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非人遐思

汉尼拔三世 收藏 8 26

去年的今天去哪儿了干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游丝般的侵扰折断了安详的日子生活啊生活你这迷人的家伙我双眼噙着泪水请求你永远和我好永远别把我遗弃大家都说我今天有些异样有些发神经于是我冲着海发出一声粗声粗气的叹息——哎,真肤浅




往昔激情业已随着陈晓旭盍然长逝而烟消云散。原本的信誓旦旦,在这种落寞与困顿中消失怠尽:所谓豪气干云,都回复死寂。四下里静得恼人,无声得可怕。


而今的窗外,不再有本就少有的鸟的轻音乐伴奏,更多的是一份似城非城的不伦不类的鱼龙混杂的气息;屋子也不再窗明几净,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压抑沉闷得令人无法喘息的牢笼;窗内千秋也不再是那熟知的身影、动人的乐音和那份心神交汇的默契与会心……这一切只因为,不再有你——虽然不是记忆的唯一,却一定是最能激荡我心涟漪的独有。


然。

未知今日。


“您”


是否还是那身天使般的束装,暗红?幽蓝?浅绿?


是否依旧为《海的女儿》伤逝落泪,掬起《边城》黯然神伤?


是否依然哼着那首忧郁多情的《千色》?


是否正打开《飞鸟集》、《双城记》、《红楼梦》,品味那妩媚的多情,感知那高尚的浪漫,咀嚼那睿智的深刻?


是否正听任咖啡的悠闲、百花的芬芳、人间的真爱在嘴边、身旁、心里肆虐?


……


是否正与我一起面对已逝韶华——曾经的一个招手,一次回眸,一名狂言泛滥的小生,一位轻柔细腻的女子,一曲粗糙的吟唱,一片明净如水的小花瓣,一轮吃尽苦头的争论,一回振奋人心的宣誓——回味无穷


在这所有一切全部的冥想之中,我——女王的卑微的花匠可有一方寸之地休憩。





本文内容于 2007-6-3 17:06:49 被汉尼拔三世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