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回国 第六节 中国大使馆

北宋杨六郎 收藏 26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在小楼的左面三十米的灌木丛中蹲着一个满脸胡子的日本特工,他头上滑稽的带着一顶与他脑袋不匹配的帽子,帽子实在是太大了,王辉痛心疾首的替他说到,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这个特工的脑袋与躯体的联系切断了一半,他把帽子戴到自己头上,这个帽檐都快到他眉毛处了,他把满脸胡子特工的衣服脱了下来,穿到了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在小楼的左面三十米的灌木丛中蹲着一个满脸胡子的日本特工,他头上滑稽的带着一顶与他脑袋不匹配的帽子,帽子实在是太大了,王辉痛心疾首的替他说到,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这个特工的脑袋与躯体的联系切断了一半,他把帽子戴到自己头上,这个帽檐都快到他眉毛处了,他把满脸胡子特工的衣服脱了下来,穿到了自己的身上。

最后一个日本特工正靠在一个灯柱上,他百无聊赖的把一只香烟送到了嘴边,低头点燃香烟,长长的吐出了一个烟圈,抬头的时候看到本来应该蹲在灌木丛中的小野低着头向他走来,“这个混蛋,今天又忘带打火机了吗?”他把手伸进了口袋,摸索起刚才还用过的火机。同时压低声音说道:“小野,你这个粗心的家伙。”当小野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这个特工才吃惊的发现,这个人虽然穿着小野的衣服,但身高个头都和小野大相径庭,他刚要问问这个人是谁,就见王辉左腿飞速的顶在了特工心口,一只手同时捂住了特工的嘴巴,另一只手把反射灯光的匕首刺进了惊慌的睁大了眼睛的特工腹部,一下两下,王辉还不忘在特工耳边说到:“我不叫小野,我叫中国人。”日本特工垂下了头。

王辉在特工的衣服上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迹,将特工的尸体拖到了黑烟的角落,轻蔑的把小野的外衣和帽子丢到了特工的尸体上:“在地域别再认错人了。”“漂亮。”哈恩站在他的身后拍手叫好。“等我夺回皮包,你再夸奖我吧。”王辉没有回头。

卧室内,松井和花子高潮过后瘫软在榻榻米上,松井拍拍花子的屁股“喂,先去洗洗,我随后就来。”花子乏力的爬了起来,衣服也没穿走进了卫生间,松井色迷迷的眼睛一路跟随花子丰满的身体直到花子消失在卫生间。

松井出于多年特工工作的直觉,突然走到敞开的床前,扫了一眼楼下的动静,他发现他安排在路边电灯柱下的一个特工不见了,出于职业的敏感型,他知道一定出事了,刚要回身到枕头下拿枪,一个黑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花子在卫生间内唱着日本民歌冲洗着被松井粘液弄脏的身体,回想着平田的暧昧目光,身体被微热的清水冲击着,感到了无比的舒适。她看着镜子中反射的自己身体,已经三十多岁的女人了,却还可以和那些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一争高下,她的心情愈加的愉快,哼的歌曲愈加的流畅。她关上了莲蓬头,发现毛巾架上并没有毛巾的踪影,她想起来了,是刚才松井把毛巾垫到了她的身体下面,她推开卫生间的门,探出头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松井君,你把毛。。。”余下的话就变成了一声恐惧的尖叫,因为松井君的脑袋正摆在酒桌上面,睁得老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花子,旁边插着一把沾满鲜血的匕首。

王辉把皮包拎下公寓,上了轿车,急忙输入密码,打开后发现东西全部都在,哈恩在旁边说:“感谢上帝,你险些害了我的祖国。”王辉叫道:“别吵,事情还没有结束,我们还很危险,现在我必须马上去中国大使馆。”哈恩向后备箱努了努嘴:“让他带我们去呀。”

朴正日又一次被拎出了后备箱,那个瘟神恶狠狠地用一支手枪抽着自己的脸颊,朴正日用流利的汉语说:“我都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千万不要杀我呀。”瘟神笑了笑试图缓和气氛:“我不杀你,我现在需要马上到中国大使馆。你认不认识路亚?”朴正日急忙如小鸡叨米一样的点头,瘟神放缓了语气:“你放心,只要你把我们带到了中国大使馆,我一定放你回去。”朴正日一愣“我们?”还有别人吗?瘟神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笑道:“是呀,他就在你旁边呀。”朴正日马上昏了过去。

“看,你把他吓昏了,谁带我们去大使馆?”哈恩埋怨王辉,王辉哭笑不得这个朝鲜人胆子这么小,怎么干特工亚!他照着朴正日的嘴巴左右开弓,连扇了二十多下,才听到楼上楼下同时响起了惊叫声,不过楼下的这个小得多了,朴正日惊叫的原因是他的嘴巴已经肿了,几颗牙在里面来回晃荡,瘟神在一次问他:“你到底带不带我去?”朴正日赶忙坐了起来,“去去。”又小声问瘟神,“我能不能问一下,花子小姐在楼上尖叫是为了什么?”瘟神诡异的说道:“她尖叫的原因是看到了你杀死了松井。”“什么?这不可能?”“很可能亚,你知道你的匕首哪里去了,它正在松井的脑袋旁边和他聊天,如果日本特务部门再知道你活着,他们会怎么想,会相信这些人都不是你杀的吗?现在你马上开车送我到中国大使馆,我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办?”

朴正日无可奈何的驾驶着轿车离开了松井的巢穴,向着中国驻伦敦大使馆驶去。

一个小时以后,王辉已经站在了灯火通明的中国大使馆门口,他望着门口旗杆上那随着微风轻轻飘扬的国旗,心中百感交集。他详细问过被逼得只好与他合作的朴正日,潜伏在中国大使馆的奸细是谁?朴正日只知道这个内线平日和松井或者平田单线联系,只有这个内线认识他们,而他不认识内线。王辉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因为朴正日并不是地地道道的日本特工,而且天亮后,日本特务机关就会全世界追杀他,如果没有王辉和中国政府的保护,朴正日早晚是死路一条。王辉让朴正日不要露面,给王辉留一个他的藏身地址,让朴正日暂时躲在哪里,等他通知他什么时间出来。朴正日现在是走投无路了,一切只能听从王辉的安排了。

真正的陆军武官庄海龙此时正在大使办公室被大使严厉训斥,在平田接走王辉后才到达码头,因为大使秘书吴伟伟通知他,王辉搭乘的大西洋之星会在下午两点到达,结果庄海龙在码头上等了2个多小时,也没有等到王辉,一打听才知道中午十二点“大西洋之星”就已经靠岸了。他就知道坏了,王辉一定是出事了,但是王辉的失踪是和哪国的情报机构有关,他却心里没数,等他回到大使馆找到秘书吴伟伟对峙的时候,吴伟伟居然出示了一份备忘录证明他告诉庄海龙“大西洋之星”号是在中午十二点到达,有了这份备忘录,庄海龙是百口莫辩,哑口无言,只好将打落的牙齿吞到肚子里,但他确实听到的是邮轮下午两点到达,这对于负责情报工作的他来说,绝对不会听错,他感到有点蹊跷,还没等他想明白,大使就把他召进了办公室,整整批了他三个小时,那真是狗血淋头,什么难听大使骂什么,什么侮辱人,大使说什么,庄海龙心里委屈,但什么也不能会说亚,只好站直了身子,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听大使的训斥。心里边把这些话原原本本的送给了吴伟伟。

一个卫兵跑了进来,报告大使王辉上尉自己来了。

正在畅快淋漓的训斥,实际就是责骂庄海龙上尉的大使愕然的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庄海龙也欣喜地给大使敬了个礼,也没再看大使的脸色,急忙跑出了大使办公室,迎面和吴伟伟撞了个满怀,把吴伟伟的东西撞撒了一地。满肚子怨气的庄海龙也没跟吴伟伟道个歉,也没帮他拾东西,跳过吴伟伟的文件,向着门口跑去,跑到了门口他才想起来,忘了问卫兵,王辉现在在什么地方?他在门口看了一圈,才看到在警卫办公室站着一位身材欣长,相貌俊朗的年轻上尉,王辉上了邮轮就换下了德国军装,穿上了国军军装,虽然德国军装更能衬托出王辉的英武洒脱,但是这套国军军装倒也显得王辉仪表堂堂,威风凛凛。

庄海龙冲进了警卫室,把王辉吓了一跳,庄海龙也没有自我介绍,上前抱住了王辉的肩膀:“我的大爷呀,你是王辉吧?”王辉点了点头,庄海龙泪水都流出来了,“我的大爷呀,你可算回来了,要是你出了什么问题,我可就没有什么前途可言了。”王辉也没有心思听他唠叨:“我需要马上面见大使,我有很重要的情报要向大使汇报。”

平田郁闷的从松井的巢穴出来后,被花子挑逗起来的欲望久久难以平息,他驱车来到伦敦有名的红灯区,刚停下车,一个非洲女孩就走了过来,平田骂了一句,让她走开。他挑选了一个身体肉感十足西班牙女人带回了自己租住的公寓,推开了自己的房门,一股酸臭扑面传来,西班牙妓女夸张的捂住了鼻子,平田把她推进自己的房间,用脚带上了门,他从口袋中掏出几张英镑塞到了妓女的胸罩中,让妓女快去洗澡,自己把床上沾满老鼠粪便的食品逗到地板上,整理了一下床铺,挥手打飞一只硕大的蟑螂,仰面朝天躺在了床上。自从他的妻子在一次火车事故中死亡之后,不管是在东京还是在伦敦,或者是在东北,平田都过着这种邋遢肮脏的生活,有时候松井都能闻出他衣服上的酸臭味逼着他去洗澡洗衣服。

西班牙妓女光着身子推开了洗手间的门,用西班牙语冲着平田喊着什么,平田知道,他的洗手间比卧室还要肮脏,有什么关系,反正有钱就是上帝,就算是让她在垃圾堆里和平田干,这个女人也会答应的。平田又从床头橱里摸出了两张面值为十英镑的钞票,丢到了西班牙女人的脸上,这个西班牙很快就忘记了这里是个不折不扣的垃圾堆的事实,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妓女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当中。

平田正沉浸在西班牙女人肉感十足的身体带来的快感的时候,不知趣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平田示意西班牙女人不要停,一边抓起电话,一边开始了最后的冲刺,花子充满恐惧的声音使得平田不得不停止了冲刺,他丧气的从西班牙女人肉感的身体里退了出来,捂住了话筒,让西班牙女人滚蛋。花子在电话里面歇斯底里的大叫着,平田根本听不清楚她喊得什么东西,他只听清松井被杀,这让他清醒了很多,他告诉花子,他马上就过去。

平田感到今天所有的事情都不顺利,皮箱没有打开,找个妓女最后也没有尽兴,现在连松井也死了,他的心情十分沮丧,他把轿车开的飞快,晚间的凉风令他昏昏沉沉的脑袋清醒了很多。平田首先跑到了郊外的秘密地点,果然不出他的预料,留守的三个特工死了两个,还有一个朝鲜人失踪了。当平田到达花子公寓的时候,发现许多英国警察已经提前到达了,他急忙把车停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把手枪掖进车座下面,走向了公寓,一个警察拦住了他,平田出示了日本代办处的证件,表示自己是日本代办处的官员,楼上的女人是日本国侨民,他们有权利来保护日本国民。警察仔细看了看证件,放他上楼了。

平田一上楼也被松井的人头吓了一跳,许多警察还在进行采样和调查,花子坐在床上,看到平田后激动地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平田的怀中。平田一边享受着怀内的温软肉体,一边快速的用眼睛寻找那个皮箱,但是他根本没有见到这个皮箱,但是他看见了杀死松井的那把匕首,他认出来了,那正是那个失踪的朝鲜人的匕首。当地的警察局长看到平田的到来,示意部下继续工作,他走到了平田的面前。平田自我介绍是日本代办处的二等秘书,花子是日本国民,他是来保护花子的。警察局长告诉平田这里今晚一共死了四名日本人,而且这些人都携带了武器,这是大英帝国法律所不允许的,他可以带走花子,但是花子必须随时听候英国警察局的闻讯和调查。平田对此表示了感谢。

平田把几乎精神崩溃的花子带到了一个旅馆,他也知道自己的家实在是太脏了,当他把花子安置好了以后,看着花子美丽的面孔和丰满的身体,他刚才压抑下去的欲望又膨胀了起来。在花子身上发泄了刚才没有发泄的欲望之后,平田仔细的考虑起整件事情。一是,中国人自己挣脱了绳索,杀死了三名训练有素的特工,然后到了松井的公寓,杀死了包括松井在内的四名特工,虽然松井等人的尸体他没有仔细检查,但是另外两名特工的尸体他检查过了,吃惊的发现他们都是被武功高强的人瞬间杀死的,可以肯定这个杀死他们的人受过了严格的训练,而且,松井手下的人也都不是饭桶,能够全部杀死他们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一个疑问是这个中国人怎么知道松井租住得公寓的?二是,那个朝鲜人出卖了他们,伙同中国人一起杀死了包括松井在内的六名特工,这样一来,中国人知道松井公寓的疑团就迎刃而解了,而且那把杀死松井的匕首充分说明了问题。三是,中国大使馆知道了他们绑架了这个中国人,暗中救出了那个中国上尉,并杀死了松井等人报复,如果是这样,他的家就非常的危险,肯定不能再回去了。想到这里,平田下了决心,搬到日本代办处去居住,虽然要看代办的臭脸,总比让法医鉴定自己尸体要好多了。平田翻了个身,从后面抱住了花子丰满的肉体,一股新的欲望再度升腾上来。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