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6/


跃田从心底里不愿去上学,学了好几年,数数勉强到了100,加减乘除只会1+2=3,再难一点就不会了。写字也就会写自己的名字和不超过10个的其他汉字。幼儿园里每次考试跃田基本上都是倒数第一。好歹幼儿园里是以玩为主,学习只是很偶尔的。可跃田听说上学后要天天学习,就头大了。跃田妈妈为了儿子上学这一人生大事可是格外激动,早早就给跃田扯了学生蓝的布料做了学生服,那时标准的学生服是清一色的学生蓝,上衣三个兜。上学这天,妈妈特意给跃田煮了两个鸡蛋来表示今天这个日子有些与众不同,鸡蛋吃完了换上新衣服,看着打扮一新的儿子,妈妈的眼里透着几分高兴,儿子还真是精神。要临走了,跃田一会头疼,一会肚子疼,就是不想去,其实跃田也知大势已去,因为跃田那些死党这阵子一直在嚷嚷上学的事, 可跃田还想耍些花招试试,孙承启很快就识破了儿子的鬼心眼子,两记巴掌打下来,跃田就被专政了。乖乖的背上书包去学校报到了,从家里去学校只有500米,爸爸妈妈上班脱不开身,把跃田托付给一个熟人就上班去了。说是托付给熟人,但跃田走在路上,不时就有跃田的死党上来和跃田搭讪,而父母的熟人也不时停下来和认识人打招呼,三走两走,跃田就跟丢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年代,跃田仍有一种仿佛就在昨天的亲切感。那时候,左邻右舍都住平房,自来水,厕所都是好几十户人家共用,一到下午下班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出来淘米洗菜,大人往往都是接上一桶水,就扎到熟人堆里边聊天边洗菜,一种平和的生活气息就在这每天淘米洗菜声中流淌着,跃田当是还没有意识到这就是一种平淡生活的真切,只是很喜欢那种鸡犬相闻其乐融融的氛围,每当大人们开始边聊天边洗菜的时候,跃田和一帮小朋友就在人群中穿梭跳跃,不时就把哪家的菜盆踢翻,招来大人的一阵笑骂。那个时代,一个公司的人都同住在一片宿舍区内,几乎所有人互相都认识,而且整个社会大环境中就没有什麽假货拐骗,人和人之间根本就是一种不设防的坦诚相待,远亲不如近邻就是对那个时代人际关系的一个经典概括。多年以后,每当跃田走在高楼大厦之间,就经常想起那一段充满了浓厚生活气息的平房生活。楼房越盖越高,现代化程度越来越好,可人际关系就像受到现代化的污染一样,那片其乐融融的净土在现代化的进攻下一点点萎缩,人们不得不一层又一层把自己保护起来。


跃田虽然跟丢了,可一点也不担心, 学校就在眼前,穿过那座小桥,就是校门口了,而且路上跃田的死党不断,跃田根本就没有陌生孤独的感觉, 书包有节奏的打在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他那不是书包,是粪包,你没看大城市的马屁股后面都有一包,那是用来接粪的”,跃田听到了似曾耳熟的声音,回头一看,吴壮和上次那几个抢泥鳅的孩子正冲着跃田指手画脚呢,跃田这会懒得搭理他们,满脑子正为了爸爸早上临走时留下的话犯愁呢。那时上小学都要象征性的让你写几个字和做几道简单的算术题算是入学考试,如果实在是太差,老师会婉转的告诉父母这孩子跟同龄人比还不够成熟。孙承启临走时告诉儿子,要是通不过入学考试,以后就不要再想玩了。跃田明白自己的水平,要是只唰一个孩子,可能轮不到自己,要是唰5个,自己就悬了。 就这麽担心着已经走到了学校门口。学校就坐落在山脚下, 有一座3层楼和十几栋平房,小学生都在平房,中学后就搬到楼房里去,当时跃田从没住过楼房,盼了好几年自己能快点升入中学好试一试楼房的感觉。校门是两扇开的大铁门,门口两边的黑板上写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进门后的左边还有一尊毛主席带着红领巾和小朋友们在一起的雕像。 在进入教学区前是一个大操场,今天是刚刚开学的第一天,无数的孩子在大操场上嬉戏,跃田有些懵了,这应该上哪去报到啊?“我可找到你了,你上哪去了?”,邻居有些焦急的神情一把抓住跃田,“走,考试去”。今年新入学的孩子大约有一百多个, 大多都是和跃田父母同时参加工作的同事的孩子。那天一溜排开几张桌子,几个老师坐在桌子后面给小朋友们考试打分,每张桌子前都排了大约二十几个孩子,跃田一看这阵势就有些慌,考试是跃田人生迄今为止最怕的东西。 跃田站在队伍当中机械的向前移着,脑子里不停的闪现着考试没过以后每天都被爸爸禁锢在家中学习的悲惨景象。跃田面前不时就有一个孩子兴高采烈的从考桌前离开跑向父母说“我都做对了”,跃田看着这些兴高采烈的脸,就更加认定自己可能的悲惨生活,随着离考桌越来越近,跃田的心就嗵嗵得越跳越快。 就在跃田哀叹自己可能的不幸命运时,一句如石破天惊似的话在耳边炸起。“老师问我2+2还有3+3等于几”,一个圆脸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对妈妈说,跃田彻底晕掉了, “这哪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