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单兵 第二部 第九章 考核

天军指挥官 收藏 7 1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5/[/size][/URL] 同为军人中的“超级战士”,军特种大队和军区特种大队最大的区别就是两者的性质不同,军特种大队根据各集团军的性质,着重于某一方面的训练,例如丛林部队、山地部队和空降部队等,而军区特种大队则要求全方位、多气候、立体式、适应各种环境的三栖作战。 因此,能进入军区特种大队不仅可以全面展现自己的价值,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5/


同为军人中的“超级战士”,军特种大队和军区特种大队最大的区别就是两者的性质不同,军特种大队根据各集团军的性质,着重于某一方面的训练,例如丛林部队、山地部队和空降部队等,而军区特种大队则要求全方位、多气候、立体式、适应各种环境的三栖作战。

因此,能进入军区特种大队不仅可以全面展现自己的价值,而且能学会多种特殊技能,堪称军队中的天之骄子。

第三集团军此次以团为单位,一共有一百三十八名士兵参加东北虎特种大队的选拔,可谓百里挑一,其中,军特种大队占了四十七名。


中午时分,七八辆军用大卡浩浩荡荡地驶进了一个训练场,在一块空旷地带并排停下,随后,穿着迷彩服、戴着头盔、全副武装的参赛者兴奋地从车上跳了下来,按照高矮顺序站好了队列。

六名军人站在队列正前方的草地上,每个人的手臂上佩戴着一只咆哮着的老虎的肩章,领头的一个是个少校,戴着一副墨镜,双手抱胸,盯着眼前兴致勃勃的兵们,嘴角流露出一丝残酷的冷笑。

少校的右边站着几十名警卫团的士兵,手臂上挂着醒目的警卫臂章,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那些傻乎乎的参赛兵们,每年的参赛者来的时候都是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到了后来,大部分都黯然退出。

忽然,少校的目光停留在了站在最前排的莫小飞身上,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有没有搞错,竟然来了一个这么年轻的中校。”

打量了几眼莫小飞肩上的中校肩章,少校的眉头一皱,好奇地多瞧了他几眼,怎么看莫小飞都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听着!”

少校扫视了一遍眼前的众人,双手背向了身后,声音宏亮地喊了一声。

扑,立刻,兵们一个立正,动作整齐划一。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你们将在这里进行考核,考核合格的人员将随我去沈阳,记住,我只要30人。”

少校面无表情地说明了参赛的规则,随后向身旁的警卫团士兵点了一下头,警卫团的家伙们笑眯眯地给每一名参赛者编号,莫小飞是78号。

比赛的项目很简单,也很常见,各种姿势射击、组装枪械、翻越障碍、负重30公斤20公里急行军、格斗和解救人质。

六个项目总共100分,其中射击30分,组装枪械10分,翻越障碍10分,负重30公斤20公里急行军15分,格斗15分,解救人质20分,总分排名前30名者将被录取。


“一二一,一二一……”

当警卫团的兵们给参赛者编完号码的时候,清脆悦耳的女声忽然响起,一队英姿焕发的女兵列着整齐的队伍走了过来,在男兵队列的右边站定。

女兵的领队是一名女上尉,背着手站在了少校的身旁,参赛者们一起向女上尉投去诧异的目光,没听说东北虎特种大队里还有女兵。

“这个,说明一下,根据国务院和军委的决定,我们军区将向非洲某国派遣维和人员,此次出国的女队员将和我们一起考核。”

少校看出了兵们的疑惑,咳嗽了一声,进行了解释。

男兵们顿时露出了羡慕的神色,女兵们则一个个昂首挺胸,脸上挂着自豪的微笑。

看了一下左腕上的军用手表,少校冲着女上尉点了一下头,考核正式开始。


“莫小飞!”

当莫小飞以满分的成绩结束射击比赛,坐在一旁的草地上休息的时候,一个悦耳的女声从旁边传来,他下意识地扭头望去,不远处的草地上,戴着红牌牌肩章的赵晓雅正微笑着向自己挥着手。

莫小飞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也向赵晓雅挥了挥手,同时还眨了一下右眼,立刻,女兵中间发起了一阵哄笑,几名女兵还开起了赵晓雅的玩笑。

“78号,出列!”

少校正在一旁和女上尉聊天,见莫小飞竟然和女兵们“眉来眼去”,面色一沉,冲着正向女兵们做着鬼脸的莫小飞吼了一声,他心中最烦的就是这种爱整些花花肠子的兵。

“是!”

莫小飞心中暗道一声倒霉,唰一声站了起来,立得笔挺。

“由于无视队伍纪律,你的射击分数为零。”

盯着莫小飞,少校阴沉着脸,冷冷地说出了惩罚。

坐在草地上的男兵们立刻惊讶地望向莫小飞,这个惩罚十分严厉。其实,休息的时候开两句玩笑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少校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大动肝火。

“报告,我完全同意少校同志的意见,但是我有话要说。”

莫小飞的嘴角撇了一下,双腿一并,目视前方,大声说道。

“讲!”

少校的眉头皱在了一起,有些意外地望着莫小飞,想知道他能搞出些什么明堂。

“你裤子的纽扣开了。”

一本正经,莫小飞扭头望向少校,脸上写满了真诚。

周围的男兵和女兵条件反射地向少校的下身看去,少校吃了一惊,也下意识地向下望去,自己的裤子纽扣完好无缺地系着,原来是一场虚惊。

“78号,你什么意思?”

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开这种玩笑,少校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立刻冲着莫小飞怒目而视。

现场的气氛顿时凝固起来,众人齐刷刷地望向莫小飞,开始为他担心,少校可拥有着参赛男兵 “生杀予夺”的大权。

“我只是想说明,我跟女兵打招呼和少校看裤门的行为都是一种潜在的思维习惯。”

莫小飞一脸的严肃,依旧目视前方,有条不紊地说出了自己的理由,显得十分平静。

少校闻言怔住了,虽然莫小飞是在强词夺理,但是似乎又有那么点道理,一时间找不出反驳他的理由。

“坐下!”

周围的兵们一起望向了少校,少校的脸色变得铁青,双拳紧握,好一会儿,怒声冲着莫小飞挥了一下手。

莫小飞随即盘腿坐在了草地上,抬头望向靶场,丝毫不理会压抑着怒火的少校,好像他根本不存在似的。

赵晓雅望着一副无所谓模样的莫小飞,心中暗暗着急,少校一句话就能使莫小飞淘汰出去。


在随后的组装枪械和翻越障碍的比赛中,莫小飞以优异的成绩名列前茅,少校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眉头紧锁,这样的吊兵最难对付。

男兵负重30公斤20公里急行军和女兵负重20公斤15公里急行军一起进行,随着哨声的响起,男兵和女兵一窝蜂地向基地外的山路冲去,双方的折返点不同,女兵的折返点要比男兵近2.5公里。

少校和女上尉分别坐在一辆越野车上跟在队伍的后面,两辆救护车不紧不慢地尾随着越野车,准备随时抢救出现不适情况的参赛者。

莫小飞放慢了步伐,逐渐和赵晓雅跑在了一起,周围的兵们知趣地为两人让开了一个地方。

“对不起,害你受罚了。”

赵晓雅歉意地望着莫小飞,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莫小飞的射击成绩也不会为零。

“没事,是那个家伙看我不顺眼,不关你的事。”

莫小飞若无其事地冲着赵晓雅一笑,然后好奇地问,“你怎么想到要去非洲,那里的环境据说很残酷的。”

“我想锻炼自己,这毕竟是一个机会。”

赵晓雅微微一笑,坚毅地向莫小飞点了一下头。

莫小飞随即耸了一下双肩,两人不再说话,保持着相同的频率迈着步伐。

周围的男兵羡慕地望着莫小飞,也只有莫小飞胆敢肆无忌惮、明目张胆地和女兵们腻在一起。女兵们也对莫小飞充满了兴趣,这么年轻的中校,而且还高大帅气……

5公里后,男兵和女兵的体质差异表现了出来,男兵们纷纷跑在了前面,只有莫小飞还和赵晓雅跑在一起,沦为了女兵阵容里的人。

“看来,还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呀?”

少校和女上尉的越野车跟在女兵后面并排行驶,女上尉望了一眼莫小飞,笑着转向一旁车上的少校。

“英雄?我看他是狗熊,这样的吊兵不要也好,省得以后因为作风问题给部队抹黑。”

少校冲着女上尉苦笑一声,摇了摇头,示意司机加速。

越野车从莫小飞的身旁呼一声驶过,绝尘而去,少校阴沉着脸,正眼瞧都没瞧莫小飞。

“你该加速了。”

赵晓雅的脸上已经因为剧烈运动泛起了红晕,她这时才发现四周除了莫小飞已经没有其他男兵,于是提醒身旁的莫小飞。

“好的,终点见。”

莫小飞笑着向赵晓雅点了一下头,甩开大步,追向了前方的男兵。

赵晓雅望着远去的莫小飞的背影,嘴角露出了甜甜的笑意。


经过折返点后,莫小飞已经跑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如果没有意外,他将取得这个项目的第一名。

陆续超越了一些落后的女兵,距离终点2公里的时候,莫小飞惊讶地发现,赵晓雅正一拐一瘸地蹒跚而行,救护车跟在她身后缓缓地开着。

原来,赵晓雅由于精神不集中,竟然一不小心摔在了一旁的沟里,崴到了右脚。15公里急行军是女兵们考核的最后一个项目,如果赵晓雅不能坚持下来,那么她的这项成绩将为零,也就失去了前往非洲的资格。

“你怎么样?”

莫小飞跑上前,关切地扶住了赵晓雅。

“我的脚崴到了,你别管我,快去比赛。”

满头是汗的赵晓雅淡然一笑,催促着莫小飞。

“来,上来!”

莫小飞停下身查看了一下赵晓雅肿起的右脚,发现没什么大状况,休息几天就能恢复,于是把背上的行军囊和肩上的95式突击步枪挎在胸前,在赵晓雅的身前蹲下了身子。

“不行,我不能连累你。”

明白过来莫小飞的意思,赵晓雅脸色一变,摆了摆手,口气坚定地予以拒绝。

“我的机会年年有,而你的机会只有一次,难道你就这么放弃?”

莫小飞扭头望着紧咬着嘴唇、脸色苍白的赵晓雅,微微一笑,狡黠地向她眨了一下右眼。

赵晓雅倔犟地摇了摇头,同时伸手摸向口袋里的白毛巾,只要抛出白毛巾,那就意味着她放弃了比赛。

“好呀,看来你是不把我当朋友,如果你弃权的话,那么我也弃权。”

看穿了赵晓雅的心思,莫小飞无奈地耸了一下肩头,从口袋里拿出了白毛巾,作势欲扔。

“别!”

以为莫小飞真要扔手中的白毛巾,赵晓雅着急起来,忙出声阻止了他。

莫小飞得意起来,冲着赵晓雅一笑,同时蹲下了身子,赵晓雅一咬牙,伏在了他的背上。背起赵晓雅,莫小飞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迈着大步向前跑去。

救护车上的医生和护士们看呆了,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稀奇的事情。

“喂,唱个歌吧?”

跑了一公里左右,莫小飞忽然笑着扭头转向背上的赵晓雅。赵晓雅加上各种装备,总重量将近100公斤,而且还要保持相当的速度,莫小飞的体能消耗非常大。

“晚风轻抚澎湖湾白浪逐沙滩……”

赵晓雅已经感觉到莫小飞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气,清楚莫小飞现在一定很吃力,几番想阻止他,但是最终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于是轻轻爬在莫小飞的耳边哼了起来。

赵晓雅的歌唱了一首又一首,莫小飞的步伐始终保持着稳健,竟然超过了几名体力透支的女兵,渗出的汗水已经打湿了他身上的衣服,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淌。

“加油!”

当莫小飞距离终点几百米的时候,终点线上的女兵们一起欢呼了起来。

“啊!”

一个军特种大队的男兵奋力追了上来,莫小飞感觉出威胁,大喝了一声,甩开了大步,加快了速度,像一头发怒的雄狮,在女兵们的欢呼声中冲过了终点。

扑通!

冲过终点的一刹那,筋疲力尽的莫小飞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四仰八叉地躺下来,大口大口喘息着,满足地冲着一旁的赵晓雅笑着伸出有右手食指和中指。

“傻瓜!”

被两名护士搀扶着,赵晓雅把头扭向了一旁,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为了她,莫小飞已经拼尽了全力。

“这小子,体力还真充沛。”

站在一旁草地上的少校看着被众女兵众星拱月般围住的莫小飞,苦笑着摇了摇头,莫小飞虽然有时候挺惹人讨厌,但不能否认,他是少校遇见过体能最好的军人。

四周警卫团的兵们也纷纷冲着莫小飞报以钦佩的眼神,除了钦佩之外,还有那么点――羡慕。

女上尉此时有些犯难了,赵晓雅的这种情况以前从未碰过,虽然她是被莫小飞背过来的,但是并没有违反规则,因为莫小飞也是参赛人员。

女上尉拿不定主意,在和少校商议了一阵后,宣布赵晓雅的成绩有效,女兵们顿时齐声欢呼了起来。

女兵们随后在女上尉的带领下离开了训练场,男兵们则又进行了格斗和解救人质的考核,分别考验参赛者的格斗技巧和临场反应能力。

尤其是解救人质,房间将埋伏五名恐怖分子和一名人质,需要参赛者在极短的时间内分辨形势,击毙室内冒出的恐怖分子,解救出被恐怖分子绑架的人质。

夕阳斜下,男兵们静静地列队站在操场上,现场的气氛已经压抑。

六轮测试下来,总成绩已经在少校的手中,少校看了一遍成绩单,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虽然莫小飞的射击成绩为零,但是由于其他项目的出色发挥,竟然名列第31名,着实让少校吃了一惊。

眉头皱了皱,少校在名单上画了几下,然后交给了身旁的一个上尉,上尉开始念通过考核的人员号码,念到号码的人默默地走出了队列,上了停在一旁的大巴车,莫小飞排在了第30号。

念完30个名字后,上尉垂手站在了少校的身旁,少校望了望那些留在场地上的兵们,抬头敬了一个礼,扭身领着手下离开。

忍不住,有些士兵哭了出来,毕竟,人人都是抱着能去东北虎特种大队的信心而来的。

30人中,军特种大队的人占了三分之二,毕竟,他们比其余的兵们有更加系统、严格的训练。

大巴上,莫小飞坐在靠窗的位子上,闭着眼睛打起盹来,他知道,东北虎特种大队的考验不会这么快就结束。

少校坐在越野车的副驾驶座上,双手抱胸陷入了沉思,那个跟女兵们纠缠不清的莫小飞很让他头痛。如果是士兵的话,少校可以快刀斩乱麻,但是莫小飞是军官,而且还是一个中校,而中校结交女朋友是被允许的。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想到射击成绩为零分还没有淘汰莫小飞,少校不由得苦笑一下,看来找莫小飞的晦气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9月6日,来自北方第三集团军的30名参赛选手到达了沈阳郊区的东北虎特种大队训练基地,跟他们一起到来的还有3个陆军集团军和1个空军集团军的120名参赛选手,总人数为150。

在这150人中,只有最终通过考核的人才能进入东北虎特种大队,按照以前的情况来看,录取比例低于十分之一,也就是说这150人中将只有不到15人能佩戴上威武的老虎肩章。

受训者一律身穿着没有肩章的迷彩服,他们在这里没有名字,只是在胸前别有从1到150的数码牌,这将是他们在受训期间的唯一标志,而且禁止询问外人的身份情况,违者将直接淘汰。

每50人为一个中队,由一名少校负责,少校手中有8名教官,他们将负责整个中队的训练情况。每个中队的宿舍是一间拥有50套桌、椅、柜子和床的长方形仓库模样的平房,两列床整齐地摆放,每个床的床头有贴有一个号码。

莫小飞的编号为89号,属于第二中队,中队长是一名粗壮高大的少校,他的胸牌上是“白虎12号”。

当众人在宿舍里整理行礼的时候,随着一声立正,白虎12号戴着墨镜,穿着高筒皮靴,握着一根教鞭走了进来,大家连忙立正。

“记住,自从踏进这个基地,你们的尊严和人格就已经没有了,谁要他妈的给我讲什么权利,我就把他从这里踢出去。你们的回答只有两种,一种是‘明白’,第二种是‘完全明白’,如果想离开这里,方法很简单,扯去你们胸口的数码牌。明白没有?”

白虎12号站在门口,扫视了一眼房内的人们,语气冰冷地说道。

“明白!”

50个兵一挺胸膛,齐声怒吼。

“看样子大家的精神不错,我们来点娱乐节目。”

白虎12号很满意众人的反应,于是冲着身后的一名上尉点了一下头,随后走了出去。

上尉的胸牌是白虎37号,领着第二中队来到一面水泥墙面前,让队员们在水泥墙前一字排开,莫小飞注意到,这面墙的墙角下有一排排水口。

水泥墙前方15米处有6个水泥台子,教官们动作娴熟地从台子里抽出了高压水枪,笑嘻嘻地对准了站在墙前的面露愕然神色的队员们。

“欢迎来到地狱!”

微微一笑,白虎37号打开了手中的水枪,在强大的压力下,一股水柱从水枪内激射而出,击中了站在他前面的69号。

69号只觉得胸口被人使劲砸了一拳,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

“哈哈……”

教官们笑了起来,手中的水枪铺天盖地地冲着队员们射去了道道水柱,有些队员被强劲的水柱冲倒,但是旋即又挣扎着站了起来,努力抵抗着水压的侵袭。

莫小飞的嘴巴里灌了几口水,刚吐出,又一道水柱射了过来,使得他生硬地吞下了一大口凉水,呛得眼泪直流。

“笨蛋们,你们不适合这里,还是像乌龟一样爬出去吧。”

“怎么都跟娘们似的,是不是都阳痿了。”

“操,看见他们这副熊样就来气!”

……

教官们一点嬉笑着,一边说着风凉话,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人已经坚持不住而摔倒,但是很快就被旁边的同伴扶起来。

20分钟后,教官们收起了水枪,若无其事地站在了一旁,队员们终于喘了口气,以为可以休息一下。

“听着,负重35公斤,50公里越野,最后10名晚上没有饭吃。”

白虎12号手里摇晃着教鞭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扫视了一眼成了落汤鸡的队员们,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队员们愣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谁都没有动。

“听见了没有,立刻去准备!”

白虎37号走上前,冲着那些发着呆的队员们吼了一嗓子。

哗啦,队员们纷纷向宿舍跑去,带上各自的装备,穿着湿淋淋的衣服在操场上列好了队形。

随着教官的一声令下,队员们沿着山路开始了艰难的行军,而教官们则坐在吉普车上悠闲地喝着饮料,吃着水果,还有一辆救护车跟在后面。

“你个白痴、废物、杂种、低能儿,在这里简直就是糟蹋粮食,赶紧滚回你妈的怀里吃奶去吧。”

20公里后,一辆敞蓬吉普车缓缓地跟着跑在队伍最后面的一名队员,车上的教官冲着他大声吼叫着,肆意辱骂。

那名队员双拳紧握,紧咬牙关,一声不响地跟着前面的队员,他知道,自己现在除了忍受外还是忍受。


50公里结束后,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筋疲力尽的队员们背着装备来到了餐厅,按照到达的先后顺序排起了队伍,拿着托盘等待着打饭。

当最后一名队员到达餐厅门前的时候,厨师们提着几个盛满了烂菜叶和糙米的水桶走了进来,像喂猪似的,依次把水桶里的食物舀到队员们的托盘里,一边舀还一边嘀咕:“真可惜,猪娃们看来要少吃一顿了”。

饭菜的质量不仅很烂,而且分量也不多,队员们皱着眉头开始了进餐。

最后10名则没有吃饭的权利,他们只有待在餐厅外面,唯一能做的就是喝凉水。

“虫子!”

忽然,一名队员发现菜里有半截虫子的尸体,脸色一变,立刻低着头呕吐起来。

陆续,队员们都在菜里都发现了不知名的虫子,纷纷都没有了食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看来你们不饿呀,从明天开始,饭量减半!”

白虎37号也从厨师那里打来了一份同样的饭菜,坐在门前的餐桌前,大口往嘴里扒着食物。

忽然,教官从菜里夹了一条虫子出来,众目睽睽之下塞进了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看得有些队员直恶心。

其余的教官也打来了相同的饭菜,坐在白虎37号周围的餐桌前,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有一个教官的嘴角竟然挂着半截虫子,被他伸出舌头卷进了嘴里。

“呕!”

立刻,有几名队员忍受不了,捂着嘴巴跑出了餐厅,蹲在地上大吐特吐起来,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有够恶心。

餐厅里的队员们愕然地望着那些吃着虫子饭菜的教官,纷纷有一种不适的感觉,白虎37号冷笑着扫视了一眼周围的队员们,双目一亮,把目光停在了埋头吃饭的莫小飞身上。

“高蛋白,含有多种维生素,简直就是天然的美食。”

莫小飞从菜汤里挑出一个红烧过的虫子,用筷子夹在面前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在咽下一大口口水后,一咬牙,把虫子塞进了嘴里,使劲嚼了几口,吞进了肚里。

周围的队员们见状,忍住反胃,低着头往嘴巴里扒饭,他们心中清楚,如果不保存体能,很难在这里撑过去。

“嘿嘿,很有精神嘛!”

白虎37号盯着莫小飞,冲着身旁的教官们微微一笑,在这里,出风头的人将得到特殊的“照顾”。


吃过晚饭,队员们得到了宝贵的30分钟休息时间,然后被赶到了一个大游泳池里,站在池边的教官们用水枪对着他们冲了起来。

“如果有谁受不了可以立即退出,你们没有必要把命丢在这里,回到原部队,你们依然是兵王。”

白虎37号望着浮在水里一上一下不断喝着水的队员们,蹲在池边,笑眯眯地诱导着他们。结果令他十分失望,直到这个项目结束,谁也没有主动放弃。

83号队员无力地躺在池边,他刚才喝了不少凉水,正剧烈地咳嗽着。

“我来帮帮你!”

白虎43号教官微笑着走了过来,一脚踩在了83号的肚子上,微微一用力,一股水从83号的口中涌了出来,83号顿时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畜生!”

76号和83号是一个部队出来的,见此情形不由得愤怒起来,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握着拳向白虎43号教官冲了过去。

砰!

还没等76号靠近,白虎43号教官飞起一脚,把他踹进了水里。

“你,再在里面待上半个小时。”

白虎43号教官伸手一指76号,面无表情地下达了命令。

“老子不干了,你们还把我们当成人吗?”

76号爬了上来,一把扯去了胸口的号码牌,上前扶起了虚弱的83号,两人一起退出了考核。

其余的队员们一起望着蹒跚着离去的76号和83号,每个人的神情都十分严肃,众人在事前已经得知东北虎特种大队的考核十分残酷,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是在经历了今天的一些事情后,他们忽然发现,自己的那些思想准备是多么的渺小和脆弱。

“有谁受不了了可以退出,放心,你们的档案将会很干净。”

白虎37号从地上捡起76号号码牌放进上衣口袋里,冷笑一声,不屑地望向那些坐在地上的队员们。

“FUCK!”

一名白净的75号队员忽然站了起来,冲着白虎37号伸出了右手中指。

“呵呵,大家的表现很好,祝你们今晚睡个好觉。”

白虎37号对此并不介意,望了75号一眼,随后宣布今天的训练结束,全体返回宿舍睡觉。

累了一天,队员们趴在床上就进入了梦乡,响亮的鼾声此起彼伏。


凌晨两点,第二中队宿舍外。

一群教官站在门口,领头的白虎12号看了一眼手表,冲着身旁的白虎37号点了一下头。

白虎37号和另外两名教官动作娴熟地把几个催泪瓦斯扔进了宿舍里,随着刺人烟雾的蔓延,从睡梦中惊醒的队员们咳嗽着冲出了宿舍,有些竟被熏出了眼泪。

“听着,从今天起,你们将正式进入训练阶段。顺便说一声,在这里训练是有死亡名额的,我不希望你们哪一个幸运地被选中。”

白虎12号摆弄着手里的教鞭,冷冷地扫了一眼咳嗽着的队员们,“今天我们来进行射击训练,首先,每人做200个俯卧撑。”

哗啦――

队员们顾不上咳嗽,随着教官的口令一个接一个地做起了俯卧撑,哪个的屁股抬高一点就会被狠踹一脚。

射击原本是这些兵们的强项,累了一天、经历过200个俯卧撑的队员们沮丧地发现,他们要站在一个不断晃动的平衡木上射击100外的移动目标。

很显然,射击的难度系数大大提高,很多队员的成绩都不理想,有的甚至出现了脱靶的情况。

莫小飞在连放10枪后从平衡木上蹦了下来,他的成绩使得白虎12号非常惊讶――罕见的96环,这说明莫小飞的体能、平衡能力和心理素质非常出色。

而那个75号也打出了88环的优异成绩,着实让白虎37号对他刮目相看。


第二天,在经历了一个20公里的越野跑后,大汗淋漓的队员们被带到了一个距离水面十几米高的桥上。

“跳下去!”

白虎12号站在桥的护栏前,用手一指水面,面无表情地下达了命令。

十几米的高度,相当于站在五六层楼的楼顶上,以前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队员们一时间犹豫了。

“真他妈的废物!”

白虎12号冷笑一声,鄙夷地骂了一声。

“教官去吃屎!”

莫小飞脱下了身上的装备,跑上前,深吸一口气,纵身从桥上跃了下去,口中大声吼着,空中的姿势十分专业。

扑通,随着一股水花的溅起,不一会儿,莫小飞浮出了水面,冲着桥上的人们招着手。

“教官去吃屎!”

75号见莫小飞跳了下去,也脱下装备从桥上跃下,口中高喊了一声。

“教官去吃屎!”

“教官去吃屎!”

……

接二连三,越来越多的队员跳了下去,不约而同,大家都高呼着同一句口号。

“这个臭小子!”

白虎12号望着游到岸边的莫小飞,脸上露出了笑容。

可惜,有几名队员无法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无奈地选择了弃权,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基地。


操场上,穿戴上防弹背心、护颈、头盔、面罩等全套防弹装具的队员们面对面站成两排,之间相距20米,每名队员的手里拿着五四式手枪。

在每个人的防弹背心上都有五个圆环标记,队员们要相互射击对方防弹背心上的规定标记,这让队员能够从训练中亲身感受用实弹射击真人和被实弹击中后心理所受到的冲击和震撼。

“开始!”

随着教官的一声令下,两排队员同时举起了手中的五四式手枪,冲着面前的对方开起了火来。

一阵枪声过后,扑通,几名队员跪在了地上,扯下了面罩,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口气,刚才的气氛极度紧张,令人窒息。


爬绳梯、头上顶着机枪扫射穿越铁丝网、负重越野跑、极限射击、攀岩、武装泅渡和高空跳伞等一系列高强度的训练下来,队员们的体能已经接近了极限,每天都被变态的教官们折腾得不成人形,不断有人离开训练场。

二十多天后,三个中队合为了一个中队,人数已经只剩下36人,这个时候,压轴好戏上演了,那就是反战俘训练。

反战俘训练是训练中的一道“经典菜”,它让所有队员更真切地体验死亡。

凌晨时分,一群蒙面军人忽然破门而入,迅速制服了躺在床上熟睡的队员,给他们戴上眼罩,然后拖了出去,带进了一个充满瓦斯毒气的房间里,时间为3分钟。

一些队员因无法承受如此真实的折磨,精神最终崩溃,遗憾地退出了训练。而过了瓦斯毒气一关的队员们被带到另一个房间里,在那里,他们被倒吊起来,被一群人围着殴打。


一个房间内,戴着眼罩的莫小飞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地承受着身体上的剧痛,他知道,自己的惨叫声只会使得行刑者更加兴奋。

“小子,你好像很能忍呀!”

也许是感到太没意思了,一个高大的教官阴沉沉地一笑,随即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

“呕!”

莫小飞张开嘴巴,吐出了一团污物,由于疼痛,脸上的肌肉扭在了一起。

“嘿嘿,怎么样,还想不想再来?”

高大的教官很得意自己的杰作,揪住莫小飞的头发,阴沉沉地问。

“好爽,你他妈的是不是阳痿,像个娘们一样,软吧吧地没有一点力道,晚上肯定满足不了老婆,头上是不是已经有绿帽子了。”

莫小飞咳嗽了几声,忽然微笑了起来,恶毒地挖苦着他。

“让你爽!”

随着一声怒喝,又一记重拳打在了莫小飞的小腹上,莫小飞嘴巴一张,再度呕吐起来,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与此同时,隔壁的一个房间。

“怎么样,舒服了吧!”

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的教官把一盆子冷水泼在了戴着眼罩的75号队员的头上,阴阳怪气地问。

“FUCK YOU!”

75号微笑了一声,冷冷地骂了一句。

“找死呀!”

刀疤教官见75号嘴硬,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顿时,一股鲜血顺着75号的嘴角流了下来。臭气熏天


挨完了揍,莫小飞等人被拖进了一个隔音效果优异、一平方米左右的小黑屋里,同时解开了绑在他们身上的绳子和戴着头上的眼罩。

“如果想放弃,就扯下胸口的编号牌。”

莫小飞挨着墙做好后,头上忽然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看来,上面安了一个喇叭。

清楚房间里一定装有红外线监视仪,莫小飞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墙上打起盹来,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他确实是太累了。

每隔一段时间,有人会把食物和水通过门下的小窗口递进来,而且吃饭的时间只有5分钟,只有在这时,外面才能照进来微弱的灯光。除了吃饭和睡觉,莫小飞剩下的就是锻炼身体:倒立、双腿伸在墙上做俯卧撑和在枪上劈腿等。

由于只有一平方米的空间,吃喝拉撒都要在这里解决,小黑屋里的空气逐渐变得污浊起来,臭气熏天。

长时间待在极度安静、黑暗的环境下会使人的变得恍惚,产生虚幻的恐惧,精神为之错乱。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黑屋的房门被打开了,正在睡觉的莫小飞被人抬了出去,被带进医务室检查身体。

两名医生询问了莫小飞一些心里测试问题,例如家里有几个人,现在想做什么,喜欢吃什么东西等等。

“两位哥哥,我能不能先去洗个澡,你们闻闻,这都什么味儿!”

回答了几个问题,见医生还要接着往下问,莫小飞苦笑一声,把两个袖子伸到他们的面前。

顿时,一股恶臭飘进了两名医生的鼻子里。见莫小飞一副精神饱满的模样,两名医生判断他的心理完全正常,相互对视了一眼,放走了浑身散发着臭气的莫小飞。

小黑屋的训练其实是心理耐力测试,两名医生对莫小飞的结论是:此人心理素质极为优秀,建议其为狙击手。

洗完澡后,莫小飞被一名教官带到了一间办公室里,在那里,他见到了其余幸存的队员,一共有16人。也就是说,这次前来考核的队员们已经因为各种原因淘汰了十分之九。

“恭喜你们,经过一个月的考核,你们已经成为了东北虎特种大队新的一员。”

一名戴着眼镜的中校在一群教官的陪同下走进了会议室,他微微一笑,向在座的16人宣布了一个好消息,他是整个训练基地的基地长。

队员们怔了一下,随即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疲惫的神色,这一个月真是太苦了。

教官们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开心笑容,这一届竟然破天荒地有16名队员通过了考核,要知道,去年只有7人通过了最终测试。

莫小飞等人乘坐着大巴车离开训练基地的时候,教官们列成两排站在门口,冲着车上的人庄严地敬礼。

“再见了!”

莫小飞望着教官们脸上显现而出的祝福,有力地向车外敬礼。

不约而同,车里的兵们默默地抬手敬礼,虽然这里的训练十分严酷,但是他们心里清楚,在这里的一段时光将是他们人生中最为宝贵的财富。

此时,莫小飞终于知道了75号的名字,赵信义,23岁,少尉,北方第一集团军军特种大队的优秀爆破手,炸弹专家。

而赵信义也知道了莫小飞的名字,当看清莫小飞肩头的中校军衔时,不仅是他,整个大巴车上的人都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