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暗涌

xuxu落 收藏 0 37

乔阳:

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中那样美好。

C

20050609


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已是深夜,我惊喜于再次从电脑屏幕上看到她的名字,于是我起身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再顺便关掉卧室里的灯。

我是乔阳,默默无闻地生活在这个繁华城市的一角。我在郊外租一套公寓,每天乘公车上班,没事的时候去见我的朋友斯坦。我们整夜整夜地喝酒聊天,只是每次酒醒后我都会忘记自己到底说过些什么。

斯坦偶尔来我家,他长得异常漂亮。斯坦的女友长他五岁,在市中心经营一家酒吧。酒吧经过几次装修后改名为耀颜。

与斯坦女友见面是在一个冬季的夜晚,我在离家不远的车站坐上最后一班公交车,路途颠簸,昏昏欲睡。斯坦在车站接到我,我们一边谈论路边漂亮的女孩子,一边抽着烟。斯坦说你看这么多美好的事物,属于自己的又有多少?

耀颜是个很精致的地方,那女子花很多心思来打理那里。而对于那个女子,斯坦只是向我做了一次并不正式的介绍。

回家后想起竟觉得有些许兴奋,于是打开电脑胡乱浏览一些东西。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频繁的收到一个署名为C的女子的来信。


乔阳:

我喜欢你埋着头,头发低垂下来的样子。

C

20040907


我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知我的油箱地址,也无法确定她的身份。刚开始并未注意,只是后来经常都可以收到她的信,印象深刻。

我在八岁那年与斯坦相识,我们的感情大概就是从那时的打打闹闹中开始。男孩子之间的感情异常牢固,虽说常有不大不小的争吵,但事后很快就会归于平静。这其中大部分的原因应该与我们两人的性格有关。斯坦说他不喜欢他的生活有任何改变,所以打死也不会放手。不会放手的当然包括我。

后来我考到北方念大学,斯坦却因为落榜而继续留在南方那座炎热的城市。斯坦在那四年里很少与我见面,又或许是他在逃避与我见面。我们交谈的次数屈指可数。斯坦是自尊心极强的人,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只好同他一起伪装。而那个女子恐怕就是在斯坦最潦困的时候走进他生活的吧。

我曾经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遇到她。明亮的灯光下终于看清她的模样,齐肩的褐色长发,略带惊异的眼神和不自然摆放在胸前的双手。她只是略微对我点点头然后走开,偶然间看见她颈上戴着的珍珠项链,大小不均的珍珠串成一线。那是斯坦的母亲在他二十岁时给他的礼物,其中塞满了太多的家庭沉淀。

斯坦的父母在他二十岁那年协议离婚,等到孩子长这么大再分开的父母实属不多,但这的确是个事实。这对于斯坦来说是场灾难性的毁灭。我也是在很久以后的某个夜晚听斯坦谈起,斯坦说他其实是他母亲与另一名男子所生。

那个男人叫林斯坦,斯坦的母亲在那个男人走后的一年里独自生下孩子,独自寻找一个急于结婚的斯姓男子。谁都不知道那个叫作林斯坦的男人当年离开后去了哪里,连斯坦也不清楚他母亲曾经那段波澜起伏的爱情。她不说,斯坦也不问。这个难以启齿的问题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隐藏在一个女人略带悲伤的脸上。

有些事情发生了等于没发生,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再没有想起来的必要。我忘记是在哪里看到这句话,我发现那些刻骨铭心的事不是忘不掉,而是你自己不想忘。而有的事情越是谈论便会离它越远,给彼此留一点空间或许会变得近些。

斯坦来我家的时候我正在清理油箱里铺天盖地飞来的广告,并且发现C发来的邮件已经占据了整个电脑屏幕。我看的同时,斯坦在旁边摆弄放在床上的一大堆杂乱的CD。


乔阳:

我在书上看到有句话。它说你所有的你的那些波涛和巨浪都随你而去了。

C

20041017


乔阳:

人不能违背的其实是自己。

C

20041027


乔阳:

我常常在一个人走路的时候想起你。

C

20041102


乔阳:

我似乎太突兀了。我不知道对于我,你是否讨厌。

C

20041112


斯坦随意拿了一张CD塞进电脑。自动播放,声音属于王菲,她唱什么我都有预感。

什么我都有预感。

斯坦离开过一段时间,他无意间听到他母亲提起林斯坦在离开后曾寄回一封信,信的内容不得而知。邮戳上的地址是在北京一个叫作什刹海的地方。于是斯坦决定去寻找林斯坦。

在那段时间里,我几乎每个晚上都去耀颜等斯坦。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终于知道那个女子的名字。那天她主动与我说话,她说我叫夏辰,我想知道斯坦是不是不会回来了。

不知道是多久以后,我接到斯坦的电话,他说北京正在下雪。我听到他用微微发颤的声音向我描述他在北京的日日夜夜。我轻轻挂上电话找到夏辰,告诉她斯坦马上就要回来了。她抱住我笑得异常开心。

斯坦回来后我的生活又恢复像往常一样,每天按时工作,没事的时候去找斯坦。在他面前我也会经常性的提起夏辰,斯坦对此并未在意,似乎是早已知道会这样。

斯坦在北京一直寻找林斯坦,他非常渴望知道林斯坦与他母亲之间的事。但是林斯坦这三个字就像被北京的大雪埋葬一般,没有任何存在的迹象。我突然想起C曾经说有些事情我们是不该知道,也是不允许知道的。她还给我讲过关于万劫不复的故事。

我在斯坦回来后开始给C回信,从第一封开始,但并未问过她是谁,这对于我并不重要。我想象她应该很美好,应该是像夏辰那样,温和且沉静。

斯坦真正离开这里是在炎热的七月,阳光毒得让人掉眼泪。我知道他放不下那个曾抛弃他,叫作林斯坦的男人。我想大概除了我,没人明白。

斯坦与夏辰也不了了之,他走之前曾告诉我也许夏辰现在爱的人不是他而是我。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并不好笑的玩笑。

斯坦走后的第二天夏辰来找过我并央求我告诉她斯坦是否还会回来,这是她第二次问我,只是我并没有像前一次那样沉默不语,我说斯坦永远也不会回来。

这个城市夏季异常炎热,终年不会下雪,于是我决定去北京。我在那个七月辞去了以前的工作并给公寓办好了退租手续,在家清理电脑时发现有封信被我遗忘在油箱里。我还是在看信的同时把CD塞进电脑里,依然是〈暗涌〉,属于王菲,略带寂寞和空灵的声音。


乔阳:

我以为你会知道夏辰一直在爱你,而你却不愿意为她留在这里。

C

20050728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什么我都有预感。

---〈暗涌〉


本文内容于 2007-5-18 19:40:06 被xuxu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