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悼小妻


昨天母亲电话里告诉我,家猫阿二被车碾死了。阿二是母亲的说法,因为它不爱干净,许多排行老二的孩子都是邋遢鬼。我则给它取名叫小妻,给它的同胞妹妹取名叫小妾。每次到饭店,我都会宠爱这两个小家伙。两只小猫在一起,很调皮,我和父母和店里的阿姨们则会看着欢喜地笑出声。然而,车祸把这种笑容冻结住了。


当我睡在床上,又情不自禁感伤起来。我真想赶回无锡去看看,安慰一下因为阿二的死给小妾带来的创伤。听母亲说,这两天小妾一直在叫,本来她是很安静的,阿二的死她是亲眼看见的,心里很恐惧,很难受。想到这,我有点辗转难安。


失去阿二正如丧妻,久久难除心中的感触。希望这个周末回去看看小妾,给点安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