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郡主传10

小雨滴儿 收藏 322 133
导读:上回说道,小郡主闲来无事,早早的起来,由丫鬟陪着到郡主府的后花园练剑,正要歇息的时候,听到有人喊:“妹妹,妹妹,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小郡主回头一看,原来是车骑将军ok刘邦自己的干哥哥,只见他带着两名衣着标着"禁"字的卫兵急冲冲得来到了后花园中•••••• "妹妹, 大事不好了,刚才卫兵来报,天天押运木材经过"迷雾谷"时,让一伙山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回说道,小郡主闲来无事,早早的起来,由丫鬟陪着到郡主府的后花园练剑,正要歇息的时候,听到有人喊:“妹妹,妹妹,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小郡主回头一看,原来是车骑将军ok刘邦自己的干哥哥,只见他带着两名衣着标着"禁"字的卫兵急冲冲得来到了后花园中••••••

"妹妹, 大事不好了,刚才卫兵来报,天天押运木材经过"迷雾谷"时,让一伙山贼拦下谷中的南北道路,运送木材的车队无法通过,天天带的兵马较少,道路又被拦断,无法与敌交战...卫兵是绕道而来报信的,请妹妹速速发援兵救援..." 车骑将军ok刘邦急切得道。

小郡主一听,不由得满面的怒气:“小小毛贼,我不曾找他们,今却敢来犯,正好借此机会平山贼,了却一桩心事。哥哥可知今日谁在当值?”

车骑将军ok刘邦答道:“是征南将军曾战士在当值,妹妹有何吩咐?”

“好,传我的将领,命征南将军曾战士的虎骑营.2000人马,火速赶往迷雾谷前去支援。我引兵随后支援。”

“是” 车骑将军ok刘邦答应后,接给小郡主递过去的令牌,转身离去...

接着小郡主又命令当值的亲兵,擂鼓聚将:“咚咚咚•••••咚咚咚..••••••”

谁知道,过了一会才来了二个将军中军大将军sunan1997和化血成碧将军

小郡主连忙问道:"怎么就你们两人啊,其他的将军们呢?"

二位将军躬身施礼道:"郡主殿下,其他的将军引军在外训练队伍,一时回不来..."

小郡主急道:“不管了,你们两人点齐本部兵马,随时本郡主前往迷雾谷,接应天哥哥和征南将军曾战士。”

是...

两人答应后,转身而出,各自整顿本部的军马•••••••

在看小郡主忙回房,穿挂整齐,女卫兵牵来踏雪驹,飞身上马,出府.

两将军已经引领本领兵马各1500人在府外等候,小郡主看了一下,还好,全是骑兵.当下大声下令道:"两位将军随本郡主火速出发,目标,迷雾谷..."

踏雪驹奋开四蹄,快速奔驰而冲,身后,3000匹战马紧紧相随,大路之上,扬起漫天的尘土...

再说征南将军曾战士引领本部2000骑兵花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赶到迷雾谷谷口,眼见的谷口让大石块给封住了,忙下令,一半兵士下马,搬开拦路的石木,另一半兵马警戒周围的情况以防不测...

人多好办事,一千兵士只花了杯茶功夫,就使谷口道路打开了,曾战士下令兵士全部上马,进谷而去...

那曾想到半路之上,遭遇埋伏,无数箭支从两侧山崖之上疾射而下, 征南将军曾战士的兵士顿时大乱,中箭兵士惨叫连连.死伤甚多.曾战士见状,忙下令道:"兄弟们,下马迎敌..."

众兵士纷纷跃下马背,从马鞍上取下盾牌围拢在一下相互护住,一边移动,一边寻找对手,转个一个弯道后,地形一下子变的开阔了,两个山贼头目从两旁的道路上引贼兵冲了下来,杀啊... 征南将军曾战士步行着冲向西侧而来的执刀头目,手中丈八蛇矛点钢枪迎面剌向敌人,当...大刀横击而出,磕飞了征南将军曾战士的直剌长枪, 征南将军曾战士毕竟是久经沙场之猛将,心智也快,手中长枪顺势横扫另一个手执铁铲的须发头目,那须发头目没想到征南将军曾战士变招如此之快,欲举铁铲相迎时,已然不及,"滋..."的一声,胸前衣甲已经被锋利的枪尖划开一道开子,还好, 征南将军曾战士击向他的横扫时,离他较远,没伤到皮肉,却也把那须发头目惊出了一身冷汗,匆忙中,只得连边后退十余步后才稳住身形...

此时,双方数千之众已经混战在一起,刀砍,枪刺,棍扫,斧劈...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之声不绝于耳,其中也伴有受伤者的声声惨叫之音...

前来迎战的两名敌人头目明显不是曾战士的对手,战不过十合,执刀头目脚下一慢,被曾战士抓住机会,枪把带着千斤之力横扫过去,那执刀头目没法可躲,腰间中招,惨叫一声,已然毙命...

余下的须发头目见状不妙,口声一响:"嘘..."众山贼听到哨令,纷纷扔下对手,拔腿就跑了...

征南将军曾战士因不熟悉此地地形,没有下令追击,只是收拢队伍后,留下轻伤兵士照顾重伤者,带着余下的兵士上马继续向谷中前进...

征南将军曾战士带领兵士直行不到一里地,东侧弓哨之声响起,一员山贼头目引兵杀到,只见此人身高足有八尺开外,头戴银盔,银叶甲罩白袍。左持宝雕弓一把,右插狼牙箭几条。手中亮银长枪闪着寒光,跨下所骑为全身乌黑的宝马,那马儿蹄下却是钉了黄金蹄子,好一员大将之才,若为国用,将来必立大功.曾战士心中如此想到...

两个人面对面盯了对方一会,那头目问道:"你是何人,何故来此袭我同伴?"

征南将军曾战士答道:"我乃郡主府二品征南将军曾战士,你又是何人,何故拦下郡主府天天将军的木材车队,是想抢劫吗?

那头目答道:“我是仍为眼泪心乱,本山寨欲翻盖聚义厅加之扩建房舍,需要些木材,正好那个什么天天将军运来了我们山寨所需的木材,顺便问一下也是那个什么天天将军你们郡主府的人吗? ”

征南将军曾战士回道:“天天将军乃是小郡主的哥哥,自然也是郡主府之人,仍为眼泪心乱将军可否告知,天天将军现在何处?安危又如何 。”仍为眼泪心乱道:"原来如此,你们那天天将军啊,他护住木材车队和赶车的民夫还在谷中,你不需为他担忧啊."

征南将军曾战士道:"谢过仍为眼泪心乱告知天天将军平安的消息,但你寨中缺少木材,此附近山林甚多,可任意砍取,何意敢拦截郡主府的木材?"

仍为眼泪心乱道:"此附近木材甚是短小,无大可用,你们那天天将军所押木材正好合适本寨之需,就拦下取之了..."

征南将军曾战士不等心乱说完,大声喊道:"大胆山贼,竟敢拦取郡主府之物,本将军劝你等速放弃此等主意,退回山寨,本将军可不为难你们,否则,定杀不留..."

那心乱也道:"征南将军,你好大的口气,若想我等放弃木材,除非你能胜得我手中银枪..."

心乱也不待曾战士答话,手中长枪斜指半空,当头砸向曾战士••••••

预知后事如何

待续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