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的歼7是如何挫败SU30、幻影2000

wqllxl 收藏 29 26671

有网友文章介绍,在1999年的印、巴锡亚琴冰川武装冲突中,印度派出的由苏-30和幻影-2000-5这样花巨款从国外买来的机群企图对控制制高点的巴守军进行轰炸时,居然被巴基斯坦空军派出的,单机售价仅值苏-30飞机二十分之一、幻影2000-5型飞机四十分之一的中国造老式歼-7P战机追赶得方寸大乱,纷纷抛掉炸弹“抱头鼠窜”,这样令他们难堪的战果,令印度这样一个节衣缩食用省下的巨款购买飞机的发展中大国悲痛欲绝,咬牙切齿地发誓:要用20年时间淘汰所有苏式飞机!

问题是SU30和幻影2000是想当当的三代机中佼佼者,怎么会在与歼7的较量中如此狼狈呢?有网友建议中国空军向巴方学习,但举我分析,其实这里面没有什么玄机,这不过是巧妙战法取胜优势技术的又一次典型战例。

巴军方对歼7的评价是,“在有地面引导的情况下,歼7是一款优异的要地防空战斗机。”这句话道出了巴方的机密。

地面引导作战,是以往我军惯用的作战方式,在上世纪我军截击蒋军侦察机夜间窜扰的战斗中,几乎都是进行的引导作战,如张滋击落C47、蒋哲伦击落B17和击落多架P2V的战斗中,我军飞行员都是在无法发现目标的情况下接近敌机到几百米的近距离,依靠目视发现,然后将敌击落的。在与敌战斗机的较量中,凡是打的漂亮的战斗,都是依靠地面引导占据有力位置,然后发动攻击。

如1954年5月19日,台湾国民党空军出动8架F—47型战斗轰炸机窜扰浙江沿海,飞抵海门以东20公里处时分成两批,其中一批4架飞向高岛、头门山等岛屿,企图偷袭停泊在附近的解放军舰艇。解放军华东军区海军航空兵第2师第6团大队长王万林奉命率4架米格—15比斯型飞机升空拦截,王万林、宋国卿双机首先到达头门山、一江山岛上空,在左下方发现国民党军飞机。宋国卿不顾海上3艘国民党军舰的射击,在降低高度之后迅速绕到对方1架僚机尾后,沉着瞄准,一举将其击落,王万林乘机向其长机攻击,在距该机400米处两次开炮将其击伤,随后连续三次开炮,将其击落。同时,尹宗茂向另1架F—47飞机发起攻击,由于俯冲角度过大,第一次未击中,经指挥员提醒,再次占位,从其尾后开火,将其击落。这次空战,共击落国民党空军F—47型战斗轰炸机3架,击伤1架。

通过这次战斗,可以发现地面引导在空战中的作用,我军4机编队接敌,就 “在左下方发现国民党军飞机”,“尹宗茂……第一次未击中,经指挥员提醒,再次占位,从其尾后开火,将其击落,”都是地面引导的结果。

在空中格斗中,由于飞行员视野的问题,往往在短时间内与敌机失去目视接触,有经验的飞行员可以根据经验判断敌机动向,再次咬住敌机。但是在有地面引导的情况下,地面指挥可以立刻告诉飞行员“敌机在你XX方向,XX度,距离多少。”从而使飞行员迅速再次捕捉。

在上面所说的战例中,尹宗茂第一次攻击俯冲角度过大,估计很可能冲到了敌机前面,此时他应当是利用俯冲后的速度优势和飞机本身的爬升性能来了一个急跃升,摆脱了险境,而此时他已经完全看不见敌机。等他恢复高度优势后,指挥员迅速引导他再次进入,取得了战果。

类似地面引导与敌空战的例证很多,通过我军的宣传介绍就可见端倪。如1967年1月13日,我航空兵飞行员胡寿根在时速小于敌机600公里的不利条件下,靠地面的引导对F-104G护航机实施大角度斜对头攻击,发射炮弹48发,一举击落一架F-104G,创造了在负速度差条件下大角度攻击的先例。

有网友说和胡寿根的战友接触过,说当时根本没有那么神。据胡讲他根据命令一转弯,就看见敌机迎面飞来,立刻开炮,是否打中都没看见,落地后才知道击落了敌机。

我们可以分析一下,但是胡的速度应当在800公里左右,而敌机是1400公里左右,如果地面引导或胡的动作慢一点,那么就不能完成这次拦阻射击。考虑到航炮1000米的射程和敌我相对2400公里的速度,胡与敌机目视接触可以说就是一眨眼之间,当然看不到是否命中了。

还有就是1967年4月24日,在广西凭祥地区击落霉菌F-4B的战斗,当两架入侵敌机被高炮击落一架后,另一架逃出高炮设伏圈后,立刻遭到我军4机压顶。

当然也有引导作战失败的例子。

据美国飞行员介绍的一个战例,“….突然从高空冲下4架米格17攻击前面的第一小队。他们看来都是不错的飞行员,但是显然忽视了我们的存在,我打开加力扑上去,发射的麻雀导弹击落了一架敌机,当时他已经进入稳定的攻击姿态,可能就要对第一小队的僚机组开火…..”

据美国说,这架被击落的飞机引起了中国的抗议,中国说是在中国境内击落了中国飞机,而美方各种资料显示是在越南境内,距中越边境还有17公里。我分析美方的说辞可能是占理的。因为这是一次失败的地面引导,没有发现敌机的前后配置,原因可能就是由于空战距离与我地面雷达距离远,或受到干扰,没能掌握全部的空情。

在越南战争中,地面引导对于越方来说更加重要,因为当时美机都有远程的机载雷达和麻雀导弹,而且数量占优势,而只有近距导弹的米格21在技术上显然处于下风。但是,越方在地面引导,低空进入,快速爬升,后半球超音速攻击的一套战术,取得了可观的战果,美国飞行员描述,在越方采用这个战术后,“往往刚听见发现敌机的警告,就看见后面有导弹拉着白烟追上来”。在一段时间内,越方击落了18架F4,而自己只损失了5架。

越南的这套战术,实际已成为一套对抗有优势机载雷达敌机标准的战术。因为机载雷达的探测范围在侧方是有很大盲区的,在越南虽然美国已经有早期的预警机参战,但是还不能探测到低空的的目标。

这种侧下方进入、快速爬升、后半球攻击的套路以后被反复使用,巴基斯坦肯定也是应用心得颇多。

在广为传颂的巴空军歼6击落2架苏7的战斗中,就是在低空进行一次标准战斗。

1971年12月8日,印度空军两架苏-7飞机飞越国境线,企图偷袭巴基斯坦境内的李萨勒瓦拉空军基地。就在苏-7还有2分30秒到达李萨勒瓦拉机场上空的时候,巴基斯坦的对空观察哨发现了这两架战机,并马上报告了巴空军。巴空军航空兵当即命令该基地的飞行员哈斯米中校在地面投掉副油箱,迅速驾驶歼6飞机打开加力紧急战斗起飞,拦截企图偷袭的印机。哈斯米中校驾机上升至2000米高度时,在其左前方发现了印机。哈斯米中校马上操纵飞行速度已高达1100公里/小时的歼6迅速进入敌机尾后,果断地发射了一枚导弹。第一架苏-7被击落。接着,使用航空机关炮,将第二架苏-7击落了。整个战斗过程前后只用了45秒钟。

这次战斗就是一次标准的在地面引导下,侧下方进入,快速爬升,后半球攻击的战例,清注意当时歼六的速度已经达到了1100公里,已接近超音速,而歼六在起飞、爬升、占位的全程中,根本就没有看见敌机,完全靠地面引导。

通过分析这些战例,就可以知道歼7是怎样挫败SU30、和幻影2000的编队了,最大的可能就是利用对方的雷达盲区,在地面引导下超低空进入,然后快速爬升占位,发动攻击。

以歼7的机动性和新一代红外导弹的锁定范围、射程和离轴发射能力,被咬住的敌机几乎是必死的。但是SU30、幻影2000还能够逃脱,如果不是巴飞行员“执行政策”,就是SU30、幻影2000的确有过人之处。不过,投掉外挂、狼狈逃窜是免不了的。转自81.china.com

但是,这种作战方式也是有克星的,在贝卡谷地的空战就显示了这一点。在预警机的指挥下,以色列击落了几十架叙利亚的米格机,而自己无一损失。功劳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以色列的电子干扰和空中预警。叙利亚的飞机在起飞后就受到强烈干扰,根本没有引导,自己机载雷达的缺陷因此暴露无疑。美方渲染这次战斗时,总是强调F15、F16的优异性能,其实如果没有预警机的全空域控制和电子干扰机的支援,F15对抗米格21的战绩并不会比越南上空的F4好多少。

因此,预警机成为空战能力的标志装备。

瑞典已同意向巴出售SAAB—2000“爱立眼”预警机,总价值达17亿美元。而印度采购了以色列“费尔康”预警机,价值20亿美圆。

随着预警机的出现,南亚上空的空战将出现新的变化,电子干扰的作用将会更加重要。可以预计,歼7要再次挫败SU30、幻影2000,除了已方的引导,利用干扰阻断对方预警机于作战飞机的信息联系,将是取胜的关键。

值得欣慰的是,我军的预警机已经马上要大面积装备部队了,这也是我军空战能力提升的标志性事件。

从我军预警机诞生的全程看,军方高层作出了一次正确的决断,就是在洽购以色列的“费尔康”和俄罗斯的A50的同时,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研制计划。

预警机装备部队,标志着我空军具备了全空域控制能力,真正具备的远程空战的能力。对SU系列、歼10这种具备性能优异机载雷达和中距弹的战机,就是如虎添翼。对于歼7这样的“近视眼”,也如同戴了一副眼镜,要知道,在没有预警机之前,我们的歼7在台湾上空执行作战任务的能力是很有限的。

可以这样判断,什么时候我军预警机装备到位并形成战斗力,那么对台作战随时就可以开始。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