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封楼剑谱连载第二十回

玄烨号航母 收藏 64 22
导读:[原创]封楼剑谱连载第二十回

封楼剑谱第二十回


书接上回。那些人离开,径直向水区的方向走去,骨哲跳下来,决定跟着他们,无奈他们走得太慢,也许对于别人来说就已经算快的了,可是对于骨哲的轻功来说,他们还是太慢。

骨哲想了个办法,此去水区路上有个小庙,已经败落,眼看西边天上有积雨云,想必一会就会下雨,不如这样这样。。。。。。

主意已定,骨哲纵身赶上,在快追上的时候,骨哲放慢了脚步,一边小跑一边叫喊:“众位朋友!众位朋友!等一下啊!”

那些人听到了叫声,回头看到了正在小跑的骨哲。

“大哥,那人是谁?”

“不认识。”

“我们小心点啊,刚才就是被郡主府的人莫名其妙的拦截了一番。”

“看这人气喘吁吁的,也不像练武之人,也没有兵器。”

骨哲已经跑到了这群人面前。

大口大口的喘气说:“你们~~你们~~,等一下啊~~~,可追上了。”

“你是什么人啊?”

“我?我~~我~~,不瞒众位朋友说,也不怕你们笑话,我昨天在路上被强人夺了行李和盘缠,留下了一跳命,我一直跑到了这,看见众位朋友气宇轩昂,像是豪杰大侠,我想和众位朋友搭个伴儿,我是去水区,不好意思。”

那中年汉子上下打量骨哲,没看出什么破绽,于是说:“哦?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李兵,家住水区。”骨哲马上编了个名字。

“什么人抢你的盘缠啊?你就不怕我们也是强人吗?”

“你们?你们不像,坏人不会走这条大道啊!”骨哲说。

“那你就不必和我们同行了,反正这条大道上没有坏人走啊。哈哈哈!”

“那就算交个朋友啊。”

正说时,天色突变,电闪雷鸣,不一会,倾盆大雨下了起来。前面就是那个破落的小庙,骨哲说:“快去那个庙里躲躲吧。”说罢自己先跑了过去,跑的时候,故意装作普通的百姓一步一脚水一脚泥的跑着。

那几个人,眼看雨势越来越大,前后不搭,只有个小庙,决定先进去躲躲。

“大哥,我们还是小心那个人啊。”

“好的。我们也进去庙里躲雨吧。”

说罢,众人也进了小庙,只见骨哲正在庙里,靠在条案旁。

“小兄弟,我们也进来啦。”

骨哲见到他们进来,急忙起身说:“几位大哥,里面坐啊。呵呵。”

那几个人,似乎还是对骨哲有所疑虑,都不说话,只是围着那个中年汉子坐着,离骨哲有几米远。

骨哲几次想和那些人搭话,总是没有回音。

骨哲心中暗自思量,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神神秘秘的,也不说话,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到底和封楼剑派有什么瓜葛。正当骨哲犯愁之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现在走,恐怕会让这些人更加怀疑,不走,在这里坐着纯是浪费时间。这该如何是好啊。

正在犹豫之时,外面又来人了,三个人,也是急匆匆的进来避雨。骨哲看到来人,吃惊不小啊,这三人其中之一不是别人,正是流影。骨哲是又喜又惊又忧,喜的是看到了自己的兄弟,惊的是不知为何在这里能碰到流影,忧的是不知该如何与那些人交谈。

流影也同时看到了骨哲,还是骨哲机灵,一个眼色使过去,示意流影不要叫他。流影心领神会,于是下意识的打量那些人。

那些人一共五位。领头的是个中年汉子,还有两位年轻的后生长得好生俊俏,但是逃不过流影的眼睛,那两个后生是女人扮做男装,另两个人的岁数也不大。

那些人也在打量进来的流影三人。跟在流影身后的两个人,骨哲也不认识,一个是高高大大,一个是身材虽矮但看上去极为灵巧。

这只是在流影进来的一瞬间的事情,随着骨哲的眼神,流影已经明白骨哲似乎有什么不方便说话的原因,但是看见骨哲和那些人又有些距离,而且也没有被控制,心内也有些疑惑。

还是骨哲开口了:“哟!三位朋友也是避雨的吗,里面请啊,是我先进来的,这小庙今天还算真有功德啊。”

流影看着骨哲笑了笑说:“谢过这位小哥了,我们是过路的客商,路遇大雨,进来歇歇脚。”流影也看着那五个人说,“这几位兄弟,也是路过此处的吗?”

那个中年汉子说道:“是啊,我等也是过路的。雨停了就会离开。”

流影招呼那两位一起坐下,从包裹中掏出了几个荷叶包,打开一看,是牛肉和烧鸡。流影说道:“来,把我的酒拿来。”

那个高达汉子取出了酒壶,酒壶很大,流影叫骨哲:“这位兄弟,不如过来一起吃啊。”

骨哲高兴的说:“好啊,好啊!”走到流影面前,背对着那些人坐下。

流影对那五个人说:“这几位兄弟,也一起啊,我的酒可很多啊。”

中年汉子回道:“谢谢啦兄弟,我们吃过了。”

“诶~!哪里话,谢什么,天在下雨,我等同进一个屋檐下,算是缘分啊,就冲这个,我们也得喝两杯,在下常年在外,就好交朋友!来吧来吧。”

骨哲也说道:“就是啊,快来吧。”

中年汉子笑着说:“真的不用了,我等都不胜酒力。”

流影刚想说算了,可是骨哲又是一个眼神,示意流影继续邀请。

流影继续说:“哈哈哈,大家都是出门在外的朋友,哪有不会喝酒的。”说罢,流影起身来拉那中年人。

流影的手搭在了中年汉子的肩膀上,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的年轻人,一按镚簧,剑已出鞘,中年汉子瞪了年轻人一眼,可是剑已经出鞘了。

“这是?”流影假意疑惑。

“让您见笑了,农村孩子,没见过世面,学过些粗浅功夫,总是喜欢玩剑玩刀的。”中年汉子打着圆场。

一旁的骨哲全看到了,心中暗想:这些人果然不认识流影大哥,那他们为什么要自称是封楼剑派的人呢?看来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啊,一会儿得悄悄的告诉流影。

流影站在那里似乎有些尴尬,手还在中年人的肩膀上。

“这位兄弟,你的盛情,在下心领了。”中年人说。

“那也好。”流影回到了原处。

骨哲用酒蘸湿手指在地上写了几个字:“他们自称封楼剑派。讨扰一下他们。”

流影看罢心领神会,也在地上写了几个字,看了那个高大的汉子,流影写得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高大汉子也明白了,忽然站起身说道:“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我大哥如此盛情邀请,你们却百般阻挠,是他妈啥意思啊,奶奶的。”

那边的年轻人按捺不住了,也站起身回道:“娘的,这厮说话好生无理,非让你尝尝爷爷的厉害。”说罢拔剑冲了过来。

中年汉子没有阻拦住,流影也假意阻挡,当然也不会阻挡住。

年轻人的剑已经迎面劈来,高大汉子抽刀相应,两人在小庙里打了起来。

流影和骨哲退到一旁。

中年人大喝一声:“海拔!快住手!”

此时,年轻人的剑已经砸在了高大汉子的刀上。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