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十章自立义勇军 第六节有私心的无私援助

ddtt 收藏 6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张学义将军,对于您,我们苏联情报部门早就关注过,我们很了解您的过去以及目前的困难,作为个人我很敬佩您,您在中国革命中做了不少贡献,打土豪分田地给农民,干的好。”苏联间谍用俄语说着说着把打姆指竖起来。

“不必客气,我们绿林人杀那些为富不仁的人救济穷人的确有点像革命者,可我不是党员,其实我什么也不懂,我就是个土匪,我很没文化的高中才上了一年。”张学义的俄语说的十分清楚,连苏联人都感觉这个二十来岁的小子不当外交官太可惜了。

“你俄语说的很好,我们正为找不到会汉语的特工着急,所以你会俄语我们好交流,我国政府就先派我来见您,我叫赫留金,苏军陆军上尉。”赫留金说完伸出手跟张学义握手。

张汉杰还提着枪咬牙瞪眼的,张学义回头呵斥道:“你他妈的眼里有我这个团长没?”

张汉杰看这个比毛孩子打不了多少的团长第一次跟自己发火,还气得直哆嗦,中东路出事张学义还他娘的当土匪呢,他知道个屁,现在他暴露出土匪本性了,有奶就是娘,估计团长知道苏联人找他是要支持他,所以他跟苏联人如此亲近,但是对张汉杰来说他看苏联、日本都一样,都是侵略过中国的人,八国联军里有俄国人,从东北西北掠夺中国土地的是俄国人,大清朝也腐败,勘界条约一签一勘察边界就多给俄国多少土地,日俄战争俄国以间谍罪又杀了多少中国人?他心里不服,咽不下这口气,可现在国难当头日本人占了东北,他还能跟苏联人打么?两相其害取一轻他是懂的,少树敌也懂,借助苏联抗日他也想,可是自己多少兄弟倒在苏军枪下,日俄战争多少家乡父老饱受战争之苦,从个人从民族从国家角度看,他还是不愿意接受跟苏联人合作的事实,看团长俄语说的这么流利跟苏联人谈的那么高兴,要能谈出枪和子弹来也行,苏联人要一毛不拔自己就跟他干。

戚贵那点俄语水平跟本听不懂人家说什么,团长跟苏联人聊的正高兴,还不知道苏联人到底给他们多少武器。

“张将军,你坚决捍卫民族和国家的利益,我们很欣赏,也知道你们缺少武器、弹药、粮食,也知道你们需要一个稳定的后方基地训练新兵或者让部队休整,你们更需要军医、药品,伤兵对你们的战斗力也有影响。”赫留金似乎没他不知道的,听他这么一说张学义感觉苏联间谍太厉害了,没他们不知道的,连自己的部队的各种困难都知道。

“很感谢你们关心,咱们别说没用的,你先说能给我多少武器?”

赫留金说:“我们直接谈正题,苏军与中国东北地区的日、伪军所用弹药型号不同,所以我军如果直接援助你们苏式武器你们会很难使用,你们缴获的弹药无法用我们的枪发射,另外你们缴获的枪我们也无法为你们补充子弹,你来看这个东西。”他说着拿出一支8发子弹左轮手枪,打开枪之后退下8发子弹给张学义看。

张学义是玩枪的行家,“这不是大正十四年式手枪子弹么?”

“我们知道威力不大的日本手枪在战斗中没什么用,我们早就根据日本的弹药来生产一批特工武器,可以发射缴获日军子弹的手枪,他虽然使用日本子弹但是威力比日制手枪大的多。”赫留金说完把左轮手枪给了他,又拿出一支盒子炮,“你们喜欢这个手枪,我们为特工从德国也进口过此种枪,另外我们也通过仿制生产了一些,估计你们很需要。”

“左轮枪设计的好,可以用缴获的子弹,王八盒子总卡壳,威力也不大。左轮就不容易卡单手就能压击锤准备开火,盒子炮最好一人一支,拼刺刀我们不是鬼子对手,拿枪打更方便。”张学义看完了新枪然后把枪给苏联特工,“你拿着先防身用。”

“好,我再让你看件礼物。”赫留金把挂在身上的一个长条布包摘下来,打开以后是两支枪,一支是毛瑟二四式短管步枪(中正步就根据此枪仿制),另一支是三八是卡宾枪(短管三八式步枪)。

“这两种枪怎么看上去跟以前我见过的枪不同呢?”张学义拿着三八卡宾枪看了看,他缴获过不少此种枪。

“这这两种枪原先也是为我们的特工所准备的,比你们用的任何一支步枪都先进。”赫留金实话实说但是其他人都当他吹牛,都是一样的枪换个厂家造的稍微有点不同就说先进那太吹了吧?

张学义拿过三八卡宾枪拉枪栓把子弹上膛,他发现拉枪栓稍微有点不同,此枪的枪机设计与冲锋枪机枪相似,直接后拉就可以没有步枪那种烦琐的旋转式后拉枪机,他举起枪瞄准天空中的一只飞鸟就扣动扳机,枪声跟三八大盖一样,子弹射出口最让他奇怪的是枪膛自动打开把子弹壳抛出去,这不是盒子炮的原理么?他发呆的时候一只乌鸦栽到地面,赫留金喊:“真是神射手。”

“这枪可真省事,跟手枪一样自动退子弹,但是他却是一支步枪,真打起来鬼子拉枪栓的时候我就把鬼子放倒,你们都来玩玩。”张学义把步枪递给其他人,他又拿过毛瑟二四看了看,试着开了一枪以后子弹壳抛出去,比拉枪栓退子弹壳的枪省事儿,枪上的弹仓也很大可以压十发子弹,打开弹仓下边的盖剩下的子弹落了下来,这枪怎么这么好玩?张学义开始苏联特工的武器,他们真要拿着这些东西执行任务遇到鬼子,那自己胆儿更大,江湖上都说手里家伙硬心中不发虚。

“我们还有更好步枪、机枪,只是我不能带很多的武器跳伞,我还想请您带着部队往苏联边界地区驻扎,我们开放边界接纳你的部队,你们休整完以后从新返回东北打日本鬼子。”

“太感谢你了。”张学义紧握着苏联特工的手使劲握着不肯松开。

“好了,我们不多耽误时间,现在就上路,这里距离苏联太远,我坐的飞机差点被日本高射炮和战斗机击落,日本人察觉我们向这里渗透,快走吧。”赫留金带好武器准备走。

金玉使劲拉着张学义的衣服,“他有这么好的枪就跟他合作呀?你不怕受治于人?”

“走一步说一步吧。”张学义把自己的马给了赫留金,他跟金玉同骑一马就上了路,戚贵当然不会放弃去苏联接受补给休整的,他也马上带好武器跟着一起走。

张汉杰看大家走了自己一个人呆什么劲儿,自己已经是义勇军,是为抗日而战的职业军人,还是一切以大局为重,别让别人看不起东北军,他拉过战马背上马枪跟着团长一起走。

从亮河一直到苏联边界直线距离二百多公里,可要骑马走弯曲的小路那就不止二百公里,至少有六百多公里,他们就是不停的跑也需要好几天才能抵达苏联边界,可他们没跑多远天已经黑了,张学义作为做为长官当然要安排宿营休息,宿营后赫留金拿出他自己的俄文地图看了看又拿出指北针好一阵量呀算呀才计算好自己位置,随后他借用张学义的电台向苏联远东司令部汇报工作,让他们明天派飞机来借他们。

“你这是忙啥呢?”张学义坐在地上吃大馒头喝着凉水,感觉现在的生活下降了,自己两个月没吃肉了,伙食下降的太厉害,一个月不打地主下个月就吃不上好饭,要就打地主那谁去打鬼子打汉奸呢?

“我告诉他们明天派飞机接我们回苏联,路上不是很安全,坐飞机比较方便。”赫留金他们那边早就安排好了。

“是么,坐飞机那,从这里坐估计一个时辰就到苏联了吧?”张学义没想到他成光杆团长了还能坐飞机。

苏联人说话没水分,果然次日把他们连人带枪用一架轻型飞机运走。

飞机降落在兴凯湖西岸的一处简易机场上,张学义穿着破烂的以上提着马枪走下运输机以后看到一排整齐的苏联军乐队在飞机旁边吹吹打打的,他拉了一下赫留金,“他们怎么在飞机场演奏呢?”

“这是我们边防部队的乐团奉命在此欢迎你。”

“啊,我是香饽饽,还有人欢迎?”张学义穿着乞丐装围着乐队溜达了一圈找到赫留金,“别弄虚的,快带我见你们的上级去。“

“好。”赫留金让炊事员带着张汉杰、戚贵、金玉去吃饭然后把张学义带到营区内的一间木头房内。

房间门上写着俄语张学义也没仔细看,他还不见外推门就就进,一个穿着苏联陆军少将制服的年轻军官站起来,主动打着招呼拉着张学义的手讲着客气话然后请他坐下。

木桌很简陋,苏军军官给他倒上一杯咖啡,“边喝边谈吧,张将军,我是苏联远东军区司令部的情报参谋,我奉命代表苏军欢迎你,我们想与你合作对付日本人。”

张学义心想你还想干什么,人无利不起早,那有白帮忙的,他要是让自己出卖祖国张学义可不干,他边听边想这家伙满嘴好听的到底要干什么,第一自己不参加苏联的任何组织,不会佩带苏联军衔,自己要始终保持中国国籍,以及义勇军军籍,自己现在连国民革命军都不想参加,谁的队伍也不参加就好好当义勇军打鬼子,自己的部队名字不变旗号不变。

“我们提供一切你需要的物资、营地,帮助你们训练部队,你们去东北打仗的时候我们派前方联络员跟着你们,如果需要从另一路退到苏联边界,联络员可以把他们直接带进苏联的土地,不需要任何手续,我们的援助是无私的,不过你任何时候绝对不可以投降日本和满洲国。”苏联少将说了一大堆似乎没有对义勇军不利的。

“我绝对不当卖国贼。”张学义表情严肃的发誓,他心想你们帮我才不是无私的,无非是利用我们牵制日本人保证你们远东的安全。

“你的部队如果因为种种原因进了关,你依然要保持独立,不许参加中国国内人和派系,不得受他们的指挥,合作抗日可以,他们收编你不行。”

“我保证做到。”张学义也是痛快人当场表示同意。

“另外我们的联络员一直跟随你们的部队作战,你们不得有伤害联络员的任何企图,保证我方人员安全。”

“我拿脑袋担保他的安全。”

“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我想你也饿了,请你去用餐,你可以随时发电报叫你的部队撤到苏联,我们也可以派飞机送你到你的部队里,你领他们来苏联我们更放心。”

“太感谢了。”张学义主动跟他握手。

谈完公事进入苏军的食堂,苏联官兵早吃过饭,他们来晚了炊事员又给他们做了一顿很好吃的饭,牛排、炖肉汤、新鲜蔬菜水果,面包黄油摆了一大桌子,张学义进来的时候自己三个跟班甩开膀子正吃呢,大家好久没吃顿象样的饭,他们吃相可不好,不过苏联红军给面子都退出餐厅不看他们吃,他们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干脆连叉子也不用洗干净手下手抓着吃。

“饿疯了都,你们还像个义勇军么?”张学义对俄餐没啥研究,他掰块大面包沾着肉汤吃。

“太好吃了,我头次吃洋餐,这俩月我肚里一点油水都没。”张汉杰现在也忘记了自己是义勇军的副团长了,也没军官的规范仪容,他吃起饭来跟饿死鬼差不多少。

苏联军官等他们吃饱了给他们发了新衣服,请他们去军用浴室洗澡。张学义抱着新衣服看看,面料接近北洋军的制服颜色,和鬼子的黄色军装国军的绿色军装以及东北军的军装颜色都不一样,怎么看怎么像北洋军的制服,衣服是中山装式上衣,没有任何军衔以及挂军衔的地方,这衣服正符合张学义的心思,他就不想跟国内的那些人有啥一样的地方,衣服有的穿就行,但是穿五花八门的也不好看,还是样子一样的衣服穿上好看,这衣服很好,还有胸章,上边写着中国义勇军字样下边还可以填写个人的名字。

休息一天以后张学义带着自己的部下在赫留金的安排下坐飞机回国,张忠已经把部队拉到一个地势平坦的地方准备与他们汇合。

这次他们坐了架水上飞机,飞机很顺利的降落在努敏河的河面上,河边都站满了看飞机的义勇军,张忠骑在马上看飞机落下,马上骑马跑到河边向飞机上的人招手。

张学义拉开机舱门,不管河水深浅跳进河里跑步上岸,张忠一把拉住他的手,“团长,我要恭喜你了。”

“恭喜我什么?”

张忠一指身后的一大片骑兵,这些骑兵排成很不整齐的队形,穿的无花八门的,武器也十分奇怪,有带三八大盖和毛瑟枪的,有背着前清时候的单发步枪的,还有背火枪、猎枪的,有的手里提着长枪有的背着几杆标枪,还有背大刀片,战马上有挂大斧头的,武器长断不一样,简直是各色土匪集合在一起。

“这是?”张学义都蒙了不知道那来的这么多人。

“为了对抗小鬼子和汉奸,我下了不少绿林帖,很多人愿意追随你打鬼子,现在我们有近三千人马,是一个骑兵旅,你高升旅长怎么不恭喜你呢?”

“谢谢老叔。”张学义给他鞠躬表示谢意,因为身边绿林人多,绿林道内的礼仪自己还是要讲的。

“旅长,我们往苏联走去那接受援助这行军线路怎么定可是有你做主,努敏河西边是海伦,是伪满朴炳珊的第五混成旅,我也不知道这小子跟没跟马占山一起反正,我们就从他的防区过,他们要打我们我们就吃掉他,顺便把周遍各维持会以及伪警全部干掉,我们沿途把伪满任命的小狗官全扫荡干净。”张忠当年退出奉军就因为不想打内战,他不喜欢杀同胞,可日本人来了很多同胞跟鬼子合作,他太看不惯了,利用自己的身份、关系网等资源动员绿林人抗日,他不杀同胞的规定因为有了汉奸而改了,只要给鬼子当差全干掉,这不是同胞是他娘的败类。

“好,现在就过河去收拾汉奸。”旅部的警卫员给张学义他们几个牵来战马,全旅就在当天度过进入四海店地区。

赫留金跟着旅长一起走,他发现这些装备简单的义勇军士气旺盛,重武器队的马匹上还放着一挺三年式重机枪,另外还有挺马克沁重机枪,他看过很多义勇军的情报,但是眼前的这支队伍穿着如此破的衣服还有两挺重机枪,另外还有五挺歪把子机枪,可见他们的战斗力高于其他义勇军。

三千多骑兵排成几路纵队就把队伍开进四海店这个小镇外边,大军把小镇团团围住吓的镇内居民全回家藏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