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叫魂》——仅仅是开始,远不会是结束

我想如果大家听到细菌战的下都会感到毛骨悚然。这个词被许多的老一辈的中国人民所牢记。因它中国多少人因此而枉死。它留给了我们难以磨灭的伤痕,带给我们的永远都是痛苦的回忆。在回忆中脸上甚至带着惊恐的表情。大家可以想像已经六十多年过去了还这样,他们所承受的痛苦该是怎么的啊?

细菌战这个词以及731部队真正进入我得视线是因为我所生活的这座城市——宁波。在我读宁波史的时候才知道宁波的鄞衢两县曾经也遭受过细菌战的袭扰,给这片土地的人们带来了难以磨灭的伤痕。即曾经被欧洲人称为“天刑”的鼠疫。

有一次我在网上书店发现了一本书——叫魂,知道了在美丽的洞庭湖畔的常德也曾经经历过这样的苦难,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经过。该书的作者虽然不是真正的作家,但是他以朴实的文笔和对历史的责任感向我们展现了在哪个时段生活的常德人民的现状,向我们披露了日军在常德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给后人反映一个真实的历史。

该文给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开篇。它给我强烈的反差感,让人的精神接受最直接的冲击,让你永远不会忘怀。文章开头描绘了江南鱼米之乡的人们在那里安居乐业以及渔民在那里捕鱼的情景,但是在那平静中蕴含着波涛。广德医院的副院长谭学华站在江边思考的这个满目创伤的国家,静静地凝视江上的渔民。可是前后两刻的反差如此的剧烈。从一片宁静到日本鬼子的飞机飞过常德的上空,人们惊慌失措,就像一股闪电横空劈下,给本平静的常德带起一股旋风。那时人们还没有想到这股旋风会来的如此猛烈,甚至要去了他们的生命;也不知道它所持续的时间达两年之久。鬼子向常德投放了米粒和棉絮,人们知道了这里面含有鼠疫。人们在谩骂中还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希望这些不会是鼠疫。他们还在那里比较克制。

可是当第一人死亡并确切知道了因鼠疫而死亡之后,人们还是慌张了。在书的中间部分向我们描述了在那种情况下人们无助的内心,向我们哭诉了当时那些平明百姓面对这样的事实而所做出的努力。这些本来是普普通通的农民,世代居住在常德。可是这些该死的鼠疫却夺走了他们亲人的生命,有的甚至是全家都在其中死亡。这些本就无辜的人却要接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在恐惧中煎熬。该书的内容以生还者的口述而成,加入了经历这自己的最直观的感受,让我们身临其境,回顾那段历史。那一幅幅鲜活的画面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立体的画卷。但是画卷是鲜红,是用鲜血书写而成的。那些不死的冤魂仿佛在那里哭泣,不甘以及愤怒。他们在那里愤怒什么呢?或许是对日本不敢承认历史的唾弃,或许是……在那些真实的画像面前我们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死亡真正地笼罩着整个常德市,笼罩着整个中华民族。可是他们能退去吗?在当时常德是战略要地,守护着陪都重庆的重任以及日本鬼子进攻长沙的前线。他们不能退却,中华民族不能退却。在常德的周边还有几十万的大军,他们的粮食需要常德的支持。终于残酷的战斗打响了。这也就有了书中8000多名军人越学奋战的情景。书中用非常惨烈的语句描绘了这次战斗,反映了中华民族不屈的精神。在不对称的战斗中,8000多位英雄慷慨就义,血染常德,只有区区的200多名军人冲出了包围圈。那一具具遗体横躺在常德的大街小巷中,向人们述说着当时的战争的惨烈。他们脸上有的只有无畏,只有死的觉悟。书中对其进行了重点地描写,给人以深刻的记忆。

书中的最后一部分描绘了在常德的细菌战而留下的人们像日本的法院提起了诉讼,强烈谴责日本不承认历史以及要求进行赔偿。这个过程虽然是艰苦的,但是正义毕竟是存在的。她是不会泯灭的。最后书中说日本法院承认在常德进行投放鼠疫的事实,但是拒不赔偿。这就是日本人的真正嘴脸吧!有些人参拜靖国神社以及拒不承认历史都是对中华民族的藐视,是对历史的亵渎。希望华夏子孙能铭记这些历史,铭记我们曾经遭受的苦难史。

这仅仅是开始,远不会是结束。

这是本人的一点点感受,有不妥之处还望见谅~~~~~~~~~


本文内容于 2007-5-22 11:29:38 被枭龙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