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牙防组干的好事,违规认证收入218万 领导层从中获个人收益

关于全国牙防组财务收支情况的审计报告》首次确认,牙防组通过违规认证获取了利益,金额至少218.5万元。该报告还表明,牙防组和全国牙病防治基金会(简称牙防基金会)在财务上有密切关系,牙防组违规借用牙防基金会的账户,进行了诸多违规操作。牙防组成员,特别是领导层大量从牙防组获得个人收益的情况,也在报告中得到披露。


据了解,这份报告为“征求意见稿”,卫生部公布最终调查结果还有待时日。


认证收费首次被确认


“牙防组违规认证”事件爆发后,关于是否从认证中获得收入的问题,牙防组负责人均称,认证并不收费;而包括宝洁等通过牙防组认证的企业虽被证实交过大笔费用,但均不承认这些费用与认证有直接关系。


不过,审计报告显示,2003年《国家认证认可条例》颁布后,牙防组并没有按要求办理认证许可就收取认证费,从2002年到2005年,牙防组违规认证收入共计218.5万元。


牙防组成立于1988年,今年4月底被撤销,被审计出的认证收费款额只是4年收取的金额,由于其他年度账面未明确标明是否为“认证收入”,这218.5万元只是目前账面可查到的认证收入。


由于牙防组并非法人单位,它开设自己的账户需要上级主管部门的批准。审计报告显示,1997年,牙防组在未经卫生部和财政部批准的情况下开设了自己的银行基本账户。直到2006年11月,卫生部办公厅将其银行账户撤销。


昨天,记者从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得到证实,牙防组的财务已转交该院财务处。牙防组被取消后,原牙防组的四名工作人员编制已回到了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预防保健科。


从1997年到2006年的账目上,审计人员证实,牙防组累计收入2769.76万元,除了认证收入还包括,赞助费2068.61万元,会议收入359.76万元等。其中,2005年为牙防组收入的最高年份,达539.21万元,2006年收入最低,只有163.8万元。对于这个最低收入,审计报告给出的原因是,受到了“‘牙防’事件影响”。


两个账户“互通互惠”


牙防组与牙防基金会的关系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有媒体认为两者的“默契合作”形成了“认证的不收钱,收钱的不认证”的各自有利的局面。


这样的批评并非毫无根据,审计报告对两者财务关系的描述是:“牙防组利用基金会的账户收款,牙防组与赞助单位签订协议后,单位将赞助等款项汇入基金会账户,然后再由基金会账户转入牙防组账户。”


审计还显示,原本应该独立、公开的基金会账户,成了牙防组轻易可借用的平台,进行违规的金融操作。这些操作包括:牙防组没有外汇账户,牙防组人员出国使用外汇时,就借用基金会的账户,这违背了《境内外汇账户管理规定》。牙防组在收取赞助费用时,借用牙防基金会的“北京市行政事业性统一银钱收据”,给企业开凭证。这种转借收费票据的行为,违背了财政部《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票据管理规定》。


工作人员从中获利


牙防组认证风波爆发后,其负责人多次公开表示,牙防组收取的赞助费主要用于公益事业,其专职工作人员大部分在北大口腔医学院任职,没有人从中得到私利。


而审计报告显示,在10年间,牙防组用于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公务支出的费用近1400万元。


审计报告未显示具体是谁在享用这笔巨款,但报告确认:牙防组专职日常工作人员只有6人,除会计和出纳为外聘人员外,其他4人均为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预防保健科正式在编人员。


在1997到2006年间,牙防组共支出2769.32万元。其中,工资福利支出558.5万元,公务支出834.42万元,会议支出297.31万元。


在公务支出和会议支出中,还包含了大量发放的各项劳务费用。审计报告对这些支出的描述是:“牙防组大量发放补贴、劳务、奖金、过节补助费用,有时在事业支出列支,有时从专项经费列支,且标准不统一,名目繁多,支出随意。如:牙防组人员除每月已有奖金外,还设立了每季度、年终奖等。”


审计发现,牙防组在对先进的现金表彰中,其高层也获益颇多。其中,2005年,牙防组给牙防基金会秘书长朱凌(她曾担任过牙防组副组长),“一次发放达到11000元”。


此外,还有一些补贴收入更无依据。如“在没有任何发放依据的情况下,牙防组副组长张博学从牙防组领取了2003年6月至2005年1月房租补贴共27900元,领取了住房面积未达标补贴74174.4元。


这些审计结果,与张博学教授此前对媒体所说的“没有领取一分钱报酬”大相径庭。昨天下午5时,记者拨通了张博学的电话,记者刚刚介绍完自己的身份,张教授就挂掉电话,再拨打时已关机。


账目漏洞曾被修补


此次卫生部规划司审计处的调查于11月28日至12月9日进行。审计调查发现,在认证风波后的2006年下半年,牙防组迅速对部分不规范账目进行了“凭证补记”。2006年底和今年初,张博学本人还将此前从牙防组获取的收益退回。


审计报告显示,牙防组在2006年6月18至21日、22至23日、7月1日,凭证补记了144719.07元的收入、76328元的支出。其经办人员为非专职财务人员的刘红,这些收入最远发生在1994年,最近发生在2006年。这些资金长期在牙防组的正常账目外存放,严重违反财务制度。


而一些个人从牙防组获得的不当收入,也被“主动”退回。


审计发现,牙防组副组长张博学每月从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领取电话补贴40元、职务补贴2000元,每月又从牙防组领取电话补贴150元、手机补贴500元、职务补贴3000元。2007年2月13日,张博学退回了两年领取的职务补贴46000元,交给了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财务处。


对于没有报销依据的住房补贴,张博学也在2006年的最后一天,将此前领取的74174.4元退回。


对于这些财务混乱的状况,审计报告认为,“导致大量不合规费用开支,造成资产损失”。

“借”钱给企业50万


审计人员还对牙防组账目上一笔无法填补的漏洞专门建议由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进行调查处理。这笔“烂账”是:牙防组高息贷款给广东省澄海县原黑妹保健用品厂,却换来了一大批牙刷,资金无法追回。


昨天,生产中健牙刷的广东省澄海县原黑妹保健用品厂厂长陈孟础说,他已10年没有跟张博学联系过,以前他每年到北京都会和张博学见面。陈孟础说,黑妹保健用品厂是较早做牙刷生意的。当初,他每次来北京都会住在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的招待所。对于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住,他解释说:“说明白点,也是为了生意上的事。”


卫生部规划财务司审计处审计报告显示,1994年12月5日,张博学代表牙防组与广东省澄海县黑妹保健用品厂签订协议,贷给该厂50万元,期限一年,利率20%(即到期利息为10万元)。对于这笔钱,陈孟础回忆说,这笔钱是牙防组支持该厂发展的,不算是贷款,是借款。


对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即使向银行申请一笔小额贷款也极为困难,为何牙防组可以“借给”企业50万元?陈孟础说:“因为我们跟牙防组比较熟,从1990年就开始交往了。”


几乎与此同时,黑妹保健用品厂生产的中健牙刷获得了牙防组的认证。陈孟础回忆说,企业专门交了3万多元的认证费。在他的记忆里,企业是先进行的认证,后向牙防组借的款项。


他承认,直到现在,这笔钱都没还完。


15万余款不了了之


卫生部规划财务司审计处的审计报告显示,对于这50万的追讨,牙防组只是用了黑妹保健用品厂1994—1995年推荐认可费3万元抵消贷款、1996年收回该厂归还贷款3.2万元和1995年12月收回利息4.8万元。


审计报告显示,审计人员查询了解到,黑妹保健用品厂注册资金只有11万元。“根本无能力偿还贷款资金。”


陈孟础回忆说,企业曾用牙刷抵过部分借款,他们按照全国牙防组开出的清单,将牙刷发往各地的牙防组,至少有10个以上地方。“一箱有600支中健牙刷,牙刷有一支1.38元、1.08元和1.18元不同的价格,但具体发了多少,已经记不得。”


后来,因为经营得不好,黑妹保健用品厂最终倒闭。今年60岁的陈孟础说,企业倒闭仅拍卖了100多万。企业的倒闭也使得牙防组的账目出现亏空,而这个亏空已被注销。


审计报告显示,牙防组凭刘雪楠和张博学签字的“该厂已解体,发票无法追回,且此笔账已过10年”说明,于2005年12月将剩余未归还的贷款154449.12元进行了核销。


陈孟础说,厂里确实还欠牙防组的钱,具体欠多少已经记不得了。


而卫生部规划财务司审计处审计报告还显示,由于没有牙刷实物账和出入库的具体手续,用于抵消贷款的牙刷最终落得个“具体用途不明”。


违规存款850万元


1998年1月22日,张博学代表基金会与没有承办人民币信托业务资格的中国租赁有限公司签订信托存款协议,将基金会850万元存入中国租赁有限公司,并约定按5.67%利率收取存款利息。


记者通过工商局查询到,中国租赁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动产、不动产租赁等业务,不包括人民币信托业务。该公司负责行政工作的任先生解释,中国租赁有限公司主要进行租赁业务,选择好的项目提供给一些资金不够的企业,他们负责提供资金和资金担保,使用者分批偿还租金,租期到期后,以“名义货价”的方式转让给承租人。


卫生部规划财务司审计处的审计报告显示,这850万元转入了中国租赁有限公司,最终由江门电池厂将该笔钱和利息重新转入基金会。江门电池厂财务科邝科长证实,当年,中国租赁有限公司给江门电池厂提供一条电池生产线,开始是分期分批付钱给中国租赁有限公司。后来,中国租赁公司和江门电池厂签订委托书,委托第三方来收这笔钱。这个第三方就是全国牙防基金会。


1998年7月至2003年3月,牙防基金会陆续从江门电池厂等取得本金和利息收入961.5万元,收回存入中国租赁公司的850万元本金加利息。


虽然这笔投资最终得到了收益,卫生部规划财务司审计处的审计报告仍显示,其间的违规操作非常不正常:中国租赁公司本身没有承办人民币信托业务资格;张博学本人也不具备牙基会法人代表资格,在没有获得基金会授权的情况下,就批准发出了贷款。


法律界人士表示,一旦这笔投资出现异常情况,这些不正常的做法都可能给追讨投资带来麻烦。


审计建议加强监管


对于牙防组财务的混乱,审计人员建议加强监管。审计报告表示:“牙防组审计反映出的问题,提醒我们应加强对此类机构自身制度的管理,按照国家和部门有关规定,完善制度,规范议事程序,规范经费开支标准,建立健全监督、制约机制……杜绝违规问题发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