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郡主传7

上回说道,化血成碧将军也不好在谦让,纵马赶来,左手拿着弯弓,右手搭上燕尾箭,拽得满满地,望Patlabe后心飕地一箭。Patlabe听得背后弓弦响动,霍地一闪,来个镫里藏身,那枝箭早射个空,全场一阵的喝彩声。化血成碧将军见一箭射不着,却有些慌了,心想,今天莫不是碰上对手了?想到这里化血成碧将军再去壶中急取第二枝箭来,搭上了弓弦,将弓拽得满满的,瞄准了Patlabe,望后心再射一箭。箭似流星,Patlabe听得第二枝箭来。这次却不去镫里藏身∶那枝箭风也似来,Patlabe那时也取弓在手,用弓梢只一拨,那枝箭滴溜溜拨下草地里去了,全场又是一阵的喝彩声。化血成碧将军见第二枝箭又射不着,心里越是发慌。Patlabe的马早跑到教场尽头;霍地把马一兜,那马便转身望正东上走回来。Patlabe也把马一带,那马也跑向正东,就势里赶将过来。去那绿茸茸芳草地上,八个马蹄翻盏,一前一后,马快箭更疾转瞬间化血成碧将军再取第三枝箭搭在弓弦上,扣得满满地,尽平生气力,眼睁睁地看着Patlabe后心窝上只一箭射将来。Patlabe听得弓弦响,纽回身,就鞍上把那枝箭接在手里,便纵马入观演台前,撇下的箭,来见小郡主。

小郡主大喜,随后便传下号令道:“化血成碧将军和Patlabe将军比试弓箭结束,Patlabe将军的武功高强,可为大用。”

这时亲卫队长上前躬身施礼道:“启禀郡主殿下,Patlabe将军的箭术大家都还没看到,只是躲过了化学成碧将军的三箭而以,属下建议继续得比试完,也好叫众位将军信服。”

小郡主听到这里点头道:“亲卫队长言之有理,那就继续得比试。Patlabe将军也射化血成碧将军三箭。”

这时将台上又把青旗麾动,随之而来的是三通鼓响。大家都明白,这是给两位将军擂鼓助威••••••

Patlabe将军领命回到校场中间,双手抱拳,算是施礼,高声道:“化血成碧将军在下得罪了。”

化血成碧将军也还礼道:“将军尽管的射来,在下领教了。” 说完化血成碧将军赶忙撇下了弓箭,拿起了防护牌在手,拍马望南而走。只见Patlabe将军在马上把腰只一纵,两脚轻磕马肚,那马一声长嘶,翻蹄亮掌,在后飞快的追赶。只见Patlabe将军边跑边取出弯弓,先把弓虚虚一扯,化血成碧将军虽然骑马在前面跑,可是耳朵确是时刻的注意脑后的声音。猛听得脑后弓弦响动,急忙扭转身来,便把防护牌来迎,却接了个空,原来只听响声,不见弓箭。化血成碧将军暗地寻思道:“莫非Patlabe将军只会使枪,不会射箭吗。要是这样,等他第二枝箭再虚诈时,我便喝住了他,便算我赢了。”想到这里看看自己的马早到教场南尽头,便拨马转往观演台而来。

Patlabe将军的马见化血成碧将军的马跑向观演台,那马也便回身紧紧的追赶。Patlabe将军边跑边取出第二只箭来,搭在弓弦上,心里想道:“我若射中他的后心窝,必然要伤了化血成碧将军的性命,我和化血成碧将军又没冤仇,不如这样吧•••••••”

就之见Patlabe将军左手如托泰山,右手如包婴孩;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说时迟,那时快;一箭射出。不等结果,随势身体往后一仰,伸出右脚,踹住弯弓,右手搭上雕翎箭,弓弦一响,第三只箭紧随其后•••••••

化血成碧将军听得脑后又有响动,急忙再次回身,举起防护牌遮掩,这次倒是接个正中。没想到第三只箭应声而到,正中马的身上,那匹马顿时疼得晞溜长叫,前蹄扬起,把个化血成碧将军掀下马来。战马随后落荒而逃•••••••

化血成碧将军被摔得鼻青脸肿,满脸是土。Patlabe赶忙带马来到近前,翻身下马搀扶化血成碧将军,口中连连说道:“末将罪该万死,请将军责罚。”

化血成碧将军却道:“将军休的担惊,我不是小气之人,郡主府能得到将军这样的人才,实是幸事。”

Patlabe将军道:“将军大人大量,小将佩服,等比武过后定当到府上请罪。”

化血成碧将军摇头道:“本将还要感谢将军手下留情,换做敌人,恐怕是早已箭下身亡啦。请将军继续得比过,本将失陪了。”说完早有军兵跑过来,搀扶化血成碧将军,赶往军医处••••••暂且不提。

再说Patlabe将军心道:“等到比武结束,亲自到化血成碧将军府邸负荆请罪吧,现在还是全力的比武要紧。”想到这里,回身上马,来到观演台前,下了战马便向观演台上来回复郡主旨意。

小郡主大喜,叫军政司便呈文案来,就要提笔写下委任状,就在这时从观演台前又闪出一人来,就见来人高声叫道:“郡主妹妹且慢,哥哥我要亲自的领教一下Patlabe将军的武艺,如能胜过我手中的大刀,再加封不迟。”众将一看是郡主的干哥哥郡主府二品三公级车骑将军ok刘邦。大家心里明白,连郡主也要给这位干哥哥的面子,看来又有热闹看了,众将拭目以待••••••

待续中


本文内容于 2007-5-18 16:49:16 被小雨滴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