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二部:乱 象 第十七回、奥运会盛况空前各国政要聚北京 幕后里剑拔弩张大国争斗缘台独

科学教育出版社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8/[/size][/URL] ■第十七回、奥运会盛况空前各国政要聚北京  幕后里剑拔弩张大国争斗缘台独 二零零八年八月,这是北京全年最炎热的时间。在这个传承着华夏几千年文明史的古都,第二十九届夏季奥运会将如期举行。自北京申奥成功以来,举国上下都形成了共识:成功举办奥运会是让全世界人民正确认识中国,使中国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8/


■第十七回、奥运会盛况空前各国政要聚北京

 幕后里剑拔弩张大国争斗缘台独


二零零八年八月,这是北京全年最炎热的时间。在这个传承着华夏几千年文明史的古都,第二十九届夏季奥运会将如期举行。自北京申奥成功以来,举国上下都形成了共识:成功举办奥运会是让全世界人民正确认识中国,使中国和平崛起的一次最佳契机。按照事先的外交协议,中国国家主席对美国、英国、法国、俄国这些安理会成员国的首脑发出了邀请。对联合国秘书长及相关人员发出了邀请。对世界所有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领导人发出了欢迎函件。在对港、澳特首发出邀请的同时,经过慎重考虑,也对台湾地区支持祖国统一的政党、团体、个人发出了邀请。虽然出于的动机不同,但绝大多数领导人都高兴地表示一定赴会,以示对北京奥运会的支持。

在开幕式的前三天,北京的机场就进入了入港高峰期,世界各国领导人的专机依次降落。普通班机不得不临时在天津机场或石家庄机场降落以缓解首都机场的压力。北京市区的主要街道上,为贵宾车辆作先导的警车鸣笛声起伏不断。此时的北京奥运会也成为了聚集了数目最多各国领导人的一次盛会。由于要利用会前时间进行预定的世界经济强国“七加二”会商与国事访问,美、英、法、德、日、意、加、俄等七国领导人提前三日,即八月二日到达北京。为了安全与方便,北京西郊军用机场改造成了国宾级客用机场以躲避首都机场过于密集的入港需求。这个机场经过加长跑道与道面整修,对航空控制系统进行了更新,具备了起降大型客机的条件。各国领导人的座机都被安排在西郊机场起降。为了圆满完成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最高规格的接待任务,八国领导人的住处都安排在城西钓鱼台国宾馆,能住进这里是得到了大陆最高规格的国宾礼遇。这样安排还同时节省了首脑们分驻各个宾馆召开会议时路上往来的时间,并且给了各国私下会晤的方便。

八月二日这一天,中国国家主席国金韬专门到机场对各国首脑进行隆重的国礼迎接。入夏的北京天气非常炎热,在西郊机场停机坪前专门搭建了巨大的防晒阳蓬。军乐团、三军仪仗队军容齐整威武、肃立在蓬内等待着各国首脑的检阅。由中小学生组成的欢迎队伍也是衣着鲜艳,欢声雀跃。红地毯直接通向停机坪的停机位置,也有走廊式的遮阳蓬阻挡阳光的曝晒。按古代御史大夫们的话讲,此次奥运会可谓是事无巨细,糜费无算。由于八国领导人的座机是每隔三十分钟降落一个架次,在间隔中还要举行简短但正式的阅兵仪式,所以国金韬主席在上午八时半便来到了新改造的机场贵宾厅等待贵客们的来临。

上午九时,俄罗斯领导人彼得罗夫总统的“图式”巨型座机首先到达。当总统携夫人走下弦梯时,中国国家主席与夫人早己在弦梯旁边等候。这在普通市民看来是一种热情的礼遇,但实际上是一种经过反复谈判的外交约定。近年来中俄关系不断走热,一方面是经济上互补的利益所在,一方面是俄国在国境西侧的政治利益不断受到欧美的阻隔与蚕食,转而向东方寻求政治发展的出路的需要。再者两国的边界问题彻底解决,两国在对付国际恐怖主义问题上还有着共同利益,近期没有任何根本性的利害冲突。中俄两个国家的靠近使主席与总统的私人关系也很友好。

当下二人紧紧握手,互相问好。就在刚刚为彼得罗夫举行完阅兵式时,法国总统的专机己经在机场跑道上滑行了。国金韬主席再次握着彼得罗夫总统的手说道:“希望你在钓鱼台好好地休息一下,晚上我去拜访你!” 彼得罗夫总统答道:“我一定在中国的宾馆以中国的清茶迎接主席的光临。”外交无戏言,二人通过简短的对话传递了今晚有要事相商的信息,并得到了对方的肯定回答。彼得罗夫总统的庞大车队在中国警车的引导下浩浩荡荡向钓鱼台疾驰而去。

国金韬主席携夫人又快步来到法国总统专机“空中客车”旁。法国总统勃尼翁轻快地走下了弦梯。总统是中国文化的爱好者,加上中法传统的友好关系与近些年来在经济与政治上的共同利益,使得总统法兰西式的热情更加猛烈。除了热情的握手致意外,在整个欢迎仪式中他都兴致勃勃,十分投入并做出了很多友好的表示。就在这忙忙碌碌的三个多小时里,国金韬主席携夫人迎接了俄、法、德、英、日、意、加、等七位国家首脑,举行了七场阅兵式。

正午十二时三十分,美国总统哈里斯的“空军一号”座机终于缓缓地停在了停机坪上,巨大的机身与华丽的内部装饰无不显示着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强国。国金韬主席与夫人面带笑容、静静地来到了停机坪的迎宾位置,准备迎接第一次为参加在中国举行的体育盛会而来访的美国总统。机舱门被慢慢打开,首先出来一个身着黑色西装、高大强壮的青年人,这是一位保卫人员。当他确定机场一切正常后,返身进了舱门。紧接着,哈里斯总统与夫人手拉手出现在机舱外,全体在场中国人蓦然眼睛一亮,且惊且喜。今天的总统竟然身穿一身藏蓝色万字大花的唐装,衣着与身材十分得体、风度翩翩;总统夫人身着一件红色牡丹碎花丝绸旗袍,更是人丽衣鲜、光彩四溢。实际上这个超级大国的首脑是用衣饰语言来承认中国在国际上日益强大的地位、表达对中国人民的友好之情。全场的气氛与天气一样,自然地火热起来,“中国万岁!美国万岁!”的欢呼在人群中此起彼伏,这不是事先的安排。大陆负责宣传工作的官员紧张地看了国家主席一眼,发现主席还是微笑地等待在弦梯旁边,他这才安下心来。弦梯上美方翻译在哈里斯总统耳边说了几句话,大概是翻译人群的欢呼。总统露出了微笑,嘴中还喃喃地不知念叨着什么。

哈里斯总统与夫人走下弦梯,向国金韬主席伸着右手走了过去。国金韬主席见总统十分友好,也主动上前两步,紧紧地握手。总统首先开口用生硬的汉语讲出了一句让世界久久回不过神来的问候:“中国万岁!”主席虽然对中美近年来的友好发展也感满意,但是美国总统的服装表演与“脱口秀”式台词的友好程度也让他吃惊不小。多年的政治磨练出应机而变的能力立刻使他反应出回答的分寸:“美国人民万岁!” 美方翻译在哈里斯总统耳边即刻翻译了这句话,总统开怀大笑。刚才他灵机一动表示友好的程度过于热情,如果得不到对方的反馈,在外交上就会失分,很没面子。总统对主席的友好回应竟有些心存感激,他超越预定礼仪拥抱了一下中国主席,这才按原定程序开始了欢迎仪式。但机场这短短的一幕却给了全世界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美国这个超级大国与中国这个超级发展中大国在迅速靠近,关系已非同一般。

由于二人在事先的热线通话中确定有要事相商,主席与总统同乘一车,两位夫人同乘另一车。在人群热烈欢呼与军乐团欢快的乐曲声中,迎宾车队迅速向钓鱼台国宾馆驶去。当两人坐进车中,那种轻松愉快的气氛顿然无存,车内的空气紧张而凝重。由于是私下场合,主席首先用英文说道:“总统先生,外交礼仪上的客气就暂时告一段落,我要谈谈你我都非常关心的问题。”主席英音口语纯正,总统完合能够听懂,他点点头,用美音英语回答:“好的,我愿洗耳恭听。”主席接着说道:“田旱谷准备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宣布法理台独!这个消息您知道了吗?”“什么?是谁?” 由于“田旱谷”这个名词在英语发音中比较含糊,总统一时没反应过来。国金韬主席干脆开门见山:“台湾己经决定宣布法理台独了!时间大概就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后。”此时,国金韬主席决定回避太平洋中“秦山号”核潜艇遭美方袭击一事的话题。

哈里斯这下听得清清楚楚,虽中情局早有预告,台湾不顾一切准备独立。但是这样明白的有时间表的信息还是使他心头猛的一惊,那种惶然不安的感觉是历次面对重大事变中所没有的。“那贵国政府准备如何应对?”总统以守为攻。“我们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和平统一的努力,但我们也绝不允许分裂国家的叛乱得逞!”主席语调和缓但态度坚决地向哈里斯传达了明确信息,主席立刻提出了中国对美国的要求:“但是我们还是希望总统能够阻止这个事件的发生,为世界和平做出符合美国在世界中属于大国地位的贡献!中国人民也会感谢总统先生这一可以彪炳青史的伟大功绩。”

出于事先策划好的预案,也是为了维护美国国家最根本的利益,为了美国在全世界军事安全的链条不受缺损,哈里斯总统痛快地接过了这烫手山竽:“请主席先生放心,我一定以美国政府对台湾的影响力,去竭力阻止这件我们都不愿见到的事情发生!”哈里斯虽然已经对台湾独立的事态有着清晰的分析,知道此事难度极大。但觉得自己手中还有撤销协防台湾这最后一把杀手锏,可以让田旱谷们冷静下来。所以答应得很痛快。但是总统并没有深入去考虑台湾政治中存在的巨大变数,忽略了黎沃生之流借台湾独立,还日本军国主义的皇民之梦的能量。几句话的功夫,车队己经开到了钓鱼台国宾馆,在守卫士兵标准的军礼下,车队驶到了国宾馆三号楼前。这是大陆文化大革命期间“红都女皇”居住过的地方,但此处已是今非昔比、物是人非。三号楼定为接待各国最高元首的专用宾馆,己经过彻底翻修。里面具有极其完备的生活设施,内部陈设完全使用明清时期具有文物价值的紫檀家具,墙壁装饰均是价值连城的古今名人字画。与其说是一个高级住所,不如说其实是一个集中国传统文化于大成的古董博物馆。

当主席与总统走下车时,已是笑容满面,刚才的紧张与严肃都风消云散。早己等候的记者一拥而上,虽然只限定与会九国国内的重点媒体记者采访,但也有百十人之众,一时间二位领导人被围得水泄不通,保卫人员赶忙上前疏导,才有了一些秩序。二位领导人站在三号楼的门前,哈里斯主动与国金韬主席摆出了非常亲切的握手姿势,让摄影记者们拍了个够。紧接着二人又各自发表了简短谈话,以应付媒体的抢头条新闻的心理要求。就在主席与夫人陪同总统与夫人走进三号楼的那一刻,忽然有一位路透社记者用英语高声问道:“主席先生!据我们得到的进民党内部消息,台湾即将宣布独立了!请问大陆将会有什么举措?”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愕万分,瞬间全楞在那里。 国金韬主席始料未及,他略顿了一下但既没有回身更没有回答,而是脚步不停地携夫人陪总统夫妇走入了楼内而回避了这个记者的发问。在礼节性地参观了楼上楼下各个房间的陈设的艺术品后,国金韬主席与夫人礼貌地向总统夫妇告别,离开了三号楼。国金韬主席与夫人走后,哈里斯总统马上指示秘书立即分别拨通英国首相、法国总统、俄罗斯总统的电话,告之有要事相告,请他们务必马上过来一谈。总统想以联合国安理会常务理事国集体的力量对田旱谷施压。他虽然很喜欢中国古老文化那深厚又有些怪异的情调,但此时此刻却无心仔细地欣赏与品味这价值连城的宝贝。

钓鱼台国宾馆的每一座贵宾楼都可以说是一个东方家居艺术杰作,各位领导人与夫人都在自己的新居里尽情浏览与欣赏,享受着异国情调给他们带来的新奇和愉悦。哈里斯的电话打断了他们的雅兴,但美国总统透露出来情报让他们感到事态非常严重,于是马上答应见面相商。几座贵宾楼的位置都十分接近,领导人们在奇花异草相间的小径中步行几分钟就到了三号楼前。总统早己在门前凉蓬下迎候,他十分热情地把领导人们请到了一楼会议室。虽然各国领导人对中国的安排深为满意,但美国总统居住的宾馆的极尽豪华还是使其他领导人有些吃惊,同时还产生些暗暗的妒意。美国的强大是任何力量也不可忽视的事实。就连有五千年传统的、骄傲的中国人对美国人也是刻意给予殊遇。

在会议室的沙发坐定之后,那位白宫的金发女实习秘书进来为各位斟上了当年龙井新茶,然后款款而出。自哈里斯住进宾馆的那一刻,房内的服务人员、保卫人员就全部由美方带来的人员充任,美国人霸道的派头由此可见一斑。清淡的茶香在明亮宜人的会议室内慢慢飘散,各位领导人的心情却不象茶香那样轻逸。房间里没有按惯例安排的翻译人员,总统也没有任何客套与粉饰,而是用英语单刀直入:“各位先生,如果现在有人说有可能爆发第三次世界核大战,那我绝对不认为他是一个疯子!”各位领导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总统,等待着他卖完关子继续以后的内容。总统看到他的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赶紧趁热打铁:“台湾那个麻烦制造者田旱谷就要踩动台湾独立的地雷了!”

法国总统勃尼翁对哈里斯不设法语翻译本来就很为不满,这是法国人传统的文化上的优越感使然。因为按法国外交惯例,即使懂得英文,法国领导人也必须经过翻译对话,更不用说是在外交场合用英文交谈了。他对哈里斯满口的美式英语口音更认为是不雅之音难以入耳,但是哈里斯的话中内容却使他感到震动。勃尼翁曾多次亲耳听到大陆不同的领导人绝对认真地向他表达过同一个声音:“台湾问题是当代中国国家重大利益所在,如果台湾岛上有人进行分裂国家的所谓独立,给台湾带来的只能是战争!”于是勃尼翁明确表示法国的立场:“中国是与法兰西有着五十多年的邦交国,中法之间友好的政治与紧密的经济关系涉及法国国家的根本利益,法兰西不能支持一个邦交国内一个省份的独立!在这一点上我们法国人是有深刻教训的。” 勃尼翁又想起了多年前向台湾出售那几艘旧军舰带来的无限烦恼,他又不无讽刺地问道:“台湾问题就是因为你们美国人将国际事务当做你们国内事务的霸道作法而造成的!难道他们现在不听你们的招呼了吗?”但是他下意识地使用了法语,因此哈里斯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不知所云。勃尼翁这才意识到哈里斯听不懂法语,也就入乡随俗,不再保持法国人的矜持,用英语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哈里斯没有计较勃尼翁的态度,因为他知道勃尼翁代表了在场各国领导人的共同心声。由于有求于人,所以哈里斯极尽婉转:“总统先生表达的贵国立场我完全理解。我并没有要求贵国支持台湾独立的意思。美国只有一部国内法界定与台湾的关系,就是《与台湾关系法》,但只规定了美国应支持台湾的防御的责任,最糟糕的是这只是单边规定,我们与台湾之间根本没有协议规定台湾应承担不独立、不挑衅大陆的义务!所以实际上我们对台湾人没有任何约束力!”

英国首相沃尔姆斯历来以美国亲戚自居,政治上的倾向十分明显:“但是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并没有规定你们在台湾有事时有协防的义务呀,这个道理难道你们没有向他们讲清楚吗?你们直接向他们讲明,如果台湾独立,美国士兵不会为台海之间的战争流血!对于英国政府而言,英国也没有支持或默认台湾独立的政治空间,否则会使我们现在执政党政府垮台的!”哈里斯叹了口气:“美国国会两院里都有一些人以意识形态划分对大陆与台湾的态度。他们以一种偏执狂的心理支持台湾领导人的所作所为,从来不考虑会引起什么后果。政府做的很多阻止田旱谷们走向独立的努力都被他们的言行所抵消,所以田旱谷们才走到今日。实际上台海之间不统不独是最符合美国利益……啊……也符合全世界利益的!”话说得太露骨,哈里斯总统又弥补了一下。

一直在沉默的俄罗斯领导人彼得罗夫缓缓地开口了,兼通英、德两国语言的总统使用的是英语:“我们与中国有万里边界,我们与中国刚刚解决了边界划分等很多重大问题,我们国内有很多问题尤其是分离主义势力问题需要中国的支持与合作。我们与中国正处于历史上关系最好的时期,我们要与中国发展经济合作与贸易扩大的互惠。所以我们不准备为了台湾一小部分人的狂悖而去损害这个得之不易的成果。与中国友好,这是提高俄罗斯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俄罗斯国际地位的根本利益的大原则。”彼得罗夫说到这里,拿起精致的青瓷茶怀,轻轻啜饮了一口清茶,然后继续说下去“任何一个国家都愿意与软弱可欺的邻国打交道,可中俄之间没有这样的历史机会了。中国的强大已经是历史现实,不可逆转。与中国友好,不做损害这种友好关系的事情是俄罗斯的基本国策!所以哈里斯先生不要指望俄罗斯会参加任何形式的反华联盟。也不要指望我们为台湾人去做些什么。”

哈里斯听到彼得罗夫的话语心中更是暗暗高兴。本来他也没有什么组织反华联盟的企图,只是想让联合国安理会常务理事国集体表态阻止台湾事态的恶化。他赶紧表态:“美国政府的意思是阻止台湾宣布独立,阻止台海战争的爆发,并不偏袒任何一方!我只是想与几位协商一下,采取一个共同行动,阻止田旱谷宣布独立。”英国首相沃尔姆斯点点头:“是要狠狠地打这帮不知好歹的家伙们一记耳光了!他们会给世界带来灾难的!”彼得罗夫同意道:“如果是这样,我愿意唯总统先生马首是瞻!” 勃尼翁重重地又加上了一句:“如果总统与台湾领导人通话,请转告他们,法国人民枪毙了不少二战期间投靠德国人的法国叛徒,法国人民十分厌恶叛国者!”

“现在台湾田旱谷们正在兴头上,什么话他们也听不进去。我们要在最后一刻,也就是他们即将宣布独立之时给他们当头浇上一盆凉水!让他们清醒过来。今天我们就算达成了一个君子协议,到了关键的那一刻我们一起向田旱谷施压,大家可不要变卦哟!”哈里斯缓和气氛的调侃使各位领导人面带微笑点头认可。大家都表示一定尽自己的努力,并通过各种关系对台湾当局施加压力。哈里斯对这次会面结果很满意:“耽误了大家这么多时间,真是对不起!请各位赶快回去与夫人共同欣赏这悠久的东方文明、品味这神奇的异国情调吧!”送走客人之后,哈里斯抓起了与中国领导人的热线电话,语调平缓地通报了安理会四国领导人的一致态度,得到了中国国家主席国金韬礼貌而真诚的感谢。

哈里斯是个能熟练操纵国际政治棋局的高手。他遍读史书,深知人民也会犯错的,民意不一定可靠。都说德意志民族是最理性的民族,但二战前没有德国人民的选票,希特勒怎能掌握德国大权,进而将德国与世界推入几近毁灭的深渊?同样,台湾岛上这几年民意的选择也是不断排斥理智的方向,任由领导人带领人民朝着与二战前德国相似的灾难方向发展。虽然国际上居主要地位的国家都在竭力阻止台海局势的恶化,而这些正在挽救台湾不走向毁灭的力量能有回天之术吗?连他自己也不能完全确定,他觉得现在能做的就是采取中国人宿命论的常用讲法:“尽人力而安天命”吧。接着他又给加拿大总理威尔逊、德国总理沃尔夫、意大利总理布鲁诺打了电话,他们也都表示了对哈里斯总统的支持,并表示一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台湾各阶层施加影响,以配合哈里斯总统全力阻止台湾独立。唯独日本首相东瀛龟太郎一人,只是静听了总统的话语而没有吭声。

八月三日,也就是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前二天,世界经济的支柱国家“七加二”会议如期举行了。会期为两天,会议结束后,所有领导人将被邀请观光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七加二”会议地址设在北京天安门西侧的人民大会堂内的北京厅。上午九时,国家主席国金韬按照礼节早早地在人民大会堂大厅内迎候各位贵宾的到来。当各国领导人身着世界知名的中国服装设计师为他们制作的唐装,个个抖擞精神潇洒而随意走入大堂时,主席都要主动迎上两步,热情握手。并符合时宜地说上几句或恰到好处地开个小玩笑,使每位贵宾都感到即得到合乎规格礼遇又受到平等的重视。各国政要尽力在这泱泱大国的政治大殿堂上展示自己国家的风貌,力图给世人留下最好的风范。

手持摄影机与照相机的各国记者们散布在大会堂内外,人数之多形成一个夹道欢迎的队列。他们尽可能地抢占最佳的位置,摄下一个个可称是历史性的镜头,文字记者们也都在现场以最快的速度编出快报,并立刻用网络传回总部。这两日世界各大媒体头版头条的大标题都在表达这样的内容:

世界领导人赴北京膜拜中国经济奇迹。

中国己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前进的火车头!

没有中国的参与世界是不完整的。

中国的和平崛起已得到世界公认。

北京奥运会必将使东方之龙腾飞于天际!

…………

北京厅特别为这次会议重新进行了大规模整修,会场的布置也是极尽气派。内部分为公开的大会议室与秘密小会议室,大会议室是举行公开会议的地方,允许随员参加讨论众所周知的议题,记者们经允许可进行拍摄与报导。而小会议室则是留给领导人们的私密空间,不允许任何人进入。领导人可以在这里不拘外交礼节与事先的协议,任意进行临时的议题或进行不被外人所知的激烈争辩甚至是针锋相对的斗争。实际上任何国家的外交都是以谋取本国最大利益为出发点的,所以各国领导人交往时也不总是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教养有加,不总是那样彬彬有礼的。私密空间就是给他们为国家利益拚争时暴露出粗俗的另一面蒙上一块遮羞花布。九国领导人在一个大圆会议桌旁一一坐定,经过仔细挑选的世界主要媒体的摄影记者被允许进入大会议室进行拍摄。这是严格按各种收视率排行调查结果确定的,其他媒体则被排除在第一手新闻之外。九国领导人都尽力摆出了友好而高兴的姿势让记者们完成任务。当两三分钟拍摄时间过去后,摄影记者们手忙脚乱地收拾器材,退出大会议室。

上午的会议主要是对中、俄正式加入“七国集团”成为主导世界经济的“九国集团”最后的一些问题加以确认。这些问题已经过谈判人员反复讨论,所以没形成太大的争议。而对世界经济前景的讨论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轻松话题,会议气氛十分轻松。中国处在贸易与制造大国的中心,俄罗斯则在能源与原料输出上得天独厚。七国领导人建议两国更大程度地开放市场,尽力加大七国商品进口,这是“七国集团”力促两国加入经济俱乐部的重要原因。两国领导人也都有更积极的表态,将更主动、更大规模地把本国经济融入到世界大经济环境之中。上午会议完毕后,“九国集团”的建立实际上一切均己就绪,就等次日签署一个协议和举行记者招待会的最后表演了。用完一次家宴式的午餐后,中国国家主席国金韬按临时的外交协商,让工作人员将八位领导人请进了小会议室。美英法俄的领导人心中有数,而其他人则不知就里,以为是预定的一次新的经济议题的协商。

小会议室的安排让人很感舒适,宽大的欧式沙发围成一圈,房屋的四角摆放着富贵牡丹、丽妃月季等中国特有花卉。房内没有任何服务人员。每个人的茶几上均有恒温的热咖啡壶、恒温的热茶壶、矿泉水与水杯。另外摆有各种水果、点心,任由客人随意取用,以防会议时间过长引起客人的饥饿难耐。空气调节器不断送来新鲜宜人的徐徐冷风,四周的幔帐使冷风均匀地分布在各处,让人忘记了北京的酷热难耐。

在秘密会谈的场合,大家就各依本性而为了。在九国领导人各自坐在沙发上之后,那因民族熏陶与个人性格所致的特点充分表现出来。法兰西与意大利两个拉丁国家领导人生性热情、在那里为一个趣闻开怀大笑。而严肃古板的大英帝国首相与严谨理性的德意志总理则一本正经地谈论荷兰画家凡高在创作“向日葵”时心境与色彩运用的关系。加拿大总理与俄罗斯总统都是体育爱好者,他们轻声地谈论滑雪板材料与速度的关系。翘着二郎腿的美国总统谈笑风生,在一边倾听的日本首相因过度拘于礼节,只能像永远不断点头的钟摆连声称是。

国金韬主席大约晚到了五分钟,这是因为等待外交部紧急拟制的一份针对“中国政府关于台湾问题说帖”,以在私下会晤时面交各国首脑。当主席走入会谈室门口时,各国领导人都停止了交谈,眼光一起转向了口门。主席连说:“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谢谢大家。”以表示歉意。各位领导人都面露微笑表示理解。主席亲自将这份说帖的中文原本与各国文字译本分发到大家手中,这在外交交往中是少有的礼遇,各国领导人真有些受宠若惊。但等他们看完手中的文件之后,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起来。主席递给法国总统勃尼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致法兰西共和国关于台湾问题的说贴》内容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致法兰西共和国政府

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法兰西共和国存在正式的外交关系,特照会贵国政府如下事项:

据我国情报部门的确切报告,我国台湾省执政当局将在近期宣布台湾独立。这是分裂国家、叛变民族的十恶不赦的犯罪行为!届时,中国政府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制止国家分裂。法兰西共和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邦交国家,两国人民有着传统的友好关系。我们希望贵国遵守两国间的一切外交条约与协议,支持我国维护国家统一的一切行动。我们相信,贵国政府及人民不会做任何损害两国关系的事情。

此致

法兰西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二零零八年八月三日

其他国家领导人收到的照会除了国别的区别之外,内容与法国总统收到的完全相同。这个照会实质上就是一个不要干涉中国内政语气温和的警告。各国政要们面面相觑,就连事先知道内情的美英法俄的领导人也觉得国金韬主席的做法过于剧烈,完全不顾国际上的对任何问题都可以相互协商的通行规则。这些西方领导人想的确实有理,可中国方面也有自身的考虑。这就是要彻底消除在座各国尤其是美国人力图在台湾宣布独立后,力图使大陆长期保持不战不和的状态。形成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的即成事实。只有俄国总统彼得罗夫在一边面带笑容、沉默不语,因为他在处理国内分裂主义势力时,也曾在国际场合做过同样的事情。

哈里斯看着手中的文件,从个人感情上来讲他认为中国政府的态度过于无理:我们西方的主要领导人齐集北京,这是给了中国人天大的面子。现在却被当面警告对中国的事情不要乱说乱动,他心中的气真是不打一处来。可政治人物的行为是基本不受个人好恶来左右的,现在一切都没有发生,维护美国的全球利益为重。台湾那帮狗崽子会在美国人的压力下住手的,哈里斯认为事情还有相当的周转余地。于是哈里斯以空前的大度哈哈一笑:“我们会让台湾的那帮混蛋安静下来的。在座的各位谁也不希望几只苍蝇搅了我们万里而来观看奥运盛会的兴致。各位,我说的对也不对?”

俄国总统彼得罗夫的一句话代表了大多数领导人的心声:“各家的孩子各家管。别人的家事我们只能作为邻居起个劝解的作用,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充任法官去干涉人家的家务事。”在座的领导人都非常清楚彼得罗夫的话中有话,可道理使然只能点头称是。唯有日本首相东瀛龟太郎依旧低头不语。因为哈里斯总统早已警告他对中国与台湾的问题不要说三道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