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寡妇门之初露锋芒 第十五节 杀鬼子“投名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控制了整个军粮谷,危难关头已经度过。木英此时并没有感觉到轻松。将近一百多人的队伍却由多种势力构成。张华的战俘队虽然只有二十多人,却是由包括了二十九军、晋绥军、东北军、抗联和自发的抗日武装组成,这些个互不统属散兵,在危急时刻能够团结一致,危机一过,他们会不会各自打起自己的算盘,变成互不听命的散沙呢?而赵中军的队伍,长期受日本人的思想毒化,被迫缴械投降,里边有多少人会自愿抗日呢?还有三十几个女兵,她们来自不同的地方,现在变成无家可归的弃妇,她们经历了那麽多的磨难,心智会不会被扭曲,虽然她们已经表示忠于自己,但是打起仗来,她们会不会临阵变节?再有战俘和伪军之间,男兵与女兵之间似乎有点格格不入,怎样消除他们之间的矛盾?怎样不让他们发生冲突?这些都是比较棘手的问题。木英对于带兵打仗还没有经验,怎样管理这样一支部队,她心里也没底。

她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慧慈师太。师太想了想说:“我没有带过兵,不知道军队的军规。我和丈夫当土匪时,也摸索出一点规律。我觉得带兵跟当寨主应该有相似之处。首先你要树立威信,其次是赏罚分明。威信又分内外。比如当土匪经常会绑票,人被扣押起来,就要给他的家属送信,写明赎金的多少,交送赎金的的日期和地点。在规定的日期内,你不能伤害人质,他的家人交来赎金,你就要马上放掉人质,如果你收了赎金又把人质‘撕票’了,下次绑票就不会有人再出赎金救人。这就是对外‘立信’。如果‘肉票’的家人不肯交钱赎人,不管你如何不情愿,也要‘撕票’,不然以后别的‘肉票’家属也会抱有侥幸心理不肯出钱。这就是对外‘立威’,有了威信,山寨就会红火兴旺,弟兄们才会跟你抱成团,才不会其内讧。”见木英专注的听她说话,师太接着说:

“管好山寨,对内也要树立威信。树立威信就要有规矩可依,奖罚明确,奖赏分明,没有私心。这样就能管好手下的人。你以后说话的语气一定要注意,一定要像男人一样要有阳刚之气。说话的声音已经很难改变,你不妨说话时多带一些骂人的口头禅,象‘妈那个巴子的’、‘他奶奶的’、‘狗日’。说话要粗糙一些,要狠一些。还要学会‘紧脸’,不要没事就笑嘻嘻的,对待下属要学会绷着脸说话。那些当兵的欺软怕硬,你越给他们好脸他们越会放肆。我师傅曾经说孔子说过这样的话‘为女人与小人难养也。近则嬉,远则怨’,其实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你对他太亲近太好了,他就会不把你当回事;你对他太疏远太冷淡了,他又会心存怨恨。当官,你就要绷起脸,让他们知道你才是他们的长官,他们必须尊重你,听命于你,这样才能‘立威’。当然只会绷脸也不行,你还要学会真正关心他们,知道他们的疾苦,真正为他们着想,同时,还要让他们看到希望,让他们有奔头,有目标。这就是‘立信’。恩威并施部队就能带好。”

木英回想东北军的一些军规,想起父亲平日对部下一本正经从来不会露出笑脸的表情,似乎明白她今后应该怎麽做了。向慧慈师太汇报了刚刚发生在山谷内的一切,特别提到了让伪军“投名状”的想法。

师太思考一阵说:“当土匪时,确实有这样的规矩。就咱们目前的处境,俘虏的日本鬼子咱们没有很好的处理办法。放掉他们肯定不行,一是他们手上都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放掉他们大家都不会同意。违背了大家的心意,以后就没法让他们信服了。二是这些鬼子死不改悔,放掉他们,他们还会继续祸害老百姓。留下这些鬼子也不现实,咱们自身还难保,哪又有精力管教他们?也许让伪军就地处决剩下的鬼子是最好的办法,这样既解决了鬼子的问题,有断绝了伪军的后路,使他们死心塌地地更随你,同时,也可以消除张华对他们的猜疑。”

师太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叹了口气说:“我毕竟是出家人,不愿杀生。一切还是你与大家商量以后再定吧?”

“大少!我是来向您辞行的。现在,大家安全了,我想到北平找原来的部队。”张华进屋向木英辞行。

“张连长,你认为现在走合适吗?”慧慈师太脸色阴沉地反问张华。

“张连长,从这里到北平,沿途也有一些鬼子,你自己走,不会有什麽危险。可这一百来人怎麽办?”木英也提出了不满。

“大少,您可以把他们解散了,也可以组织一支队伍。我留不留下都影响不了大局。”张华口气比较强硬。

“如果把人解散了,鬼子恐怕立刻就会得到消息,恐怕大部分人都逃不出鬼子的魔爪。如果组建队伍,你想弟兄们会放心让你走吗?即使我相信你,放你走,弟兄们会答应吗?”

“大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会投靠日本人,您要相信我。”张华怕木英误会,连忙解释。

“张连长,即使我们放你走,你回到部队,又怎麽向上级解释你被救的经过?谁会为你作证。你还是暂时留在这里吧。”为了大家的安全,木英态度坚决的否定了张华的想法。

“大少,既然您这样看得起我,我决定留下来。我会帮助你带好部队。不过,等部队稳定了,我还会去北平,希望你能理解。”张华已见木英态度坚决,知道木英不可能放他走。他不得以改变了想法,决定暂时先不走。既然走不了,就要表现好一点,争取得到木英信任和重用,在部队中站住脚根。

士兵代表们一起来商议处置伪军的办法。女兵中张二兰说:“我们女兵绝对效忠大少,我们都敢杀鬼子。那些伪军帮鬼子干了不少坏事,如果不杀几个鬼子,我们凭什麽相信他们真心跟随大少哪?他们必须先杀鬼子,然后才能收编他们。”张华也立刻表态说:“这些伪军被迫放下武器,虽然大部分人表示愿意打鬼子的,但谁敢保证他们是真心的,可能有人还抱有二心,所以必须按老刘说的,让他们杀鬼子‘投名状’,以示决心。”

商议的结果就是按老刘的提议办,让伪军杀鬼子“投名状”。

军粮谷内又热闹起来,谷内又竖起两根木桩。鬼子顾问和担任伪军连长的鬼子被绑在木桩上。已经缴械投降的伪军们分两队站在离鬼子不远的地方,莫名奇妙地的看着鬼子们。

木英和慧慈师太没有出面,一切由张华主持。张华对伪军说:“大家放下武器自愿投诚,这说明你们还有良知。现在考验你们的时刻到了,真心抗日就站到北边,不想留下的,就他妈的站到南边去。”话音刚落,伪军们都占到了北边。张华一看满意地说:“好,既然大家都真心抗日,那麽你们就要拿出实际行动来。你们面前有两个鬼子,真心抗日的就替我把鬼子杀掉。”

这时,伪军中站出一个人,他几步跑到鬼子连长的跟前,上去就是几个耳光,一边打一边说:“操你妈,龟田,你他妈的也有今天。今天爷爷打死你。”打了一阵,他回头对伪军弟兄和其他人说:“我拜把子兄弟骡子和倔驴就是因为拦着他,不让他糟蹋兰花峪的大姑娘,他就诬告他们两个是反满抗日分子。我那两个兄弟被鬼子带到宪兵队,活活被鬼子的狼狗咬死了。今天我‘儿马蛋子’可找到机会替他们报仇了。”说完走到张华跟前说:“长官,请您给我一把刀,我一刀杀了他。”

这时,站在张华旁边的女兵中有人说话了:“哪个鬼子手上没有沾上无辜中国人的鲜血?一刀杀死他,也太便宜他了。你们必须一刀刀刺,不到最后一个人刺完,决不能让鬼子死。”说完女兵们按松本鬼子的方式指点伪军如何刺杀。

伪军们虽然看见过鬼子用中国人当活体靶子训练新兵的胆量,但轮到他们亲自下手多少有点胆战心惊,手中的刺刀变得失去准头。这样一来,两个鬼子又多受了不少苦头。两个女兵手里端着照相机忙着为刺杀的伪军照相,“咔咔”的按动快门声和刺眼闪光灯光,与鬼子的惨叫声一齐交相辉映。心志不坚定的伪军看到这一幕,知道他们除了打鬼子,已经没有其他别的出路了。没有了其它选择,伪军们也就没有了负担,下手变得又很有准,发泄心中积压已久的委屈和仇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