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二十二章 坚守大兴 第二十二章 坚守大兴(三)

HimalayaRange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size][/URL] 22—3 刘国杰难以入眠。心怀恐惧,怎能睡得着?当初刘国杰得知大都陷落以后最初只是彷徨不知所措,后来又知大都周边城池皆一一被敌军攻破,甚至上都的总管府开平也被敌军扫荡一空,刘国杰感到恐惧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国杰掌握了二十万大军的指挥权,而且断定忽必烈绝无活路,刘国杰的心灵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22—3


刘国杰难以入眠。心怀恐惧,怎能睡得着?当初刘国杰得知大都陷落以后最初只是彷徨不知所措,后来又知大都周边城池皆一一被敌军攻破,甚至上都的总管府开平也被敌军扫荡一空,刘国杰感到恐惧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国杰掌握了二十万大军的指挥权,而且断定忽必烈绝无活路,刘国杰的心灵深处里有股强烈的意识渐渐地浮现出来。这股意识带来的冲击力让人心跳不止,不少麾下将领看出来了。其实这些将领也有这种意识,飞黄腾达的机会来了。


有居心叵测者向刘国杰进言,沧州罹难的元军将领统帅的女眷中大有美色者,现在失去依靠,衣食无着,不妨分给众将,两得其便。如此提议竟然无人反对,刘国杰清楚地意识到了其中的含义。刘国杰默许此事,结果得到两个绝色美女,竟然分别是伯颜和阿术的少艾侍妾。刘国杰知道这是下属试探他的心意,接受了两个美女,当夜就一并享用了。至此属下将领们都心知肚明,虽然嘴上没有说破,却都明白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以后商议大事的出发点也没有本质的差别了。


刘国杰确实是个打出来的将军,在军中威望甚高,不仅得到张弘范、阿术和伯颜的器重,忽必烈对他也十分欣赏。而且刘国杰为人谨慎,三十年来克己复礼,官至都元帅行军打仗也不携带女眷。现在受用了下属献上的阿术和伯颜的女眷,心意不言自明。少数蒙古将领朦朦胧胧不知真意,因为这符合草原上的传统风俗,有用的女人是不会浪费的,草原上从来就没有建造过贞洁牌坊。蒙蔽着最好,既使察觉也没关系,蒙古兵少,欺欺他们没有问题。刘国杰率领的本部汉军在草原上与昔里吉等宗王的蒙古军打过大仗,大获全胜。


十五万大军攻打大兴真实意图并非救驾,大家都认为忽必烈绝无生还之理,但是救驾的名头还是需要的。消灭大兴之敌夺粮草只是第一步,更大的诱惑是大都的财富和权利的象征,既使大都待不住,可以退往东北方向割地为王。刘国杰对此砰然心动,因为他是女真族人,金亡前父辈在青州为吏。大蒙古国灭亡金国后仍然为吏,但是蒙古人强令女真族改为女直族,以避成吉思汗铁木真之名讳,刘国杰家族那时候改用了汉姓。为何偏偏使用刘姓,史籍中并无记载,野史家说刘国杰之父生母为刘姓汉女。


令刘国杰感到恐惧的不是敌人。一天的攻城行动折兵一万不是可怕的事情,上次在大兴丢掉一万五千兵马也没什么了不起,那些部队不是自己的本部兵马,损失换取的是敌人火器弹药的损耗,而且为将来图谋大事扫清了一些身边的隐患。令刘国杰感到恐惧的是忽必烈居然还活着,而且还能派人核实一天的战况。当前的这股敌人究竟想干什么?难道忽必烈还有可能再掌皇权?如果是那样,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取死之道。


刘国杰心怀恐惧,不能入眠,但表现正常,忽必烈派来使者之事除了几个心腹之外别的将领都一无所知。心理空虚失衡,大脑不时地有空洞无物的感觉,但是手感充实,双手一刻也没闲着。刘国杰半躺在被窝里,身边是两具赤裸玉体,手上的感觉太舒服了,感觉到的是温香软玉。权大就是好啊,最好的东西不用自己去找,自然有人贡献上来。


伯颜的侍妾金发碧眼,体态丰满性情豪放,虽是少艾之年却激情似火。伯颜是蒙古八邻部人,其父从旭烈兀征西域,伯颜长于西域伊利汗国,其地域广大,远在阿姆河之西南方向。据说路程万里迢迢,刘国杰实不知其地到底在哪里。伯颜并非贪恋财色之人,惜攻宋之时,大宋兵部尚书吕师夔在江州,与知州钱真孙降元,选宋宗室女二人,盛饰以献,伯颜严词拒绝,不为女色移志。且伯颜信奉也里温可教(基督教),妻丞相安童女弟,夫妇相濡以沫,相敬如宾。既使如此伯颜居然蓄养受用这等妖娆尤物啊。


阿术是蒙古兀良合部人,大将兀良合台子,其侍妾出自高丽宗室。此女体态轻盈性情温柔,侍候男人曲意奉承无微不至。阿术年过五十,却仍然蓄养受用这等二八妙龄稚嫩女子。这都是权利财富带来的好处啊,让人如何将即将来到的权利和财富拒之门外?天下即将大乱,谁拥有兵权谁就能拥有一切。江山美人,夫复何求?


双手在美女身上获得的触感无比美妙,充实了心灵的空虚,驱散了恐惧,强化了追求目标,坚定了信心。明天全力攻打大兴夺取粮草是刘国杰最后下定的决心。这天夜里最后下定决心的刘国杰在两个美女身上纵横驰骋,极尽征服美女之道,此道也是征服天下之道。刘国杰魁梧健壮,善骑善射,精于拼搏,死缠烂打,久战不疲,号称拔都,不战则已,战则惊天动地。可怜帐外心腹士卒只能偷偷饱饱眼福,此道彼道,小小士卒概不知道,既使知道也是白知道。


天刚亮大营骚动,刘国杰不得不从温香软玉之间钻了出来,想起今日有一场大战,刘国杰精神亢奋,好像吃了大把伟哥。


一大早,守军警戒部队就发现元军出营列阵,层层叠叠的队伍向城下渐渐逼近。今天和昨天有所不同,除了回回炮之外,还有数十架攻城车、撞门车和无数的云梯。守军统帅严库副师长以下全体官兵都明白元军要大举攻城了,各部队各忙各的,严阵以待。


一阵阵疯狂的炮击之后,战鼓隆隆,元军发起了攻击。开道的是攻城车和撞门车,其后的士卒黑压压的不计其数,无数的强弓手沿着护城河边向城墙上射击,压制城上的守军。攻城车和撞门车顶上的床弩和弩炮也向城墙上射击。元兵杀声震天,一个个亢奋异常。这种样式的攻城战轻易不用,原因是伤亡巨大。但是刘国杰志在速胜,一次行动动用了六个万人队,这还不包括担任压制射击任务的掩护部队。六个万人队分布在城北、城东和城西,分两个波次攻击城垣和城门。刘国杰下达了将令,拿下大兴后攻城部队大索三日,然后是掩护部队,最后才是其他部队。所谓大索就是纵兵抢劫杀戮,任意奸淫妇女。故此元军大小头目争当攻城前锋,守军不就七千多人吗?经过炮火打击还能剩下多少?就是折兵三万,也能将大兴碾碎。


最先遭到打击的元兵是担任压制射击的弓手和弩手,警卫营的步枪手和各部队的钢弩狙击手藏身在掩体中尽情地点杀这些元军兵卒。在先进武器的精准打击之下,元军弓手和弩手纷纷毙命。攻城车和撞门车缓缓逼近,没有遭到任何打击。车体都是用厚实的木料建造,箭矢对之不起任何作用,子弹也没有明显的破坏作用,藏身在车体和车后的元军兵卒十分安全,这是攻城的利器。对付这种攻城装备守军可以用滚石擂木搞些破坏,还可以泼油放火。依赖这种装备,两军最终只能短兵相接互砍,结果是人多者胜。


当车辆到达昨天用装土的麻袋和尸体铺成的各条道路时,埋设的地雷发生了爆炸,有些地雷装有黄磷,车辆不仅被炸毁,还燃烧起来。元军后队簇拥着前队,许多人被挤进火场,身上起火,纷纷跳进护城河里。元军将领见情形不对,鸣金退兵。刘国杰见识了传说中的地雷的威力。地雷在北宋时就已经出现,但是爆炸物是黑火药,威力并不是很大。元军没有见到地雷爆炸之前应当出现的燃烧的导火索。


损失不大,重整旗鼓,攻城部队折损的兵力还没有掩护部队多,士卒斗志未消。刘国杰传令,攻城部队用少量兵力推着攻城车开道探路,逐渐扫清障碍,掩护部队任务改变,不再向城墙上射击,只作警戒,防止敌军出城攻击攻城部队,其余部队回营休息,准备夜战。


接下来的一整天里,元军一步步地扫清了地雷,损失了全部攻城车,一天下来折损兵力五千。傍晚时元军停止行动,只留下掩护部队监视战场。


贾迩冶在中午时接到报告,对元军将领的随机应变表示了衷心的称赞。傍晚又得到报告后对严库判断元军很可能夜攻大兴城表示赞成。晚上贾迩冶在朝堂请忽必烈饮酒,向忽必烈介绍了白天的战况。这次忽必烈不再怀疑贾迩冶用谎言欺骗他了,昨天夜里证实了贾迩冶的诚实,没有说谎骗人。


“老忽啊,刘国杰确实是个将才啊,随机应变的本事不小,竟然能想出办法对付以前没有见识过的新式武器。这样他今天少折损了不少兵力。”


“小贾啊,刘国杰可是打出来的将军啊,他要是没有几下子,能爬到现在的位子上吗?”


“嗯,不过刘国杰最多只是个将才,不是个帅才,他现在统帅大军,勉为其难喔。”


“小贾,你怎么又来了,我现在下诏免去他的军权也不起作用啊。”


“唉,老忽你误会了,我没有离间的意思,更不会希望有个比他强的人代替他的位子。我说刘国杰不是帅才是有根据的。”


“哦?有什么根据,说来听听。”


“刘国杰为什么一定要打大兴呢?”


“嘿嘿,大兴是大都南面的屏障,拱卫大都,这谁都能看出来。刘国杰北上攻大都,必先取大兴,何况大兴守军只有数千,还有粮草可夺。”


“可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分兵守大兴呢?我集中兵力守住大都就可以了嘛?人多一些城防不是更加牢固吗?坚持几个月等待刘国杰粮尽而崩溃不是更省事吗?我的兵力本来就不多,只有三万,何必分出七千兵力守大兴,还在那里储备了太多的粮草,万一守不住,折损了兵力,丢失了粮草,养肥了刘国杰,这不是明显的错误吗。刘国杰看不透这一点,为大兴的粮草所诱,绝非帅才。”


“你引诱刘国杰攻大兴,就不怕刘国杰真的把大兴打下来吗?你为什么要冒这个险?”


“嘿嘿,老忽,我有两个目的。其一是我俩有赌可打,嘿嘿。”


“嘿嘿,你恐怕不一定能赢吧?第二个目的是什么?”


“我要让刘国杰认为大兴是块容易吃到嘴的肥肉,请他上钩,在大兴城下打伤刘国杰的元气。老忽,我这是为你好啊?”


“为什么是为我好呢?此话怎讲?”


“老忽啊,刘国杰拥兵二十余万,如果他将部队拉到远离我军的某个地方去,比如你的老家和林,那个地方他可是了如指掌啊,他要是在那里自立为王,北平王是他的对手吗?” 北平王那木罕是忽必烈倚重的皇子,当时驻守和林。


忽必烈闻言色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