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寡妇门之初露锋芒 第十一节 军粮谷惨死的女子别动队员

wanhexing 收藏 5 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size][/URL] “小暑不算热,大暑三伏天”,七月七日是小暑。刚过两天,白天的气温已经十分炎热,后半夜里的山谷里的温度却很凉爽宜人。一宿未睡的木英并未感到疲倦,她和师太一边商量下一步的计划,一边打开松本办公室的所有柜子,搜出了大量的文件和金钱物品。松本可谓是一个中国通,他对中国各阶层的描述十分准确到位。可惜他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小暑不算热,大暑三伏天”,七月七日是小暑。刚过两天,白天的气温已经十分炎热,后半夜里的山谷里的温度却很凉爽宜人。一宿未睡的木英并未感到疲倦,她和师太一边商量下一步的计划,一边打开松本办公室的所有柜子,搜出了大量的文件和金钱物品。松本可谓是一个中国通,他对中国各阶层的描述十分准确到位。可惜他不是一名学者,而是为所谓的大日本帝国服务的间谍特务,他了解得越深刻,对中国人的祸害就越残暴。木英收拾起她认为对以后有用的文件和地图装进了松本的文件包。

木英对搜出的两架崭新的照相机十分好奇,仔细翻看了说明书。一架是东京精机光学研究所生产的莱卡型相机,一架是高千穗制作所生产的照相机。木英虽然一时搞不清楚“127胶卷的焦平面快门照相机,测距联动,自动卷片,防重拍,可换镜头”的意思,但她知道这两架相机是当时的超级照相机。一时学不会相机的使用方法,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和不服输的性格使她决定天亮后再向受过训练的金娥请教。

夏至以后虽说白天变长夜间越来越短,但刚到小暑,时间的变化并不明显。四点钟,弥漫着薄雾的山谷已经能够隐约看到对面的人物。松本的办公室里木英站在屋子的中间,张华和几个士兵代表站在他的左边。

站在木英侧后的慧慈师太首先说了话:“大少把大家找来,要商量下一步的打算。现在我们还没有脱离险境,谷口还驻扎着三十多名伪军。如果靠谷底的大绳攀岩而上,恐怕也不现实,我们唯一的出路是占领谷口。下面大家说说,咋样才能攻占谷口。”说完自觉地站到木英身后以便突出木英的存在。

张华和士兵代表们都经历过无数次的战斗,对于打仗都十分在行。大家对攻打伪军充满了信心,七嘴八舌提出攻打谷口伪军的方案。见众人只是围绕如何攻打谷口的战术问题而争论,木英摆手示意大家住嘴,她将目光转向始终没有出声的张华说:“张连长你有什麽看法?”

“大少,大家信心高涨是好事。我多少也独自指挥过几次战斗,以现在我们的实力和武器装备看,咱们虽然能攻占谷口,但伤亡一定会很大。”说完一边在地上画着谷口的地形和建筑,一边讲解兵力部署和攻击方式。

“昨天我们就应该一鼓作气,攻占谷口。”一个男兵似乎对昨天没有发动攻击,表示惋惜。

“刚才有人提出,昨天晚上占领兵营后就应该一鼓作气攻打谷口的伪军。我想大家应该明白,昨天我占领了兵营,可大家身体却十分虚弱需要补充体力,二是女兵们敌我不清,很难让她们一心一意跟随我们一起冲出谷口。三是,敌情和地势不清,一旦战斗处于胶着状态,鬼子的援军马上就会赶到,如果是那样,我们就会遭受灭顶之灾。即使是现在,我们如果发动强攻,也存着相同的问题。”松本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训练基地,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只不过他防范的方向不是谷内而已。木英已经看过他的说明,她拿出说服大家,并作为下一步行动的参考。

木英接着说:“现在,情况对我们越来越有利。我们除了有男兵,我们还有三十几个女兵。我们在人数上占有优势,攻击又是出其不意,胜算很大,只是我们的武器弹药略显不足。”

“大少,那些女兵怎麽能算兵?她们是日本人的走狗。”男兵们还没有消除对女兵怨恨。

“弟兄们,她们都是一些受尽鬼子摧残的女人,她们受了不少的委屈和磨难。大家不要看不起她们。我和师太已经说服了她们,她们愿意跟我们一起打鬼子。”木英努力说服男兵们。

“大少,即使她们都还是好人,但她们能打仗吗?她们会打仗吗?她们敢打仗吗?”张华对女兵的能力提出质疑。士兵们虽然不再说女兵的坏话,但他们却认为女人不是打仗得料。

“弟兄们。现在是危难时刻,那些女兵都受过军事训练,战斗力还是很强的。大家不要意气用事。还是消灭敌人要紧。”男兵们见木英态度坚决,也不再反对。

木英见基本说服了男兵,就命人叫来几个女兵代表。师太向女兵们说明了情况。征询她们的意见。金娥说:“我们的训练的科目始终围绕着奇袭和暗杀,不主张强攻。我们被强调,一定要出其不意,寻找敌人的弱点攻其不备,达到一击就中,一击就胜。对于强攻我们很少训练。”女兵们都随声称是。男兵们听完金娥的话,以为她们害怕打仗,“哄”地一声发出了嘲笑声。几个女兵不解地望着他们,心里有些不服。

“她们说得对,我们必须一击就中,一打击就声。不然,我们就没有机会,就不能脱险。”

木英见大家都注视自己认真听讲,就接着说:“我们攻击时决不能放走一个人,不能走漏风声,不然鬼子就会赶来增援。攻击前,我们要先派几个人顺大绳爬到山崖上,绕道出山,然后守住谷口,不能让一个伪军逃跑。为了赢取这段时间,女兵们的训练还要照常进行,免得引起伪军们的怀疑。”

慧慈师太不放心新归顺的士兵,请求亲自带队封锁谷口。木英觉得师太对山里的地形熟悉,出山时可以少走弯路,就同意让师太负责包抄谷口。她内心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师太到了谷口就相对安全了,毕竟是她身边最亲近的人,她希望师太能够安全。散会后,师太挑选了两个动作敏捷的士兵,携带一挺机枪顺谷底的大绳爬上山崖,翻山出谷迂回包抄驻守谷口的伪军。

军粮谷又恢复了往日的情景。女兵们照常开始训练,装扮成鬼子兵的战士们像往常的鬼子一样端着大枪随女兵一起出操。有了希望的女兵们精神格外振奋,出操时动作迅捷步伐轻盈。男兵们看得目瞪口呆,不敢在小看这些女兵。

木英安排好人手看押俘虏。她也随女兵一起向山谷深处跑去。木英在山顶上观察时始终为没有看到大型仓库等仓储建筑而疑惑,今天走进山谷才发现,崖底石壁上原来有几个不太明显的铁门,仓库都设在山洞里。她想起松本有关处理受伤女兵的纪载,就带领几个骨干来到那个比较偏僻的山洞前。

木英麻利地打开山洞的铁门,张华上前一步用力去拉铁门。随着沉重的铁门慢慢打开一条缝隙,从里面飘出一股呛人的气味,那是一种肉体腐烂时特有的恶臭。张华一手捂住鼻子,一手猛然发力,铁门一下敞开了。随着铁门的打开,门后的一堆东西也倒向了洞口,摔在地上散落成几块。出生入死胆大妄为的张华被这突如其来的东西下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具已经裸露出白骨的死尸,长长的头发带着头皮,脱离了头骨凌乱地飘动着,几条肥胖的大蛆在露出白茬的颅骨里蠕动。抬眼向山洞里望去,洞口处几具同样露出白骨的遗骸或躺或坐姿势各异,但可以看出她们死前一定经受了巨大的折磨。

“把所有的人都召集过来。”木英和众人一样不停地呕吐。训练的女兵和男兵们莫名其妙地跑到山洞前,看到眼前的景象也纷纷呕吐起来。

“你们知道这些尸骨是什麽人的吗?”木英悲愤地质问大家。男士兵愤怒的目光怒视身旁的女兵,以为是被女兵活体刺杀,杀死的另一拨战俘。女兵惶恐的说:“不是我们杀死的,我们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什麽人。”

“确实不是她们杀死,她们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杀过人。这些尸骨是和她们一样受训的女人。”木英怕再次引起男兵对女兵的仇恨连忙解释。

“这是张翠华的簪子。她是张翠华。她不是被送进医院治上去了吗?咋会死在这里哪?”女兵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有人开始哭泣,这可能是她们被鬼子押解到军粮谷后,第一次当众哭泣,因为在受训期间连哭泣都是被鬼子禁止的。

用烟火驱赶尽尸体的腐臭,女兵们拒绝了男兵的帮助,将同伴的遗骸抬到洞外。

“这里有字。”一个女兵在洞口的石壁上发现了几行扭曲的血字,血字的颜色已经变得暗黑。那个女兵失声念到:“鬼子骗了我们,没有把我们送到医院治伤。反而被赤身关进了山洞,没有粮食也没有水喝。”

“鬼子骗了我们,我们就要饿死了,伤口已经化脓长蛆。”

“鬼子骗了我们,已经有人死去了,就这样光着身子死去了,我们有何脸面去见地下的亲人。看到我们的尸体的人,请替我们向鬼子报仇,我们变牛做马永世报答你。如果不替我们报仇,我们七个屈死的寡妇将诅咒你一辈子,让你不得好死,让你断子绝孙。”一辈子忍气吞声的女人临死前却发下了如此恶毒的诅咒,用她们的来生作赌注,只是希望有人能替他们报仇。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