的事,老掉牙了!”


1974年,葛拥宪师专附中毕业,下放到衡阳县石塘公社知青点劳动。三年后,他落实政策返城,高兴地对父亲说:“为我找个好单位吧!”可葛振林却黑着脸:“我不会为私事求人,你要服从组织分配。”他被分配到衡阳市建湘柴油机厂当磨工。从此,他对工作产生了厌倦情绪,干脆破罐子破摔,并养成了懒散、打牌等毛病。1984年,他未办任何手续离开了单位,经常往返于广州、深圳、衡阳,每次葛老问他,他都不耐烦地说:“与朋友做生意呢。”


1993年3月,在广州市公安局东山分局,一个名叫葛拥宪的吸毒人员特别引人注目:他就是“狼牙山五壮士”葛振林的儿子!


葛老闻讯后气得脸色铁青。他指着儿子的鼻尖破口大骂:“你这不争气的东西,原来一直说在外面做生意,没想到却在吸毒!”稍顷,他冷静下来,语重心长地告诫儿子:“好人说话你不听,坏人说话你听了。三儿啊,毒品会使你堕落,甚至会让你犯罪掉脑壳……”葛拥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着保证:“爸爸,都怪我一时糊涂,从今以后,如再吸毒誓不为人!”


1994年“八·一”前夕,中央军委邀请葛振林佩戴“红旗勋章”赴京度“建军节”。这枚“红旗勋章”是10年前中央军委给离休老英雄们特授的。打开收藏军功章的小木盒,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金质的“红旗勋章”不见了!这个比他生命还珍贵的小木盒,葛振林把它放在一个挺隐秘的地方,外人一般无法发现。他不得不怀疑有吸毒前科的葛拥宪。在父亲严厉目光的逼视下,葛拥宪终于承认把父亲的勋章换成一克海洛因吸了。葛振林痛心疾首、老泪纵横:“我影响了几代人,却管不住自己的儿子,悲哀呀!”在有关方面的关注下,最后用800元钱才将那枚“红旗勋章”赎了回来。


葛老曾向当地黄茶岭派出所举报,派出所多次对葛拥宪批评教育,要求他改邪归正,但怕对葛老产生负面影响,故未采取任何行动。葛老说:“葛拥宪既是我儿子,更是一个普通公民。这样发展下去不得了,会危害社会!怎么还顾惜我的老脸呢?”于是,他拄着拐杖直奔衡阳市公安局,举报了儿子的犯罪行为。这天是1998年10月25日。如今,葛拥宪后悔不已。



5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