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巴渝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URL] 第一百一十六章 江海洋之所以没有反对陈世新的观点,还在于前一个星期天,他在照顾妻子营养方面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那天午休后,姜佳妮挺着大肚子,临值班前交给他十元钱,吩咐他买两只老母鸡来熬鸡汤喝,以保证胎儿的营养之需要。江海洋满口答应,他在自由市场转了一圈,吊儿郎铛的买了一只鸡,剩下的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一十六章


江海洋之所以没有反对陈世新的观点,还在于前一个星期天,他在照顾妻子营养方面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那天午休后,姜佳妮挺着大肚子,临值班前交给他十元钱,吩咐他买两只老母鸡来熬鸡汤喝,以保证胎儿的营养之需要。江海洋满口答应,他在自由市场转了一圈,吊儿郎铛的买了一只鸡,剩下的钱却花在了地摊书上,他买了一本法国作家莫伯桑写的《俊友》,这是一本世界名著。他买书时没有像买鸡那样斤斤计较,不仅仅是摆地摊书的书贩很会看人,他观察出江海洋是那种爱书如命的人,所以拼命抬高书价。当江海洋倾其所有的说,身上只有五块五毛钱了,书贩才故意极不情愿的表示成交。两个人心里都很高兴,却在心里讥笑对方是傻瓜。书贩认为至少赚了两元,江海洋则爱不释手的获得一部九层新的老版名著,直笑龟儿子卖书的不如买书的,这本书就是要价十元也不为过。

晚上姜佳妮下班回家,两人吃完晚饭,江海洋把熬好鸡汤端了一碗给妻子喝,她十分满意,一边喝一边还哼唱着《沂蒙颂》里的歌曲,“……我为亲人熬鸡汤,……”样子很是得意,喝完鸡汤后还说:“再有两个月,宝宝就要降临于世了,你可要像今天这样对我好哦。”

“那是一定的,谁叫你是我的老婆,孩子他妈呢。再来一碗?”

“行,不过我想吃鸡腿,要两只,我最近老感到饿。”

“行,就是四只腿我也……我也给你变得出来。”江海洋突然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结巴了一下,然后随机应变的说。

“怪了哈,本来就是四只腿,难道你偷吃了不成?”

“没有,没有,说句老实话我只买了一只鸡,剩下的钱我买了一本书,……”江海洋不打自招,他觉得没有必要去隐瞒妻子。

“哼!江海洋!你太过分了。我喝鸡汤吃鸡肉这不是为了我,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知道吗?!”姜佳妮怒斥道。

“知道知道,是我克扣了孩子的‘军饷’,但也不能罪该万死噻,你何必大声嚷嚷,让邻居听见笑话。”江海洋息事宁人的劝道。

“哼,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江海洋你太自私了,不可救药。”

“行了,不就是买了一本书嘛,值得如此大动肝火。好了不要生气了,气坏了我儿子,我跟你没完。”

“嗬,你做些事来气我,还要跟我没完,有没有搞错?”姜佳妮说完这句话,开门拂袖而去。

江海洋以为她是饭后百步走,也就没跟着一道去,加之自己也在气头上。谁知过了好一阵,娇妻还没有回来,于是放心不下,匆匆跑下楼去寻找。找遍了厂区花园和医院,不见踪影,还是车间里一个爱管闲事的刨床工马大姐,看他汗流浃背的逢人就问的焦急样子,才神仙指路的说道:“是不是找你的佳妮?我看见她在车站等车,看样子是回娘家去啰。”

江海洋心里暗叫不好,老婆肯定回娘家告状去了。老丈妈还好说,让那老丈人知道了,非骂他一个狗血淋头不可。想了想,不管怎么说,还得把姜佳妮接回来再说。否则再让老将军给自己父亲去个电话,那战火就烧到鸭绿江边了。

江海洋刚刚赶到红军院,还未踏进将军楼,就听见老将军粗大的嗓门在数落着他。

“这个江海洋搞什么鬼明堂!那书是精神营养的东西,怎么能代替物质营养的东西呢?太不象话了!简直是乱弹琴!要是战争年代他这样克扣我女儿和孙子的军饷,我就一枪嘣了他。”

“老爸,你也未免太冲动了。你到图轻松痛快,右手只要那么一抬,‘啪’的一声,他就玩完了。我那还没出世的外甥怎么办?生下来就没爹,那不苦了我姐。再怎么的,你也得枪下留人啦,是不是?老姐!”小舅子在一旁开着玩笑说。

“就是噻,你这个死老头子,你不会让女儿还没生孩子就当寡妇吧?”丈母娘也在一边说道,手里还削着一个苹果。

“我也是听佳妮哭诉后,才火冒三丈为她打抱不平的嘛,他妈的,你两个怎么都站在那臭小子一个战壕里去了呢?不过江海洋这小子,有他父亲的遗传基因,能成大事。但这次我还是要给他点颜色看看,他不来接人,你就下班回来住。怎么样?我的好女儿。别生气了,啊,气坏了身子不好,气坏了我孙子更不好,啊。”老将军呵护着女儿说。

“老爸,小两口的事,你还是少一边倒为好,那样会把事情搞复杂化。俗话说,天上下雨,地上流,小两口吵架不记仇。待会我用车把姐送回去得了。”

江海洋在门外听了,感觉小舅子变了,满有人情味的嘛,也许是他接触女人太多的原因,懂得把握男女之间感情纠葛的处理。

“你小子少啰嗦,你要像你姐那样从一而终就好了。你小子走的路还没我过的桥多,你以为你是谁呀,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这事要有原则,现在不是提倡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吗?!”老将军正义凛然的说道。

“好好好,你就让我姐去坚持原则呀,坚持真理好了,不定那一天他们会分道扬镳。姐,我奉劝你一句,做女人不一定要漂亮,但一定要可爱,最好不要耍小性子,更不要做女皇,凡是要把男人置于臣民,那样会让男人压抑反感。有一句流行歌词叫‘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我看应该改为‘其实你不懂男人的心’。”小舅子依然口无遮拦的说道。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我很烦。以后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我回去了。”姜佳妮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她有些笨拙的站起来朝门外走去,让老俩口感到惊诧,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只有姜杰坐在沙发上冲她背影说道:“拜拜,恕不远送。你出门就有人在恭候你,不信你开门自己瞧瞧。

“你少贫嘴,你又不是梁山好汉中的‘神算子’。”姜佳妮开门时回过头来回敬了弟弟一句。

姜佳妮走出门院外,果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路灯下徘徊等候。她心里一热,却又故意视而不见的挺着大肚皮朝前走。心高气傲是她作为女性的最大败笔,也为婚变种下了苦果。而江海洋呢,也故意装着没看见她似的,把她视为路人,他不像那些脸皮厚的男人,张开双臂殷勤的迎了上去,不住的承认错误,说些违心的道歉废话。这种所谓的男子汉尊严,也是他日后和妻子分手的重要原因。他像一个便衣警察,保持着一段距离盯住自己的“猎物”,因为红军院离主干道,有一条弯曲五百米左右的支路,假如对方稍有闪失,或一旦受到流氓的滋扰,那他将会从天而降,英雄救妻了。

小俩口一前一后的回到家里,谁也不理谁。这样的冷战已不止一次,每次都是以江海洋忍受不住这种近乎残酷的冷遇,而首先向妻子摇起了橄榄枝。他搞不懂,为什么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每次都要先挂起白旗向妻子投降。这是尊重妇女的表现,还是在乎夫妻感情?他想不明白。

看着一旁呼呼大睡的妻子,他简直不敢想象她就是二十年前那个可怜兮兮,需要他呵护的小姑娘。部队真锻炼人呐,可以把一个柔弱女子改变得铁石心肠。他需要妻子对他侠骨柔肠,而不要君临天下,王者自尊。不过几次较量下来,他发现妻子并没有屈服,反而变本加厉,有持无恐。这到底是为什么?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理不清这一团人生的感情和婚姻的乱麻。他把这一点寄托在孩子出生以后,他幻想到那时候,也许姜佳妮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贤妻良母,不会因一点小事就对他耍小性子。

“孩子啊,你快一点来到人世间吧!你也许就是爸爸与妈妈感情危机的救世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