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三) <6>

腾飞的欲望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size][/URL] 在南下的火车上,郑武国不禁惆怅万分,事事皆不如意,每次总是刚有些希望便被人为地破坏掉。眼见抗日自卫队刚有些规模,竟被国民政府军和日军联合起来围剿。国民党自己不抗日倒也罢了,民众要抗日也不允许!这国民党和当年清政府有何分别?与外人合起来剿杀自己的同胞,这与当年慈喜联合洋人围剿义和团又有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在南下的火车上,郑武国不禁惆怅万分,事事皆不如意,每次总是刚有些希望便被人为地破坏掉。眼见抗日自卫队刚有些规模,竟被国民政府军和日军联合起来围剿。国民党自己不抗日倒也罢了,民众要抗日也不允许!这国民党和当年清政府有何分别?与外人合起来剿杀自己的同胞,这与当年慈喜联合洋人围剿义和团又有何区别?为何中国政府总是“窝里横”从来只会对自己的子民行杀戮之事、一俟外族入侵,便无比懦弱起来?想到抗日自卫队队员们此时在抛头颅、洒热血,甚或可能已全部牺牲,他的心宛如刀绞一般。看着窗外座座青山,他的泪水不可遏抑地涌出。

列车飞快地南下,此时已进入河南境内。郑武国正想着心事,忽然他觉得有人在他肩头上一拍,他回头一看,却是陈惜俊。原来此时火车政治郑州停站,陈惜俊在这上了车,却意外地见到郑武国,就上前打招呼。

见到郑武国脸上带着泪痕,陈惜俊颇感不解,就问他发生了什么事,郑武国看了看车内其他乘客道:“此处不便细说。”陈惜俊道:“干脆我们下了车,找个地方坐下好好叙叙。”郑武国点头同意,他便和陈惜俊一起下了车。

找了一 家茶馆坐下来,郑武国备言前事说到动情处,他仍愤慨不已,继而他又对自己不能与队员们并肩作战到底而感到愧疚不安。陈惜俊便安慰他道:“你已尽了力,何愧疚之有?要说感到愧疚,应该是那些政客!算了,你不要想这些了,我们一起去游玩、散散心吧!”

江南历史文化名城众多,两人就登上了东去的列车。

徐州、庐州、南京、扬州,几座名城游玩下来,郑武国的心情轻松、开朗了不少。

这日,在扬州,游览了一天后,陈惜俊和郑武国住进了一家旅店。见到郑武国有些疲累,陈惜俊便开了两个单间,以使郑武国不被人打扰、能得到更好的休息。

坐在书桌前,面对孤灯,郑武国想先翻翻书再休息。他打开随身携带的皮箱,里面有几本他喜欢看的书。打开箱盖,那把斜放着的“龙震”剑却先映入眼帘。他不禁拿起来细细看着。这一看,又勾起了约半个月前的往事,心想此剑自从铸成后还寸功未立,不知何时可大发神威。想着想着,他顿觉非常疲惫,便倒在床上睡去了。

睡没多久,郑武国突然醒来,并起身拿剑走出门外。门外,宽广的校军场上千军万马整齐地排列着,,步、骑、炮兵等各个军种皆有,全都斗志昂扬,整装待发。郑武国身着一套崭新的军装,大步走出,旁边立刻走来两个侍丛,一个牵着匹健硕的白马、一个双手提着件黑色的披风。侍丛给郑武国披上了披风,另一个侍侯他上了大白马。郑武国在马上横扫了一遍众将士,然后他右手举起剑望北一指,口里道:“杀!”同时,他自己催动白马疾驰而去,军队紧跟在他后面驰骋。行军未多远,便见到有一些军人持枪欲阻挡住去路,但他们都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郑武国丝毫不理睬他们,挥军直进。那些军人被人脚马蹄踩成肉酱。向北又行进了许多路程,远远地见到许多长相奇特的东西,长相还是人类,但矮小,且长着钢牙铁嘴,张着血盆大口,正对着他们张牙舞爪地扑过来。郑武国指挥军队和他们厮杀起来。岂知那些怪物凶恶,似很强大,一交战起来,却没什么本事,没几下子,怪物们就不是横尸马下,就是抱头鼠窜,很快就败逃而去。

接着,还是一直望北行进。不久又看到许多身材高大、白发或红发白皮肤的人种来,郑武国率军又一阵冲杀,将他们全部赶走掉了。继北部之后,东、南、西部也都征战过去。一路上,剑锋指处,大小国家皆臣服麾下。由此,一片无比广大的陆地的大小国家都被征服、统一了,郑武国建立起一个疆域超大的蔚为壮观的庞大帝国,这个帝国不仅国土广阔,而且力量强大。郑武国威风凛凛地坐于宝座之上,俯视着他的子民,其它国家再也不敢轻视、欺侮这个国家及其国民了。

郑武国此时志得意满,一时兴起他舞起了剑。舞了几下,一剑砍在了树上,他拔了几下拔不出来,就用力猛的一拔,床上的郑武国一下子惊醒过来,原来是南柯一梦。郑武国坐在床上想着方才的梦境,睡在隔壁房间的陈惜俊听见声响,连忙披衣起来推开郑武国房间虚掩的门进入里面只见床架上的蚊帐被割得乱七八糟,被面上还散落着一些蚊帐碎片,仔细一看,木质床架里面那根横梁还被砍了一道很深的沟痕,郑武国坐在床上,手里拿着剑还在发呆。陈惜俊忙问道:“兄弟,怎么了?”一连问了三声,郑武国才回过神来,于是他给陈惜俊讲了自己所作的梦。陈惜俊叹道:“唉,你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刚放松心情没几天,就不要想那么多了。睡吧,好好休息一下。”陈惜俊说完站了一会儿,又劝了几句,就回自己房间了。

郑武国也确实有些累了,就把床收拾了一下,睡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