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回国 第五节 伦敦惊梦

北宋杨六郎 收藏 27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让王辉感到苦恼的是,他不会说英语,而英国人不懂德语,也不懂汉语,他拿出了中华民国护照和军官证,想问一问码头上的工人知不知道中国驻伦敦大使馆在什么位置,但人家根本听不懂他说的什么意思。他提着那宝贵的皮包在码头上来回转了好几圈,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记下中国驻伦敦大使馆的电话。

峰回路转的是一辆悬挂着青天白日国旗的外交牌照轿车径直向他行驶了过来,王辉那个高兴,大使馆居然派专车前来接他了。

一个身穿便衣的青年男子走下了轿车,他摘下了礼帽,抢前一步握住了王辉的手,自我介绍:“我是使馆陆军武官庄海龙,这个是我的证件,我是奉大使之命专程来迎接你的。”见到了祖国的亲人,王辉激动地放下了皮箱,紧紧地握住了庄海龙的手,“上车吧,大使正在等待见你。”

坐上大使馆的轿车后,王辉急切得询问海龙号的启航时间,“我们这就去见大使,请问海龙号什么时候启程。”庄海龙专心致志的驾驶着车辆:“海龙号还在装运一些物资,估计要后天才能启航。”“这样呀,我现在真的是归心似箭亚。”“离大使馆还有一段距离,你如果想睡一下,旁边有枕头。”王辉其实还真的有一点疲倦,因为他这些天吃不好睡不好,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现在已经上了自己大使馆的车辆,他绷紧的神经有了放松,瞌睡虫及时地跳了出来,让王辉的脑袋刚刚挨上枕头就睡了过去。庄海龙从后视镜中看见王辉熟睡后,嘴角流露出了一种异样的笑容。

当王辉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一个又脏又臭的草席上面,双手还被反绑在了身后,王辉的脑子嗡的炸开了,这是怎么回事?“老大,你别这么用脑子,要知道这个脑子现在我也有份。”王辉这才发现一个半透明的影子似的人站在他的旁边,居然是哈恩,他怎么可以出来了,王辉刚想到这里,哈恩骂道:“出来个屁,我现在不过是你大脑折射的图像,其实我是在你的脑子里面和你说话,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一惊一乍,差点让我魂飞魄散,我们伟大的德国还需要我去拯救呢!”王辉道:“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我为什么会被绑在这里?”哈恩洋洋得意的说:“在你大意的睡着的时候,我哈恩,德国最伟大的战士可没有睡觉,我全都听见了,这个庄海龙根本不是真正的庄海龙,他是日本驻大英帝国代办处二等秘书,实际身份是情报省驻英国特务头子松井一浪的助手平田古夫上尉,我拯救德国的皮箱已经被平田古夫带回了日本代办处,他们打算打开皮箱看看里面的情报价值再决定是否留你一条活命。如果你不赶快想办法脱身,我们的皮箱很有可能被日本人强行打开而炸毁。”王辉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整个中国的命运全都寄托在那只皮箱中,自己怎么这么大意,就中了日本特工的圈套,王辉急得想用拳头打头,可惜双手被反绑着动都动不了。哈恩叹了一口气,“我看德国的命运是完了,我白白浪费了自己的身体。”王辉冷笑了一声:“那可未必,你睁大眼睛看着。”奇迹发生了,只见王辉身子抖了几下,双手自动从绳套中松脱了出来,哈恩惊得目瞪口呆:“这个难道就是所谓的奇迹。”“奇迹你个头呀,这叫缩骨功。”王辉笑话哈恩的孤陋寡闻。哈恩红了脸道:“在旁边的屋子里有三个日本特工,你尽快解决他们,赶到日本代办处,夺回皮包。”王辉点点头:“我会的,你不要老是提醒我该干什么,我也是个军人。”哈恩抿着嘴偷偷笑着:“还军人呢,要不是我,你早被日本人干掉了。快去吧。”

王辉活动了一下筋骨,慢慢摸出这个房间,偷偷观察了一下隔壁房间的摆设和人员的分布,就看见三个日本特工有两个正在喝着日本米酒,有一个靠在床上打着瞌睡,王辉打定了主意,准备先对付喝酒的两个,然后干掉床上的那个家伙,刚要蹿出去动手,哈恩喊了一句:“慢着,你打算把他们全都弄死,不行,你需要一个人带你到代办处,要不然你知道代办处在哪里?”王辉给哈恩数了个大拇指:“你还真行。”哈恩嘟囔:“我没有告诉你吗,我可是在东线和俄国人打了四年的老兵了。”王辉说:“行了,老兵,你就看好吧。”

王辉一个健步跳到了饭桌面前,没等喝酒的两个特工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已经用手把一个特工的脑袋按到了热气腾腾的火锅里面,回手一个肘击就死死的顶住了另一个惊得不知所措的特工的咽喉,这个特工被顶的直翻白眼,眼看就没气了。哈恩又一次提醒王辉“床上的那个混蛋要拿枪。”王辉顾不上顶死这个特工,疾步来到床前,劈掌打在床上的特工耳根,这个特工两眼一翻昏了过去。脑袋在滚水里面烫掉了皮的日本特工鬼哭神嚎的叫了起来,声音那个大,还真是挺像猪叫得。另一个特工也缓过气来了,抄起一把椅子向王辉后脑砸去,王辉听风辨位,迅速向左面一躲,椅子带着风声擦肩而过,咔嚓在地板上打得粉碎,王辉没等这个特工反应过来,已经一个箭步到了特工身前,丹田一运气,双拳大力击出,就见这个特工被打出了一米多远,撞到了大衣橱中两腿一蹬,死了。另外那个猪叫得特工知道事情不好,但自己什么也看不见,在屋子里乱跑起来,一头撞到墙上,扑倒在地。王辉也没有留他一条狗命,一个膝顶,喀吧一声,折断了这头日本猪的脖子。哈恩看见王辉的这一套干净利落的功夫,也十分赞赏:“不错呀,要是我们的侦查连都有你这样的本事,相信可以从俄国人那里弄到更多的情报。”

王辉生怕刚才的猪叫把警察招来,暴露他的秘密,他伸头向窗外一看,这是一栋孤立的分歧楼房,周围一点灯光都没有,看来是到了郊区。王辉把那个昏迷的特工从床上拖起来,让他在一把椅子上坐好,找了一杯水泼到了他的脸上。这个特工打了个冷战,醒了过来,刚一看到王辉就用汉语说到:“不要杀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王辉迷惑的问道:“你是中国人?”这个特工摇摇头:“我是日本人,不过我长期在中国活动,所以知道一些中国话。”王辉给他看了看手中的日本手枪,就是刚才这个特工准备摸出来的,“千万不要做傻事亚。我想你脑袋上多一个窟窿我会觉得你更好看一些。”这个特工哭丧着脸说:“你觉得好看,我就死了,你问吧,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告诉你。”王辉说:“你们日本人不是很顽强吗?你叫什么名字?”这个特工说:“其实我不是真正的日本人,我们是朝鲜人,我叫朴正日。”王辉知道朝鲜被日本占领后,许多朝鲜人被迫加入了日本军队充当炮灰。“朝鲜人,好了,我没有时间和你废话,我问你,松井一郎和平田古夫是怎么知道我今天要来伦敦的,他们又是从哪里搞到的中国外交车辆和证件?”朴正日为了活命倾囊而出:“昨天中午,从你们中国大使馆有人给松井一郎送来了情报,说你今天中午乘坐‘大西洋之星’号到达,所以平田古夫就想出了这一招,冒充真正的庄海龙来迷惑你,趁机绑架了你。”“又是该死的汉奸。”王辉狠狠地说到,哈恩在他身后讥笑道:“我们大德意志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叛徒,你们中国人真是的。”王辉没有反击他,因为他说的有道理。

王辉把朴正日拽上了他们藏在楼后的一辆轿车,他告诉朴正日:“如果你打算活命,那你就带领我到松井一郎的藏身地方,只要我拿回我的东西,我就饶你一命。”朴正日知道此时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不听话马上就会没命,枪在王辉的手上,格斗又不是王辉的对手,他叹了一口气听天由命了。

松井一郎并没有藏在日本代办处,而是在当地租了一套公寓,由当地的潜伏特工山田花子居住,掩饰松井一郎这个特工巢穴的秘密,松井一郎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在这个公寓策划出来的。

在一张放在榻榻米上的小酒桌后,几个清酒的瓶子东倒西歪,松井一郎放开了搂住花子肩膀的左手,将另一只手从花子丰满的胸脯上缩了回来,平田古夫用若无其事的表情将那只皮箱推到了松井的面前,“平田君,你又一次为大日本帝国立下了功勋,祝贺你呀。”平田古夫规规矩矩的还礼:“这没什么,少佐阁下,为大日本帝国尽力士我们军人的天职,这个皮箱我已经研究过了,它装有密码装置,如果没有正确的密码冒然打开它,很可能毁坏里面的文件。”松井急着在花子的身上发泄酝酿已久的兽欲,他不耐烦地打断了平田的话:“有密码,那明天我拿到代办处,让帝国的专业人员打开就可以了,平田君,今天你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是,少佐阁下,我先回去了,不打扰你的休息了。”他不易察觉的和花子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起身出了房间。

松井猴急得把手再一次伸进了花子的衣服,在那波澜起伏的身体上任意的抚摸着,花子也随着他的手发出诱人的呻吟声,松井猛地把花子推倒在榻榻米上,双手一用力,把花子身上的和服扒掉,喊了一句:“天皇万岁”,刺进了花子的身体,一遍一遍的碾压着花子。

在这对狗男女荒诞作乐得时候,朴正日把轿车开到了公寓附近,他告诉王辉,前面的那座小楼二楼就是松井的巢穴,王辉用绳子把他捆起来塞进了后备箱,把手枪别在了腰上,右手提着从日本特工身上搜出来的匕首悄悄的靠近了这座巢穴,在小楼的黑暗角落里,分布着三名荷枪实弹的日本特工,王辉早就把他们的位置一一探查明白,悄无声息的靠近了他们。

一个特工哼着自己家乡的小调无聊得注视着周围的环境,心里咒骂正在温暖舒适的房间里寻欢作乐得松井,而后又色迷迷的幻想着迷人的花子也在他的身体下面蠕动呻吟时,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一件冰凉的利器已经在他的喉咙上深深的切了下去,气管被切断了的日本特工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想张大嘴巴呼吸空气,但是他的大脑已经因为缺氧失去了意识。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