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医学院的一些事情。(本人是医学院学生,只说真实的)ZT

魔鬼之脚 收藏 12 129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近有几个关于医学院的帖子,看来都加入了自己的“自我加工”,那么,我也想说一些我知道的关于医学院和医院的事情。

首先是尸体解剖。

尸体来源不足,这是北京各个医学院都会有的尴尬。我们上课用的尸体一般来自于死刑之后无人认领的尸体,要交钱买,以前是300左右,现在的价格我就不清楚了。

还记得解剖室里的那具骨架,由于我在他的骨盆以及性别上判断的不是很明确,就跑去问老师,才知道连那具骨架也不是一个人的而是拼起来的。

老师在讲一些神经走行的时候,要是小神经,总会嘱咐我们小心,有时候老师自己会发出惋惜的感叹,因为由于翻看时间太多,有些神经已经断掉了。

还记得讲眼球的时候,盘子里端了几个看上去是连着眼眶挖出来的眼睛,当时我就有些害怕,还很纳闷为什么不拿去捐献眼角膜,可是老师一开口就陡的放松,原来是猪的眼睛,市场上买来的。

记得解剖课上的一个笑话,我们有一位老师临时代课,结果我不熟悉他的口音,在讲脑的结构的时候他说:“同学们,我们现在开始讲泪囊”

????

后来才知道是内囊,汗~~

嗯,怎么说呢,我不否认有一些人对尸体是不太尊重,可是还是有很多很认真的人在做这样的事情啊,所有的医生都要靠这样的课程来打下一生的基础,而且很多在里面嬉闹的同学,其实他们只是害怕。

well,说完这个了,我知道我言不达意:)大家凑和看:)

下面说动物实验

一开始是教学录像,我基本没怎么看,小老鼠断头取血,挖眼取血,都很恐怖以及血腥(因此被人讥笑为不应该学医)

可是实验是一定要做的,而且后来我处决小老鼠的速度并不比大家慢,处决的方法是按住小老鼠的后脑,另外一只手向后上方拉尾巴,要快,这样动物的死亡会快些到来。

我并不想说我有多么仁慈,当我写完这些的时候大家如果要是想说我的无情以及变态我并不否认,在实验室里的我们,不能有犹豫,因为任何一个实验结果都是必要的,我们能做的只是让死亡快些到来。

医学实习。

现在的医患关系已经是很紧张的了,所以带教老师也会很严厉的管教我们,至少我认识的任何人都还没有在实习之中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举例说我的中医外科实习。

中医外科多见得两个病是乳腺增生和甲状腺疾病。

所以半个月的实习期间我至少摸过了三百个人的乳腺,男人女人,大人小孩。

可是在摸的时候也只是在努力感受软硬程度,有否包块,有否增生,软硬程度,移动度

~~~~~~~

如果说有人在这个时候借机耍流氓,我真的万分鄙视。但是,请不要把听说的,臆测的,幻想的讲出来。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是我的一个实习科室电脑屏保,我见到的那些认真的努力的医生们,如今正在战战兢兢的治病救人,因为现在的医保,现在的法律,现在的患者(我不想讳言这些,我们都是在为自己的立场而说话,不是吗?),他们的脚步就像在万米高空的钢丝上行进,山风猎猎,下面没有一张安全网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全。

所以,我请各位不要再将那些自己听说得不真实地可以满足一种猎奇欲望却对医学构成了一种误解的东西讲出来了,医学不是无错的圣人,却比那些误解要圣洁的多。


ps:我是大五学生,医学院,我不想说自己的学校,但,以己之名,以己之信,我承诺我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