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这几天的大庆城里再次热闹了起来,担负警戒任务的部队也开始比平常多了许多,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军人的脸上少了几分笑脸,多了一点严肃。对于任何过往的行人,他们都用一种特别警惕的眼光注视着你,直到你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随着各军的军长和参谋长陆续都已经到达了大庆城,司令部的参谋们也开始满负荷,甚至是超负荷开始运转起来,准备整理会议所需要的各种资料,对上报上来的参数进行统计,绘制最新的敌我态势图等等一系列的工作都落在了这些参谋的身上。但是他们在参谋长彭全的知道下,并没有慌乱,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仅仅三天的时间他们便完成了这次会议全部准备工作。

这天刘兴正在司令部内察看着最新的敌我态势图,分析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以及进攻方向。就目前的形势来说,他刘兴所领导的复国军虽然在人数上略少于自己的对手日关东军,但是自己军队的作战力,要远远高于自己的对手日关东军,这点连关东军都表示了认可的。而就目前的态势来看,攻取哈尔滨似乎是不二的选择。但是在他刘兴看来,如果自己能随便想到的进攻地点,那么自己的对手就没有理由想不到,那么这样的选择将绝对被自己给否决,毕竟现在还不是和对手拼消耗的时候。而经过这大半年的作战,部队的战斗作风打出来了,部队的战斗意志也磨砺了出来,只是一些指挥员指挥艺术似乎还差点火候一样。而随着培训机制的逐步完善,很多新的军官都在逐步成为部队的新鲜血液,他们的崛起让自己感到了一丝欣慰,毕竟随着他们的成熟,自己的部队也将扩大,那么国家的日子也就随之接近啊。

正想着,就见彭全走了进来说到:“老刘啊,各军的军长和参谋长都已经到了大庆了,你看什么时候开会啊?”

听到此,刘兴转过脸去看着彭全问到:“都到齐了。”

彭全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了肯定。见到此刘兴说到:“明天让他们休息下,你们参谋部也准备下,会议后天开啊。对了,把老徐和老覃也叫上,这次我们开一次大会议,这次会议我准备确定下步的发展战略。另外还有点事情和你商量下,这和下步战略发展有关系。”

听到此,彭全疑惑的问到:“恩,你说吧。对了,你前段时间不是说下步准备打哈尔滨吗?为什么突然要放弃啊?”

听到此,刘兴满脸笑容的看着彭全说到:“知道为什么吗?很简单兵者:诡道也。”这时彭全才想起自己被调任十四军团参谋长时,总部给刘兴的评价就是指挥风格独特,在任何时候都是为“对手”考虑。

看着彭全一脸的困惑,刘兴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啊,便问到:“五个军的军长和参谋长都到了吗?宾岩也到了吗?”

彭全点头说到:“对,他们都已经到了啊。”

听到此,刘兴用询问的口气说到:“我说老伙计,我们是不是也好好的犒劳下这些前线的主官们啊?毕竟他们可是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啊,谁也不知道这次见到了,下次还能不能见到啊。”

听到这里,彭全略微考虑一会说道:“行,那就今天晚上吧,现在他们都住在总部的招待所啊。你看如何?”

刘兴没有多考虑便说到:“别啊,晚上直接放在大庆饭店请我们的这些功臣吧。具体的你安排下啊。”

彭全答应着下去了,刘兴则依然站在了地图前,眼睛在那幅巨大的态势图上搜索着下一个进攻的目标。突然刘兴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便追了出来说到:“老彭啊,我看这次把大庆工商业的那些有头有脸的家伙都请来,我们也一起见见这些人啊,你看呢?”

彭全略微考虑会,然后点头说到:“行,我看这样可以啊。也该见见这些我们的所谓衣食父母了啊。”说完便带上了警卫员朝外面走去。等彭全出去后,刘兴这才想起自己心里的计划还没有和他说的,有心去把他追回来吧,但是又怕耽误彭全的事情,所以想想,还是另外找时间说算了,想到这里,刘兴又回到了地图前。

过了一会有参谋进来报告到:“绥化城已经被我军攻占。部队请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听到此,刘兴说道:“让部队原地休息,派出少量部队前出到庆安后,全军就休整待命。等待总部的下一步的命令,好了,去吧。”

参谋答应着离开了,刘兴则继续独自在找寻着那个能让他感到意外,而让对手感到吃惊的地方。突然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而眼睛则盯在了黑吉交界的大安、松原这两个地方,而一个大胆的计划也在他的脑海中逐渐形成了。

下午以大庆饭店为中心的周围十五公里的范围内被突然而来的军队给戒严了起来,所有的居民被告知晚上如果没有紧急事情,请尽量不要外出。而所有路上的所有行人则无一例外的被告知,晚上这条路将被戒严,希望对方能予以谅解。而至于原因,所有执勤的战士都以军事秘密为理由把询问人给堵了回去。而大庆饭店的老板正在忙活着,对于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则是浑然不知。

突然一大群的军人出现在饭店内,老板与饭店的客人都被吓傻了,而有的客人则被吓的立即跑了出去。这时有人通知了老板,老板立即从办公室迎了出来,此时彭全才在自己警卫班的护卫下走进饭店的大厅中,刚走了进来,就见一战士带着一商人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在彼此介绍过后,彭全知道那人就是饭店的老板,彭全便把晚上将在这里举行聚会的事情告诉了老板,老板听到这里,立即高兴的满口答应了下来,在谈到钱的时候,老板脸上露出了一脸的惊讶表情,在他看来这些军人能来自己这里吃饭就很不错了,至于钱的事情,自己就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想啊,生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把这些人给得罪了,那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啊,所以当彭全提出给钱的时候,老板说什么都不肯收,最后在彭全的坚持下,老板说既然这样,那就收个成本费算了,而此时的黄厚杏及其下属则早将饭店的每个房间都认真仔细的检查几次,在真正确认没有任何安全隐患后,这才将最后的结果汇报到彭全这里,听到此,彭全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并且连连谢谢老板的帮助。

晚上,大庆城内出现了大队的军队,从司令部到大庆饭店这一段路被军队给封锁了,一大型车队从司令部出来后,便直接朝大庆饭店开去。来到了大庆饭店前,刘兴和其他各军的军长、参谋长都陆续下了车,在刘兴与彭全的带领下,这些复国军的高级将领们纷纷踏上了大庆饭店的台阶,朝大厅走去。来到了饭店的大厅中,早在里面恭候多时的司令部各部门军官,以及驻守在大庆城的各部队高级军官们还有大庆城的一些达官显贵们都纷纷起来,欢迎刘兴以及其他高级军官的到场。见到此,刘兴面带微笑的从他们中间走过,时不时的还与一些认识的军官握手闲聊了几句,或与一些看着眼熟的工商业者寒暄了几句后,便继续朝主席台走去。

来到主席台上,各军的军长和参谋长都纷纷按照位置坐了下来。这时有一女主持人走到了主席台前,在说了一大通话之后,大家纷纷鼓掌欢迎刘兴讲话,刘兴只好无奈的走到了主席台前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然后就立即宣布餐会开始。

大家纷纷举杯向刘兴进酒。推杯换盏刘兴在大庆商会会长的介绍下认识很多在大庆具有举足轻重的商人,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

见时间差不多了,在彭全的搀扶下,刘兴摇摇晃晃的回到了自己的车里面。在确认周围无人后,刘兴立即对着副官命令到:“开车吧,我们先回司令部。MD,和这群人吃饭,下次还是让彭全或者是宾岩负责接待这些所谓的商场名人啊,反正我是对这些人不感冒啊。”说话间,汽车启动了。小车朝司令部所在地飞驰而去。

回到司令部后,刘兴便立即命令副官给自己打了盆凉水来,在好好的把脸洗了下后,刘兴感觉清醒了许多,这时副官刚准备将水端走离开,就听见刘兴说到:“小周,你别走,留下来陪我说会话吧,说起来你也是我小舅子,我这么对你,你是不是觉得委屈啊?”

听到司令这么称呼自己,周勤眼睛感觉有点湿润了,然后略微清了清嗓子说到:“姐夫,别这么说。自从姐姐和小外甥女走了后,我就来到了你的身边。这么多年来,你一直一个人这么煎熬着自己,这又是何必呢?你对姐姐这份情,姐姐是知道的,姐夫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再找一个,毕竟我姐姐已经走了,而且现在你们不但是阴阳相隔,而且现在的你们还是属于两个时空啊。”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刘兴突然站了起来,几乎是用喝嘶底里的吼叫到:“周勤,你小子给我听好了,在我的心里面,你姐姐没有走,她永远没有走。你给记住了,现在,你现在就给我滚。”见到自己的姐夫这样,周勤没有说什么便走出去了,而空荡荡的指挥部内就只留下了刘兴一人在那里静静的回忆着那美丽的过去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