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六十七章 挖心(下)

找爱的人 收藏 4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在蓝亲钟的带领下,部队一路顺利跟着开进了绥化城,看见绥化城内是车水马龙,人头串动,街两边是门面林立,一派繁荣景象,还真是好不热闹啊,可这繁荣的背后有多少中国人的心酸与血泪,恐怕没有人统计过,相信也无法去统计,毕竟很多东西不是用一个简单的数字就能代替的。

再看看街道上人与人之间的穿着、打扮,人与人之间的区别立马就表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切陈庆和战士们眼睛都只冒火,再加上国人对自己这支队伍所表现出的愤恨与仇视,陈庆当时就想命令部队把街上的小日本全给突突了,但是他知道现在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而且现在他也不可能这么做,毕竟他是军人,他现在有任务在身,所以对于任何事情他只能当成没有看见,见到部队有种不安的情绪,于是他转过身去,边退边说到:“部队不要乱,保持队形,别TMD让别人说我们是二等军队啊。”

听到陈庆的命令,部队的情绪这才安稳了不少,但是很多战士心里的仇恨在此时已经增添不少的愤恨,他们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在即将开始的战斗中为国人报仇。

正在师部忙里偷闲的万峰此时却突然接到了军部的命令,命他全权负责指挥此次绥化攻坚战。接到这个命令后,万峰立即从休息室直接跑进了指挥室,参谋长马军将现在的形势做了一个大致的介绍后,万峰开始担心起特组营的安全来。因为对敌增援的围歼战并没有计划中打的那么顺利,而且估计已经有不少的漏网之鱼已经进了绥化城。听到这里,万峰果断的下令到,立即对绥化城实施四面合围,坚决不能让一个增援的敌人跑到城里面去。而此时有参谋也开始质疑起陈庆的这个挖心计划来,对于此万峰并没有去做太多的理会。毕竟自己没有想到的地方,估计自己的对手也不见得就会考虑到,而且伪装成这么大一支部队进行增援,不要说对手不会想到,就连他自己当初听到这个计划的时候,也被吓了一大跳啊,毕竟将一个营送到敌人防卫严紧的城市中去,这还真不是一般人敢走的事情。而就在此时的师参谋长马军在万峰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听到此,万峰脸上立即露出了无法掩饰的笑容,他估计如果此次指挥的好,自己应该会毫无悬念的成为将军,所以对于即将开始的战斗,他更是信心倍增。

而此时正在齐齐哈尔坐镇指挥的武其雄也在这时接到了要他立即去大庆总指挥部开会的通知,而正在前线忙的不亦乐乎的武其勋也接到了要他速去大庆的加急电报。第三军刚刚到达指定地点,各项工作也正在有条不紊展开的时候,这时有参谋报告说,总部电报要司令焦敏宏,参谋长欧阳明立即去大庆总指挥部开军事协调会议。第四军军长梁冲以及新上任的参谋长朝韧也正在商量下步的行动方案,有参谋进来报告说总部加急电报,要两人立即去大庆总指挥部开会,第五军军长卫宾以及参谋长宋应生(临时调任)也接到了同样的通知,而且连独一师的师长宾言也接到了同样的电文命令。大家都在考虑同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司令刘兴在搞什么?为什么在这个最紧张的时候把他们这些前线的最高领导给叫到总部去开会。

他们纷纷猜测如果部队不是将进行新一轮的扩编,那就一定是有的行动即将展开,但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谁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谁也无法解释这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军令来了,作为军人的他们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执行,所以各军的军长和参谋长将手头的工作做了一个交代后,便都匆匆的离开了自己的部队驻地,朝大庆开始汇集。

进到城里的陈庆带着部队一路朝绥化城的城防司令部开去,在快到司令部的时候,蓝亲钟突然站住了脚步然后满脸堆笑的来到了陈庆的面前说到:“陈队长,部队就只能到这里了啊。你、余副队长还有我,我们三人一起去见小田司令官吧。”

听到此,陈庆看了下余惠,那意思是怎么办?余惠没有理会陈庆,而是径直走到了蓝亲钟的面前说到:“蓝参谋,我看就大队长和你去就行了,我就不必去了,一来我去了没有用,二来部队也需要有个人照应,所以你看~~~~~~~~~~。”

听到这里蓝亲钟略微的思考了下说道:“那也行啊,就陈队长和我去啊,这里就麻烦你余副队长照应了。”

陈庆走到了余惠的身边说道:“老余啊,部队就暂时交给你了啊,你就多照应点,别TM一个个没事找事。我不在的时候,其他的事情你看着办啊。”听到此,余惠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陈庆带着一个班跟着蓝亲钟便离开了部队,朝城防司令部走去。

一路上陈庆一边和蓝亲钟寒暄着,一边观察着敌人在城内的部署情况。转眼之间便与蓝亲钟来到了司令部外,就见司令部外是防守森严。就见几个日本宪兵笔直的站在了岗位上,不时有巡逻的小鬼子来回走动着,警惕的眼睛注视着每一个从这里走过或者是路过的行人。司令部外的那几挺机枪防御掩体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凭借多年的从军经验,陈庆估计就这门外的警戒部队就不会少于一个中队。到了里面,发现日军军官们在来回走动着,其中以中、上尉居多,偶尔有几个士兵从中穿过,给人一种感觉是如临大敌一般。在蓝亲钟的带领下,陈庆带着一个警卫班穿廊过梯的来到了顶楼的一个大房间里面,门推开来,就见一群日军尉官们,正围着一大佐在一个巨大的沙盘前指点着什么。蓝亲钟见到此,便与陈庆站到了一边,并没有说话。陈庆仔细听着那个小鬼子的在那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虽然不是很懂,但是还是听清楚其中的大致意思,那大意是说在增援部队刚刚进城不久,复国军的进攻部队便把绥化城给围了起来,而且复国军在东南面的战斗好像已经结束,估计是东南面的的几个防御据点已经失守。根据目前城内的兵力和粮食、弹药储备来说和围城的复国军对峙三到五天是不成大问题的。

听到此,陈庆心里在暗暗的嘲笑到:还三到五天啊,等下就把你们给解决了。三到五个小时就把你们全给解决了。

正想着,就见一日军官急忙跑了进来,在那大佐耳边小声的嘀咕几句后,眼睛便直瞪瞪的看着陈庆。这一眼看去,就让陈庆感觉到不寒而栗,陈庆心里开始嘀咕:也许要坏事。随后进来一人,就见这人身上穿的军装已经成了烂布条耷在身上,脸也被熏的黑了不少。就见有那大佐和一中国人模样的人一起走到了陈庆的面前,就见那大佐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话,那中国人立即翻译了过来,陈庆听到这里才明白,那大佐问陈庆是谁派来的?陈庆立即敬礼说到:“报告太君,本人属于自卫军第三十一师六团,驻防地为海伦市。”

听到此,这边陈庆回答着,那边翻译官立即就翻译了过去,听到此,大佐点了点头,表示满意。然后又继续问了一个问题,那翻译官说到:“太君问你,是谁派你来的。”

这时陈庆立正回答到:“是六团团长艾音下的命令。”

这边陈庆说着,那边翻译官立即把陈庆的意思就翻译了过去。大佐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翻译官嘀咕了几句。翻译官说到:“太君命令你先去隔壁的休息室等着。”陈庆立正敬礼后便离开了那个大房间。

来到休息室就见自己带的警卫班都坐在了那里,陈庆立即把其中一个战士叫到了身边,在吩咐他几句后,那人答应着便立即离开了休息室。见那人离开了,陈庆略微压低的声音说到:“同志们,根据目前的形势来看,我们已经暴露了。这一路走来,大家也看到了日本人是怎么欺负我们的。我们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杀出去。等下看我眼色行事,如果我不幸牺牲了,这里将由卢班长接替指挥。大家记住司令所说的一句话,那就是活要活的象个人,死要死的有个样。”

说到这里,陈庆用眼睛扫视了在场的每个战士,正说着就见一少佐带着约莫一个排的鬼子兵走了。见到陈庆和他身后站的战士,少佐只是左手挥了挥,就见鬼子兵立即把陈庆以及战士们给围在了当中间。这时一战士立即笑着走到了鬼子少佐的面前,在边说边笑中,就见这战士突然一反手将鬼子的少佐扣在了胸前,而在鬼子少佐的脑门上则顶着一支手枪,见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鬼子兵立即就蒙了,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目前的局面。

而见到此情况陈庆和其他的战士立即站到了那战士的身后,就听见那人说到:“营长,你带着大家先走吧,这里有我顶着。”

陈庆刚准备说几句话,就听那战士吼叫到:“走啊,营长,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有这么多小鬼子给我陪葬,我值了。兄弟们,我家中还有一老母,希望活着的兄弟能带我照顾下我的老母亲,拜托大家了。”

说着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见到此,陈庆也没有多说什么,在收缴了鬼子的武器后,便带着战士直奔作战室而去。

出了休息室的大门,陈庆带着战士们直接冲进了作战室。就见那些鬼子军官们还在那里围着大佐在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门突然被撞开,陈庆带着战士们冲了进去,就见那大佐一脸惊讶的看着陈庆他们,有鬼子军官刚准备掏枪,就见陈庆抬手就将其击毙。而此时蓝亲钟也一脸惊讶的看着陈庆,这时战士们高声喊到:“缴枪不杀。”

翻译官刚准备往桌子下面钻,被一眼快的战士如抓小鸡一样给抓了过来,带到了陈庆的面前,陈庆大声说到:“我们是复国军的一军二师的特组营,你们现在被俘虏了,我希望你们能停止反抗,缴枪投降。说完眼睛便直瞪瞪的看着那翻译官,翻译官立即心领神会的将陈庆的话翻译了过去。

而此时送情报的战士已经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余惠那里,在将情况做了一通说明后,余惠知道陈庆已经暴露,如果现在不立即动手的话,那么自己和这一营的战士就是死路一条。在与教导员紧急协商后,两人都认为现在必须动手了。于是余惠大声命令到:“各连按照战前部署立即开始行动,警卫员,立即打三颗红色信号弹。”

警卫员答应着对着天空发射了三颗红色信号弹。然后便跟着余惠一起朝城防司令部冲去。

见陈庆已经亮明了身份,蓝亲钟当时就显得惊讶不已。当被押到陈庆身边的时候,他坚决要求加入,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不是很多。陈庆在略微考虑了一下后,便同意了蓝亲钟的要求,随后外面传来了激烈的枪声,陈庆知道外面已经打了起来,自己的部队开始进攻了。

刚刚部署好部队的万峰此时正在师指挥部看着地图,就见一参谋跑来说到绥化城内已经升起了三颗红色信号弹。万峰心里就是一紧,他知道,陈庆等人已经暴露,作战行动必须提前了,所以便毫不由于的命令到:“命令参战各部队立即开始行动,命令坦克一、三连立即发起进攻接应陈庆等人的行动。”有参谋答应着下去传达命令去了。绥化解放战也由此正式打响。

这边坦克连刚做好出发的准备,那边就接到了出发的命令。洪益与老郑在商量后,便决定一连在前,三连在右后的队形发起对绥化的进攻,如果一切顺利,那么应该可以在半个小时内与在城内的特组营完成会合。

而蓝亲钟在详细介绍了司令部的结构后,陈庆决定将所有的战士都集中在顶楼实施防守,只要能坚持半个小时,自己的接应部队就会来。而对于已经被俘虏的日军军官们,陈庆命令战士们先将这些军官们的衣服都脱了,然后如同捆死猪一样将其都捆绑了起来。

随后一支穿着自卫军军服的部队杀气腾腾的冲了上来,为首的人蓝亲钟认识,那人为自卫军在绥化驻防的四团一连长,说起来还与自己拜过把子。因为那人比蓝亲钟大几岁,所以蓝亲钟一直称那人为大哥,在简单的交谈了几句后,那人便和蓝亲钟一起来到了陈庆的面前,当场表示希望可以就此参加复国军。陈庆想了下便同意了,但是要求他必须听从自己的指挥,而且在每个排长身边要安插一个战士,一来是为了指挥方便,二来是为了防止遇见复国军的接应部队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减少不必要的牺牲。那连长想都没有想便答应了陈庆的条件,并且说到如果需要他可以直接下到排里面去。陈庆当即就反对了,说这样危险。

当陈庆在解放全国获授中将军衔的时候,当有人问起他在那场战斗中最为紧张的时候,他笑笑说到:“就是那场解放绥化,自己指挥反叛连的那个时候是最紧张,因为自己当时就带了一个班的人员,对方一下就过来了一个连,自己那个时候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处于无奈之举这才在每个排长身边安置了一个战士,明为指挥方便,其实就是在暗中监视这些排长,如果排长有什么不轨的举动,这些战士都会在死之前将排长予以击毙,以造成这个排的溃逃,以此减少进攻部队的压力。”

而此时余惠则指挥部队在朝城防司令部冲着,想着陈庆的身边只有一个班的兵力,余惠的心里就担心起陈庆的安危来。所以,他一边带着部队往里面冲,一边在心里为陈庆祈祷着。很快部队就攻到了城防司令部的大楼前,但是因为司令部外的明暗机枪太多,部队冲了几次都被打了回来,正想着要怎么冲进去的时候,就见一个机枪堡垒中传来的阵阵爆炸声。见到此,余惠立即带着部队也不顾那些残余的机枪扫射,就直接朝里面冲去。走到里面的时候,就见到了陈庆正带着自己的战士还有两个人一起朝自己大步流星的走来,在陈庆左边的,就是刚才引路的参谋蓝亲钟,而在右边的也是一上尉,但是自己却不认识。

陈庆来到了余惠的面前,将情况简要的做了说明后,余惠开始后悔起自己为陈庆担心纯粹属于浪费表情啊,心里便开始盘算起在战斗结束后,要他如何补偿自己。而此时外面传来了轰隆隆的发动机声音,陈庆和余惠以为是接应的坦克来了,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立即否认了他们的思维,就见战士们便打便退朝里面来。这时两人立即反应了过来,这不是接应自己的,是小鬼子的坦克。因为要伪装成五色军,所以上面配备的反坦克火箭筒战士们并没有带,眼看着在坦克的掩护下,小鬼子开始朝里面攻来,陈庆立即下令,全体人员全部撤回到顶楼去,这样小鬼子的坦克优势就不再了,而且自己还可以居高临下的阻击小鬼子对司令部发起的进攻。

接到命令的战士立即朝顶楼跑去,而此时的负责增援的坦克一连和三连却在进入到城关的时候遇到敌人的顽强阻击,一连有两辆趴了窝,三连也有三辆趴了窝,见到此把老郑和洪益给急的一下都没有了主意。

正在这时一步兵连长赶了过来,在见到老郑与洪益后,便直接说道万峰担心坦克连的进攻会受阻,便派带自己带着部队赶了过来增援坦克进攻。听到此,洪益、老郑与步兵连长商量了后,便决定采取步兵一个排配属两辆坦克的方式对敌从新发起进攻,并且都一致觉得现在的任务是接应特组营出来,所以对于伤亡可以不必做太多的顾忌。

完成分配后,新一轮的进攻就此展开来,而此时正在城防司令部固守待援的陈庆也开始感觉有点抗不住了,因为自己这边的火力点一出现,便立即会招来敌坦克炮火的攻击。看着战士们一个个的倒下,此时的城防大楼也已经是千疮百孔了,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如果是这样那陈庆和那些战士可真是死的冤。也就在陈庆想到这里的时候,就见鬼子的坦克一辆辆的从后面冒出了火焰,陈庆知道自己的接应部队来了。而鬼子的进攻也在战士们的顽强抵抗下开始出现了崩溃,借着敌人后退的这股势头陈庆立即命令部队发起了一个冲锋,顺着这股冲锋的势头,两支部队终于顺利的完成了会合。而此时响起的冲锋号声宣告着绥化战役已经接近尾声,陈庆知道这只不过是自己将经历的众多战争的其中一场而已。毕竟他们的目标是解放整个中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