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二章 初战保定(三)

丁老大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URL] 漕河是一条不宽的小河,近期无雨,河水只有脚面深,清幽幽缓缓地向东流去。河岸上已经筑起堡垒,因为天热,前沿指挥部还用芦席搭起了棚子遮太阳。 这个前沿指挥部是十七师四十九旅旅部指挥所,是用钢筋水泥修的,里面很简陋,里面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两部步话机,一部是他与师长赵寿山联络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漕河是一条不宽的小河,近期无雨,河水只有脚面深,清幽幽缓缓地向东流去。河岸上已经筑起堡垒,因为天热,前沿指挥部还用芦席搭起了棚子遮太阳。

这个前沿指挥部是十七师四十九旅旅部指挥所,是用钢筋水泥修的,里面很简陋,里面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两部步话机,一部是他与师长赵寿山联络的,一部是他指挥下面用的,一个十八九岁的电话员正坐在桌前守电话,见赵寿山一行进来,连忙站起来,不知道说什么,面情显得很尴尬。

赵寿山看了他的指挥部,对耿志介说,“你不这个指挥部要靠后,旅长不是士兵,指挥作战这么靠前,万一有什么事,就乱了套了。”

耿志介点点头,表示同意。

然后,他们沿河向东走。东面是五十一旅的防地,赵寿山做师长以前是五十一旅的旅长,他不但熟悉五十一旅排长以上的干部,一些班长和战士也很熟悉,所以给他敬礼和他打招呼的将士就很多。五十一旅下辖张桐岗的一O一团 张世俊的一O二团 ,孙子坤的补充团。


工事基本上都是用土筑的。土筑有个好处,就是土散开以后砸不死人,因为日本人的飞机大炮厉害,如果是砖筑的,炮弹一爆炸,砖头飞起来就可能砸死人,加大伤亡。再说,当时也没有那么多砖头和钢筋水泥用。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工事也经不起日本飞机和大炮的轰炸。

两个旅的战线不足四五公里长,赵寿山见工事已经基本就绪,交通沟也很深,就是在里面骑马,远处的枪也打不到沟里的人,工事修到这份上,将士们也算尽了力了,但是,这些交通沟和工事能不能挡住日本鬼子,他心里还没有底,这些天,北平方向不断传来枪声和炮声,枪炮声也越来越密集,显见的前方已经接上火了。

中午,太阳更热了,赵寿山正在一个班里和士兵们一块吃饭,因为没有打仗,饭食还不错,火头军把麦面馒头蒸得喧腾腾的。熬的是一锅烩菜,除过一些野菜外,竟还有几片肉片。赵寿山问张骏京,“大家几天能吃上一顿肉?”

张骏京说,“都是事务人员在保定城采购的,一条漕河住了好几个师的部队,吃的东西都紧张了。有了就吃,没有了就不吃。”

赵寿山说,“最近挖工事很辛苦,要保证让大家吃饱,不要到打仗的时候都饿得没劲了。”

正说到这里,忽然听见从北面传过来一阵嗡嗡声,向北面看,只见空中黑压压的,飞过来三十多架飞机,越过他们的头顶,向保定城里飞去。赵寿山连忙让张骏京用电话同城里联络,电话还没打通,就听见保定城里传出了凄厉的空袭警报,可以看见飞机在保定城上盘旋,随后就是剧烈的爆炸声,城里就腾起了烟雾,一朵朵的升起来,在空中弥漫,半个小时以后,飞机又飞过来,把剩余的炮弹一路倾泻在战沟里,有些扔偏了的就掉进绿油油的庄稼地,把平地炸成一个大坑。

赵寿山自言自语的说,“这就开始了吗!”

飞机飞走之后,赵寿山骑马往回走,一路查看情况,见士兵有一些受伤的,正在用担架往下抬,交通沟也被炸得乱七八糟,有几处炸得骑马已经过不去了,将士们正在抢修,边修边骂日本人的飞机。正在这时,他的警卫连连长周登科带着一个排的警卫兵来接他了。

周登科问他有没有事?

赵寿山摇摇头说,“没有。”

回到城里,只见保定城被炸得一片狼藉,有几处房屋还着了火,消防水龙头正对着火焰喷射,水喷到的地方就腾起黑烟和水气。

进了指挥部,赵寿山问周登科,“天亮还没有回来?”

周登科说,“没有。”

郑天亮是他派到前方去侦察的,带走了一个警卫排,他知道这个小伙子很机灵,胆也大,但是在这即将到来的大战期间,本事再大,大兵团作战,靠的是群体力量,一个人岂不了什么作用,像过去古书上说的什么百万军中取上将之头如探囊取物,都是胡扯,赵子龙长坂坡杀个七进七出,如果没有曹操要抓活的命令,十个赵子龙也没命了。赵子龙姓赵,他赵寿山也姓赵,一千多年前是不是一家子谁也说不清,他虽然没有赵子龙杀个七进七出的本领,却也能指挥千军万马。

郑天亮一身尘灰的闯进指挥部,向赵寿山敬了个礼,报告说,“我回来了,还带来两个八路军的大官,一个是周恩来,一个是彭德怀。”

赵寿山一听是周恩来和彭德怀,脸上就现出喜色,部队驻三原的时候,他就见过周恩来和彭德怀,还与彭德怀合影留念,听说红军被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已经进入山西,彭德怀是副总指挥。西安事变期间,他就多次接触周恩来,对周恩来知识的渊博、处事的果断、待人的诚厚印象很深,他们这次来保定,一定会对未来的大战有所教益,连忙迎出去。

周恩来和彭德怀已经从大门进来了,赵寿山先与周恩来握手,然后与彭德怀紧紧拥抱,两位将军这时候脸上的表情不像是战争时期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了,倒像是和平时期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三人进到赵寿山的指挥部落座,勤务兵倒茶,三人寒暄了一阵,赵寿山问:“周主席日理万机,也能抽时间到前线来?”

周恩来说:“现在,国难当头,抗日是头等大事,杨将军和张将军争取的抗日局面已经形成了,我们的朱总司令、彭大将军也都到了前线,我一个副主席也只能来给大家鼓鼓劲了。今后,我们并肩作战的机会很多,八路军和十七路军是生死相依的兄弟,打虎父子兵,上阵亲弟兄,在战场上我们要互相协作,让全国人民看看,我们八路军和十七路军都不是嘴上的把式。”

赵寿山说:“我们十七师从西安事变后憋的一口气时间长了,一直出不来,这次要在日本鬼子身上出出。”

周恩来对赵寿山说:“我和彭老总这次就是专门为这事来的,你渴望与日本人一战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还要避免不必要的损失,现在的一战区鱼龙混杂,队伍都是临时抽调组织到一块的,指挥官刘峙又是个庸才,在势头正劲的日军面前注定要打败仗,你要眼亮一点,可别把杨将军这个老底子拼完了,对日作战将是一个长期的事,这次拼完了以后还怎么打仗。”

彭德怀说:“将帅无能,累死三军,跟刘峙这样的长官打仗,不留点心眼不行,你还要防备蒋委员长,是你们把他抓了关起来的,这个人心胸窄,爱记仇。”

赵寿山说:“杨主任早就叮咛了,我们三十八军就是在战场上求生存,打鬼子和求生存一样重要,三原誓师的时候,我已经向家乡父老保证,除非鬼子踏着我的脊背过黄河,如果真让鬼子过了黄河,我就没法给陕西的父老乡亲交待。”

周恩来说:“把鬼子挡在黄河以东是我们的共同愿望,如果鬼子过了黄河,我们的陕北根据地也保不住,都尽力而为吧。”

周恩来提议,他和彭总想到前线上看看部队。赵寿山就让勤务员准备几匹马,一行人出了保定北城门,从战沟里向漕河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