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方便面厂内部拍摄

方便面厂内部拍摄-----看完你还敢吃吗?(多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车间内苍蝇飞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地沟油被提炼再次用于生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工人未做健康检查,徒手翻放面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锅面将被二次利用


他将我们领到车间外的地沟,掀开地沟上的木板,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地沟内一团乳白色的油团飘浮在一堆垃圾中。这就是地沟油。


撰稿/杨 江(记者)


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一名叫符浩的33岁农妇前几天坐着自行车,丈夫载着她在崎岖的乡间小道赶了两个小时,到了几十里外的县城。这是符浩有生以来第二次进城,在从县人民医院复诊出来后,她在一名读过一点书的熟人的指点下有些忐忑地给记者打了个电话。


几天前,她因忙于农活,顾不得淘米煮饭,便花一元钱到村口的小卖部买了两包方便面。符浩说,除了给小孩子买几包方便面做零食外,村里的大人们平时并不舍得吃方便面,只是到农忙季节买几包,图个方便。


符浩下午吃下了这两包方便面,当时只是觉得味道有些怪,浮在水面的那层油似乎有点涩。到了晚上,她的肚子就开始一阵阵疼痛,继而开始呕吐,痛苦了一个晚上后,第二天一早,她被送到了县人民医院。医生说符浩吃了不干净的食物引发了急性肠炎。


花1000多元治好病后,符浩向方便面的生产商提出了维权交涉,并向记者作了反映,以期得到舆论的监督。


方便面的生产厂家在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东方食品城,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厂长很痛快地承认了产品的问题,并将方便面行业的黑幕一股脑都揭露给了我们。


他成了一个自曝黑幕者,因此我们有义务将其藏于幕后,以防他遭受不必要麻烦。我们姑且将其称为贾厂长,此为化名。


肮脏的生产线


“我是一个只识字却不会写字的大老粗。”这是贾厂长的开场白,“有啥说啥”。隆尧县东方食品城是方便面知名品牌“华龙”和“三太子”的基地,1994年,华龙方便面在此建厂投产,此后,当地一些人打起“华龙”的主意,他们低价购进二手的方便面生产线,然后花重金聘请华龙方便面厂的技术人员。


至2000年左右,“华龙”附近已经有了七八家小方便面厂,贾厂长便在此列——


“华龙”有上百条生产线,我们这种小厂只有两条,投资一百多万元就可以投产。因为合伙人之间闹矛盾、经营不善等原因,有的小厂已经亏本倒闭,现在只剩四五家。这个厂是我租来的,年租金20多万元,原来的老板就是因为经营不善干不下去了。但是我之前是做粮食生意的,并不懂方便面的门道,怎么办?


我挖来“华龙”的一个技术员,给他每个月4000元的工资,他在“华龙”只是一个小角色,到了我这里就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工资又多,所以他很乐意。


到现在我对方便面的生产工艺还是不懂,但是不要紧,生产上的事情全都交给他,他照着“华龙”这个大葫芦画小瓢,我只管收钱。


是的,照葫芦画瓢,这里的小厂都这样,生产出来的方便面模仿“康师傅”、“华龙”还有“三太子”的,只要看上去像方便面也就够了。


我这两条生产线,一条日产量3万包,一条日产量是5万包,三四十个工人就够了。说白了,除了两条生产线,我这家厂什么都没有。


我们这些小厂哪家有化验室?!“华龙”开在隆尧,员工大多都是本地人,我们这些小厂基本都有亲戚在“华龙”工作。


一般我们是不会对产品进行化验的,除非看到面块的颜色不对劲。我们这些小厂多少都有一点关系能通到“华龙”或者“三太子”的化验室,给一点小意思,也就帮着化验了。


贾厂长带我们进厂房一边参观一边讲解黑幕,他首先带我们到了面粉仓库,他说,小厂用的面粉要么是最次等的,要么甚至是来路不明的。


面粉仓库隔壁就是流水线车间,里面闷热得令人透不过气,20多个女工正在徒手作业。几乎每个人的面孔都是红扑扑的,汗流浃背。


方便面生产工艺其实并不复杂,配好的面粉经过简单的和面、轧面、切丝、装盒、油炸、风干后就可以包装进箱,整个过程不过10分钟。


在轧面处,我们很清晰地看到面团上成片的灰色污渍,然而贾厂长却说这是小意思,牛奶存在回锅奶,方便面同样存在回锅面,也就是将调制失败,本应淘汰的面团混进新面进行二次调制。


无论是油炸前的装盒还是风干后的包装,女工们都没有戴手套和口罩,抹过汗水的手直接与面团接触。“没有一个人做过健康检查。”贾厂长一语道破“天机”。


面块在包装前还需经过一道特殊的工序,那就是在面块上撒上生产过程中积留的碎面渣。“所有的厂都这样,所以,你们不管打开哪种方便面都会发现碎面渣,但大家都以为是运输过程中挤压的原因。”


车间里苍蝇飞舞、积水遍地。车间的尽头,隔着一层塑料门帘就是一个厕所,污渍满地,恶臭直冲鼻腔令人作呕,一名工人入厕过后没有洗手便掀开门帘直接上了生产线。


“以前我有过一个奖励政策,凡是打死一只苍蝇,奖励一元,但现在正是方便面的生产高峰期,没那么多闲工夫了。”贾厂长直言不讳。


地沟油与调料包


在成品库的门口,工人们正忙着往一辆大卡车上装货,我们看到方便面的包装袋颜色艳丽,看上去很能勾起人的食欲,但却闻到一股很浓的油墨味,难怪我们在农村采访时,闻到一些孩子吃的方便面面块有股油墨味。


在对方便面大致生产流程作了一番介绍后,贾厂长又重新将我们带到了油炸处,“这里才是最大的黑幕所在。”“炸方便面的棕榈油,没有任何一家面厂更换过,都成老汤了。不少大企业也是如此!要换油,整个流水线就要停产,谁愿意?!”


他将我们领到车间外的地沟,掀开地沟上的木板,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地沟内一团乳白色的油团飘浮在一堆垃圾中。


这就是地沟油。大一点的厂每年要用棕榈油六七百吨,小厂也需两三百吨。早几年,不管大厂还是小厂,每家的地沟都被附近村镇的关系户承包了,每条生产线下的地沟年承包费是一万元。


我这个厂也被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民承包了,他每年给我六千元,我估计他一年至少可以从我这里赚一万元,他还承包了其他好几个厂的地沟呢。


地沟油收去干吗?我问过,他说是去做肥皂,哈哈,谁信啊。这附近也没有肥皂厂啊。其实都是弄去重新提炼了,卖给炸油条、炸麻花的,你看附近有很多小食品厂。


还有些被卖给了小方便面厂,棕榈油是要进口的,大厂有进口渠道,小厂从哪里弄油?要么是通过大厂的熟人偷偷买点,要么就是买提炼出来的地沟油。棕榈油贵的七八千元一吨,便宜的四千多,地沟油就更省钱了。


那个农民两三天来拿一次地沟油,这不,今天早上8点钟,他就骑着三轮车来过,取走了三大桶地沟油,每桶有三十多斤呢。像他这样收地沟油的在这一带不少。


贾厂长说,这在业内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他在山西、山东还另外开了两家方便面厂,也分别有两条生产线,“也是依附在康师傅这样的大厂附近,所有的操作和这里一模一样。三处工厂,六条生产线,每天下来就是30多万包这样的方便面。”


方便面是薄利多销,贾厂长说,一包面只赚一两分钱,因此,小厂都竭力减压成本。他将我们带到了调料包仓库。


大厂有自己的调料包生产车间,我们这些小厂没有,都是从河南进货,一分钱一包。我告诉你,什么牛肉面、排骨汤面,吃起来是那个味道,其实都是假的,猫腻可多了。


河南一些调料包厂其实就是小作坊,车间就在农家小院里面,很隐蔽。环境呢比这里可就脏多了,那些洗蔬菜的水黑乎乎的,工人简单地把菜过一下水就算完事了。


这些蔬菜你没有看见,很多都是烂的,用的辣椒啊、姜片啊都是廉价买来的,有些都生霉了,但是这些东西放到油里炸过之后呢根本就看不出来。


调料包包装袋上说是不添加防腐剂和人工色素,其实做调料的哪有做到的?!去年不是曝光过嘛,河南有家调料厂,用过期的豆瓣酱生产调料,为了让过期的豆瓣酱达到诱人的颜色,厂里让工人加“日落黄”。


方便面的味道都在调料包上,我告诉你,我进的这些牛肉包里面根本没有牛肉,都是用香精调配出来的,有些聪明的厂家呢,也会在香精里加上那么一点点牛肉丁子蒙人。


还有,你看排骨汤,看上去很新鲜,其实他用老母猪肉、下脚料,甚至是死猪来熬油,你哪知道呢。


贾厂长的仓库内堆着数万袋这样的调料包,天气闷热,仓库内却没有任何冷藏措施。他说,“调料包上没有生产日期,有些已经变质了,但是仍被放进方便面袋内。反正从来没人来查过。”


当地人熟知小方便面厂的黑幕,因此,这些产品几乎都是销往别的地区,“我们生产方便面的人从不吃。还有个别厂帮人生产假冒三太子方便面、华龙面。”


丙毒争议,呼吁非油炸


贾厂长腹中无墨,因此,对我们提出的方便面中存在的丙烯酰胺的问题,他无从回答,他甚至不知道丙烯酰胺引发的争议眼下恰是食品界争议最为激烈的。


丙烯酰胺实为一种化学物质,它是生产聚丙烯酰胺的原料,可以用于污水净化等工业用途。2005年3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及联合国粮农组织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警告公众关注食品中的丙烯酰胺,呼吁采取措施减少食品中的丙烯酰胺含量。


这样做的依据是,淀粉类食品在高温(>120℃)烹调下容易产生丙烯酰胺。动物试验已经证明,丙烯酰胺是一种可能致癌物。职业接触人群的流行病学观察表明,长期低剂量接触丙烯酰胺出现嗜睡、情绪和记忆改变、幻觉和震颤等症状,伴随末梢神经病,比如手套样感觉、出汗和肌肉无力等。


我国卫生部食品污染物监测网检测结果也显示,薯类油炸食品中丙烯酰胺平均高出谷类油炸食品的4倍。为此,国家卫生部在4月13日发布了“建议全国消费者避免食用油炸薯片和油炸薯条”的公告。


业内有人将丙烯酰胺称为“丙毒”。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科教部副主任张京玉透露,卫生部的警告带来了薯片零售业绩的大幅下滑,前不久南方某知名薯片企业老总心急如焚找到他,说市场萎缩了70%,该企业几十条生产线几乎瘫痪,一开工就赔钱。


2005年发生的“苏丹红事件”和洋快餐“薯条丙毒风波”和其它食品安全事件在张京玉看来对中国食品安全是有转折意义的,人们由以往单纯地关注食品是否干净,开始延伸至对食品是否含有有害物质的关切。


人们很快注意到这样一条讯息,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研究所提供的资料显示,在监测的100余份样品中,丙烯酰胺含量较多的食品依次为:薯类油炸食品;谷物类油炸食品:油饼、油条、麻花、锅巴、经高温油炸的方便面等;谷物类烘烤食品:饼干、面包、曲奇、蝴蝶酥等;其他类:速溶咖啡、大麦茶、玉米茶等。


很快,人们热议起方便面中含有的丙毒问题。丙毒有致癌性,这已经定性,但究竟食用多少可以致癌,这尚未定量。


2005年9月6日,在中国第一大方便面生产地河南召开了第六届中国面制品产业大会。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胡小松教授在会上介绍,方便面中的丙烯酰胺含量很低,平均为78微克/千克,远远低于世界卫生组织每千克食物中不得超过1毫克的标准。


9月15日,记者北上中国农业大学,采访了该院的沈群教授,她表示了同样的观点,她介绍,他们曾检测了康师傅、华龙、统一三个品牌的6种产品,其中丙毒最高含量141.6微克每千克,相比之下,薯片的最高含量则是1250微克每千克。


“这是因为方便面经过油炸的时间短。”沈群说,她认为偶尔食用方便面并无大碍,丙毒千百年来一直存在于人类食品中,就连水中都有。


就在当天下午,另一名有着10年方便面生产经验并曾在国内多家知名方便面厂工作多年的陈先生对记者表示了另一种理解。他说:“专家都在回避一个话题,那就是如果长期食用含有丙毒的方便面,情形如何?我承认偶尔食用无碍,但如果毒性在体内日积月累呢?”


去年曾有媒体报道,因癌症死亡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消化系统癌症是年轻癌症患者的第一大杀手,胃癌、肠癌、食道癌,尤其是胃癌,发病率最高。该媒体报道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肿瘤科曾收治一个14岁的小女孩,她特别喜欢吃方便面,干吃、泡着吃、煮着吃……吃了近10年,后来,她胃经常痛,直到无法忍受才到医院来看,已是胃癌晚期了。


“当然,这并不能作为一个丙毒致癌的直接证据。对于丙烯酰胺对人体健康的具体影响还在研究,不过,必须引起重视。反正我自己是从不食用油炸方便面的。”陈先生说。


9月1日,卫生部表示,他们已采取措施,努力控制油炸食品中富含的丙烯酰胺对人类可能致癌的危害程度。卫生部已起草完成食品中丙烯酰胺检测方法的标准草案,正进一步征求专家意见。


沈群介绍,她检测的那6种产品中有一种是非油炸类方便面,“我们推荐非油炸。”沈群承认非油炸类方便面由于生产工艺不同,产生的丙毒微乎其微。


对此,陈先生透露,非油炸方便面技术出现已有4年,在欧美、日本、韩国等,非油炸类方便面已是主流,占据方便面市场60%的份额,但国内却迟迟不见声色。“据我所知,国内几个知名品牌都已具备非油炸类方便面的技术储备。”


“但油炸类目前是一个主流市场,谁都不想放弃,而去开发另一个陌生领域,毕竟推广一个全新的消费理念需要很大一笔资金,而且更换非油炸类生产线,耗资巨大。”陈先生说,一条非油炸流水线的成本少则1000万左右,小企业断然没能力开发非油炸类方便面,而大企业又舍不得成本,只有期望中型企业,它们要突破大企业的垄断,必须进行技术与产品的创新。


垃圾?营养?


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共计生产方便面480亿包,比2003年增长26%,平均每人消耗近40包。对于一些都市白领还有住校生而言,方便面几乎已经成为他们饮食结构中必备的一员,到超市采购生活用品时总会习惯性从购物架上拿几包方便面。而在旅途中、熬夜时,人们想要果腹,脑子中跳出来的第一个恐怕也是“方便面”。


当然,不少方便面的忠实食客都表示曾多少听到过“方便面是垃圾食品”的介绍,世界卫生组织经过3年的研究和“评选”,揭示出了十大“垃圾食品”——油炸食品、腌制食品、加工肉食、饼干、碳酸饮料、方便食品、罐头、果脯、冷冻甜品及烧烤食品。


方便面是“垃圾食品”还是“营养食品”,这在今年9月发生了一次观点的正面碰撞。


在丙烯酰胺之前,人们讨论较多的是,油炸方便面的高含油量问题,它的面块含油量是20%左右,为普通面条的30倍,这就意味着,一包方便面的含油足够一个人一天所需。并且,面身被大量油脂包裹,多食容易让人感到腹部饱胀不适,诱发胃肠道和肝胆疾病。


而经高温加热,食物中的许多营养素,如维B1、B2、维C等会遭受严重破坏,甚至消失,经常食用会导致营养不良。同时,调料包高盐、高钠、高味精也被指容易导致高血压和各种心血管疾病。一包方便面含盐就达6克,而我们每天食盐的摄取量是8克左右。


为此,有专家建议,最好少吃或不吃方便面,实在要吃,每周也不要超过两包。然而,9月份在郑州召开的主题为“从方便到营养”的第六届中国面制品产业大会上,与会专家却认为很多人把方便面与炸薯条、汉堡包一起归结为“垃圾食品”是一个误区。


有与会专家指出,方便面不仅不是“垃圾食品”,而且营养成分比较全面,人体所需要的6大营养素——水、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矿物质、维生素全都具备。总之,对于此前将方便面归于“垃圾食品”的种种理由,与会专家都做了一一辩驳,并指出“没有不合理的食品、只有不合理的膳食”,不能指望方便面能提供所有人们需要的营养。


对此,从北京的那位陈先生到张京玉副主任,都认为“甲醛”事件与“苏丹红”事件,促进了企业的危机公关意识。


“这次会议召开的时间很巧合。与会的是一些方便面企业还有他们专门请的一些专家,难免一言堂。”陈先生说,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产者,我自己都认为油炸方便面是垃圾食品。


“这些年总有一些学会、专家受利于企业,利用媒体为有争议的产品做招魂。”陈指责。他认为与油炸薯类食品相比,方便面更应引起重视。


“薯条、薯片主要消费市场在城市,城市人维权意识较强,因此对产品危害反应敏感。但是方便面,尤其是中低档方便面主要消费市场在农村,农民对产品危害不甚了解。”陈先生预计,非油炸方便面最终将成为城市市场主流,但油炸方便面不会淘汰,它们将转至农村市场。


以河南为例,那里已形成300多条方便面生产线,80亿包的年产量,这个数据意味着河南方便面产量稳居全国第一,但那里的产品大多销往农村,五角钱一包的低档方便面甚至脱销,农民成箱往家买,视为营养食品给孩子吃,或者作为时尚礼品送人。


“更应引起重视的是那些良莠不齐的小方便面厂,2000年方便面发展高峰时,河南、河北两地估计有四五百家小方便面厂,现在至少也有上百家,它们的产品需要严格监管。”陈先生提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